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310.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八章:宣王
    “宣王来了,嘿嘿。”左臣上下打量了我一眼,似乎有些什么话要说。但他却没说出来。

    我皱了皱眉,这家伙太狡猾了,难道我有什么做不到位的?想着,我就让五鬼停住了脚步,落在了后面。

    左臣有些意外的观察我,包括魏子灵也有些奇怪我怎么听了宣王就不走了。

    宣王,这家伙让我心里有些不大舒服,养棺,那不是鬼能够干出来的事,大有可能是人,既然是人,我肯定不能暴露自己现在的身份。

    摸了摸魂瓮,我决定把所有鬼将都纳入里面。不露声色,才是最安全的举措,人鬼不知。

    “哥哥,我不要进去嘛。”惜君看我要收她回去,搂着我的脖子嗲嗲的说道。

    “等会儿就放你出来。”

    在鬼多眼杂时,惜君肯定会被认出来,毕竟是引凤镇的出去的有名鬼物。

    “哦,那要快点放我出来喔。”惜君摸了着我的脸,亲了我额头一下。

    这孩子连我的鬼气都喜欢噌一噌,我立即把她收入了魂瓮中。

    看宋婉仪有些蹙着眉,我就问道:“怎么?你觉得这宣王是什么来历?”

    宋婉仪想了想,就说道:“突然而来的宣王,我也猜不出来他的身份,不过把引凤镇清空,怕他真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主人的顾虑是对的,我们先藏身魂瓮,到时候主人见机行事就好。”

    “你想的和我一样。”我看她愁眉不展,就问道:“还有什么话就说罢,我听着,关于惜君是吧?你知道什么?”

    “主人。自古吞神,为祸甚烈,惜君诞生伊始,便是天地之异类,吞鬼噬神,如成气候。祸害非小,主人行逆天之举,若真让其借势成功,恐祸及将来。”宋婉仪劝诫着我。

    “感情深厚了,就当她和自家妹妹一样,吞神不吞神,说出来高兴威风下而已。只要她对我好,她喜欢我又怎么制止?况且以我现在的能力,不借助她,我如何能敞开手脚?你夫人尊驾,不是说请就能请得动的,她身子弱,我也不好老是劳烦她。”我叹了口气,惜君对我,甚至对整个团队而言都是重要的存在,甚至现在已经超过了黑毛犼。

    宋婉仪和江寒虽说底子不错,但升级能力不强,这本身就是硬伤呀,如果能有惜君的吞神能力,那可多好,媳妇姐姐想出来时自然会出来,请她出来,就是逼迫她,每次都于心难安。

    “都怪我们不争气,让主人独木难支了……”宋婉仪顿时哭了起来,嘤嘤恹恹的.

    吓得我马上宽慰起她来:“行了,行了,不哭了啊,你家夫人不是说了么,她要是真身能现世,势必会让你们有大好处,熬一熬就行了,况且你家夫人也看着惜君,这坏不了事。”

    “主人……呜呜!”宋婉仪见杆子往上爬,就想扑向我。

    我怎么看这姑娘明面泪眼婆娑,却还闪着妖光,赶紧的伸出手推开她:“别闹了,一会你家夫人要拿板子抽我了。”

    宋婉仪被我说破,嘤咛一声就钻入了魂瓮中。

    江寒在一旁偷笑,不过感情的事情使他想起了柳凤依,也就有些难过起来。

    三个鬼将各有想法,惜君老想着噌我的气息,宋婉仪腹黑,老想当媳妇之下的大陪嫁丫头。

    江寒算是正常点,但心思藏得深,大智若愚。

    “别难过了,柳凤依的仇我会报,到时候除了引凤镇,我用五鬼搬山,半夜里把张家老太掳来给你处理就是了。”我拍拍江寒的后背,示意他不要太伤心。

    “主公,柳凤依不是个好鬼,这属下知道,不过我们日久生情,经历几次患难,已有归隐之心,却死在了途中,实在冤枉,如果主公力所能及,能替属下完成复仇心愿,属下往后定然……”江寒热泪盈眶,上次在医院他就有前科,哭得跟媳妇难产了似的。

    我急忙摆摆手:“江寒,你还是别哭了,你一大男鬼,哭啥呢,是要尴尬死我呢?有仇必报就行了,快快到瓮里来。”

    江寒还要哭嚎两句,结果我及时把他收入了魂瓮里,这些个鬼将这几天都在外面游荡,思想都活泛了起来,都想找我聊心里话呢。

    我看向了身边最后的黑毛犼,黑毛犼偏着脑袋也看向了我,我刚想把它收起来,这家伙以为我在搭理它,立即就扑上了轿子,大舌头猛地舔我,爪子搭在我脑袋上压得我透不过气来。

    受不了这么激烈的招呼,二话不说就把它赶回了瓮中。

    所有鬼将都进了魂瓮,我感觉轻松了很多,招呼五鬼赶上大部队。

    “把剑刃收起来了呀?这是要暗里对付谁呀?”左臣阴恻恻的看着我回来。

    我冷笑一声,算是做答。

    “贤弟,你把你家的鬼将遣去了何处?如果事情不大,可差其他鬼将去办就是。”魏子灵和左臣并骑而行,似乎兜搭在一起了。

    “魏哥,能有什么事,就是让他们去调查点东西,不到关键时候是不会回来的,见宣王,也不好一群女娃儿不是。”我随口糊弄起来,有些事情也不需要说的太多。团吉团号。

    “那倒也是。”魏子灵不以为意,就说道:“宣王大驾,到时候我会隆重的和宣王介绍下贤弟的。”

    “别了,魏哥,之前不是因为说了我的事情给姜玉逮住了关键么,要不是军营守备森严,你可见不着我了,我还是在后台帮你看顾着就好,宣王不问,魏哥也别提及,他老人家的大驾,我远远膜拜好了。”

    我赶紧的拒绝,之前肯定是魏子灵往脸上贴金,在一堆的将领面前吹嘘我多能干,结果姜玉猜出了佟大德死的事情,直接起了歹念要破坏魏子灵的指挥塔,这趟再来一次脸上贴金,没准还能出点什么事,所以我也顾不得他颜面直接回绝了。

    魏子灵想了下,一副恍然过来的表情:“哎,贤弟不说,我倒是没在意,老以当年领军时的直爽来办此事,没想大家不是一条心,给姜玉那匪货差点得逞,这次你就躲在军队里面,宣王问起,我就说你功成之后已经飘然远去好了,那叫什么……”

    “昙花一现。”黛眉补充道。

    “黛大将说的对。”新任的大将孔书赶紧在一旁搭话。

    黛眉的提醒让魏子灵露出一丝的寂寥,他现在是想要踹王灯成一脚也不行了,身边变成了孔书。

    因为自己的失误,害死了王灯成,他心里如今还老大的不痛快,不过一军元帅,情绪只能大喜大悲,搞些小表情,那就不是他魏子灵了。

    有了前事,魏子灵把我藏在了阴兵里,我也乐得自在,敌明我暗,这种情况对我最舒适的。

    引凤镇的门墙已经看得见了,城门外,一个黑影站在一群的阴兵鬼将前面,那就是宣王。

    他身边站着一男一女的鬼将,我阴阳眼看去,只见气浪滚滚,很是厉害,对比魏子灵和左臣,远比两位要强些。

    这就是鬼将大后期的实力,要是能往前迈一步,那就是鬼王了!怪不得随着宣王要开血云棺,毕竟开了棺,那就是鬼王了吧?

    宣王一身黑色的斗篷,还遮住了半边脸,不过妖异的面具还是暴露他的身份,面具上有许多的猩红色咒符,狰狞而让人忌惮,宛如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我看得一呆,蓦然,似乎有种把所有事情都串联起来了的感觉。

    周善!好好的周家家主不当,跑来这当宣王了,真想要做鬼王,你怎么不干脆兵解成鬼就好了。

    外婆周瑛可是周善亲妹妹,这老家伙到底想要干什么?

    血云棺开了,到底对他有什么好处,提升招鬼秘术的威力?

    还是和签订契约,招来的鬼将有约定,迫使下才做了这些事情?

    养棺就是外婆死亡的最后一环,可养血云棺的古籍又从何而来?难道当时外婆和正道大战,有和他有着什么联系?摆弄出血云棺的人,和他有什么交易阴谋在里面?

    一时之间,我又陷入了迷惑,不过周善的出现,虽然是意料之外,却也在情喇中,能召唤出仅次鬼王的鬼将,就是他现在霸占引凤镇的资本,而且那鬼面具,现在鬼气凝重,比我现在带着的半个还要强,彻底让他的气息提升到了鬼将大后期的程度,不但能唬人,还能装孙子。

    难怪魏子灵和左臣都猜测不出他装鬼的事了。

    而我带着的面具,跟阴魂是差不多的,不能调校,别人见我实体又有灵智能说话,说好听点,给个鬼将的称呼而已。

    看来完整的鬼面具,功能比我这半个要强大得多了,能够随意的控制鬼气的量,更稳定。

    周家是专司鬼道的家主,宝物可不少,外婆那半个面具,怕是和周善那个一对的,一个召唤鬼物,一个是豢养鬼物。

    外婆两种道统都达到了常人无法到达的地步,该不会两个面具都是外婆的吧?

    周善抢了外婆的面具么?我恶意的揣测起来,毕竟我对周家一向都没多好的印象。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