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314.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二章:老谋
    “慢……”眼看宋婉仪马上魂飞魄灭,我眼泪差点就冒了出来,猛地拍了拍那鬼将的手。朝周善露出了哀求的眼神,我发誓,我现在的表情是真的。

    宋婉仪对我的重要不言而喻,如果她魂飞魄灭,我这辈子可能会伤心好几十年。

    “哼!你最好老实点!”周善的一摆手,决定听我一言。

    “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但你如果敢杀了她!你要什么我都不给,就算能到手,我也会让情况变得无比复杂!你知道我有这个能力折腾!”我终于挣脱这那鬼将的手,拼了一口气说出来,那鬼将也没真的下死手捏我脖子,不然我肯定说不出话来。

    “周家鬼道历代道宗传承的传承在哪?本源在哪?当年你外婆得到了传承,她现在死了,不可能都带进了血云棺里!”周善冷冷的问我。只要我稍微说得不对,他会毫不犹豫让鬼将捏死宋婉仪。

    我一时间绝望了,不说出道宗传承的九公主,宋婉仪就会立马死在我面前,但说出来,宋婉仪也未必能活,或许说完的那一刻,他就会命令鬼将捏死宋婉仪。

    惜君和两个后期鬼将战斗已经停了下来,等待我和周善的谈判。

    “什么道宗传承?我继承养鬼道,难道就该知道道宗传承么?你说的是那面具?面具不是给你抢走了么?”我认真的说道,看向了外婆的箱子和周善鬼将手里的半边面具。

    “面具?那东西算什么?你是不是还要跟我说假话?你拿了你外婆的所有东西,道宗传承下来的东西在哪?这东西带不进血云棺,真要你豢养的鬼将魂飞魄灭了,你才愿意说是吧?”周善耐心给这句话消磨殆尽了,一挥手就让那鬼将消灭掉宋婉仪。

    他其实知道道宗传承了东西。但不知道是什么形态的玩意,不得传承,势必无法知晓那件东西是以什么形态存在的,包括翻阅周家祖上留下的典籍,也没有让他得到有用的信息。

    所以他才要开血云棺,碰巧我也来了。并且拿着外婆的箱子。

    因此他觉得我或歇道些什么。

    宋婉仪要魂飞魄散了,魂体都淡薄得透明起来,我咬咬牙,只能说了出来:“慢着!你说的是九公主是吧!”

    听罢我的话,周善挥手制止了鬼将继续的折磨宋婉仪,示意我继续说下去。

    轰!

    突然。在我绞尽脑汁想要继续圆这个谎的时候,数十道黑光迅速的轰向了周善!

    “左臣!”周善说出了对方的名字,伸出手,一直中级鬼将就从他身边出现,一面巨大的盾牌就挡在了身前。

    黑光撞得那鬼将急退了好几步,魂体都不稳起来。

    一个红色的身影也扑了过来,我看着那红光。心中喜不自禁,是魏子灵!

    嘭的巨响,那拿盾的鬼将给魏子灵一拳打得神形俱灭!

    后面还有一群的鬼将,连黛眉也从后面飞来了!

    “怎么,你们一个两个不去防守第二道防线,难道都要反了不成?”周善似乎很意外怎么左臣和魏子灵突然出现在这里。

    “宣王,你也不是没去坐镇中央嘛,却在这里和一个阳间的人斗法,是不是时间太多闲的?”左臣率先反击。

    左臣看着我,我反正也就点头,至于他左臣要怎么脑补我和宣王为何同时出现,也是他的事情了。

    “贤弟,你果然不是鬼。”魏子灵看了我一眼,我不带面具,身为人的事实并没有让他生出多少的震惊,反而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

    而黛眉倒是惊讶的看着我,虽说一半的面具能遮住大部分脸,但衣服和身高也不能相同吧,她也发现了我的身份。

    “魏哥。”我回答了一句,魏子灵认出我也是早彤事,但他还叫我贤弟,却让我很感动,人鬼殊途,能做到这个程度,他魏子灵就是鬼,也算条铮铮汉子。团医扑巴。

    “嗯。”魏子灵这时也知道不好和我算之前的事情,现在扭成一团才是正确的选择。

    左臣就更没话说了,我暴露了身份,宣王何曾不是,宣王打什么主意他不知道,可我打什么主意,他是了解的,当然选择站在了我一边。

    周善看到魏子灵和左臣都有意偏向我,背后还有大批的鬼将。

    我又诡计多端,俨然想要杀我已经很难了:“看来今天是拿你没办法了。”

    “周善,你今天便宜得了不少了,专心的开你的血云棺,别再闹别扭了,如果血云棺开不了,大家也不会开心吧?你要的道宗传承,可不在我身上,现在大事在前,你难道要以自己那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让大家都等着你?”我把惜君叫了回来,瞪了那捏着宋婉仪脖子的鬼将一眼:“你要是敢真捏死她,这事就没完了,要开血云棺的事情,我一定阻挠到底!”

    那鬼将看了周善一眼,周善对我的话很无语,但争辩可不是他的强项,也就收回了鬼将。

    宋婉仪差点就小命报销了,这给放了下来,就委屈的看着我,还嘤嘤哭起来。

    我面无表情,可心疼得要命,不过心中大石落地的感觉很强烈。

    “一天,我不得不佩服,你把两个后期的鬼将忽悠得服服帖帖,关键的时刻还能来救你,我真是太意外了,周瑛让你传承养鬼道,实在是无比的正确,不过血云棺要开,大阵就要守着,城隍大军就在外面,可你刚才这是要去哪呢?如果不能解释,我可实在不好放你离开吧?”周善阴森森的问起我来,刚才在血云大阵的防御区抓到我,这事情他可不能不管,给我弄出什么妖异来,就成了他开血云棺的不安定因素了。

    “周善大舅公,我可是你的孙子辈,我忽悠鬼将你也不能说出来吧?何况我去哪,你为何不问魏哥?外面埋伏了一支奇兵,我当然要去亲自指挥了,要不是我自己指挥,千把阴兵鬼将,能起什么效果?”这些事情我随口都能编出来,也不怕给识破,就算给识破了,不还有魏子灵或者左臣会给我圆谎么。

    “好,那你们最好能把第二道防线守好了,要不然大阵破了,大家可都不好办了。”周善咬牙切齿,我谎话连篇他也知道,但想要破解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也只能是大事为重了,开棺是大事,我只是变数,只要我还活着,道宗传承肯定有一天会到他手里。

    无故招惹了周善,现在不好善了了,一个比小侄子都强大的对手,我往后可躲到哪里去呀?

    可现在他总算是放过我了,这多少让我有了得逃升天的感觉,只要我逃过这次,下一次当然还有可能逃得掉。

    “大舅公,你自己也说了,要我面具没用,而且我的面具又脏又破,比不上你脸上那块吧?况且我没这个,怎么去装神弄鬼呢?”我伸出了手,指了指周善的鬼将手里的面具,露出了一抹谄笑。

    “哼,给你。”周善想了想,就让鬼将把面具丢给了我。

    “多谢了,我这就去引奇兵攻打城隍。”我高兴的接回了面具,其实我就认定周善会还回我的面具。

    除非他能拿到道宗传承,要不然要了我面具也没什么用,而且他要抓我简直太容易了,百鬼一出,很快就能拿下我了。

    可逃了这次,我还能让他这么轻松抓到?

    刚才处处的紧逼,到现在把到手的东西一件件吐回去,周善面具底下的表情估计很难看。

    “魏子灵,左臣,第一防线现在兵败在即,第二防线有血云大阵的阵眼,你们可按照城外给我保证的,守好,否则血云大阵破了,过了时辰,血云棺就开不了了。”周善丢下这句话,脚底下出现了一阵的黑云,然后就滚滚前行,速度快得可以。

    我知道他肯定召唤了什么鬼东西当坐骑跑了,就跟我的五鬼一样。

    “贤弟呀贤弟,要不是我们这趟来的快,你可真的玩完了!而且对我还隐瞒了人的身份,你这是忽悠你大哥我呀!”魏子灵已经有点生气了,手指连连指着我的鼻子,如果脸能够涨红,怕是能冒烟了。

    我一听就噎了,当时我要说我是人,你早把我抬去上贡了。

    “嘿嘿,我早就料定宣王不会这么容易给他糊弄住,魏子灵,你也别怪你的贤弟了,他暴露身份的事情,很大程度都因为你。”左臣阴阳怪气的笑起来。

    “啊?还因为我?你还能说得再悬点?”魏子灵瞪了左臣一眼。

    “要不是你诸般吹嘘,宣王会生出对他的疑虑么?加上姜玉的事情,你忘了宣王手底能鬼无数了么?”左臣反瞪了魏子灵一眼:“这叫什么,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他可差点毁在你手上了。”

    “哎呀,这……”魏子灵哑口无言,半响没敢吭声。

    “算了,这事情没法说谁对谁错,毕竟是我骗魏哥在先,总的来说错还是我,不过计划始终赶不上变化,我那名义上的舅公宣王可是老狐狸,稍微有点苗头露出来,他都能摸到尾巴上,这不也是没办法的事?”我泄下一口气,周善老谋深算,这次不成,还能把事情还原得原原本本,回到防御引凤镇的路线来,只要开棺成功,再打算来收拾我,这可比一般的人厉害多了,因为他知道自己还有下一次!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