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290.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八章:御身
    “我们俩老的名声在大龙县好像不显嘛,不过你混玄门的人,就算年轻。也该听说我们睡醒虫夫妇吧。”老女人虽然年纪大了,但双瞳却亮晶晶的。

    “那什么……姓林的弟子寻仇的么?”而男子一副昏昏欲睡的表情,仿佛昨晚没睡觉似的,两人的状态十分的鲜明。

    “我怎么知道,大概吧。”老女人回答,把布袋打开,足有十多个小木筒,看来里面都是些斗法的工具。

    看她打开了其中一个,我立即退后了两步。

    睡醒虫是什么我不知道,但就算媳妇姐姐不提醒我,我也能看出她们的厉害,阴阳眼中两人的气息都很强,也不知道王栋怎么把他们请来的。

    嘭!

    黑毛犼庞大的身影出现在我后面。大爪子把一群偷袭我的虫子拍落地面。

    宋婉仪坐在黑毛犼身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两人。

    惜君穿着淑女,但动作却不雅观,两只手垂着,一头的秀发自然的甩在空气中。两只猩红的眼珠子散发着灿灿的光芒。

    江寒也是狂吼一声,扎着马步站在我跟前,他身体高大,灵魂结实无比。

    看到这对男女居然召唤虫群,我哪还不知道林飞瑜是死在他们手中!我眼里涌动着仇恨,杀意掩都掩不住。

    “果然是养鬼的,不过怎么是四只?王栋,你的情报是不是有误呀?”老女人阴沉的问了起来。放出了偷袭的虫子,虽然没打算直接见效,但也不至于给人一拍就没了吧?

    “我怎么知道,本来就没说肯定就是三只鬼将,而且给你们的钱可没有少吧,最多再加三成怎样?”王栋皱了皱眉,也觉得对我的实力错误的估算了,第一次见我的时候,我只有一只鬼将,现在居然已经四只了,而且连家里的黑狗都给他收服了。

    “加三成……是多少?”老男人半眯着眼问起来。

    “一共给你们一百万!可以了没?”王栋阴沉着脸。

    这三人居然不把我放在眼里,嚣张可见一斑。

    “惜君,吃了她!”我迅速从包里拿出了天师旗,往腰间一插。嘴里念了几句从刘方远那学来的借法的咒文,激活了天师旗。

    打着手势,捻起一张蓝符。咬开中指点开法盐就念叨了血衣的鬼道借法。

    霎时间,四个鬼将浑身都飘着红色的血云,实力的提升已经达到了目前的巅峰状态。

    惜君化作红色的电光,迅猛的冲向了女人!宋婉仪也是连发风刃,跟吃了兴奋剂一样!

    有了天师旗助阵,我发现借法的威力提升明显,加上女居士指点过符箓,我现在实力用突飞猛进来形容都不为过!

    不过睡醒虫夫妇也不是善男信女,包里的罐子一瓶瓶的打开,虫群飞得漫天都是,让我心生恐惧!

    “草虎之虫,至殒命也,画虫借法,屠鬼。”老女人拿出一把小刀,割开了手掌心,用力一握,血液滴入了稍大的虫罐里,红色的虫群瞬间飞了出来,缠上了惜君!

    惜君给这恐怖的虫群缠住,立即发出凄厉的吼声,魂体居然渐渐消亡的样子!

    “黑毛犼!”我惊怒交加,叫了黑毛犼上去扑灭虫群,自己也跟着借法起来:“阴阳消长,五行转移,阴阳借法,五仙!”

    这是师兄的法术,我有师兄的纸符和数量不少的法盐,要借法并不困难,一阵五彩的云烟在纸符里乍现,很快就冲向了老女人!

    老女人惊得急退两步,因此控制红色虫群的姿势也给打乱了,解了惜君的围。

    可看起来睡着的男人居然伸出手指,连续捻了几个指诀,猛一点我手中的蓝符,嗖的就让纸符着火了起来!

    我莫名其妙的看着忽然着火的纸符,心中凛然的望向了老男人。

    “两百万!这个娃子不好对付,海老叔不是他对手。”老男人半睡半醒的双目里带着一丝的凌厉。

    “成交!”王栋豁出去了,一百万和两百万差距虽然巨大,但他现在也知道我不是一般的玄门散修,正面对决,海老叔恐怕都打不赢我。

    双手拍了拍脸颊,老男人这次也认真了起来。

    他居然能够让我的纸符点着,我心中又多了一层的顾虑,如果只是对付那女人,我凭着鬼将,肯定能获胜。

    “惜君和宋婉仪,黑毛犼对付那女人!江寒护卫,无论对方用什么招都给我挡着!”我命令着,在背包里继续拿出蓝符和法盐,准备孤注一掷。

    虽然有蓝符法盐,但借法并非无穷无尽,借祖师爷的神力加身,精神上的消耗和气血的消耗同样不小,以我现在的情况,三四次借法就够呛了。团团投号。

    我拿起一张稍大的蓝符,站在江寒的后面,放心的念着师兄使用一次都要吐血的借法,手指的血液溅得满符箓都是。

    看我这架势不凡,老男人已经不敢轻敌,打开了自己包里一个稍大的虫罐,拿出了一把刀片,从中指那往下切,暮然间,血肉都翻了出来,他的整个血淋淋的手都伸入了虫罐子里!

    “凛凛冥冥,混混噩噩,画虫借法,鬼虫!”老男人念完晦涩的咒文后,就从虫罐中拔出了手来。

    我一看,吓了一跳,一只看起来如同蜈蚣一样的红色鬼头虫,正睁着猩红的双目,随后朝我飞来!

    看来这睡醒虫两夫妇一人是养活虫,一人是养鬼虫的!

    鬼虫扑向了我,给拦在前面的江寒扑住了,但那鬼虫非常厉害,见鬼咬鬼,江寒给它咬得惨嚎起来,不过仍死死抱着不放。

    江寒一个鬼将无法抵抗,很快给咬的奄奄一息,黑毛犼被迫返回,也加入了江寒那边的防御。

    不愧是我手底下最强的杀鬼大将,黑毛犼对这鬼虫又拍又咬,几个扑腾间就把鬼虫弄死了,救下了魂都快没的江寒!

    “如迁神怒,骨碎成灰,阴阳借法,神压!”在战斗中,借法就是个漫长的过程,我现在才知道师兄有同命龟,为何还这么难借到这个法术。

    神压一出,周围的气氛就蒸腾了起来,天上似乎有轰鸣的雷声,瞬间就从上方压下!

    轰!

    那老女人在重压下跪倒,死死趴在了地上!

    惜君浑身是红色的食鬼虫,被咬得发狂起来,不管不顾的扑过去扯出了老女人的魂魄,大嚼了起来!

    虫群失去控制后,纷纷四散飞离,而惜君就算吃了一具生魂,魂体也很是淡薄,无法恢复过来。

    老男人也没想到我会疯狂到这个程度,神压并不是用来对付他的,而是要对付他妻子。

    眼看老女人给吃掉了生魂,他立即就发起了狂。

    “死娃子!弄不死你!”老男人顷刻间打开了所有的罐子,一阵阵的阴风就冲天而起,天空仿佛都是黑压压的鬼虫云。

    这时,媳妇姐姐连续扯了我的衣角两次。

    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媳妇姐姐看我这次是拼了命,所以决定要出场了。

    我拿出了一张最精贵的蓝符,咬破舌尖,一口血蕴含纯阳之气喷在了蓝符上,毫不吝啬的撒上了一把法盐。

    “血炼神光,鬼道御临,鬼道借法!御身!”

    以我为中心的位置,仿佛都翻腾着血海,阴风卷得我阴阳眼都看不清楚了。

    旋即浓缩起来,形成一团的浓雾,血色凤冠,血色霞帔,媳妇姐姐漂浮在我的身前,宛如天上降下的神女一般。

    “鬼道!血衣!”媳妇姐姐手指一点,波涛一样的血海就涌了过来,惜君浑身的血衣再次发出耀眼的光芒,转眼就恢复到了巅峰的状态。

    之前江寒还奄奄一息,给媳妇姐姐的血衣加持后,又开始活灵活现起来。

    四个鬼将再次投入了战斗后,老男人震惊不已,一看见这阵势,脸都白了,连打数个法印,趁着媳妇姐姐还没完全凝形,发疯的控制鬼虫朝我攻来。

    “阴阳借法,神压!”

    媳妇姐姐如同神降,五指手指平伸,不打法诀也不需要蓝符,直接就跟太一大神借了神压!

    轰隆!

    一大堆的虫群直接给压死在当场。

    “阴阳借法,五仙!”媳妇姐姐再次借法,蓝色的云层里五仙从里面冲出,撞向了虫群,把所有虫群都撞到消失不见。

    趁着这个空档,黑毛犼欺身上前,将老男人的魂魄拍飞。

    而惜君也把王栋的魂魄抽出吃掉。

    媳妇姐姐施展完三次借法,红云变得暗淡了许多,似乎能量也快消失了,这一次召唤她,她的每一次法术都像是我在施展一样,连威力都不尽相同,看来鬼道借法的御身,只能临时的让她降临,突破我使用法术的限制。

    至于用十年阳寿换来的压倒性绝对实力,是想都不用想了。

    “好了,你还有一会儿功夫可以和我说说话。”媳妇姐姐看着我,虚幻的身躯并没有在梦中那样实质,完全就是我召唤出来的灵体。

    很像是阴魂一样的存在,不过光是这样,她强大的力量仍然让我吃了一惊,如果召唤出完全体,岂不是逆天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