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293.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一章:五鬼
    白日匿迹的我看到这种情况,心中也惊疑不定,虽说就算站在鬼类面前。她们是看不到我的,但心中也怵得慌。

    她们走过我身边的时候,我已经屏住了呼吸,我对藏形到达何种地步心里其实也没底,生怕遇到厉害的厉鬼,给一眼认出来。

    那几个厉鬼抬的东西看起来不重,不过里面却偶尔蠕动着,似乎还是活物的样子,我脸色发白,难道真是鬼抬人?

    谁这么运道不好给鬼抓了?

    女鬼抬人,我不知道这意味什么,抬去哪儿,我只知道没有多管闲事的必要。

    小义屯现在邪门的很。就当没看见好了,别惹出什么祸事。

    可开阔地,其实也不过一辆马车能过的地方,领头的鬼似乎有鬼将的实力,路过我身边的时候。居然抽动了下鼻子,仿佛发现了什么,这让我本来纠着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

    她的眼珠子和我很接近,我已经能看到鬼将才有的一圈小红晕,虽然不是很明显。

    女鬼招了招手,抬人的女鬼就停了下来,我定睛看去,四个抬人的女鬼脚底下都拴着链子。一个绑着一个,似乎是领头鬼牵着的。

    那领头的女鬼还有些不一样,苍白的双目就跟之前我看到的怨善鬼差不多,她朝我的方向扭过了头,身体也不自然的前倾。

    难道发现我了?

    这不是才刚到小义屯么,藏形的本领就要给鬼发现了?看来见到鬼,还是离得远些,这白日匿迹的本领,我是没学到家呀。

    我身边是草丛,那女鬼嗅到不妥后,就紧逼了过来,我有些烦了,就小心的坐在了地上,只要女鬼找不到我。没准就直接走了。

    可裹着人的麻席里,一阵救命的声音却喊了出来:“夏一天是吧?求求你救救我!我不想死!真的不想死呀!”

    我一听,差点没气岔了。鬼没发现我,倒是人先发现我了,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女鬼将听到了席子里的叫声,果然就张开了血盆的大嘴,伸出细长的爪子,四处对着我身边的空气抓咬了起来!

    我实在烦了,也只能摸了魂瓮,把惜君叫了出来。

    惜君一看,发现是只鬼将,哪还肯放过?立即就扑了过去,和对方一阵撕咬。

    突如起来的变故让几个厉鬼都惊得不知如何是好,想要逃,却给四条连接架子的锁链绑着,就只能在那挣扎。

    才两三眨眼的功夫,领头女鬼就给惜君制服了,最后是吞噬个干净,惜君舔了舔嘴巴,意犹未尽。

    而剩下的厉鬼我也没打算留着,同意给惜君一口一个吃光了。

    我颓然了,还没到小义屯,就撞上了这事,也不知道预示了什么。

    抬着的人我不知道是谁,居然认识我,现在这种情况,不打开也不好,就拿出了瑞士军刀,三下五除二把麻席揭开。

    这一看,我差点没背过气,这家伙居然是刚才用死鱼眼瞪我的三十岁青年,就不知道这家伙怎么没事给鬼抬来了。

    “你娘的,什么玩意,刚才你不挺厉害么,还瞪我,瞪我干什么?”我一脚就踹了过去,踢得那家伙惨嚎一声,我下手重,谁让这家伙暴露了我,差点没害死我了,要是能便宜他,就怪鸟了。

    “哎呀!别呀!夏一天,我不是故意的!我要是能自救,能暴露你么!况且我只是叫你的名字,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这呀!我只是估摸着她们停下是因为你!”那青年叫着痛,还顺道解释起来。

    我对他算是无语了,刚才你小子倒凶得狠,怎么才几下功夫就给鬼抬来了,这算什么?

    “老子没什么耐心,快把名字,事情经过跟我说,不然我弄不死你!在小义屯这地界,死一两个人好像也挺正常的。”我皱了皱眉说道,别说是跟王元一有关系,如果有意害我,天王老子我都想办法拉下来。

    “李庆和,李家的长子呀,我是李瑞中的亲儿子……进来调查我爸那个新来私生子李破晓的事情!”死鱼眼李庆和有种想哭的冲动,他拿出了身份证证明他的身份,并且语速很快的描述起事情的经过来。

    事情的开端,是他一个李家的长子,却给个私生子弄得是一肚子气的事情,这不,在家里没地可撒了,因此跑这来了。

    李瑞中也是老狐狸,愣是没告诉他李破晓的事情,所以他李庆和就慌了,开始四处调查李破晓的事情和目的。

    最后居然还给他调查到了这里来,可和他想的不一样,来这里不少来守卫的同伴,似乎都挺厉害的,天天都做法,小义屯也是阴兵频繁过境,猛鬼夜行。

    因此他呆了两天愣没敢进小义屯,也就把心思暂时压了下来,想要瞅准机会再进来看看。

    结果等得不耐烦了,却等来了我,看我一副敢夜闯小义屯的模样,他居然也跟来了。

    我和他们家的事情他当然知道不少,当时我给李破晓追打得是满地找牙,他就认为我敢闯,他也不会差了。

    结果才进来没多久,就莫名碰上了五鬼抬人,抓这里面来了,具体目的地是去哪里,他其实也不知道,直到轿子突然停下来后,他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认准刚才就是我走在了前面,所以慌张下喊了我的名字。

    我听他说完,又踹了两脚,既然是李家的,多踹和少踹我都觉得爽。

    这地方离着刚才的板房起码有一两小时的路程,往回走的危险可想而知,他李庆和要是能出去,我都不相信,到最后肯定都要跟着我。

    “妈的,你就没点本事么?一个破鬼将就把你弄成这死样子,你还能打一点么?”我算是气坏了,李家都各个能玩狠的,怎么就碰上这连鬼将都打不过的?

    “不是,我真有点实力!而且我怎么看都比你大吧,你别踢了,很没面子好呀!”李庆和死鱼眼看着我,想躲但又不敢,惜君还在我旁边露着猩猩牙齿,她可刚吃了一个鬼将,不在乎多吃个生魂。

    “行,这么说,你真懂道法?”我有些恨恨的看着他,如果他是拖油瓶,我立马就把他撂在这里。

    李庆和自己也知道怎么的,现在都得表现出点本事来,不然真给丢这了。

    他虽然给五鬼掳了,但家什都还在,只是没机会用。

    他把高档背包从背后挪了出来,翻开后,得意的炫耀了里面的东西,我虽然没什么眼界,但从他眼神里,值钱这点倒是看得出来。

    里面装着一把精致的桃木短剑,一件古怪法铃,还有少量的蓝符和法盐,以及数量挺多的黄符,一些奇怪的法具。

    “如果给我时间,我能借雷,借**!你也知道,我们李家世代玄门,用的都是正宗的玄门术法,我虽然对急和快的咒术一类不擅长,但是很拿手做**,要不是我刚才没注意,怎么会着了这五鬼的道。”李庆和尴尬的说道。

    我一想,觉得这小子没准和吴正华一个类型的,看他用的好像也是全真一类的法器,似乎要摆好案台,然后和天道沟通,借全真的召雷术什么的,这种法术上次让我吃了大亏,或许真的有用得到他的地方。

    “你敢进小义屯,的确有点胆识,不过你和李破晓的关系,实在让我有点膈应,真不懂到底和他有什么目的,毕竟你是李家的人,我有点信不过。”如果他是李瑞中的儿子,论辈分,怎么都是我叔那一辈了吧,这李瑞中不会是四十多的时候,老来得子吧?

    李庆和身份证上写着三十三岁,倒是挺显年轻,加上那双死鱼眼,看起来怎么都像是混年轻古惑仔的吧?

    但说实话,我对李破晓从哪钻出来的确实也挺有兴趣,如果这李庆和真有要调查对方身份的决心,我倒是乐见其成。

    “夏一天,你别小看我,李破晓这小子我算是看出来了,他已经有继承李家之心,老头子现在跟他打得火热一片,天天密室里一呆就是一天,我去叫都给赶出来,我李庆和要没点脾气,就他娘是他孙子了!”李庆和气坏了。

    我想了想,觉得你李庆和没准真是李破晓的孙子吧?姚龙不是也说过了么。

    不过我的情报也不能随便透露,就说道:“行吧,既然你有心去调查,我也不会拦着你,但这里面危险无比,我可以照应着你些,可不代表我能为你豁出性命,你的生死,还得自理。”

    俗话说好奇心害死猫,真要遇到事,我可先跑了,在死镇,逃跑不丢人。团女上圾。

    “这还用说,只要我们互相的照应,李破晓的事情,我一定能查个水落石出。”李庆和死鱼眼轱辘转了下,觉得自己都给鬼抬进来了,算是死了一回,现在要他半夜回去,他死活也不干了,似乎除了跟着我也没办法。

    李破晓借尸还魂的事情要是由李家的人捅到官方上面去,没准真能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毕竟周善最后不是没能拿他怎样么?如果是李庆和和王元一兜搭在一起,这事情就不好说了,没准官方对这类事情还是非常忌讳的呢?

    正当我想着事情的时候,一阵催魂的铃声不知道从哪个方向就传来了。

    叮铃铃。

    虽然铃声无比的隐晦,可我一瞬间鸡皮疙瘩都冒起来,妈了巴子的阴魂不散小侄子,我看你是要逆天了吧!这一天不见我,你就那么难受?真的跟来了!

    我念了几句咒语,把手里的铜钱丢回嘴里,脚底生风一样的逃了起来,李庆和看着我逃命似的不顾一切往前跑,吓得也是面无人色,跟着跑了起来。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