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298.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六章:休战
    关键时候借不了太一大神的法术,难道是我带着鬼面具后说的都是鬼话?因此影响了借法?

    想到这里,我猛然拿下了面具。画出了几个阴阳道统的咒文,再次的沟通太一大神!

    当我完整的念出咒语,果然周边神光荡漾,五彩的云层形成了五个影子,扑向了左臣!

    阴阳家道统里,法就是阳,那是对付鬼用的,阴是沟通,沟通阴间鬼神的,阳法因此克制着鬼,左臣冷哼一声也不敢迎接,快速的退后了。

    看来带着面具就借不到阴阳家的法术,可一旦我带着这鬼道的面具。我的鬼道借法却提升了整整一倍,惜君和黑毛犼等鬼将,就能提升一倍的实力,这取舍可就让我为难了。

    黑毛犼猛然的追扑了过去,几个大巴掌发疯了的砸向左臣。黑狗天生就是鬼的克星,黑毛犼每一掌都能打得左臣步步闪开,而旁边还有惜君如附骨之蛆一样的下刀子,加上宋婉仪的冷枪,群鬼打得左臣根本放不开手脚!

    就算打来的黑色光束,也给江寒挡在了我眼前,左臣可谓憋屈到了极限,我在后面只要等江寒魂体动荡。就给点精血,这基本立于不败了。

    形势缓解后,思维也就活络了,我忽然就想起了女居士不用言语就能借法的手势,我之前趁机学了一些,如果带着面具念咒借不了法,那用手指借法总该可以吧?

    这么一想,我马上带上了面具,双手快速的打着咒印,咬开了中指,法盐不要钱一样的撒,蓝符也挑了最好的。

    连续打了无数的法印,我差点连指法都乱了,不过每个指法代表的都是一个咒文。只要给太一大神看到,我就能借到他的法术。

    “阴阳借法!神压!”过了几个眨眼的功夫,我终于打完了咒印。五指一伸就施展了神压!

    轰隆!

    一阵光灿夺目的白云就在黑夜里显现,这诡异的一幕我已经见过好几回,不过仍因此震撼不已,并且喜不自禁的是我还成功了,凭借着法印,真的不用靠咒语就能借到法术。

    老实说,相对同等左臣的对手,我最怕的还是小侄子,那家伙不但实力逆天,手里还有把扎车子都跟纸皮一样的骨刺,见到是一定要躲的。

    但这左臣不一样,他就是个鬼,必要拼命时我也没真怕他多少,何况这家伙刚才逃出城隍和鬼娃,没准还用了不少的力量。

    巨响之后,一阵宛如神降的气息就降了下来,朝着左臣压去!

    “找死!真当你是周瑛?”左臣鬼啸一声,浑身黑光大放,无数的鬼气冲天而起,撞向了神压!

    撞击过后,神压消失,左臣却没事一样的瞪着我,似乎要跟我拼命了!

    “慢着!既然大家实力差不多,你还要往引凤镇送贡品,我也要去调查外婆的事情,结伴而行不好点?”我看这家伙发疯了,赶紧的劝诫起来,要打下去,可能我只能请媳妇姐姐,或者逃跑了,这种劳心劳力的事情,少干点好些。

    “哼,现在才……”左臣和城隍都是上位的鬼将,聪明到不行,听我一会东一会西的扯,已经不相信我了。

    可他刚要和我说点什么,我一拍江寒的肩膀就如同下了命令,江寒背了我就逃了起来。

    “黑山老妖,老子不伺候你了,别让我再见你!黑毛犼断后,惜君和宋婉仪负责牵制,都保住小命!”我说完,耳边已经起风了,江寒快得跟龙卷风似的,我在江寒耳边说道:“往东南!去阴气重的地方!”

    “他娘的!你能有点脸皮么!周瑛也没你那么乱来吧!”左臣气得浑身鬼气沸腾,这一会说一样的,他也不知道我哪句真哪句假了!

    我看到惜君和宋婉仪、黑毛犼牵制对方,心中当然是担心,不过他们有血衣,任务也是保住小命优先,我也只能赌一把了。

    这才跑了一会,我就吞下了铜币,念起了藏形法术的咒语,气息立即消失不见了,就算还有一些,也给鬼面具的鬼气彻底掩盖。

    要说有气息,那也是江寒的。

    很快,我们就到了阴气兴盛的地方,左臣估摸着也找不到我们了。

    我赶紧摸着魂瓮,召唤回了惜君她们。

    一看她们的惨状,我心痛不已。

    “哥哥!这家伙好厉害,躲都好难躲,不过他差点就能把山鬼打死了。”惜君浑身乌糟糟的,给法术轰成了小黑人,我也不管她调皮,赶紧把她抱过来,省得她多说话。

    惜君乖得很,看我抱她,她也粘了过来,也不管我干什么,就在那蹭我的脸。

    宋婉仪锁骨位置果然给轰去了一半,魂体有些淡薄,看到惜君得意,她皱着月眉已经说不出话来,只能轻哼,随后跪坐一旁表现柔弱的一面。

    黑毛犼最惨,浑身都打着哆嗦,身上到处都是黑色的洞眼,看来我不在,她们三个抗衡的资本都没有。

    我从手指里挤出精血,先喂食了黑毛犼,然后再给宋婉仪治伤,惜君这趟反而伤得不重,我估摸着近战的对付左臣这远程的,抗打击能力还挺不错。

    在这里,除了黑毛犼能抗能打,我觉得其他鬼将都有很突出的能力,优势使用对了就能翻盘。

    喂食完了,我马上把她们召回了魂瓮,跟着站了起来,往西南的位置逃去,既然已经逃出了左臣的虎口,我指定不能再让他找到了,这家伙已经给外婆骗过,本身对我就有警戒,很不好骗。

    我现在有藏形术,又有鬼面具,其实也就跟阴魂的气息差不多,甚至还要弱上许多,一般的厉鬼都看不上我,我游荡了很久,也没发现半个鬼影。

    左臣仿佛也找不到我了,这让我无比的得意,也亏得了刚才鬼面具的双倍血衣,要不然左臣哪次也逃不了。

    就是李庆和惨了点,说好两百万带他出去,这趟算是白说了,那家伙肯定要成左臣泄怒的工具,生死难料呀。

    最好的情况或许还要送到死镇做贡品。

    不过引凤镇难道来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还要什么贡品?连曾经在引凤镇呼风唤雨的左臣都逃不了纳贡?

    我很好奇引凤镇里除了外婆和血云棺,到底还多了什么东西。

    走在这山坳里,我开始往阴气重的地方摸索前进,到了最后,面对茫茫黑夜,我果断折转回了小义屯的方向,我觉得现在方向感全无,四周都是森林,一头雾水的根本不知道往哪走,还不如找到前往引凤镇的小路。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前方还是树林,小义屯的旮旯角我都没看到,拿出手机来一看,四点半了!

    我瞅着不是办法,就想着是不是找个山洞什么的睡觉下好些,不能继续熬夜下去了,我就是铁人都快扛不住了。

    又走了一段时间,天快亮的时候,终于给我找到了几棵大树倒下后形成的大树洞,我想都没想就摘了些树叶钻了进去。

    铺上了树叶床,我把刘方远的阵旗给布上,又洒了防尸粉,叫出了惜君和宋婉仪,我摘下了面具,毕竟不能带着面具睡觉吧。

    树洞并不大,睡不了两个人的位置,我蜷缩着还能睡下,剩下的只能坐着,要不然江寒和黑毛犼我也得叫出来。

    “哥哥,是不是要睡觉?惜君和你一起睡好不好,让山鬼盯着外面好了!”惜君嗲嗲的问完,也不管我答不答应,就扑了过来。

    还好她没什么重量,要不然我估计得砸醒。

    “婉仪,惜君,今晚站岗吧,有什么动静叫醒我。”我已经对惜君的拥抱免疫了,直接闭上了眼,感受着惜君软绵绵的身,以及她和小虫子似的在我脸上身上蠕动身躯,我也沉沉睡去。

    可能是太过困倦,我第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中午了,看向了外面,树影斑驳,太阳都不能全射进来,阴气还相当的旺盛,引凤死镇看来是名不虚传,连周围的环境都这般灰暗。

    我看惜君的大眼睛盯着我,宋婉仪也回过了头,觉得如此安静,应该后半段时间也没什么事才对,又再次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多久后,我被谁摇了起来。

    猛地惊醒起来后,我发现地面微微的震动着,看到宋婉仪看我的急切目光,还有惜君嗤牙咧嘴的表情,我立马朝着外面看去。

    这一看,我差点没跳起来。

    下雨了,可能是我睡的位置太高,以及雨点小的缘故,居然没察觉出来,而之前撒在地面的防尸粉,在聚少成多的雨滴下,早就没了痕迹,不知道哪去了。团共向弟。

    眼前的树林和草丛灌木里,有些什么东西在走动,引来了沙沙的响声。

    我脸色发白的爬出了树洞!

    朝着附近看去,一排排的走尸就跟军队一样朝我的位置走来,这些走尸衣服破烂,浑身都腐烂不堪,有的断了手脚,有的脑袋都少了半边,蛆虫掉落下来,滴滴答答的跟雨水的声音差不多。

    数量很多,最少也得三五百,这么多的走尸,都冲着我来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