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299.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七章:祖训
    睡了一觉刚休息好,醒来的开局我也有些意外,这么一大群的尸体。谁这么厉害说赶就赶?

    我叫出了江寒,江寒把我扛了上来,也不等我命令,就跑了起来。

    人有三魂七魄,三魂控制着思维想法,七魄控制着人的活力精力。

    魂离体成鬼,魄留得多的,猫狗越过,天雷打过,死人都还能诈尸。

    魂没了,部分的魄留在身体里,厉害的走尸匠一摇铃铛,一念咒。没魂有魄的死人就起尸了。

    三魂七魄,生前魂魄越强,死后保留得越多,所以往往修炼者死后就比平凡人要厉害得多,但我眼前这堆只是平凡的村民死后起尸而成。未经尸匠挑选,未经祭炼培养凶性,岁月沉淀养出灵性,就属于走尸类里最低等的尸类。

    他们除了没魂,躯壳里魄都没剩多少,走尸匠控制起来,也仅能走能动和做些简单动作而已,全靠走尸匠在操纵他们的行动。并非是多厉害的东西,连平常人遇到都能对付,不过数量多了就不好办。

    我看着其中几只,穿着不像是国内的民众,这一想,觉得会不会是越南那边的?

    他们在后面追逐,我也在前面的跑,这群东西估计也是靠数量专门对付活人的,逮到了活人打死了,走尸匠一摇铃,死人又成为他们的一员,用黄符封了魄,就能持续控制着这群走尸了。

    所以对付这群走尸就跟对付城隍的阴兵差不多,数量再多。也不能拿我怎样。

    叮铃铃。

    叮铃铃。

    正在我思考的时候,一阵急促的赶尸铃响了起来,我皱了皱眉。不对呀,好像不是小侄子那位,到底谁?

    “江寒,去铃声响起的地方看看!”我觉得这事情很蹊跷,要是能逮到这走尸匠,没准能找到些线索。

    铃声越来越近了,不是我作死,而是我觉得这肯定不是控制鬼娃那个,如果随便一个走尸匠能控制鬼娃,我运道也太差了点。

    而且也不是哪个走尸匠都能用活人做成走尸,甚至养出不人不鬼不尸的张天思。

    很快,江寒就带我到了摇铃的人眼前!

    那人四十多岁,脸色灰黑,带着斗笠,穿着一身的黑色羽衣,两眼黑沉黑沉的,看起来像是两三天不睡觉似的。

    “啊!你……”他一看到我给鬼将扛着,也吓了一跳,死命的摇起了铃铛!

    铃铛一响,后面就窜出了两条的男性怨尸,这两具怨尸衣衫篓缕,浑身贴着符箓,双目红光煽动,喷着一口口的怨气,看起来倒是凶猛异常。

    不过和周璇那具比起来就差了点,比小侄子张天思更是天差地别,那两具身上都刻了跟纹身一样的咒文。

    我想都没想就叫出了黑毛犼:“干掉这两条怨尸,留那人小命!”

    连周璇这具怨尸都抵不住黑毛犼一巴掌,何况是这两只普通的,黑毛犼瞬间就跟雷电一样扑了出去,一巴掌一个,直接把怨尸砸飞了!

    那人当下铃都忘了摇,怔在了原地,他没想到突然就来了这么个狠角色。

    “不摇了?”我皱了皱眉,从江寒肩膀上跳下来,看来这走尸匠也不算多厉害,要不然座下怎么一条血尸都没有。

    一般走尸匠都把最厉害的走尸留在身边保护自己,本身却弱得可怜,只要打赢护身的走尸,走尸匠不过是砧板上的肉罢了。

    “报上名字,还有你为什么要赶尸来追我?”

    惜君和宋婉仪也到了我身边,有四个鬼将在,也不怕这人翻了天。

    “大仙,我是廖钊……引凤镇那边派来的,我赶尸体来抓活人也是逼不得已!而且这个地方肯定也没活人,我平日也就是巡逻而已,真没想到走尸会遇到您这大活人和这几位鬼将啊!”梁钊目光左右的去看自己两具怨尸。

    两具尸体没什么大碍,撞到大树后就站了起来,还想要扑过来,梁钊赶紧的摇了摇铃铛,怨尸才没了动静。

    这家伙赶了几百具尸体?就算是普通的走尸,耗费的精神也够大的,有这么个赶尸门派,还能赶上百的尸体?

    而且两眼都黑成这样了,这么拼命为的什么?

    “你不是一个人赶尸吧?还有谁和你一起?”我觉得或许有其他走尸匠在,不然数量不对头,就看向了周围。

    廖钊觉得似乎隐瞒不住,就立即说道:“还有我弟弟廖宏……我们一起赶尸的,他去了西边,我就往着东边。”

    说完,廖钊直接就跪了下来:“大仙救命呀!我和我弟弟是给里面的大鬼将抓了来的!我们本来不是这里的本地人呀!”

    “哼,不是这里的人,但你们却把引凤镇周边的村屯都扫干净了吧?不觉得这么干很阴损么?是人干的事?”我陡然间触动了下,想起了小义屯的人尸体没准都给他们弄到这里来了!

    怪不得整个小义屯只有阴魂,其他人没准都起了尸,给他们招来了。

    如果引凤镇有走尸匠,让死人起尸似乎也没什么难的,外婆对尸类研究是弱项,留存的书籍不多,要不然当时周璇成了怨尸,她也不会煞费心思了。

    “这里很多尸体都不是活人呀!是越南那边的,也有周边地区的少数死人,摇了铃,自己就来了,要真是我们弄死的人多了,政府那边我们也不好对付呀!周边村屯的人都死了,平凡人误闯进来,也扛不住这么浓烈的阴气,过不了几天就都要自己死的!您说我哪去弄什么活人来杀呀?我刚才还奇怪,怎么突然就有走尸不按常规的走动……”廖钊说道,面色惨白无比。团共场弟。

    “引凤镇除了鬼,死尸,还有活人?这倒是新鲜。”我皱着眉,这么多尸体,引凤镇拿来干什么,还要贡品,难道那边正发生着些让人难以想象的事情?

    这是要做成大杂烩怎么的?又是活人又是死人还有鬼。

    “活人不多!里面都是鬼呀!他们命令我们这些不受阴气影响的人做事,却动肆就打骂,还给我下了咒,逃不走了,没准我们那天让他们不高兴跟猪羊一样宰了。”廖钊苦着脸说道。

    我想不出处理他的办法,这种人手下哪个没有人命在案,不杀掉实在是祸害。

    我正准备让黑毛犼出手干掉他,可旁边树丛很快就窜出了两具新的怨尸来,朝着我扑来!

    黑毛犼咆哮一声,嗖一下就到了两具怨尸那,一爪子把两具怨尸都拍飞出去!

    廖钊惊得眼都瞪大了,这黑毛犼可算是厉害之极了,居然力大无穷的样子。

    “阿宏!快住手!这位大仙我们惹不起呀!”廖钊知道是弟弟来了,赶紧招呼了起来。

    不出一会功夫,树林里很快就有了人跑来的声音,人到了,看去时是个青年,顶多二十**岁,比廖钊年纪小些,但同样是一副惨兮兮的样子,估计都有力量使用过度的症状。

    廖宏看起来很呆板,样子却和他哥哥差不了多少。

    “哥!”廖宏跑了过来,一路警惕的看着我。

    他把廖钊扶了起来,廖钊没接受弟弟的做法,仍跪着我:“求求你,帮帮我们吧,我们真的只是赶尸的,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人呀!”

    赶尸是白巫术,本来也没多坏,但有了周璇和小侄子,难免就让我有了先入为主的想法。

    “你们没拿活人来炼尸?”我看着两人,两人都是猛地摇头。

    “绝对没有呀!拿活人炼活尸驱来害人,这种事不讨好还费力,常出现反噬其主的情况,我们这种实力,哪敢干这事?而且祖上就只是赶死尸的,祖训犹在,可不做这么恶毒的事。”廖钊比较擅长说话,廖宏对他哥哥马首是瞻,他哥哥说话,他就闭言不谈。

    活尸?看来这小侄子应该就是这类东西,反噬其主,说的是城隍爷拨浪鼓反控小侄子的事吧?两位好像有那么点用处,碍于祖训不赶活尸,不按祖训呢?

    没准就能对付小侄子了吧?

    “那你们来引凤镇干什么?”我皱了皱眉,这点我也有些好奇,虽说因为外婆的事情,许多玄门正宗和散修都来了,但没听过连赶尸的都来凑热闹。

    廖钊犹疑了下,看我眼睛阴寒步步紧逼,就说了起来:“我们其实也是冲着这场大战来的,您也知道,周仙和诸多道门的高手死战,肯定会死很多人对吧,我们就想着要是死些厉害的高手,没准尸体就能给我们带来帮助,我们对这类修士的尸体都感兴趣,您看那两具怨尸,也是那时候挑了赶制炼出来的……贪心之下,以为这里也会出点事,就不顾性命一路跟来了,哪想才多得一具怨尸,就回不去了。”

    廖宏也看向了他哥哥说的那具新得的怨尸,我沿着目光看去,一看吓了一跳,这不是王诚么?不对,好像样貌比较老些,应该是王越,王诚的哥哥。

    看来走尸匠确实要的尸体以修炼者最佳,能省去许多炼尸的时间,两个家伙挺有本事,有尸体就能起尸,厉害点的尸体还能直接炼成怨尸。

    那我家小侄子能不能赶?如果能反控制,对我而言可是件好事。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