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297.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五章:镇长
    “黑山老妖,你吓鬼吓怪怎么的?”我看那黑漆漆的手,身体都软了。这家伙不是和小侄子刚才闹腾得欢的黑山老妖么?这么快就来了?

    小侄子是血尸后期的,凭借尸类耐打,克制厉鬼的优势,厉害得我逃都来不及,这家伙敢和小侄子叫板,至少都得后期才行吧?

    惜君是从厉鬼升级到鬼将初期,一路连吃带吞的,到现在也才快要到中期的样子。

    宋婉仪、江寒刚来就和惜君差不多,都是突破中期在即,到现在还没找到能让他们迅速突破的办法。

    而黑毛犼就算是中期的,他们四个加起来,肯定也打不过黑山老妖。

    平时有媳妇姐姐预警,哪里都敢闯。现在好了,到引凤镇就玩砸了。

    “嘿嘿,小子,我不是黑山老妖,我叫左臣。引凤镇的,我看你很面熟嘛。”黑山老妖阴森森的笑起来。

    “好吧,左臣,你鬼拍肩这是想干嘛?”我脸色青灰,这家伙好端端的没事拍我肩膀,难道已经给我下了什么化骨绵掌?要威胁我干点什么破事,否则时辰到了就成烂肉什么的。

    “我是怕你又逃了,就不知道能不能再逮到你了。你隐气的法术不错,现在还有了周瑛的鬼面具,找你有点小麻烦。”左臣说话有些阴寒,逻辑比我的几个鬼将都厉害,似乎是很擅长头脑的类型。

    怪不得看到我给鬼娃差点撞破在柴房,这家伙就趁机跑来了,说到底他顺手救过我一命,不过意欲何为?

    “我说左臣,既然认识我外婆,好歹你也救过我们,那我对熟人加救命恩鬼,怎么都不能见面就逃吧?要不你说说你的想法?”我一听,这左臣难道是外婆在引凤镇的邻居?没准这是个切入点,就不知道外婆和他关系好不好。

    “我是你救命恩鬼。你却用吞神鬼将吃了我的鬼将,外加四个抬人的厉鬼,放走了我送去引凤镇的贡品。你觉得我如果是你,会怎么做?”左臣在后面笑着盯死了眼前的李庆和。

    李庆和哆哆嗦嗦的,话都说不出来了,他真不知道自己招谁惹谁,这才走了一段路就给五鬼逮了,刚脱了虎口,又撞上了虎王。

    我听完吃了一惊,原来李庆和是黑山老妖抓去当贡品的,我阴差阳错救了李庆和,岂不是和他作对了?

    “你要他?那你把他带走好了!就您这身份,死了一鬼将四厉鬼还要找我索要?得,我和城隍爷关系也不好,回头逮两只来给您当鬼将可好?逮得多了,就算利息了怎样?”我看不到他表情,他当然也看不到我的。

    所以现在我是有什么条件都答应下来再说,只要给我机会,当然是逃得没影没踪。

    “别呀!刚答应两百万送我出去呀,夏一天!你别说话不算数啊!”李庆和噗通的跪在地上,死鱼眼都恢复正常了,瞪得跟灯泡似的。团巨在扛。

    我没吭声,李庆和和我又不是亲兄弟,不丢他我小命都没了。

    “你逗我玩呢?周瑛也是诡计多端,装鬼骗鬼的,你这外孙肯定差不到哪里去,嘿嘿,也不记得是几十年前还是多久的事情了,她还说只借我一个小小的义庄做藏僧地,结果呢?方圆几十里的地方都给她用大阵围了起来,这藏僧地够大的呀,差点都到圈到我引凤镇来了!”左臣阴冷的说道,也不理会李庆和,只是拿着我肩膀的手重了很多。

    真他娘肉痛,我现在怀疑他都有些气急败坏了,感情当年是给外婆骗过的鬼将呀!我要是给怎么骗,心情也会不好,怪不得他这架势。

    不过听他的意思,他似乎还是引凤镇的鬼镇长?

    怪不得呀,城隍爷也是这个实力,所以他是一镇之长也不为过呀。

    可都引凤镇的镇长了,还送什么贡品?

    “我说你一个引凤镇的鬼大王,没事朝我这小的使劲干什么?外婆也死了,冤冤相报何时了?现在小义屯不也回到你的下辖了么,你还能有什么不满足的?做鬼不是做人,人几十年就死了,你一个鬼大王,多活几十年不多厉害点么?你要我赔鬼将,我回头就赔你,你要人,这不在你眼前么,你还有啥理由拦我?”我皱起了眉,这左臣是聪明,但也没外婆聪明。

    “哈哈,好聪明的娃子,一下子就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如果是平时,我估计就考虑了,不过现在我有用得到你的地方,引凤镇你是要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了。”左臣阴恻恻的笑了,根本对我的说法无动于衷。

    “反正都要去,你不放开我,我怎么走?难道你还能开了你的黑披风带我飞?”我挣脱了下,结果这家伙手捏住我的琵琶骨,我动弹都很难,痛得皱眉。

    左臣打得什么主意?外婆死了也没多长时间,就来小义屯蹲点,不会只是‘缅怀’外婆的吧,看他从外婆房子后的山顶飞来,这是想干嘛?冲着鬼面具来的?

    “行,我这就先放了你,不过我告诉你,最好乖乖听话,要是你有丝毫的异动,我可不保证有现在这么好说话了。”左臣冷哼意思很,手松开了。

    我挣脱后,立即跳开两步,躲到了黑毛犼后面,惜君和江寒心有灵犀似的就到了我正前方,我这才感觉有点安全感,

    “主公!你没事吧!”江寒扎稳马步,脸色不大好看,关键时刻没护住我,那就是他的责任了。

    “嗯,应该没中化骨绵掌。”我自视良好,还好不是传说中的鬼拍肩,要是鬼拍肩就厉害了,什么时候死都不知道。

    “说罢,要我去死镇干什么?如果事儿关系性命,我可抵死不干的,至少现在老子就跟你拼命了!”我一脱困,管他什么七大姑六大嫂的关系,真要我命的事,巴不得立即跟你闹掰了。

    “他奶奶的!你是周瑛呀!”左臣马上就指着我,气得脸皮都抽了几下,他见过无赖,但没见过我这么无赖的,这才放了我,我就翻脸了。

    “哼,关系性命的事,面子能混饭吃,我告诉你,你要是好好说话,事儿还能商量,要不能好好说,动辄锁我琵琶骨威胁我,老子马上跟你翻脸,别忘了,我是周瑛的外孙,不是你孙子!”我表情也不大高兴,这家伙肯定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不然不会从见到五鬼那时候就跟到这里来。

    “好好好,那说不得只能打服你了!”左臣给我骗了,已经到了暴怒的边缘,迅速的伸出两只黑色的爪子,打了几个手势,就有黑光从他背后穿出来!

    轰!轰轰!

    黑毛犼直接就给炸翻了,我一看,脸都绿了,这家伙跟外婆什么仇什么怨,才给我骗一下就不干了?气量怎么比城隍爷要小?!

    “英魂末路,横天戾血,鬼道借法!血衣!”我抽出一张蓝符,快速的咬开中指,画出了血衣的咒文,跟着借法。

    黑毛犼咆哮一声,浑身放射红光,立刻就扑了上去,惜君的血衣也跟翅膀似的,让她整个身体熊熊燃着血海,力量也不知道提升了多少!

    宋婉仪飞到了我半身的位置,浑身长了几只翅膀似的,轰出了无数的风刃!江寒猛喝一声,马步扎得泰山似的。

    这鬼面具真是了不得,四个鬼将实力提升可不是一点半点!鬼道借法看起来硬生生就提升了一倍的威力!

    “你娘的还站着干啥呢!快借法呀!”我看李庆和给镇住了,一脚踹在他屁股上。

    “那你也别跟他闹掰呀!”李庆和气道,这才拿起了桃木剑、蓝符开始借法。

    不翻脸也翻了,能有什么办法,反正不打一架,左臣不也对我俩想杀就杀,哪会客客气气。

    “阴阳消长,五行转移,阴阳借法,五仙!”我手掌一推,蓝符从我前方退出,一阵蓝光出现,但很快就消失不见……

    “啊?失败了?”我脸顿时就绿了,不会吧,关键时刻借法没借到?!我说太一大神呀!现在是要命关头呀!

    “阴阳借法,五仙!”我捡起了蓝符,往地上一滚,再次借了一次,结果还是石沉大海,我瞬间就懵了。

    “当年周仙都不敢小瞧我,你个小娃子!老子捏死你!”左臣尖啸一声,数不清的黑光就从他背后穿刺而出,形成一把把长矛一样的黑色气体扎向了我!

    惜君和宋婉仪没敢硬抗,立即躲到了一边,而江寒怒喝,浑身冒着黑烟,手掌乱拍,打飞了飞来的长矛,不过这东西密集无比,很快有几把穿透了江寒的身体!

    “你的法呢!”我想不通为什么借不到太一大神的法了,吓得是冷汗直冒!只能朝着李庆和看去!

    “来了!南斗六星,北斗七星,清微借法!将星!”拜坛借法,速度是慢得可以,不过这李庆和也够厉害的,硬是在关键时候拿出了自己的法术。

    符箓燃烧,有十三道猛烈的火光从他纸符里冲了出来,轰向了黑山老妖!这威力可跟左臣刚才的黑光没什么差别了!

    可左臣是谁?那可是引凤镇的镇长!

    看他嘴角冒出阴寒的笑容,五指伸出,几个光点就乍现出来,穆然就让我感到一片的心悸!

    轰隆!

    一道巨大的黑光轰向了李庆和,不但连黄色的火光,连李庆和的法坛都给轰飞了!

    看着李庆和滚下山丘,不知死活,我瞪着左权,就跟看到第二个小侄子一样。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