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300.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八章:埋伏
    “你们是什么尸类都能赶?活尸里的血尸能不能赶?”

    “只要是死人,都能,活尸也是尸体。当然也可以吧,不过相对而言难度较大,以我们现在的实力,赶活尸时,遇到尸体的主人,斗法反噬,就无异于找死呀!”廖钊害怕的说道,似乎明白了我想要干什么。

    “你们放心,我要赶的这具活尸,主人并不在他身边,要不然我也不会找你们。”我看这廖钊胆子不大,那廖宏反而没那么多顾虑,眼珠子里有股子跃跃欲试的冲动。

    廖钊师承一脉倒是蛮厉害的。祖师爷就是蚩尤魔神,可惜我对赶尸没什么兴趣,毕竟阴邪无比,学起来还不是一时半会功夫就能行的,如果有城隍的拨浪鼓。我倒是不介意自己收了小侄子。

    多疑专业的还得专业的来,对小侄子,我十分谨慎。详细描述了小侄子的特征和外貌,廖钊听到除了是活血尸,身上还全是符文咒语,也是战战兢兢的。我又问了拨浪鼓之类的事,结果他全都表示没见过不能下定论,如果要用道具来单一反控小侄子。就得先抓住了,再以对方身上符文来鉴别改造才行。

    聊了些走尸的专业知识,我对这两人就生出了期望来。

    “婉仪,你看看能不能帮他俩拔除掉给鬼将下的咒。”我让宋婉仪去看看这二人到底什么问题。

    廖氏兄弟赶紧的撩起了膀子,上面已经给鬼将烙上了印记。

    “能除掉就除掉,不行再说。”我皱了皱眉,鬼将弄出的咒符也就宋婉仪知道得详细,或许她能解决也说不定。

    宋婉仪走了过去,看了一会,手直接就摸入了对方身体里,最后连根拔出了一条黑色的气息,最后捏成了黑色的云烟。

    烙印渐渐的变淡,最后消失不见。

    廖氏兄弟一看,哪还不信服。当即都跪下来拜起我来。

    “先不用谢,你们的事情是摆平了,我的事情可没有半点的着落。”我直接闪开。别以为受了他们一拜,这因果关系就完结了,小侄子的事情可还没解决。

    “给他们下个同样的咒印,我好方便之后的追踪。”既然能解,当然也能下,宋婉仪是鬼将里少有的万事通,也是一山的山鬼,对于控制和追踪很有一套。

    “啊!大仙,怎么刚解了咒,你咋又给我们下了?这不是……”廖钊有些慌了,还以为的逃升天,可现在又返回头了。

    宋婉仪根本就不理他们哀求,手指连画,就在廖氏兄弟手上再次打上了她的烙印,这趟只要廖氏兄弟不是上天入地,我也不怕找不到他们。

    “我没杀了你们,算对你们够好的了,只要帮我做完抓活尸的事情,我也不会亏了你们,说给你们拔出烙印肯定会,现在把所有的走尸都解除控制了吧,都是普通村民,这样驱来赶去的算什么?小义屯布好抓活尸的大阵等我回去!抓住了这具活尸,你们就自由了。”我也不打算把他们带在身上,免得分心保护,得不偿失。

    “不是吧?小义屯现在鬼将阴兵一大堆,我们怎么布阵呀!这万万不可呀!大仙你要不再考虑下?”廖钊脸都青了。

    “小义屯现在已经给大龙县的城隍爷打下来了,他要去攻打引凤镇,这些兵力还不够,必须全盘压上,你们觉得小义屯还会有鬼将阴兵镇守?就算有,也不过很少一部分,应该难不倒你们吧?就算屯里不敢进去,周边找个空地应该不难吧?还是你们以为回引凤镇能活下去?”我看他不情不愿,就开始威逼利诱起来。

    给我连哄带威胁,廖氏兄弟觉得这事也只能这样了,摇了摇铃铛,一大片的走尸军团顿时倒了下来。

    这些尸体死了还给呼来喝去,现在也算是回归大地,滋养树林去了,可惜时间不大对,不能仔细找到郁根叔的尸体,要不然厚葬了他,以后郁小雪也能来祭拜了。

    “那大仙,现在时间也差不多进入了晚上,雨夜里猛鬼夜行,很多事情玄得很,我们也不敢在一个地方待到很晚啊,这里的鬼将倒还好说,我们身上还存有大鬼将的铭牌,他们能给薄面的,也不会难为我们,可厉鬼就不好说了,那些东西见人就噬,不好摆平,我们现在就赶路去了……您自个小心些,小义屯那边,我们会布好大阵等您大驾光临。”廖钊看了看周围黑漆漆的雨夜,脸色有些凄惨的摇摇头,看着四具怨尸,死活下不去手摇停了。

    “四头怨尸你们就留着护身好了,鬼牌?你们脑子给鬼玩坏了么?也不怕给追踪么?立刻丢了!”我看这廖钊装可怜,也不难为他们,就让他们把怨尸带上,四头怨尸,对付厉鬼根本没什么难度。

    我没想到这两人身上有鬼牌,这东西怕会给追踪到,时间紧迫,我也不好和这两人再叨叨絮絮,头都不会的走入了丛林中。

    廖氏兄弟听说鬼牌还能追踪,从口袋掏了出来,扔入了树林里。两兄弟也不是没研究过逃跑,只是逃了也给抓回来,现在从我这确认自己不被追踪后,带着四头怨尸往小义屯的方向逃去。

    两兄弟有自己的敛气本领,他们身上的衣服就是经过秘炼的尸衣,能避开生人的气息,效果拔群。

    我回头看了眼两兄弟远去,对即将抓住小侄子的事情露出一丝的微笑。

    把惜君等大将收回了魂瓮,我带上面具,准备去引凤镇摸摸状况,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收获。

    可刚带上了面具,一阵阴寒的笑声差点没把我吓傻在当场。

    我一拍江寒的魂瓮,江寒就出现在我跟前,他感觉很敏锐,立即扛起我就飞奔起来,我给他扛着,抬头一看后面,黑山老妖一样挂着披风的左臣像只大鸟一样在林中飞驰追来!

    “呵呵呵……逃过我的追杀,还能在树洞里睡上一天一夜,破了大鬼将魏子灵的逛,顺手收了两个走尸匠,差遣两人先去小义屯埋伏活尸小鬼,自己准备去引凤镇火中取栗,打周瑛的血云棺主意,啧啧啧……你小子脑袋瓜子怎么比周瑛还跳脱,诡计多端,还胆大包天!我说你小子跑去哪里了,真以为我找不到你还是怎样?在引凤镇,你不知道找活人比找死人要容易多了?”左臣嘎嘎的怪笑,速度越来越快了,几乎是江寒的两倍还多!

    “左臣!你还想跟我玩儿拼命的游戏是不是?你一堂堂引凤镇镇长,当年和我外婆是平起平坐的存在,现在呢?不但被里面什么鬼东西赶出了镇子,还四处搜罗贡品纳贡,也不嫌丢人么?我一个后辈都看不过去了!就你那点鬼脑浆子,活该给镇里的鬼玩死!自己不行,别人有法子还不愿意合作,你他娘是蠢得快变蛋了?”我看要给他抓住了,

    左臣听罢,尖牙利齿都冒了出来,气得是浑身黑烟直冒,估计这次不宰了我,他也不会善罢甘休了:“伶牙俐齿!今天说什么我也不会听你忽悠了,拿了你上贡就是了!”

    “年年贡,贡年年,这次贡完还有下一次,你要是乖乖和我一起想想招,没准你还能当回镇长,就算当不回,也不会这么惨,非要来追杀老子,老子跟你什么仇什么怨?犯得着多加个敌人?”眼看左臣都快到我身边了,我脸也白了,这家伙速度快得离谱,比小侄子好像还快一些,也不知道一天一夜里,他是不是把整个引凤镇周边都翻了。

    “连宣王是谁你都不知道,大言不惭什么?”左臣速度降了些,脑袋好像冷静了起来。

    “管他宣王还是什么王,只要对方不是鬼王,你我合作还怕什么?如今城隍爷不是鬼王都敢攻打引凤镇,你本来一个实力不弱的镇长,还他娘去纳贡,你丢人么?”我一听左臣好像犹豫了下,就知道有戏了。

    看来他口中的宣王是如今霸占了引凤镇,逼他纳贡的大鬼将了。毕竟我依我猜测,如果对方鬼王,鬼面城隍老谋深算,肯定就不来了,敢来攻打引凤镇,必然有所凭仗。

    “这不就好了嘛,我要去谋血云棺,你想拿回镇长,互相都没有利益冲突,敌人还是共同的,不合作就说不过去了吧?”看左臣越来越慢,最后停了下来,我也拍了拍江寒的肩膀,把黑毛犼和惜君放出来,守护在身前,生怕这家伙又起事端。

    左臣看我小心翼翼的样子,也停下了追逐,冷静的翘着手想着事情。

    “血云棺你带不走,那东西就是整个引凤镇的阵眼,而且现在也没开棺,如果血云棺真开了,宣王就不是现在的宣王了,跟你说罢,宣王现在和你的目的一样,那就是想让血云棺开,四处搜罗贡品也是这个原因!你弄不明白其中的关系,还想要和我合作?”左臣冷笑的看着我,想要从我表情里看出什么来。团共余巴。

    我躲在江寒后面,心中已经海浪一样翻滚,虽然我有预感血云棺没开,但没想到一群的鬼将纳贡的目的,居然是让血云棺开棺。

    可正在我心思剧烈转换的时候,媳妇姐姐忽然拉了我的衣角,我立刻朝着旁边一滚。

    但一张凉席一样的东西早就准备好似的从背后卷来,还没给我反应的功夫,就把我捆了结实!我眼前也陷入了一片的黑暗中!

    “魏子灵,你来得可真是够快的!”外面,左臣阴测测的说道。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