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312.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章:血棺
    我真不知道自己哪里泄露了,我把包括惜君在内的鬼将全藏起来了,我带着鬼面具。连鬼气都只是接近阴魂,往阴兵阵容里一躲,没我什么事才对!

    可偏偏还是给发现了!

    我太低估那些老家伙了,他们哪一个没有自己一手绝活?姜还是老的辣呀,我猛然想起了当时杀吴正华那天的初遇,这周善要寻找一个人,弄明白一件事,估计可并不困难。

    有鬼替他办事,给他报信,又有什么能瞒住他的?

    或许魏子灵身边,左臣的阴兵鬼将里,都有他的安排在里面的卧底。

    只要揪到空隙,就把我存在的情报告诉了他。我藏也是白藏,人家根本就长了天眼!

    “刚才舅公在郊外和鬼说的话,你觉得怎样?有没有什么建议呀?你来这里,是想你外婆了吧?想要见你外婆,怎么不和我直接说呀?我可以把你带到血云棺那边呀。”周善如同和蔼老人正在和自己孙子谈天一样的说着寻常之事,可我怎么觉得,这家伙比鬼还要恐怖?

    “舅公,你不在市里的协会办公?怎么跑来这搀和事来了?”我转过了身,两手都摸着裤兜里,随时做好招出鬼将的准备。

    周善带着面具,一身的斗篷,阴森森的让我不寒而栗,他手自然而然的垂着,没有丝毫的规律,但我看着他的举动。却不敢动弹分毫。

    “呵呵,还不是引凤镇鬼物众多,上头派了我前来管理嘛,你不在大龙县好好待着,怎么来引凤镇了?你知不知道我为了给你摆平上面的麻烦,做了许多的努力?还是世家又起了风波。你呆不下去了?要不我打个电话替你去解决吧。”周善面具也不摘下来,说的话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

    但正是这样,我已经忍不住了,没准这老东西是想拖延时间呢!

    “惜君!婉仪!江寒!大狗狗!”我四个鬼将一起喊了起来,双手也开始迅速结印:“鬼道借法!血衣!”

    一圈圈的血色波涛出现在我身边,江寒防御。宋婉仪远程打击目标,黑毛犼围绕着周善,已经咆哮着露出狗牙!

    惜君双目赤红犹在其他鬼将之上,她现在已经是我绝对的主力了。

    “一天,你这是做什么?好歹舅公也救过你的命,这突如其来的发难,也要讲个说法吧?”周善虚伪的说道。

    其实我拿不准他到底是敌是友。但现在突然的出现,我已经惊魂不定了,怎么的也要先召唤出自己的鬼将来,才能有点自保能力。

    五鬼没有享受双重血衣,我立即从上面跳了下来,并把五鬼收了起来,要是周善想,怕一下就能灭了五鬼。

    我只能靠得江寒很近,这让我有安全感:“舅公,这里大战来临,我可不能再待下去了,你要呆在引凤镇当宣王,那就当吧,外婆我也不见了,但你要拦我,嘿嘿……不怕说,我可能真会和拦我的人拼命!”

    “难道你在死镇呆了几天,好容易到了这里,真不想去见见血云棺?”周善冷笑起来。

    媳妇姐姐忽然在这个时候扯了我的衣角,我知道,周善要变卦了!但看他现在,并不像要攻击我的样子,而左近,也没有任何的危险预兆。

    “现在我不想了,要不以后再说?”不过媳妇姐姐从未误报,我一边说着,一边打算快速的穿出血云大阵。

    “你诡计多端,我早就听闻了,既然来了引凤镇,就别走了。”周善笑起来,袖子一摆,一个个血阵凭空出现,随后一阵红色的光柱后,鬼将就出现在了血阵的中央!

    “招鬼术!”我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法术。

    如果是以前,没准我真要投降了,这周善能轻松控制血尸,招鬼术更是强大得离谱,是养鬼术之前必备的主要攻击法门。

    当时外婆召唤鬼王,就打得正道措不及防,这周善招不出鬼王,但鬼将大后期还是能召出几只来的。

    三只后期的鬼将兀然出现在我眼前,我后悔得肠子都青了,刚才这周善骗我说话的时候,自己没准就把召唤的咒术给念完了!面具后面,谁知道他干了什么!怪不得媳妇姐姐警告我了。

    “周善!是你杀了外婆吧!”我一边说话,一边从单肩包里拿出了天师旗,插到了腰间,念动了咒语增强自己的法力。

    一边拿出了法盐和蓝符,咬破了手指开始借法。

    有四大鬼将在,但我也打不过三个鬼将后期呀!这周善没准还有后手,我现在要求不多,只要给我逃出去就行了。

    “我杀你外婆干什么?再说了,她不止是你的外婆,还是我一母同胞的妹妹,我不可能会对她下手吧?”周善边说着,却还指挥三只鬼将来拿我。

    “呵呵,你就掩饰吧,终究有一天我也会查出真相来,你极力阻止我,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吧?连三个鬼将后期都弄出来了,这是要杀人灭口怎的?而且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手里有养棺的古籍,那东西如果不是刻意找来,你给我编一本能骗得了鬼的试试!”我蓝符一甩,阴阳借法用手指打了出来,一刹那,神压就出现在三个鬼将的上头!

    彩云聚集,轰的巨响,威压把三个鬼将压得动弹不得,宋婉仪和黑毛犼也加入了战斗,场面顿时混乱起来!

    惜君速度非比寻常,两重的血衣让他不逊色鬼将后期的对手,红色的光簇扫过,把那招来的鬼将炸飞到了一旁,据而喷出了红灿灿的圆球,砸向了对方!

    一连串的攻击行云流水,这是对付姜玉时候的招数,她仿佛就是专事战斗的战神,自己就能对付一个鬼将,并且打得对方毫无还手之力。

    然而与惜君一面倒的形势不同,黑毛犼和宋婉仪联合对付另一只时,黑毛犼没有了惜君的助阵,应对那浑身刺青的鬼将,却频繁给对方打退,险象环生。

    而另一只鬼将也介入了战斗,这只鬼将浑身倒刺,凶猛异常,直接就跑来了我跟前,江寒大吼一声,和它对撞在了一起!

    轰的巨响,江寒给撞飞了出去,而那鬼将飞跃而起,迅猛的出现在江寒的前方,锋利的爪子插入了江寒的身躯!江寒惨嚎一声,生死不知。团吉节血。

    矛和盾的较量,对手优势悬殊,江寒扛不住也是意料之中。

    我一摸魂瓮就召回了江寒!

    “吼!”

    黑毛犼也在鬼将猛烈的攻势下撞到了血云大阵上,浑身冒出青烟,重伤难愈,我心下一凉,把它也召回了魂瓮中。

    宋婉仪显然也无法应对眼前的进逼,我已经进退维谷了,为了不让温文尔雅的宋婉仪受伤,我召唤回了她。

    惜君持续不断的攻击下,对方鬼将也有些吃不消了,但现在即将形成三对一的局势下,再打下去也只是徒然,我把惜君也召唤了回来。

    我成了光杆司令。

    “周善!要杀不杀,你到底想要什么!”鬼将都是我心头肉,陪伴我的同时,数次救了我的生命,我不能为了自己的安危,让他们面对比自己强大许多的敌人,最后魂飞魄散。

    一个后期的鬼将他们联合对付起来就够吃力了,何况是三个!没有悬念的战斗,也不过是徒增伤亡。

    “想要什么?养鬼道和招鬼术本源都在一起,摒弃其一都难成大器,你觉得我需要什么?”周善面具里的双眼暴露着贪婪,大手一甩,三个鬼将中的一个瞬间消失,最后出现在我后面,媳妇姐姐拉了我的衣角。

    我趁机滚出了血云大阵,但很快,我头昏目眩,陷入了一阵的黑暗中。

    一阵的红光之后,我醒了过来,我发现我刚才应该是晕倒了过去,可我不知道是怎么昏过去的,这周善的法术似乎还不止是招鬼术,他还有些我都不知道的招数。

    醒过来的我并没有立刻开眼,呆了足足两分钟,发觉周围静谧无比后,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落在眼里的,是一片的血红,我躺在了冰冷的地上,并置身于一个陌生的环境里。

    我身体几乎是弹了起来,站起来的一刻,我震惊了。

    一座巨大的棺椁就躺在我身边,这棺椁并非木板接合而成,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契合的,血红血红的,上面雕刻了数不清的咒文,精细得难以想象,看起来就像是层层叠叠的红云。

    我颤抖的伸出双手触摸棺椁,一手的血液涌了出来,我眼里只看到血液冒出来,源源不断,它们沿着一道道挖好的沟渠流去。

    “血云棺!”

    我惊得跳了起来,抱着棺椁恸哭起来。

    “外婆!外婆!你是不是在里面!我来了!我这就救你出来!”我歇斯底里的喊了起来,我不知道外婆是不是在里面,但显然这座棺椁肯定就是血云棺。

    可我怎么昏迷过后就出现在这里?周善去了哪里?刚才我明明还在跟他打斗,这才多长的时间我就出现在了这里?

    难道我也成了血云棺贡品?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