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289.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七章:亡命
    “行,到时候你师兄来了我会转交给他,你一路小心。遇到不可为的,要跟以前一样,脚底抹油再说,至于给林飞瑜报仇的事,以后再说吧,千万不要意气用事。”刘方远欣然答应。

    “刘老,我知道了,你身体不好,也要多注意点。”又说了些有的没的,我就开车离开道观。

    师兄并没有告诉我小义屯的事,因为我比他还了解小义屯,至于引凤镇,他走的路是小路。实在没其他可说的,一路白日匿迹的赶路,根本无暇去记录什么。

    既然要进引凤死镇,前人的一点一滴资料都显得很重要,我打了电话给韩珊珊。让她去跟王元一讨要一份之前去小义屯的调查资料,顺便拿一份通行文件,我去了县里就跟她拿。

    韩珊珊似乎也知道小义屯的事情,不过看我不想说的样子,她也不多问,就找王元一去了。

    车子行进的路上,张小飞打了我的电话,我觉得和他阿婆张玉芳的事情没什么好调解的。况且林飞瑜的死让我心情很低落,就没接。

    结果张小飞再次打了过来,我烦了就看看他想干什么:“怎么?张玉芳要约战还是怎的?”

    “呵呵,天哥,怎么会呢,我阿婆是我阿婆,我是我,哪能相提并论呢。”张小飞在电话那头说着软话,

    “那你想要怎样?”

    “天哥,您那箱金银珠宝要不要脱手呀?今早我和个市里的鉴定行家陈志学喝茶,无意说起了我们之间的约定,他就要死要活的非要看看你这批货,愿意出很高的价钱,不知道天哥有没有兴趣?这绝对不是我们张家要。是别人,别人要的,我也不要什么介绍费。人家已经给我抽成了。”张小飞老实的说道。

    “我赶路呢,最多在奥迪4s店停一下,真想要就带人来吧。”我不知道什么市里的鉴定家,不过想着这些金银珠宝压在我这里,确实是有些难保存,不如直接就处理了,免得往后难管理。

    “行,知道了,我这就带行家过去。”张小飞连忙答应。

    偌大的县城,奥迪的4s还是有的,我导航了一家就开了进去,拿出了外婆的行李箱和那箱古董金银,顺便打了电话叫来保险公司估算车损。

    车子就是在这里订购的,所以一切事务店里的工作人员都代为处理了,我在单独的客厅里找到了张小飞,他身边还有个年纪五十多,看起来很和善的人,应该是他口中的鉴定行家陈志学。

    我把金银珠宝的箱子放到了台上,就给陈志学鉴定。

    柳凤依是给家里人打死直接埋了的,什么陪葬品都没,所以箱子里面的东西全是江寒的,江寒是武官,相对而言陪葬品都比较粗暴,只有金子和银子,什么首饰都没有。

    银元宝陈志学没什么兴趣,除了历史价值和观赏价值,不怎么值钱。

    可等他带着手套的手在底部位置拿出一块明代的五十两金元宝时,就说不出话来了。

    “陈老,东西都是真品,如果看好了,就开个价钱吧,我很忙,只给你开一次价钱,不打商量了,合适把钱直接打我帐号,不合适,我提了箱子就走人。”我看他的表情虽然平静,不过眼睛里的讶然不会作假,这箱子里的都是真货。

    “这个必须的,你们玄门中人,东西我还信不过么,一千万,行的话我立即就给你打钱。”陈志学考虑了一下,摸着这块完整的足色金锭,说出了自己心中能承受的价钱,他脸上已掩喻不住喜爱之情。

    我之前网上见过,大致知道这种东西的拍卖价,也知道这东西以前相当于现在的几十万的价值。

    不过以古董来论,几年前光这块完整的金元宝,就不会少于**百万的拍卖价,当然,要跟他照价拿,也不现实,人家买下来也要挣钱。

    “成交。”我爽快的答应了下来,这些古玩丢在手里跟破铜烂铁差不多,不如现在就用在刀刃上。

    陈志学欣然的拿出了手机,往公司财务里打了个电话,张小飞也报出了我的银行卡号,很快我的手机就有入款的通知,整整一千万。

    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心中海浪翻滚一样的激动,不过在两人的面前我也不好表现出来,盖上盒子就交给了陈志学,连合同什么都免了,反正他知道我是玄门中人,不敢和我来虚的。

    临别前,陈志学说以后有什么古董,一定要优先考虑他,我觉得这没什么问题,就答应了下来。

    张小飞很高兴,这是一笔非常大的买卖,他介绍费起码有零点五成左右,轻轻松松就到手五十万,这好事哪找?

    当然,我没有必要和张小飞去计较这些,如果没有他,我也找不到人来处理这么大笔的东西,而且是当场交易的。

    送走两人,修理师傅和保险公司就给了定损报价,我看几万元的账单,既然保险公司给报,也就不客气的签了赵茜的名字。

    车子要过几天才能取回来,我给赵茜打了电话,告诉她车子的情况,又给她诚挚的道了歉。

    赵茜对车子根本不在意,只是问我有没有吃东西,她想和我去吃顿饭。

    我觉得不好拒绝她,就答应了下来,约好半个小时后去接她。

    有了钱,不用也是躺在银行里,我顺便就下了楼,挑了一辆同款的蓝色奥迪q7越野车,配置也没去选就刷了卡。

    手续什么全让店员后面再给办理,嘱托过几天后,把修理好的车子配送到龙渊小区八号,让店员给新车加满油,我就回小区去接赵茜。

    小区门口,赵茜已经站那等我了,我不知道韩珊珊有没有把我要小义屯资料的事情告诉了她,但她单独和我见面应该有事情要说。

    “我刚才还想趁着今天给你去买辆车代步,想不到你自己就买了。”看我开着深蓝色的新越野车,赵茜有些愕然,车子去维修的事情她已经知道了,但不知道我买了新车。

    “我要去小义屯几天,这车子以后就是你的新座驾了。”我觉得之前老是开着她的车,横冲直撞还弄坏了,现在怎么都要赔她辆新的吧,不然说不过去。

    “哦,好呀,你开我的车,我开你的车么?”赵茜看着我,绽放微笑,看来小义屯的事情她已经从闺蜜韩珊珊那知道了。

    “把你的车子撞坏了,我得赔你一辆。”我觉得我运气很霉,旧车当然是我来开好些,撞了也不心疼,但看她脸上异样的表情,我觉得不怎么妥当,怎么像是夫妻互换车子似的。

    去餐厅吃了点东西,赵茜又跟我闲聊了好一会,然后陪我到了警局拿材料。

    韩珊珊在值班室等了我好长时间,看我开了新车载赵茜来,也不和我搅合了,把资料直接交给了我。团团役弟。

    “王元一说了,小义村很危险,进去三十多个人,出来的用手指都能数得过来,剩下的都填进去了,你可一定要回来见姐呀,这个是王元一给你的。”韩珊珊难得的对我嘱咐起来,并把王元一给的一个信封交给了我。

    “别弄得生离死别似的,我可能只是进去几天。”我进小义屯为了调查血云棺,能不能回来真的说不清楚,为了不让他们担心,对她们也就都说去几天而已。

    “我不管你去几天,你一定要活着回来!不然真有人要活不下去了。”韩珊珊威胁道。

    “知道了。”我和她们一群女孩子相处时间不短,甚至都是过命的关系,重话我肯定说不出来。

    “现在马上就是下班时间,一会你们两个自己开车回去,我自己打车就好。”我把钥匙交给了赵茜,就离开了警局。

    到了拐角,我挂了电话给雷青,让他告诉我王家王栋的所在。

    因为苗小狸的那层关系,雷青虽然知道我要干什么,但犹豫了下,还是告诉了我王栋的位置。

    我打了辆三轮车,很快就到了郊外,徒步前往了王栋在此地开设的赌场。

    这小子天天就蹲守在山上,也把这里当成了指挥台,平时不见人,以为我也就找不到他了。

    我找了条小道上山,路上由黑毛犼开路,快到了山腰时,就见到了隐蔽在几座山间的绿色篷布,看来这家伙就在这招赌呢。

    拍了几张照片,我发给了韩珊珊,并且把定位好的地理位置传给了她。

    不出十来分钟,大批的警力就围在了山下,看来韩珊珊在警局的关系网铺得很大,一般的警察可没这能耐。

    而且王家敢在郊外山里开赌场,没点关系根本罩不住。

    王栋得到了内部的通知,立马带着一男一女的中年人,从另一条秘密小径下山。

    不过在山顶上尽览一切的我,瞅准了他下山的路,在一处平台上将其逮了个正着。

    看到我,王栋很意外,但更多的是亡命之徒才有的阴狠:“我说是谁呢,原来是你呀,冤家路窄,我家老头子给你弄成了傻子,我想要报仇都想疯了,你倒好,自己送上门了,呵呵……哈哈哈!对了,我想是林飞瑜的死让你很冲昏脑袋了吧,没事,你马上就能在黄泉路上见到他了!”

    两个男女腰间都背着袋子,很像是一对夫妻。

    女的年纪还较大,大概六十多岁,袋子里面鼓鼓的,似乎装着可乐罐子一样,男的表情木纳,似睡非睡的样子。

    老女人看着我,黄色的板牙咧了开来,那是种面对猎物时,才会有的笑容。

    媳妇姐姐轻扯了我的衣角,我也快速的召唤出了四个鬼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