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296.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四章:黑手
    “哎哟,痛死我了,比死都难受。你这黑狗够厉害的了。”李庆和捂着脸上的淤青,眼泪都溢出来了。

    “捡条命就高兴吧。”我回答着,想起了刚才外婆的皮箱子,箱子给划了一刀,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给骨刺挂到了,要不然那鬼娃怎么会弹出去?

    打开一看,书籍都还完好,一些纸符损坏了,那刀痕最后是刮蹭到了鬼面具。

    我一看面具,居然没有坏上加坏,难道连鬼娃的骨刺都拿它没办法?

    李庆和看我背着他开箱子,也没敢凑过来,自己站在高出朝着林海看去。

    “离着小义屯好远了。估计他们也追不上了了,妈的,居然这么多鬼将,你可知道来头?”李庆和疑惑重重,他没见过鬼娃。更没见过城隍爷,他就是想调查李破晓的,可撞上我,运气马上差到了极点,什么玩意都给他撞上了,还有血光之灾,他自己心也悬得很,还能回去不?

    “那是城隍爷。”

    “城隍爷?乖乖。这闹的什么事!我听我爸说过,下面动静大,但没想到是打上了!还是和小义屯那边的阴兵!难道这城隍爷想要翻的不是大龙县的天,而是小义屯的?”李庆和更是惊讶了。

    “带了这么多鬼将阴兵,打小义屯?那不杀鸡用牛刀?”我嗤之以鼻,猛然却想到了一个可能,难道是要打引凤镇?而打鬼娃主意,只是顺便?

    城隍爷难道阴司玩腻了,想要上阳间来当鬼官不成?

    引凤死镇到底存有什么秘密,为什么整个地方跟阴间一样,城隍爷现在想来就来?

    我一下子就头脑不灵活了,一大堆的秘密等着去揭开,不过这显然都和我没关系,我要去死镇。实际是冲着外婆去的,这么多势力纠结在一起,和我没什么关系。

    可才进入小义屯。遇到的黑衣鬼将,小侄子,城隍爷这三股实力,我现在纠结无比,随便那一股都是我无法抗衡的,这火中取栗该怎么取?

    别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我吃不了兜着走啊,刚从大龙县进来,鬼娃和城隍是来了,但主要的世家敌人却没引来半个,一天的时间都没到,难道灰溜溜就出去?

    我还是得找到其中的突破点才行。

    想不通也就不想了,我摆弄起面具来,为了看清楚到底这什么玩意,我甚至把阴阳眼开到了极限。

    靠近一看,吓了我一跳,鬼面具居然有一层淡薄的黑光在影动着!

    这时候居然发着黑光,难道外婆真遗留给我神器了?团巨贞划。

    之前我还以为只是普通的面具而已,就是看到周善那张,我也没觉得如何,难道面具真有特殊的效用?

    带上了面具,我浑身一凉,发现连脑子都冷静了下来,在这个阴气重的地方,就跟在阴间时的感觉一样。

    我看向了李庆和,一股生机盎然的感觉,阳气?

    李庆和也看向我,但一霎那他就吓得拿出了一张蓝符来:“喂!你怎么鬼气沉沉的?你他娘不会是突然死了吧!我告你,别吓老子!真逼急了就跟你玩命了!”

    “什么叫鬼气沉沉?”其实我也察觉到了,这面具确实鬼气沉沉的,之前还不觉得,可现在带上后我仿佛变成了鬼似的。

    难道养鬼道的面具,带上后能变成鬼?

    江寒在我身边,表情凝固了,最后忍不住还是开了口:“主公……您这是……”

    听懂自己的鬼大将说话,我一时也怔住了!难道这面具有沟通阴阳的能力?

    黑毛犼有些喜欢我的样子,大大的爪子耷拉在我肩膀上,压得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舌头也舔着我,真当我和它一样了。

    “你看我像什么?”我坐地上问江寒。

    “主公……您带着面具,就跟我们一样,像鬼。”江寒表情丰富了很多,那干裂的皮肤似乎也好看了。

    可能和我带着一半的面具,一只眼透过面具看他有关,可惜了面具只有大半,要是完整的,没准能在他脸上看出花来。

    当然,还有其他功效也说不定。

    看我跟鬼聊天,李庆和都吓坏了:“不会吧!夏一天,鬼语这么厉害的东西你都知道?我之前还以为你只是半个玄门混子!凝语成阴,那可是**师,祖师爷一辈的人才会的!”

    “惜君、宋婉仪,出来说说话。”我白了他一眼,没理他,赶紧召唤出了惜君和宋婉仪。

    “哥哥,你叫我干什么?你怎么带上了面具了?喔,你好像变成鬼咯!”惜君马上就扑了过来,搂着我的脖子腻声腻气的,还亲了我的额头一下。

    “好了,别闹。”我对这面具又惊又喜,养鬼道的面具加重了自己的鬼气,直接让我成了鬼魂一样的存在,并籍此沟通了鬼将?

    黑色的气息,看来应该就是鬼气了。

    “恭喜主人得入鬼道,往后你我……往后和夫人双宿双飞,再不分离。”宋婉仪柔情似水的看着我,差点把我和媳妇姐姐说成了她和我。

    几个鬼将都认为我成了鬼,那这鬼面具也够厉害的了,能够变成鬼,确实对得起养鬼道的道统。

    虽然我还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我现在能和鬼物沟通,冒充鬼将什么的估计也能成吧。

    在引凤死镇,只有鬼能随意走动,这不比白日匿迹要厉害得多?

    反正这里到处都是鬼,多我一个也不多吧?原本步步维艰,现在因为鬼面具难关就不复存在了。

    媳妇姐姐当时提醒我带着外婆的箱子,看来不是因为养鬼道的书籍,而是因为这个面具。

    而且这个面具可能还有些什么特殊的作用才对,要不然外婆没事带着它去打架干什么?

    不过其他功能只能等召唤出媳妇姐姐的时候再问问了。

    “李庆和,你现在有什么打算?”我拿下了面具,恢复了常态,这么问也是因为现在有了鬼面具,多出来的人不好解决,难道带他去死镇?这不是让他送死么?

    李庆和也有些愕然,这阴气和阳气调转,谁都不会习惯吧。

    “我能有什么打算……现在回去的路堵死了,四面环山,连上山的路都没有,到处悬崖峭壁……你别告诉我,你要去死镇,我真不能去呀!什么血尸,什么黑山老妖,城隍都来了,挑出一个我都打不过呀,调查李破晓的事就算了,您要是方便,还是送我回去好了!我是后悔来了。”李庆和脸都绿了,越想越怕,要去死镇,有这面具或许行,但自己要去,就死路一条了。

    这么一想,李庆和就看向了面具,有些难以启齿的又问道:“这面具还有么……”

    “事关道统,你带了也没用,不信你试试?”我想了想,确实也很好奇,就把面具递给了他。

    李庆和连忙的带上,要是能变鬼,他估计也跑了。

    结果当然也和我当时没接受道统一样,没有任何变化。

    还我面具时,李庆和脸惨白得跟刷了腻子粉一样。

    两个难兄难弟,最可怕的就是一方找到救命稻草,另一方还生死未卜,李庆和现在跪下的心都有了。

    眼看李庆和陷入必死境地,我面无表情,在死镇,只要自己能活下去,谁死我都不能同情。

    别说李庆和是看见自己几个鬼将护身,要是真给他带上面具有效,他估计拼命的事都可能做出来,玄门弱肉强食,那就是法则。

    带回了鬼面具,我说道:“如果城隍爷攻打的是引凤镇,没准现在应该已经撤离了小义屯,如果只是一小股阴兵守着,我倒是可以花点时间送你离开。”

    “真……真的?”李庆和顿时眼泪巴拉起来,这简直就是喜从天降呀!

    “真的,不过你得欠我五百万。”无论出于什么目的,我也不想和城隍爷碰头,更不能和鬼娃碰头,那一碰就是死磕,现在绕回小义屯,或许有机会绕过他们。

    城隍爷敢拿拨浪鼓再次逗小侄子,那是有绝对的把握召回小侄子,要不然他不成耍宝的了?

    他召回了小侄子,要不下阴间,要不就是去打引凤镇,肯定不会呆在小义屯,他和我交情没那么深。况且带了这么多人马来,难道抓了小侄子就安营扎寨下来?劳师动众,必然有更重要的事情。

    “五百万!你当我李家是卖白粉的?”李庆和鼻孔都喘着粗气,五百万他哪找去?

    “多了?那你能给多少?少了我不回头。”我皱了皱眉,其实是随口开出来的价钱,因为不说个价钱,他估计还不信我会救他,到时候半路弄出点事儿来,我可就得兜着了。

    因此也没仔细想过,以为玄门真都跟赵家、王家那么有钱,现在看这李庆和表情,李家好像也不算富余。

    “两百万……我真没那么多钱,全身家当了。”李庆和苦着脸说道。

    “好吧,那就两百万”我觉得差不多了,就点了点头,反正出去了他给不给还是另外一回事。

    “哎呀……这……”答应就答应了,可李庆和还是跟吃了黄莲似的看着我,我心一下子就绷紧了。

    媳妇姐姐猛的扯了我衣角一下。

    而黑毛犼嘴皮子翻了一半,皱着大鼻子露出森森的牙齿,死死盯着我后面。

    惜君和宋婉仪也如临大敌起来。

    我刚想滚到一边,可后面一只黑色的手,不知什么时候就搭在了我肩膀上!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