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313.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一章:本源
    历尽千辛万苦,我终于找到了血云棺。

    可抱着血棺恸哭的那一刻,我却仿佛融了进去。血液从全身上下的毛孔中扑向棺椁,它在疯狂的在蚕食人的血液,或者越是厉害的人,越是厉害的法师,身上的气血就越能增加血棺的力量。

    我成了它的血食贡品。

    不知道我是不是让周善丢到了这里,但眼前给我的景象告诉我,我很可能会成了血云棺的一部分。团医夹巴。

    坐在了血红色的地表上,我冷静了下来,看着一条条延伸入地底的血水,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没有从周善手中拿到那本养棺的古籍,现在只能眼睁睁的等待血云棺吸光的我血液。

    我生出离开这里的心思,可一看这周围。四面都是光滑的峭壁,无路可走,看向天空,这仿佛天井,我好像是从上面给人丢下来的。

    这里尸骨无存,难道给丢进来的人和物,都会通通给血云棺吸收殆尽么?

    我摸索的背包,魂瓮,但我身无一物。

    咚,咚。

    在我想召唤媳妇姐姐的时候,血云棺却发出了诡异的响声!

    我怵然的站了起来,心中猛的生出了外婆可能还活着的想法,但我却不断的后退,渐渐靠近了旁边的墙壁。

    我很想爬上去,逃离这里。但这不过是妄想,我滑了下来,坐倒在地上。

    咚,咚。

    血云棺要开了!?

    我毛骨悚然,但这个地方,只有我和血云棺。

    血云棺传来嘎嘎的响声。难道外婆要出来了?反正横竖就是死,我吞了口唾沫,站了起来,朝着血云棺靠近。

    这才靠近,血云棺就震动起来,轰的一声后。它竖了起来!

    棺椁盖子,咔的打开了,砸到了前方。

    血云也仿佛卷了起来,一阵阵的血气扑面而来,好一会才宁静下来,我不知道开棺后有什么后果,但这股猛烈的气浪让我惊恐莫名。

    我怔怔的呆在原地。棺椁里,外婆就平静的立在里面,一身深黑色的寿衣,鞋子也是死人穿的寿鞋。

    满脸的皱纹,斑白的头发,她正是我日思夜想的外婆。

    “外婆……”我轻声的叫唤,但她一身死人的装扮,我怎么能不害怕?就算多敬重她,但如果是诈尸,又让我怎么接受?

    “嗯……”

    一声漫长而苍凉的应答,差点把我吓得尿出来!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表情凝固在当场,她真是我外婆么?她没死?是人是鬼?

    “您……您没死?”我结结巴巴的问起来,如果她真没死呢?

    “一天……”外婆在棺椁里睁开了双眼,眼珠子朦朦胧胧,看起来有些恐怖,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她死了还是没死。

    她僵硬的挪动了身体,或许骨头和关节长时间没有动作,发出咔咔的响声,我咽了口唾沫,吓得面无人色,她真的是人?

    外婆缓缓的朝我走来,动作生硬,就跟提线木偶一样的慢,我看着就不像是活人。

    “一天……”外婆伸出了手朝我脸上摸来。

    我看着她白兮兮的手,脸皮抽搐了下,但强忍恐惧还是让她触及了。

    冰冷。

    这程度的体温,好像真不是人了。

    确定她死去之后,我就难过起来:“外婆,你死了就好好在下面呆着吧,我是你外孙,会给你报仇的,你别诈活过来害人了,我知道你死得惨,还是你死不瞑目,有什么事是需要我来帮你完成的?”

    “一天……”外婆喃喃的说着,没有瞳孔的双目看着我。

    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说您老叫我‘一天’,倒是说点别的呀。

    “外婆,你回血云棺去吧,我一定会好好的把你埋葬了,找到方法让你入六道轮回,不再受人利用。”我有些恳求的说道,腿脚挪动,也有些想逃离这里,当然,问题也要能逃走才行。

    咔咔……

    外婆的嘴唇哆哆嗦嗦了好一会,似乎在较劲的恢复口舌功能,我真生怕她突然就跟走尸一样咬过来,到时候我躲还是不躲?躲开没准她撞墙上去了。

    “我不要你……报仇,你……好好活下去,把一切都交还,孑然一身,才能解脱。”外婆的手皮肤都是皱纹,偏偏冷得可怕,搭在我的脸上似乎还不想放下的样子。

    “孑然一身?什么孑然一身?交还什么东西?外婆,你说什么呀?你是不是缺钱呀衣服什么的?对了,在死镇没人给你烧纸钱,烧衣服,回头我就带几个厉害的师兄来给你做**,把你需要的东西都捎给你。”我冷汗流得额头上都是,外婆没准来索要东西的,我可没拿她什么东西,她记挂着什么呢?

    难道是那个皮箱?

    这些东西都在和周善战斗的时候给对方夺了吧?反正我现在真的什么都没了。

    “把东西还回去吧,你的人生才得以平静……”外婆的话还是淡得跟水似的。

    双目还蒙着一层白色,她神智到底清不清醒?还让我还东西,我哪记得我拿了她什么东西。不对吧,就算拿了什么,外婆也不该跟我索要呀?

    我记得只有我要,没有她让还的呀。

    这好像不是外婆吧,嗖的一下,我立即就滚到了一旁:“周善,用些障眼法来唬我要东西,你还不如把我抓住,来一次吊打呢!我没准忍不住疼就给你了,用外婆来诓我,是不是太卑鄙了点!”

    “一天……我真是你外婆……”

    外婆转过身,愣愣的看着我。

    “是就见鬼了!”我皱着眉,望了一眼血云棺和外婆,不再存有半点疑惑。

    我咬破了中指,手里连着打法诀,以女居士的借法手诀,在地上画出咒符,最后咬破了舌尖,一口血就喷在了地上:“天载其苍,**八荒,阴阳借法!天荡!”

    阴阳眼打开,一个光阵出现在我的身边,仿佛能看穿一切,徐徐的如同波动以我为中心扩散!

    光阵所到的位置,一切海市蜃楼都将要恢复了原样!外婆的身影渐渐消失,转而出现的是刚才周善身边的鬼将。

    而引凤镇黑色的泥土,黑色的大地也因此出现在了我眼前。

    原来刚才觉得昏迷那阵,是中了周善的障眼法术!

    “好,阴阳借法,看来海老叔的本事学会了那么几分,不过没有蓝符和法盐,你能撑得住多久?”

    我凭借精血驱动借法,摇摇欲坠还只是轻了。

    周善的身影跟着出现在我旁边,他的手也快速的打着印咒,很快黑色的气息再次瓢泼而来,我的阴阳借法给这股黑色的力量湮灭了!

    看着外婆的箱子已经给周善打开,并翻得乱七八糟,我顿时知道了他的目的,他是想要养鬼道的道统,也就是鬼道的本源。

    面具到了他身边鬼将的手上,看来刚才他扮成外婆摸我脸时,是要揭我的面具!

    恢复了人气的我,赶紧往身上一摸,我发现魂瓮没给那鬼将摸去,我赶紧把惜君和宋婉仪全部召唤了出来。

    “周善,不给活路,老子跟你拼了!”我怒道,用外婆想骗我交出他要的鬼道本源,这显然不可能,想要媳妇姐姐,那就从我尸体上踏过吧!

    我还想要他的招鬼术呢!

    “血炼神光,鬼道御临,鬼道借法,御身!”我拿出了法盐,一张精美的蓝符,念了咒语,画了符箓,一口血就喷在了蓝符上。

    我手上红光绽放,血浪冒了出来,这里能动弹的只有惜君和宋婉仪了,黑毛犼和江寒都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等着媳妇姐姐的血衣恢复活力呢。

    “御身?笑话吧,魂瓮未经祭炼,也没有和鬼将订立契约,这种半从于招鬼术的咒语,你能招来什么!”周善面具下的声音有些疑惑,伸出手打了几个咒印,三个鬼将立马就朝着我扑来。

    “媳妇姐姐!”我喊了一声,结果血浪直接就扑灭了!哑火了?

    居然在这种关键时刻请不出媳妇姐姐?还是她没准备好?

    “呵呵,我不知道你在这装神弄鬼什么,养鬼道之所以厉害,是无需蓝符借法,便能差使鬼神为自己的力量,而招鬼一道,若无足够给予鬼神的力量,抑或订立契约的鬼将鬼王,你丢再多蓝符法盐,又有何用途?”周善阴恻恻的笑起来:“拿下了!”

    周善不知道我身上还有媳妇姐姐,他找不到鬼道的本源,势必不会罢休,如果知道媳妇姐姐就在我身体里,那他可能会想尽一切办法对我抽魂夺魄,为所欲为吧?

    可都这么关键的时刻了,媳妇姐姐为何没出现,我可没其他办法翻盘了!

    三个鬼将分出两个攻击惜君,另一个很快就到了我面前,黑色的爪子朝我的脖子伸来,宋婉仪手上伸手连续打了几个咒语,数不清的风刃就炸像了那鬼将!

    鬼将却连躲都懒得,直接一甩手就硬抗了风刃,一只手就抓住了我的脖子!而另一只手捏住了我身边宋婉仪的脖子。

    “你可能不怕死,那我先捏死你的鬼将吧!”周善阴沉的说道,命令鬼将捏死宋婉仪。

    那鬼将爪子立即发着一层黑光,宋婉仪的魂体剧烈冒着青烟,露出痛苦的表情。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