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308.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六章:养棺
    “这事我就不搀和了,你自己和宣王说道吧,我自去召集部将。走了。”左臣说完,就立刻飞离了这里。

    “滑头。”魏子灵啐了口,心情不大高兴的召集起其他的大将,进了军营里。

    左右大将现在只剩下黛眉一人,魏子灵心情很不好,坐在帅位上,脸色也很阴暗。

    “王灯成死了,左将位置就由孔书来担任吧。”魏子灵说道,就提了一个鬼将的名字。

    这鬼将看起来魁梧无比,满脸都是伤痕,但实力也是所有大将里仅次于黛眉的存在,众多大将没有异议。

    只不过黛眉多少觉得有些失落,毕竟那王灯成性格还是挺好的。虽然平时脑袋不是特别的激灵,但很得自己与魏子灵喜欢,就这么死了她也有些不甘。

    我对男大将王灯成也如是态度,虽然感情上没多交集,但之前一起出生入死过,也有些缅怀这家伙。

    “这趟去见宣王,命令下来了,引凤镇布防三道防线,我们要和左帅联合对敌,在第二道防线,兵力一千人,至于第一道防线,是吕葭大帅和韩哲大帅来担任,兵力两千。他那里要是给突破,我们的布防位置紧贴其后,也只能硬抗了,第三道防线是宣王自己坐镇的引凤镇中央。这些我们不需要担心了。”魏子灵看了我和黛眉一眼,示意到我们提建议。

    “一二道防线,布防的都是宣王那道结界的城墙吧?”黛眉问道。

    “不错。宣王的结界后面布防,三千兵力如果都拦不住他们,引凤镇也就拱手送人了。”魏子灵走下了帅位,往旁边的房间走去。

    我跟着一群将领也走了过去,这房间布置简单,椅子一张没有,正中央只有个沙盘,看起来应该是引凤镇的地形了。

    魏子灵在沙盘前面用一把小尺子画了个圆圈包围了引凤镇,然后点了几个位置,示意这就是防守的位置。

    我对引凤镇倒是没什么印象。因此排兵布阵也谈不上经验可言,而且鬼跟鬼打架,该怎么打?我就满头雾水了,只是魏子灵认为我是个军师而已。

    黛眉生前应该是女将,倒是知道不少东西,魏子灵点到哪里,她都能说出个理所然来,对集团作战了若指掌。

    我在期间也不说话,黛眉看过来征求我的意见,我也只管点头,鬼云亦云就是了。

    黛眉以为我是在赞同她的说法,就显得无比高兴,也更说得流畅起来,魏子灵给这黛眉这一通解说,也感到战意昂扬,好似要打赢这一战也没那么难了。

    “贤弟,你觉得黛眉说的可好?我们按照她的说法来排兵布阵?”不过魏子灵也以为是黛眉得到过我的授意,要不然刚才黛眉看过去,我点头干嘛?

    “嗯,不错,这个阵形可退可守,挺好的。”人家黛眉大将都说好,我觉得应该也不会差了,大局掌控不是我拿手,况且我也不了解魏子灵身边的将领所擅长的,将不知兵,兵不知将,乱来可就糟糕了。

    “行,那就按照黛眉大将和军师说的布阵吧。”魏子灵很有魄力,开始拿出了令旗出来,安排部下各自防守的位置。

    黛眉是最先拿到任命的,她分到了偏西面的防区,接着是孔书,这鬼将拿到的是东防区令牌。

    我是军师,随在魏子灵身边,实际我倒是很想和黛眉在一起,这女将很聪明,一旦打仗,没准存活能力最不错。

    不过我没参与出谋划策,只能看魏子灵的分配而已。

    而且先看战局发展到什么地步,到时候走一步算一步吧,至于宣王在哪个位置布防,有多少兵力?我很感兴趣。

    “大帅,宣王兵力多少?驻守哪个位置?”我看着引凤镇中央,我不懂风水,如果赵茜在就好了,估计她能凭借定星罗盘找出血云棺的大致摆放位置。

    “宣王精英部队五百,驻守镇中央位,也是阵眼的中心,这里一破,万事休矣。”魏子灵点了点沙盘中央。

    看来宣王拿下引凤镇也布下了大阵,要不然也不敢和城隍爷联军死磕。

    不过我猜血云棺不在那,那个地方我之前路过,鬼气没那么重,还不如靠近山峦那边呢,我怀疑外婆的血云棺就坐落在后山山峦,俯视引凤镇的整个地方。

    分配了各自的任务,魏子灵遣散诸将去点兵布防,剩下他和我两个,宋婉仪和惜君都出了房间外等着。

    “贤弟,此战凶险远超想象,引凤镇能不能撑到血云棺开启还是未知数,宣王下令死守,你觉得我等该当如何?”私下里,魏子灵就敢和我开诚布公。团边双弟。

    “祭品不够么?还是血云棺需要特定的时间?如时日太久,联军势大,城隍有备而来,不妨速速离去。”魏子灵既然都问到了,我也就分析了起来,并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贡品早就备足,开棺时辰也即将到临,宣王下令死守,他也会想尽一切办法提前开启血云棺,一旦到十二时辰中的子时,和十二时辰中的午时,阴阳交会,他就能打开血云棺,到时候血气冲天,大阵下的鬼将阴兵皆能受益,战局也可扭转了。”魏子灵也不打算隐瞒,和我分享这个消息。

    凌晨十二点和中午十二点这两个点?按照现在这时间段,似乎也差不多了,也就是开棺在即了,怪不得宣王不怕死,魏子灵和左臣也联合到了一起。

    不过外婆出来,大家都有益处这事是从谁口中得知的?难道是宣王说的?他又从哪里得来的消息?

    “只有大阵内的阴兵鬼将才能享受到开棺的益处?那血云棺是否真如宣王所说,开启一次必然受益?”我皱了皱眉,如果人在阵中会怎样?血云棺开了,外婆能出来么?她还活着么?

    这是我的心病。

    “不错,只有血阵里的鬼将阴兵才能受益,那宣王实力深不可测,我们都看不出具体的等级,但应该比我和左臣加起来都要强,毕竟他手底下鬼将就非常的厉害,好比那吕葭,已经接近鬼王那一程度了,当时刚来的时候,就击败了左臣,还接管了左臣大部分的阴兵鬼将,派遣散布出血云棺的事情,并招募有识之士,大能力者前来议事。”

    “议事那天,他拿出了本养棺的古籍,翻开了关键的几页给我们看过,其中就记录着血云棺的供养方法,血云棺每次开启都需要特定的贡品,待到血气充沛,念动了咒语,便自行打开,血阵中的鬼将阴兵沐浴其中的灵气,进而修为大涨!大涨到什么程度我也没试过,不过既然大家都有益处,冒险又如何?”魏子灵指了指沙盘上的防御范围。

    鬼将修炼困难,并非惜君那种一加一等于二的逆天体质,要不然也不叫‘吞神’了,所以一旦有捷径可循,一般鬼将当然是拼了命的要去增加自己的实力了。

    想起等级的晋升,惜君的隐患好像很危险,而且左臣刚才听说惜君吞了姜玉后,流露的表情我能隐约感觉到有些不大对。

    外婆饲养期间并不见惜君实力有所增长,难道是故意限制她的实力?一旦过量,会产生什么负面的影响?宋婉仪冰雪聪慧,为什么却经常建议我丢掉惜君?

    我对惜君的身世越来越好奇了,不过有媳妇姐姐镇着场子,我倒不怕她逆了天去。

    然而即便这样,我之前做的魂瓮也够结实的了,居然还能给她的晋级震裂,虽然魂瓮还能撑住一段时间,但也必须要制作出更好的魂瓮来,死镇的阴土不错,顺手得弄一些才好。鬼气最重的就是血云棺附近,取土还得从那个位置来。

    朝着窗外山峦位置看去,连接那里的城镇果然有堵红色的血墙冲天而起,气息弥漫形成了巨大的血阵。

    大阵启动了。

    分析了魏子灵的话,我觉得宣王应该是在养血云棺了,而且还能差使高级鬼将去寻觅祭品。

    有钱能使鬼推磨,不过用鬼推磨,宣王无疑受益是最大的,毕竟那本古籍就在他手里,如果这本养棺古籍能到我手上就好了,没准有救出外婆的方法!或者也是提升宋婉仪等鬼将的捷径!

    可宣王到底是鬼还是人?居然还有养血云棺的古籍?我心思不免活络起来,看来宣王的身份很值得推敲呀,难道是和道门有关的人?或者某些魔门大鳄?

    正朝着外面看,远处里许,一群的将领就冲杀了进来,数量也颇多,足有两三百之数。

    “哼,这么快就来了,姜玉那些虾兵蟹将也够会找麻烦的!贤弟你就在此等着,我出去会会这群不长眼的东西。”魏子灵怒哼一声,从房间里拿了把宝剑就走出了外面。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他的武器,看来除了丧魂刀,还是有丧魂剑存在的。

    “魏哥,这些鬼将阴兵能好好说就好好说,收入麾下,填充炮灰营。”我随口说道,心中却已经在打着宣王古籍的念头。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