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315.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三章:调整
    “贤弟,你还是带上面具吧,你在血云大阵里,远比在阴曹地府还要恐怖。时间长了,你可真成鬼了。”魏子灵说道,有些无奈的摆摆手,示意我带上面具。

    凡人在这呆久了,就算能走出引凤镇,终要气息奄奄大病一场,我阴气比常人重,可也承受不住这里强烈的鬼气。

    血云大阵里如置身阴曹,鬼将也能明显感觉到人气,魏子灵他们追到这里来可能正是这个原因。

    至于凡人,能听懂鬼话也就不奇怪了,带上了面具后,我再次有了鬼的气息。魏子灵表情也好了很多。

    “宣王开棺势在必行,我们要逆此事,光凭现在手上的牌肯定不够,第一防区大战也开始了,如果溃败,凭借我们的兵力,不可能长时间撑住第二防线,嘿嘿,宣王虽然不能信,但我们会继续防守拖延时间,或者逃往宣王那里,所以你最好能快点改变城隍大军动向,我们也会随着你的回报再变更计划。”左臣阴森森的笑起来,他可不笨,拿出了对自己有利的方案。

    “我知道了,我会看看这些城隍联军的意图。如果能得到有用的信息,甚至达成些交易,我会回来的。”我知道左臣固执,并且做好了几手准备,如果我回不来,他会选择和宣王合作开棺,即便是不归路。

    “贤弟,多的话我就不说了,我希望你能给我继续带来惊喜,我以前死在人的手上,怨,本来就不相信凡人,这次豁出去信你一次,你可不要让我失望。”魏子灵拍拍我的肩膀,然后一挥手,所有的鬼将跟着他离开。

    黛眉看了我一眼。表情复杂,但并没有打算留下来说什么,她可能也极力的消化我不是鬼的事实。团岁农划。

    看着一群的鬼将离开,我召回了惜君她们,并念了阴阳法术,趁机出了血云大阵,隐入了一处没有战火的树林之中。

    天空灰黯无光,上面一颗星光都没有。

    我按部就班的插上了刘方远的阵旗。撒上了防尸粉,查看周围的情况。

    一切妥当后,我咬开了中指,开始给惜君她们恢复伤势,自己则陷入了重重悬疑之中。

    周善开棺,目的就是打外婆血云棺的主意。周家坐看外婆给关入血云棺不露声色,恐怕就是要等来今天吧?

    似乎这也说得通,只是周家把握也太大了点,外婆实力强大到能和整个正统道门相提并论,给关入血云棺,他以为他打开棺椁后,还能安然离开?

    王越是做棺材的高手,他就告诉过海师兄,说这血云棺就是上古的玩意,它压根是活的,只要靠近它,势必会遭到无穷的追杀,而且威力还是以棺椁主人的实力为准,现在这世道,能单打独斗赢得了外婆的,真的存在?

    不过开棺后即将发生什么事,或许也只有开棺后才知道了,没准养棺的古籍里,存在控制棺椁的秘术呢?

    可这已经不重要了,既然魏子灵和左臣都放弃了升级,愿意和我夺取古籍,那我就必须倾尽全力,破坏他的开棺计划才行,即便我因此见不着外婆的面。

    至于道宗的传承下了九公主,周善肯定知道,所以他才敢肯定血云棺都关不住道宗的传承。而且当时我说出‘九公主’三字的时候,他突然就停手不杀宋婉仪,这对一个不轻易相信别人的人,行径就是真相的佐证。

    只是他不知道传承九公主是存在于一个魂瓮里,还是以什么形态存在罢了。

    正想着事情,我忽然觉得中指一痛,宋婉仪咬住了我的手指。

    我回过神来,看到她泪眼婆娑的跪在地上,一副凄凄惨惨戚戚的模样,我就知道她还对之前的事情后怕不已了。

    她差点就死了。

    “主人,我好怕……我好怕再也见不到您和夫人了,呜呜……”宋婉仪哭得梨花带雨,回头还想要抱过来。

    这次我没有躲开,她直接撞入了我的怀中,见我这次没逃,反而看着她,她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她本来是我最强的鬼将,但随着惜君的逆袭,江寒和黑毛犼的加入,遇到的敌人越来越麻烦,她现在只能作为远程以骚扰为主的鬼将了。

    天生的防御短板,让她成了最容易阵亡的鬼将,也是我对担心的一环,如果只是按部就班的修炼,她还不知道哪年哪月才能升级,这就是我面临的困境。

    包括黑毛犼和江寒,他们不如惜君,惜君吞些鬼将就能轻松升级,但他们就算吞噬,也不能得到完整的融合。

    “山鬼,你好丢人喔。”惜君搂着我的脖子,一副鄙夷的眼神,还撅着小嘴。

    惜君几乎没有受什么伤,在双重血衣下,她速度快如闪电。

    可升级的反噬也使得她很危险,连魂瓮都快撑不住要裂开了,之后或许我不能再频繁的使用她。

    而且制作魂瓮的工具还在赵茜家,还得联合上郁小雪,我才能制作出更厉害的魂瓮来,但现在这种关键时刻,也只能先拖着。拿出了惜君的魂瓮,创痕是在瓶口的位置,并没有开裂得太大,我拿出了一张固魂的纸符,用红绳把它扎在了魂瓮上。

    看我郑重其事,惜君也不敢再说话,安静的呆在一旁。

    转去看黑毛犼和江寒,他俩是最先得到道统精血恢复的,现在已经神采奕奕了。

    江寒盘膝坐在我身边,仍然是心事重重的样子,而黑毛犼趴在地上看我,舌头不时还伸出来舔我,很有意思。

    这些鬼将都是我身边的伙伴,我不想看到他们一个个死去,就是外婆,对以前的鬼将也是一样的爱惜。

    要不然当时惜君看到外婆碎裂的魂瓮时,她也不会悲痛大哭,以她对宋婉仪和江寒爱理不理的情况,可见她和外婆豢养的鬼感情年代还很长远。

    如果让她和宋婉仪、江寒等产生这样的情感,真不知道要多少年。

    多少年……从外婆的去世到现在,一个月都没到,多少年我真的不敢想,这些日子过山车一样,多次都让他们出现了危机,他们能活到什么时候?

    我的能力相对而言太过弱小,除了填鸭似的学了些阴阳借法和鬼道借法,自己也太过依赖蓝符和法盐,每一次纯粹借法,那几乎是用命来换来的,可短时间里,又能有什么办法?

    咚咚咚咚!

    鼓点的声音震耳欲聋,我朝着战场看去,小侄子开始挑战引凤镇的阵前大将了。

    吕葭和韩哲是第一防线的守将,双方擂鼓助威,大将也踏马而出。

    韩哲是位男将领,坐在的幽魂马上,高大无比,可面对小侄子时,他也不敢有丝毫的轻敌,不过小侄子可不是轻敌与否能够打败的,这场战斗根本没有悬念。

    看到自己的鬼将调整好状态,我收拾了下,准备趁着小侄子阵前卖萌,跑他后方去找城隍爷谈判。

    城隍爷的方阵和临县、新县城隍爷的方阵临近,龙旗招展之下,让人一眼就能认出来。

    反正城隍爷和我已经混了脸熟,见面怎么的都不能直接下杀手吧,而且我还带了好消息来了,让他只要打赢第一方阵就能轻松到宣王那,这是天大好处呀!

    安慰壮胆后,我就打算直接从后面绕过去,可正当我转身时,草丛里沙沙的响了起来。

    我顿时一阵的愕然,该不会是遇到什么山野猛兽了吧!打算抄起一块石头砸过去,但一个人影就迅速猫了出来。

    “谁!出来!”我轻喝了一声,就招出了黑毛犼。

    人影吓得嗖的跑了出来,他满脸是血,头发也是乌七八糟,脏得可以,浑身破破烂烂的,要不是我觉得眼熟,都认不出是人了。

    他看到我,赶忙的吐掉了口中的符箓,举着双手就叫了起来:“别呀!一天大兄弟!是我呀!李庆和!哎哟,找得我好苦!”

    “我擦,你这家伙没死?怎么跑这来了!”我彻底让他吓无语了,这小子给左臣打飞下山丘,意外的活了下来,左臣估计都以为他死了,硬没把他拉去当贡品。

    “哎,你以为我想呀,误打误撞我就到这来了,哪想到那么多!”李庆和哭丧着脸,差点没真哭起来。

    “你说你好歹也是李家的长子,怎么混成这模样!”我哭笑不得,还别说,真是难兄难弟了这回。

    “别说了,一路给些鬼将阴兵追得差点不成人了,身上蓝符法盐俱都耗光,瞅着又饿又渴的咋办好,就摸到树林里找吃的,可谁知道到这来了……”李庆和尴尬的看着我,表情不用说,就是‘兄弟给口吃的吧’的样子。

    我摸出了半瓶矿泉水和压缩饼干丢给他:“你走吧,这里太危险了,我正要到城隍爷那边去聊点事呢。”

    “噗!啥?”李庆和听罢,吓得水都给喷了出来:怎么每次撞上你,你都净惹些祸事呀!

    “让你自个逃命去,我可没时间搭理你,正忙呢。”我摆摆手,身上还有些压缩饼干和矿泉水,刚才那半瓶都算给他的了。

    说道着,却看到李庆和盯着战场说不出话来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