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295.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三章:林海
    不知道是不是时间没到,周璇的尸体居然没给小侄子吃了,这是让我唯一庆幸的事情。

    李庆和摆弄好了一切。也跟着我从门缝里看出外面,这一母一子进了屯,他脸刷的就白了:“那娃子该……不会是血……血尸?”

    “嘿嘿,光是血尸倒也没什么,这一只,可不是一般的血尸,看到他手里的武器了没?”我朝着小侄子的手指去。

    李庆和死鱼眼都恢复了正常,吞了口唾沫:“白骨做的高级法器?我的乖乖,这鬼娃怎么跟人一样呀!这东西上面还雕有驱鬼的咒语吧?”

    “反正不人不鬼,连血尸我看都不大像,你见过一具血尸,十来下就能把牛头大将活活扎死?”我阴沉的说道,这高级法器什么我没听过。不过既然是高级,那肯定远比一般法器厉害了。

    “啊?牛头大将都是鬼将中期以上的水平任职的吧。”李庆和眼珠子都瞪大了,握着桃木剑的手直打抖。

    牛头大将是城隍爷手下的厉害大将,鬼将都是一拿一个准,给城隍爷抓下去了不少鬼将。助力比黑白无常还大。

    这趟却给小侄子扎死了,城隍爷哭的心都有了,不过城隍爷怎样我管不着,上次还要强拉我下阴间,和他闹掰了也好,那一百个鬼将我也不还他了。

    看到一堆的鬼将阴兵,鬼娃没反应,倒是让阴兵鬼将先吓了一跳。

    鬼将阴兵知道血尸来了。立即战鼓轰鸣起来,阴兵集结,跟我在阴司城隍时的场景一样,阴兵鬼将都涌向了鬼娃。

    这情形让我想象成了阴间,现在小义屯的情况似乎真的很契合了。

    鬼娃咯咯的笑着,怪叫朝着跑过来的阴兵就是一顿猛扎,一戳一个,厉害得很。

    一大波的阴兵持续不断的扑向了鬼娃,但这并非是数量能取胜的战斗,那鬼娃就跟吃了兴奋剂似的,扎上了瘾头,不出一会,阴兵和两个鬼将就给它活活扎死了。

    两个鬼将,约两百的阴兵。虽说惜君和宋婉仪都能做到,但实在没那么快,也没他那么耐揍。什么丧魂刀之类的砍中他连骚扰估计都不算。

    鬼娃扎死了阴兵鬼将,高兴的乱窜,拉着周璇指着外婆的房子,估计是说自己就是出生在那里什么的。

    夜深人静的,周围阴兵鬼将都没了,连阴魂都跑得一干二净,郁根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逃了。

    鬼娃那发亮的黑眼珠四处乱扫,似乎还在寻找我的气息。

    等他面向了郁小雪家时,我冷汗都冒了出来,难道这小子发现了什么?要是真的面对面,我能打赢?

    李庆和也是害怕得很,靠近我时都打着哆嗦:“兄弟……这小子不会发现了我们了吧?我怎么看着就是冲着我们来的?”

    鬼娃不会是真发现我俩了吧?难道防尸粉都没用?

    我想起了之前姚龙给我过一个‘一路顺风’的香囊吧,这东西都没效果,防尸粉真能防住小侄子?

    鬼娃小侄子盯着郁小雪家,偏了偏脑袋,朝着我这里走过来两步。

    我浑身的尿意都涌上来了,娘的,老子真快吓尿了,小侄子,快去别处玩儿,千万别过来!

    可心里默念着什么,这事儿就怎么了来,我一看情况不对,一摆手就说道:“不行了,防尸粉能糊弄血尸,却糊弄不了这小子,快去借法!其他我先挡着!”

    小侄子拿着骨刺,几个蹦跳,就跳到了郁小雪家门口,小脑袋扭向柴房的时候,嘎嘎的响。

    “大伯,大伯?我跟妈妈来找你了。”

    我浑身一哆嗦,差点没忍住尿,但正当我要把惜君他们召唤出来的时候,一阵鬼啸声忽然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

    我和李庆和都是脸皮一抽,定睛往前方看去。

    这一看,浑身都倒吸了口凉气。

    一只黑山老妖一样的黑衣鬼物忽然就从对面一座山上的树林里滑翔一样的飞了下来!

    那黑衣鬼物桀桀笑着,盯着小侄子似乎很有兴趣的样子。

    小侄子放弃了继续朝着我们这走来,扭过了头盯着黑衣鬼物。

    我开了阴阳眼,这鬼物的气息吓了我一跳,黑色的气浪翻滚不停,应该是比黑毛犼都强大许多的存在,就好比我以前遇到城隍爷一样的感觉。

    我看至少也得高级别鬼将的程度了,要不他不敢去动我家小侄子。

    “怎么办?还要不要借法?”李庆和有些迷茫起来。

    “先等下。”我盯着这一鬼一尸,真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黑衣鬼物和鬼娃说了些什么,可鬼娃根本不搭理他,挥舞着骨刺就冲向了黑衣鬼物,在他心目中,估计是谁拦住了自己都要扎成蜂窝似的,我怀疑走尸匠给他的命令也是这样。

    黑衣的鬼将表情狰狞,打着手势施法起来,一道道黑气冲向了鬼娃!

    鬼娃速度快得和飞一样,身形忽左忽右,仿佛残影一样,怪不得能追上越野车。

    我估计只要让他缠上,没准扎个几刀,我就会被轻易干掉。

    “收拾东西!逃命吧!”

    我觉得反正给发现了,再留下来也不过是死路一条,就立即拿起了刘方远的阵旗,塞回袋子,一开门就冲了出去。

    “大伯。”

    鬼娃看到我,停止了身形,立即就朝我扑来,我一摸魂瓮,就叫出了江寒和黑毛犼。

    “江寒带我逃,黑毛犼断后!”我赶紧下了死命令。

    江寒把我往肩膀上一扛,立即就往后山那边逃去,结果鬼娃速度快得跟飞一样,骨刺就朝我扎来!

    我想都没想就提起了手提箱一档,咚的一声,外婆的皮箱就破了,可忽然一阵诡异的波动,瞬间就震飞了鬼娃!

    而黑毛犼也趁机扑了上去,和鬼娃大战起来,那黑衣鬼将看到出现的我们并没有惊讶,反而一副早就知道的神情,见黑毛犼和鬼娃大战,他也放出了无数的黑光攻击鬼娃!

    江寒扛着我快速逃亡,可逃命的档口,小义屯的整个地界忽然就震了起来,宛如地震一样!

    这山沟的地方,没事怎么会地震?

    李庆和和我一样的震惊,可现在确确实实的地震了!

    忽然,外面阴风大作,鼓声震天,思桥那边仿佛发生了了不得的事情,喊杀声连片,屯口那边冒出了一个个的阴兵来!

    我一看,这不是城隍爷的那些正规军么?这些阴兵的服饰和死镇的阴兵不同,可怎么突然就来攻打小义屯了?

    满山遍野的阴兵,没个一千八百就怪了,其中鬼将都好几十,阵容强大,我看着应该是城隍爷现在能拿出的极限了。

    叮咚叮咚的拨浪鼓声音传来,我朝着声音看去,居然真是城隍爷来了!

    小鬼抬轿,城隍坐镇,妖异的是,他居然还拿着那个吸引鬼娃的拨浪鼓。

    还是那张人皮面具,阴森森的。

    等他看到了鬼娃,就拿着拨浪鼓招摇起来,难道他不理会走尸匠的魂铃?真以为他还能继续控制小侄子?

    城隍爷,您闹的哪出戏呀?

    难道小侄子追我,城隍爷也追着小侄子?还因此打上阳间来了?不过小义屯也不算一般阳间地界,阴气给感染得跟阴间早就差不多了,城隍爷布了大阵上来根本不是难事。

    黑白无常现在是排头的大将,一看到我就大笑起来。

    “这不是夏一天么!怎么去到哪里都能看到你?太他娘晦气!”

    “哈哈,一见发财!一见发财!这回肯定是好事!”

    白无常气得七窍生烟,黑无常却跟鸭子一样大笑起来。

    我是没时间理会这俩疯子,拍拍江寒的肩膀,江寒大吼一声就跑了起来,速度跟奔马一样的快速,一下就跑得没影没踪了!

    我看着黑衣鬼将,看着鬼娃张天思,城隍爷,心情复杂起来,想不通其中的关联。

    而且黑毛犼也不知道那根筋搭错了,大嘴叼起了李庆和就跟着我们跑来了。

    城隍的阴兵没有理会我们逃命,似乎心思都在小侄子和黑衣的鬼将身上了,因此我很快就跑入了后山的小道,这条小道是通往引凤镇的。

    回去是不可能了,路给城隍爷塞死了,我也有些害怕他算陈年旧账,阴司算账,从来都是带利息的,我可赔不起。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的时间,大概两个多小时左右,我看到一块很大的石头后,我让江寒拐入了树林里面,专往阳气重的地方跑。

    一路上,我给树枝挂得皮肤生痛,不过李庆和比我更惨,黑毛犼叼着他,因为是横着,好几次撞到了树上,痛得他鬼哭狼嚎。

    不过相对死,他倒是走运了,居然让黑毛犼救出来了,或许黑毛犼认为这个人是我同伴什么的。

    到了一处山丘上,我看着满山的林海,心情终于开阔了一回,这显然是逃出升天的感觉。

    安静下来后,我想起了那块横在路中央的大石头,就觉得会不会是外婆当时刻画的大阵石,毕竟从小义屯到这里,已经有二三十里地了。

    看这方向江寒是一直带着我往南,没准已经进入了越南和国内都管辖不到的范围了?团巨肝亡。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