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306.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四章:密谋
    “是有人故意放在这里的。”男大将王灯成也不甘其后,接着黛眉的话。

    “宣王什么来历?左臣不是原来就霸占着引凤镇么?”我看了两人一眼,其实宣王到底是谁。我也挺好奇,左臣知道的东西应该非常多,但如果他不告诉我,那也是白搭。

    “我们哪里知道呀,跟着大帅已经好多年了,原来大帅就和左帅是邻居,就住在山后面,经常翻了脸就大战几百回合什么的,可感情挺微妙,虽说平时就常有仗打,但也没真正的死磕过,大家兵力也就七八百左右的变化,那宣王就真是外来者了。突然的出现,还带了些个厉害的家伙来,不但把左帅打败了,还占了左帅的位置,夺了左帅大部分的兵力。”

    “之后宣王广纳良才,收拢附近的势力,那姜玉姜帅就是南部来的,此人非常的危险,却挺得宣王的赏识,不过这次佟大德的事情就够他难摆平的了。”黛眉一边带路,一边指着山后面解释起来。

    “其实左帅知道的蛮多,他是原住民,我们却是后面投靠宣王的。”王灯成也说了起来。

    不用说。宣王和血云棺肯定是有联系的,要不然血云棺才给道门的人放到了这里,他怎么就出现了?

    外婆的棺椁没打开,却有鬼将驻守。谁都知道有玄机在里头了。

    难道宣王和外婆有些什么联系?

    左臣曾说,如果血云棺开启。那宣王就不是宣王了,这意味着什么?难道开了棺还能让宣王白日飞升了不成?

    还有血云棺开启的条件又是什么?

    “左帅的营帐在哪呢?”我一副漫不经心的问了起来,看来一切的事物还要问左臣才行。团丽帅技。

    “哦,和大帅的比邻而居,就那呢,虽说原来霸占着引凤镇,但对宣王而言,他是降将,为鬼太过机敏,以后估计都得不了重用了。”王灯成说道,指着前面一处营帐,那里鬼气没有这里重。看来兵力不多,估摸着也就三百多。

    左臣这脾气,给宣王压制成这样,嘴上不说,心里估计恨得牙痒痒,他现在也很想翻盘呀。

    我点点头,就进了魏子灵的将军府,绕过了一层层的防御,里面的庄园有许多的房子,有点实力的鬼将也都分到了一间,其他的都驻扎在外头,或者树林里。

    “我魂体不稳,这一路下来感觉已经有些不妥,还得修炼稳固下,黛眉大将,不知道这里有没有房间和伙食呀?”我一副累趴下的样子,却问起了黛眉来。

    “军师,您就先在这休息吧,这边是帅府,一会大帅来了我再来叫你,我立刻去弄点酒肉过来。”黛眉很机敏的指了一间看起来保存完好的房子说道,她察言观色的能力很出色。

    “这不是你黛眉的……啊,我知道了,那我就不打扰军师休息了,去大帅府看看。”王灯成看了一眼黛眉,给黛眉瞪了以后,就很识趣自己就走了,边走还边摇头:这狐媚儿,才一晚上功夫就兜搭上军师了,自己倒是差了她一招。

    我有意要单独私会黛眉,也不在意是谁的房间,就走了进去。

    房子没准都已经烂得可以了,但现在我看起来却有一半崭新无比,这也是面具的功效吧。

    就好比王灯成看黛眉,肯定觉得对方是漂亮的女鬼,而我看黛眉,如果闭上透过面具的眼镜,定然就恐怖无比了。

    房子在我进去后,嗖嗖的掉着灰,已经十分的古老了,没准一会塌下来砸死人都有可能,不过有江寒在,我倒是忽略了这点。

    进了房间,我觉得饿了很多,赶紧的拿出了压缩饼干偷吃了起来,完了拿出了矿泉水,一口灌了进去。

    宋婉仪有些不高兴之前我没听她说的,就问道:“主人,引凤镇不准鬼将和游魂驻扎,显然是血云棺收藏之地,此镇鬼气冲天,非比寻常,恐不出多久就会有所异变,要不我们还是不要去探究竟了吧?”

    “主公,宋娘子说得不错,为主公安危着想,还是远离此地,待主公羽翼丰满,他日再图?”江寒盘膝坐在我身边,他也不是单纯的武将。

    “哥哥,你要去哪里惜君都和你去哟,这里鬼气好舒服呢。”惜君很孩子气的说道,对危险明显缺乏认识。

    “血云棺我必须要去看,城隍爷要打引凤镇,宣王必然亲自去应战,到时候我可趁机去调查一番。”我皱了皱眉,想起已经有好久没见过外婆,这一次千辛万苦都来到了这里,不可能不见一面就走吧?

    “主人,现在魏子灵见宣王未回,此处乃是郊外将军府,我等绕过后山,逃得干净利落……”宋婉仪还要再劝,外边就有敲门声来了。

    宋婉仪只能住了嘴,我应了一声,黛眉就带了一盆的肉和酒类款款而来了。

    酒是美酒,肉一块块又粗又大,蒸腾着一阵阵的香气,我刻意的闭起了没有面具的另一只眼,却看到这肉黑漆漆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做成的,酒水也是黑乎乎的,没准我喝完就死了。

    倒是惜君他们很喜欢,看着口水都流了下来,或许对于鬼类,这就是大补之物。

    “军师,这是我们大帅窖藏的美酒,黛眉敬你一杯。”黛眉不愧女将,拿起了酒盏,豪爽的邀请我和她喝酒。

    “黛眉,让你准备酒肉实在是有些失礼,实际只是我那几位家臣饿得慌,我自己倒是不怎么需要进食,而且一会魏哥来了,我不胜酒力,也怕酒后失去判断局势的能力。”我赶紧推迟起来,鬼可以随意进食,但人却不行呀。

    “啊?原来这样,那也好吧,倒是黛眉不懂事了,那军师身边的诸位,可否介意与我共饮?”黛眉很擅长和人聊天,也对下属毫无架子。

    江寒哪还不乐意,跟了我这么久,虽说人间的酒肉吃过了,但好久没尝过这些东西了,当即拿起了杯盏。

    宋婉仪也拿了一盏,用袖子遮着喝入口中。

    惜君却只吃肉,不客气的拿了一大块就吃了起来。

    “其实单独约见你,本身也不大适合,不过我对一件事情却耿耿于怀,我希望能开门见山的说出来。”我看着黛眉喝了好几杯,就趁机露出了恳求的神色。

    “军师但说无妨。”黛眉有些把不准我的目的。

    “其实我来引凤镇是有目的的,并非是真心要当你们大帅,也就是魏哥的军师,以你的聪明才智,应该已经猜出来了吧?我来这里的真正目的,其实是要打血云棺的主意。”血云棺在鬼将里差不多尽所周知了,要不然也不会引来这么多的鬼将,这样坦诚布公,也是在测量魏子灵这边到底知道些什么。

    “开血云棺?这是宣王许诺的呀,要是宣王不开血云棺,我们也不会这么卖命给他干活吧。”黛眉有些奇怪我不知道这件事情。

    我一听,才联系起了当时左臣说的事情,看来大家的目的都是要进贡,然后打开血云棺,至于城隍爷的目的,难道是联合几个城隍,攻打下了引凤镇,然后独自霸占?

    这或许是大家争夺的理由,怪不得当时左臣对我的建议不为所动,原来他也有自己的打算。

    “这血云棺是什么东西?怎么大家都等着开了棺椁?”我有些好奇起来,他们一群鬼估计得到了宣王许下的重利,要不然也不会这么拼命。

    “我也不知道呀,这些是大帅才知道的事情,他们密谋了这件事,我们这些大将只知道开了血云棺,好处多不胜数。”黛眉还真是没隐瞒,实际她知道的也不多的样子。

    我的心一下子就悬了起来,开棺是必然的事情,那就是说守住了引凤镇,棺椁就能打开了?守不住,城隍占了镇子呢?

    正当我想着该等待还是选择去探索时,轰的一声,一个黑影就撞飞了木门,滚到了我们眼前!

    王灯成?

    王灯成此时魂体气若游丝,我一摸,手直接就穿透了过去,眼看是又死了一次。

    “哈哈哈!臭小子,我找你这鬼将有点事情,混入死镇里,也真是够胆大包天的呀!听说就是你献计害死了佟大德的吧!我倒是看看你还有点什么本事!能不能从我手中逃走!”姜玉的声音从外面传来,随后身影嗖的一下就出现在屋子里!

    青黑色的脸上,红色的双眸盯着我,此人的残暴已经超出我的想象!

    “守卫何在!保护军师!”黛眉瞬间就闪到了我跟前,结印放出了无数的红光!

    而媳妇姐姐一下子就扯了我的衣角,我也迅速的打着结印,给鬼将们开启了血衣。

    魏子灵呢?难道还给宣王留在引凤镇?这家伙居然趁着这会儿功夫来杀我?

    这姜玉也太冲了点吧!居然直接就闯入了魏子灵的军事重地,玩儿孤胆英雄还是怎么的?不过这鬼将的实力估计还在魏子灵和左臣之上!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