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292.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章:藏形
    “还要去小义屯?不是老头多嘴,那群三建的人在那守着值班,有几个好像蛮能耐的。凶得很,谁都不给进去,唉,小义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前段时间听说招洪水,人都冲走了,现在里面还是挺危险的,没了人到了晚上还有些山货下来找吃的,危险。”老人好心提醒我,苍白的脸上挂满愁容。

    村子外就是林子,阴森森的,风吹起来,村民栽种的竹林嘎嘎的乱响。很有节奏,吓人。

    “多谢老人家提醒,不过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去,下次如果来旅游,一定会住你那里的。”我感激的说道。心里却想如果只是野猪、夜猫子什么的,我倒是不怎么怕,怕就怕遇到我家小侄子。

    他要突然从树林里跑出来叫我‘大伯’,我估计能把胆子吓出来。

    老人家看留不住我,就不坚持,背手看着我朝着偏僻的地方拐入了原来小义屯的旧路。

    快走到尽头,我还是小心的回头看了眼老头,结果我脸上唰一下都白了。刚才还盯着我的老头居然不见了踪影!

    他娘太邪门了吧!

    可遇到的邪门事情多了,也会有免疫力,老头不见就不见吧,难道我还能为了他翻一遍扛龙村不成?

    进了小义屯的老路,我看着还有信号,就打了个电话给海师兄:“师兄,王栋已经给我解决了,死的还有睡醒虫夫妇,我现在要进入小义屯了,你要保重身体,如果碰到有人玄门的人找你们寻仇,让他们到小义屯来找我。”

    “什么?睡醒虫夫妇给你杀了?这不可能吧?那对夫妇在附近城镇都很是很有名的散修呀!我之前怕你要去报仇,没敢告诉你呀!”海师兄惊讶无比,就是我都知道他不淡定了。

    我现在保命手段差了点。但死磕的实力早就超过师兄了,加上还能请动我家媳妇姐姐,借到东皇太一的法术。县城里很少能有打得赢我的,不过双拳难敌四手,有走尸匠,也有世家李家在,我未必就能对付,但如果进了小义屯,他们来多少都是我的菜。

    “师兄,林老走的那天我就不打算隐忍了,反正我留着也是个祸害,有什么让他们冲着我来,小义屯也是我的家,他们要是敢来找我寻仇,我让他们都回不去。”我和师兄说话不需要拐弯抹角,他对我的脾气很了解。

    “行吧,不过你还是小心点,上次我去死镇哪条路的时候,堵住了,脏东西多得我们都不敢进去,半路就退回来了,回来时还有许多邪门的东西忽然拦着我们,去了三十多人,有命的就那几个,你的本事是强,但遇到不敌的,听师兄的立马跑,不丢人,护身的东西也不用吝惜,小命在,就可以再买。”海师兄劝着我。

    我知道他本身就不同意我去死镇,不过以我的性格,以及现在的形势,估计死镇还真是一个突破口。

    和师兄又是聊了一些事情,大多都是嘱咐我小心什么的,不过也跟我说了些可能会遇到的困难,对我帮助还是蛮大的。

    约摸半公里后,就到了以前我碰上阴兵过境的地方,正是那个位置,打着第三建筑公司名头的人在那起了几间小房子。

    这些都是门板房,建筑工地里常用的,有三四间左右,看来这里守着的应该是王元一那边的人了。

    旁边的河道和对岸的间隔里拦了些铁网,似乎在防止别人进入死镇,有悬崖峭壁,铁索横江,上边的人明着是要死守这里了。

    悬崖的岸边,还有些隆起的土丘,看似没什么怪异,但我看得出上面蒸腾的阴气,那是新坟,埋了人的,没准是上游飘下来的无名死尸。

    房子外,有许多烧过纸钱、香烛,甚至做过法事的痕迹,看来每天晚上这些伪装成工人的师傅都没闲着,给阴兵和厉鬼上贡,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第一间板房有着个大窗户,里面两个穿着工人衣服的汉子看到我提着个手提箱,背着牛皮包走过去,都皱起了眉。

    敢孤身在这个时间段走这条路的人,他们似乎也是第一次见。

    “小兄弟,迷路了吧?”汉子开了门,眉心皱得很深,走出来就问我。

    紧跟着,后边的房子里也出来了三四个人,胖瘦不一,但年纪同样不轻。

    我开了阴阳眼看去,这些人都有些实力,玄门中人,绝非什么工地民工。

    “没迷路,我是要去小义屯办事的,这是文件。”说着,我拿出了王元一给我开的证明可通行的文件。

    “王组长的?你是夏一天?身份证拿来看下吧。”那人看了眼通行文书,有些意外的看了我一眼。

    我拿出了身份证,上面写的地址是小义屯的,并没有迁回母亲那。

    “哦,还真是,王组长今天打电话已经说过你了,久仰大名,我是这里的看守黎云山,云门的大弟子,你好。”黎云山倒是好说话的样子,伸出手要跟我握手。

    “你好。”我和他也握了下,云门什么的没听过,不过自报山门,说明云门还是有点实力的。

    旁边的人看到是熟人,也没过来,允自回了房子,我和黎云山在外面握手,趁机瞄了一眼房子里面,心中也有些震惊。

    看着普普通通的板房,里面不是拜了祖师爷,就是挂着桃木剑,要么就是一沓沓的符纸什么的,这里哪是工地,简直就是搞封建迷信的。

    正盯着里面,兀然就看到一双死鱼眼正在黑暗的房子里盯着我看,那是个三十多岁的青年,正盘坐在蒲团上,我只能转移了探视的眼神。

    里面的人都不简单,敢在死镇的死门处守着的,没点本事不行,脾气也古怪。

    “那黎云山大哥,我能进去了没?马上要入夜了。”我看了看天,虽然带了电筒,但走夜路也怕掉河里。

    “没问题,不过夏兄弟,你确定一个人进去?还是晚上?”黎云山还是问道,眼睛眯了起来,看向了朝着这里巡逻过来的阴兵。

    “是一个人,对了,回头如果有人来找我的,你尽可能的行个方便,放他们进来就是了。”

    我现在对阴兵根本没什么感觉,惜君现在的实力,那是见一个吃一个。

    “好说。”黎云山不知道我有没有见到阴兵,不过既然我敢这么横,他实在也不好拦我。

    我也不跟他闲聊,朝着里面走去。

    可刚走了几步,包括那位三十多的年轻人,剩下的人就都走了出来,看着我脸色有些凝重。

    阴兵守在这里,数量很多,杀而不死,要进去容易,出来就难了。

    我不知道他们什么意思,但只要不拦着我,一切都好说。

    我朝着小道进入了小义屯的地界,遇到阴兵之前,我拿出了白日匿迹的符箓,双手合十默念几句,用朱砂画上了咒文,贴身揣入怀中,随后拿了枚铜钱丢入了嘴里。

    气息瞬间消失了大半,那几个人似乎都有阴阳眼,看到我这一手,都有些哑然。团女尽才。

    白日匿迹虽然没有海师兄那么完美,无法做到一丝能量都不残留,但至少要骗过阴兵还是没问题的。

    我从阴兵身边穿过去,对方似乎没发现我一样,直接就走了过去。

    如果都是这样,走到死镇都不成问题,我心里兴奋的想着。

    一路上,我还是在想那个三十多岁的青年,他为什么看我的眼神有些犀利?虽然到最后我实在没想到自己哪里惹了他,但倒是记了下来,不过只要对方不正面惹我就行。

    时间进入了晚上,星星也挂满了天空,我路过了当时遇到张一蛋的那条小路,心情无比的复杂。

    那时候就是听到沙沙的声音,然后张一蛋就站出来了。

    正想着,我周边的阴气却重了起来,也是一阵的沙沙声,似乎有什么东西会随时蹦出来似的,不会是……

    这让我的小心脏一下子就揪了起来。

    我从刚才起,就没有把惜君或者宋婉仪招出来,因为阴气太重,会吸引到附近的脏东西,有些厉鬼很聪明,有一定的灵智,没准它上头就跟城隍一个类型的,专门抓鬼将的,给引来了就可就麻烦了。

    况且现在已经是小义屯的地界,出现什么鬼物都很有可能,有的甚至还是非常难对付的存在。

    师兄的白日匿迹法术施展后,能躲过这类强大的鬼物,所以不召唤惜君几个鬼将,才是正确的举动。

    当然,好处明显,坏处同样也是有的,那就是我必须得靠自己的实力,一旦遇到脏东西,就要胆大的走过去,就跟刚才和阴兵擦肩而过一样。

    想着,我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

    沙沙的声音还是持续着,似乎跟在我后面一样,来到了开阔点的地方,后面似乎就有东西追了上来了。

    一路上,嘤嘤恹恹的鬼叫声,听得我寒毛都直了起来。

    我回头一看,愣了下,那是五只看起来瘦弱,满脸铁青的红衣女鬼,其中一个走在前面,另外四个走在后面。

    后面的四个正用两条手臂粗的白色木棍,抬着一具麻席包裹的物件,往我身边走过来。

    这几位抬尸还是抬人?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