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294.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二章:躲藏
    我跑得飞快,李庆和也不慢,追得很紧。他对一些护身小法术还是得心应手的,打了几个标准的手势,就把一张符纸丢入口中,至于味道怎样,我就不知道了。

    在县城里我还有车子,遇到鬼娃让黑毛犼扛着,自己开车逃跑就行,可到了小义屯,我就只能靠藏形法术,要是给遇到,除了死磕没其他办法。

    不过说来也怪了,在我含了铜钱后,那铃声也不见响了。似乎鬼娃没追着我,让我松了口气。看来走尸匠应该就是凭借我气息定位,他一路都追逐我的气息,从县城到扛龙村。

    离着小义屯越近,路上阴魂厉鬼也就越多。抬眼看去,密度和县里打靶场差不多。

    一个个阴魂都白惨惨的,除了脑袋清晰点,身子都是朦朦胧胧一片,看到几个熟人还游荡在荒郊野外,我有些难过,点燃了几柱香,插到了道路左右。

    熟人闻香而来。吃了个饱,魂体也坚实了许多。

    我对阴魂没多少的恐惧,看着青灰色的脸庞,心中只有对死者的怀念,因为藏形的缘故,阴魂也看不见我,只会感觉到跟白天阳光晒到似的。

    死人牵肠挂肚生前之事,看着其中的熟人黄婶,她刚才还在看地里的甘蔗似的,悠悠荡荡,想起以前小的时候,她经常路过时重重捏我的脸一下,我心中莫名抽了下。

    不过见她享受着香火,我心情也安抚了很多。

    还有何叔、李婶一些阴魂也都还在。他们在群剐慢慢围了过来,鬼闻香高兴,这也难免。不过渗人的微笑让我心中噗噗的跳着,我只能退开几步,还是少接近点好。

    给他们烧完香,李庆和呼吸很急促的跟了上来,他不会藏形法术,全靠嘴含纸符,能暂时把阳气降到很低的程度,一般鬼将以下的都看不见他。

    但他的到来还是引起了小义屯左近阴魂的注意,纷纷围了过来,我看了他一眼,他赶紧的拿出一簇香点了起来,洒了把纸钱才安抚了阴魂。

    路过了思桥,阴气已经重得难以形容,底下几乎就相当于鬼路,偶尔有厉贡接就从桥底下飘去,窸窸窣窣的鬼语响个不停。

    童谣还是隐约从底下传来,让人如置阴曹。

    过思桥时,李庆和都要洒了纸钱借道,不敢有丝毫怠慢。

    村口,郁根叔还在郁小雪家门口晃荡,一切都那么熟悉,他们这些阴魂能量轻微,下不了黄泉转入六道轮回,逃不出生念的束缚,连厉鬼都看不上,一天也不知道躲到哪里,晚上才会出现游荡,让人唏嘘不已。

    月光下,我看向了外婆家,那些白色的招魂幡已然不见了,似乎因为下雨,也或许大风吹的,毕竟随着时间的流逝,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在不断的改变着。

    “夏一天,这地方是你老家吧,恐怖透了,四处都是阴魂了,没准还有厉鬼、鬼将。”李庆和拿出了嘴里的符箓,不无担心的说道。

    “小义屯本来就给阴魂占据,存在厉鬼、鬼将不正常么。”小义屯因为外婆去世的缘故,早已经沦陷了,如今四处阴魂厉鬼,实属平常。

    正说着,小义屯里面就阴风四起,萧索的落叶往村外吹了出来,李庆是吓了一跳,纸符丢入嘴里。

    小侄子就在后面,我想着不能惹事就不惹事,也把铜钱塞回嘴里。

    远处,一大队的阴兵从屯子里走出来,都有丧魂刀之类的武器,领头的鬼将青绿色的脸十分渗人。

    我一看这死状,没准是从引凤镇来的,当时不是说一场瘟疫带走了整个镇子的人么。看来引凤镇已经派了鬼将来接管了这个地方。

    我看向了颇为豪华的屯长家,那里也是阴兵围聚,有百来之数,引凤镇的鬼兵鬼将果然再次占领了小义屯。

    之前外婆留下的笔记里,小义屯以前就是这个景象,后来她清除了这里的所有鬼物,挑选了八个方向的石头,雕琢了鬼神辟易的镇魂咒符,以这样的八块大阵石首尾八方相连起来,镇住了小义屯的鬼气,才使得引凤镇的鬼兵无法到这里来。

    不过外婆受了围攻后,八块大阵石给人破掉了,导致了小义屯方向成了死门,让村中所有人全部都无端枉死了。

    破坏大阵石的人很可能不只一两人,毕竟破坏其中一块都很困难,而且大阵石也比较隐秘,雕刻的位置找不到就无法破坏,加上它们都有独立性,如果不是损坏好几面,也根本不会让它失去效用。

    如果能够使用定星罗盘的赵茜在,我就能找到和修复好这些阵石,让小义屯再次恢复原貌,不过赵茜现在的实力,进入这里无疑是死路一条。

    扛龙村和小义屯就一条路,走尸匠既然知道我走这里,肯定会派鬼娃来,我不能仅仅在村口这等着,一会碰上可就不好玩了。团巨协亡。

    看我直接走进了村子,李庆和也是脸色灰暗,不过他仍然咬牙跟着我,反正他要是出事,没准还能拉上我垫背。

    我知道李庆和想什么,不过现在这情况还不算危机,几个鬼将我还没放在眼里,就是肃清小义屯我都能轻松做到。

    诡异的铃声再次响了起来,我脸色霎时间就惨白了许多,李庆和也听到了催魂铃的声音,看着我不知道怎么办。

    我皱了下眉,小侄子来了,周围什么躲避的地方都没有,那家伙能看见人,能看见鬼,还是个血尸,逆天的还有自己的思想,这随便找个草丛躲起来,那不跟找死没区别么?

    李庆和看我没动弹,他不敢摘下符箓,指着屯里,咿咿呜呜的示意快进去。

    我反应过来,硬着头皮跑向了郁小雪的家那边,这个位置说高不高,说低不低,正好能够观察全屯的动向。

    我和李庆和引动的气息似乎也让阴兵鬼将发觉了,带着阴兵就巡逻了过来。

    我赶紧推了李庆和一把,让他滚入了柴堆后面,鬼将看不到李庆和后,很快就带着阴兵又按着规划的位置,巡逻去了另一头。

    李庆和冷汗直冒,他现在最怕鬼将,一照面没等他借法估计就能弄死他。

    郁根叔没发现我,但李庆和过去的时候他就想追过去拍肩膀,李庆和拿出了纸符就要贴郁根叔。

    我瞪了他一眼,这是郁小雪的父亲,他就剩下那一抹残魂,无论如何我都不能让他就这么给灭了吧。

    我扯了李庆和一把,把他推进郁小雪家的柴房里,自己也跟着进去关起了门,拿出了一张驱鬼符,随意贴到了门口,在柴房的四个方向,我快速的先撒上了防尸粉,然后拿出了刘方远给我那套阵旗,在房间里布下,形成了一个小型的结界,防鬼防尸,形成独立的空间。

    这才顺着门朝外面看去。

    外边的鬼将和阴兵对忽然出来突然消失的我们很快失去了吸引力,又允自做着自己的事情。

    而铃铛的声音再次响起了,走尸匠如果驱赶着鬼娃来,我估计就能看到走尸匠的样子了!

    李庆和看到我拿出了铜钱,觉得应该是没问题了,他也小心翼翼的从嘴里拿出了符纸。

    “夏一天,你可真能呀,林飞瑜的防尸粉,刘方远的避鬼阵。”李庆和很高兴,这里已经安全了,只要不闹出太大动静,无论走尸还是鬼将,都找不到人。

    “乖乖的别吭气,最好把你的家什都拿出来,一会看到的估计能吓得你尿裤子。”我冷笑的看着他,心里也没底能坑了鬼娃。

    “不会吧,那响铃铛的真那么厉害?”李庆和不知道鬼娃的时,当然不害怕。

    当然,他也算是老手了,知道现在情况也不乐观,因此就把包包里的简易案台轻轻摆出来,祖师爷的画像挂在了自己后面的墙壁上,拿着桃木剑,随时准备要借法。

    我看了他李家的祖师爷画像下面的落款‘清微派天玉清元始天尊’,觉得李家应该就是清微派的了,或者至少是分出来的旁支,要不然也成不了四大玄门世家之一。

    这清微派挺出名,是正一道里的符箓三宗之一,非常擅长用符箓,能行雷法为事,主天人合一,又可以内练为基础,辅以外法,李瑞中施法很快,是修内外法符箓的。

    而李庆和现在的架势,估计是雷法符箓一道了,雷法威力强横,配合雷雨天,拉开了距离会厉害到难以想象,而其他的借法威力也不俗,不过施法因为太慢,给人抓到就是死路一条,如果他要施法,没我护法的话也不行。

    从门缝看去,小侄子拉着没了魂的怨尸周璇从村口树林里走出来,大大咧咧的一步三摇头,硕大的脑袋上眼睛黑乎乎的,闪烁妖光,看起来很吓人。

    他进了村口,我已经感到浑身不自在起来,毕竟之前见到他,我都是在逃,像是这样近距离在月色下细细观察,根本没干过。

    小侄子一边走一边像是在找我,一会又和周璇的尸身说话,嘴里念叨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不过太远我听不清楚,没准是叫着‘大伯’什么的。

    靠得近了,我看到周璇身上确实给火油烧过,肉往外翻,骨头都暴露在外面了,上下都挂满了血丝,周璇没什么攻击性,给小侄子扯着,只是本能的行走。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