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291.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九章:荒凉
    四只鬼将面对媳妇姐姐的反应都不一样,惜君还是哆嗦着趴在地上,看都不敢看一眼。

    宋婉仪双膝跪坐。低着头,老实得跟见了夫人的丫头,江寒行武将的跪礼,也看得出媳妇姐姐至高无上的鬼道至尊身份。

    黑毛犼就夸张了点,两只爪子抱着狗眼,趴在地上打抖,就差没打滚了,它估计是怕眼招子太亮,闪到媳妇姐姐了。

    我盯着自家媳妇,顿时觉得自己气势弱了好多。团女共号。

    媳妇姐姐飘在离地半米的位置,虽然还闭着眼睛,但气场强大,比别人瞪眼还厉害。怪不得几个鬼将都动弹不得。

    “拼死护主,难能可贵。”媳妇姐姐表情还是很冷漠,似乎这群鬼将做的事都是应该的。

    可让我惊讶的是,四个鬼将似乎没有任何不满,反而赶紧叽叽喳喳说了些什么。媳妇姐姐挥了袖摆,就算是知道了,随后看了我一眼。

    我察言观色,知道她是不耐烦了,就把鬼将都召回了魂瓮里,而且只有自己在,才更能和她说点贴心话。

    “媳妇!”我叫了一声,过去就想牵她的手。

    “叫九公主!”给人叫了媳妇。媳妇姐姐气场立马大打折扣,表情也很是不高兴。

    “哦,九公主媳妇。”我笑着过去要抱起她,结果就跟抱了一层烟雾似的。

    似乎阴魂状态无法实体化,加上施展了借法,她已经到消失的边缘了。

    “你要去找周瑛那小丫头是么?”媳妇姐姐只是魂体,也管不了我扑来扑去,只等是蹙着眉问我。

    “是去找外婆。”我狐疑她为什么这么问,实际去小义屯的决定里,除了包含外婆那一环,更重要的是躲避鬼娃和走尸匠,这鬼娃太厉害,没准下一次出现时,我连抗衡的力量都没。

    连五十万的神将。城隍的牛头大将这种实力鬼将都能轻松愉快的扎死,江寒估计也扛不住一回合。

    所以有阴阳道白日匿迹,沟通阴阳的本领。我只要把走尸匠引到死镇,就有机会凭借优势将他除掉,如果能找到关押外婆的血云棺,那就最好不过了,如果还留在大龙县,没准还要害死其他小伙伴和老伙伴。

    “要去引凤镇,那就把周瑛的家什都带上吧。”媳妇姐姐叮嘱道。

    我看了眼身边外婆的老旧手提箱,觉得这里面的东西肯定很重要,毕竟可能它就曾经是外婆斗法专用的行李箱。

    而且里面就放了几本书,一个面具,还有我的牛皮包装不下的东西,因此提着也并不算很重,就是样子难看点。

    “里面难道有什么是走引凤镇必要的东西?还是那面具……”还没等我问完话,媳妇姐姐就消失不见了。

    我立刻打开了外婆的箱子,拿出了养鬼道的面具,开了阴阳眼仔细的观察,很可惜的是我看不出有什么特殊的。

    这面具和周善那个看起来都差不多,只是更加的狰狞而已。

    带到了脸上,凉丝丝的,却没有其他特别的感觉,我只能无奈放入了箱子中,拿出了里面的几本书,最后看上了养鬼道的那本咒文书。

    难道媳妇姐姐就是想让我带着它?养鬼道的咒文画法在里面都有,但我不都学过了么,只是目前仅能使用里面的血衣和御身两种养鬼道法术而已。

    道统的法术并非多如牛毛,斗法时大抵也就仅有几种用得上,我没时间去学习乱七八糟的补助法术,全往威力大,施法简单的学去了,和海师兄正好相反。

    目前只有白日匿迹和替山人,还有林飞瑜的防尸粉,刘方远的辟邪大阵是补助救命类的法术。

    也是我敢走引凤镇那条路的仰仗。

    看到山下的警察正陆续赶来,我不敢久留,收拾了下就准备离开,当然我也没忘了要收集那睡醒虫夫妇身上的东西。

    简单翻找了下,我并没有找到特别有用的东西,毕竟使用的道法都不一样,只找到了两三两的备用法盐而已,刚够我填补刚才请媳妇姐姐出来的消耗。

    想到之前那老男人指了下我的蓝符,蓝符居然烧了起来,我就特意的去搜索了下,结果真让我找到他手指上带着的一枚红宝石戒指,我撸了下来,放到了口袋中。

    倒还没时间细细研究,但值钱不值钱,我是看出来了。

    去查看王栋时,他身边有个小箱子,怪沉的,或许是匆匆忙忙带走,连锁都没上。

    我顺手打开来,里面都是百元的钞票,有一大半是整齐叠好的,有一些则是硬塞进去的。

    大致看了下,估摸着刚好填补了我今天买车的钱。

    我提起俩箱子就下了山。

    这里是郊外,到处都是树林和山,我看四周没有车子经过,就硬着头皮打了电话把韩珊珊喊过来。

    “姗姗,来接我下呗,下了山实在没找到车,就在你们队伍往右那条下山道。”别人是躲警察都来不及,我自己是撞上门去了。

    “哇,你可真能呀,把王栋弄傻了,让姐就抓了个傻子,哼,你欠姐大人情了!”韩珊珊气呼呼的说道,然后我就听到了车子发动的声音。

    两三分钟后,韩珊珊就开着警车到了。

    “快上车,我送你回镇上吧,真是的,任务还跑出来,让霍队说了。”韩珊珊说道。

    “王栋找人杀了林老,林老救过我,不给林老报仇,也说不过去。”我也不隐瞒韩珊珊,玄门的事情玄门来解决,昨晚她就应该知道了。

    “林老……那你要去给他上柱香么?”韩珊珊有些难过的问我。

    “不去了,直接送我去车站吧,我要能从小义屯出来,一定会去看他老人家。”我也没有打算去给林飞瑜烧香,我怕看到他的遗像会控制不住掉眼泪。

    给他老人家报仇,其实就是对他最好的祭典,如果不是嫌血腥,我甚至要挖了睡醒虫夫妇的心给他献上。

    “行吧,那你可小心了,王栋在县里关系厉害着呢,黑道混得开,听霍队说,一些玄门的邪魔外道都和他纠葛着,你把他弄成这样,那些邪魔外道月供没了,还不找上你?”韩珊珊把听来的话对我说了一遍。

    “行吧,我会小心就是了。”怪不得王家认识的玄门中人狠历的不少,连睡醒虫夫妇都能找来当打手。

    刚才正面斗法差点折在对方手里。

    “姐马上还要去收拾下首尾,可就不送你了,赵茜不怎么会开车的事你知道么?山路十八弯的,你只能自己坐面包车去扛龙村了。”

    “我知道,所以你送我到车站就行,对了,这里有台苹果手机,过几天就是郁小雪生日了,我这趟进去要是没回来,你和赵茜去看她一趟,还有一箱钱,你把她交给我母亲。”我从外婆箱子里拿出了手机,放到了钱箱里。

    “别不想回来了,你自己送去。”韩珊珊瞪了我一眼,跟个受气包似的。

    “徒步几十里,什么事都有可能耽搁了,听话,我会回来的。”我硬是推给了她。

    “好吧,姐就听话一回,可你要说话算数!”韩珊珊看拗不过我,也不问钱哪来的就接手了,并且随手就丢在了后面,看来她家确实不缺这点钱。

    送我到了车站后,我买了几天的压缩干粮和大瓶的纯净水,并花两百多人民币包下辆面包车,赶往了扛龙村。

    山路很崎岖,四处都有悬崖,有的路段仅余一辆车子通行,会车的,其中一辆都要退后。

    司机四十多岁,脸色有些白皙,看起来是知识分子出身,不爱说话。

    我也是个喜欢安静的人,一路两人大半时间就在沉默中度过了。

    扛龙村是进小义屯的第一大村子了,不过官方要建立排放类项目工程的烟雾弹放出后,有不少群众都很紧张。

    最近多少知道了小义屯招灾的事情,扛龙村也就更冷清了许多。

    加上前几天一个叫三建的工程组来了,开始在扛龙村必经的路口建起了检查站,官方烟雾弹的事情就真的有板有眼了。

    村民认为建核电站或者污水厂的项目已经成了必然,有点钱的,都开始打算搬到镇上去了,当然,世代住着的人,也有决定死都不离开的,建什么对他们影响都不大。

    下午四五点的时候,我就到了扛龙村。

    一路上,我就发觉扛龙村有些萧索,阴气重了许多,人气荒凉得触目惊心。

    一般人可能看不出来,但我阴气重,察觉都能察觉得到,呆在这里久了难免会有些小灾小病。

    “小伙子,这么晚了,要不要住店呀?我家……啊,是你呀?”

    正在我朝着小义屯方向走去时,一个老头叫住了我,我记得是前一段时间在这和我打招呼的老人。

    当时他好心跟我说小义村这条路不好走,世间的事情倒巧妙,还是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居然能再次遇到这位扛龙村的老人家。

    “老人家,店我就不住了,还要赶路一趟。”我开了阴阳眼朝他看去,没发现有特殊的地方,气息还有点偏弱,阳气不强,看来只是个风烛残年的普通老人。

    不过,周围的人气却轻了很多,附近人都没有半个。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