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317.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五章:议计
    “道之晴明,剑之安宁,清微借法!道剑!”

    李庆和这次也很拼,摇了摇铃。精血再次喷到了蓝符,再次借到了元始天尊的法术,关键之时,一道白光化作长剑凌空一斩,嗤的一声,就砍得小侄子冒出血来!

    我召回了重伤的黑毛犼,虽说伤了一员大将,但觉得今天要杀小侄子,看来不是什么难事!

    一颗的精血滴入了黑毛犼伸出的舌头上,黑毛犼浑身血光继续冒了出来,并再次冲了出去,我则继续观看围杀小侄子的战斗。

    小侄子确实厉害无比,不过惜君也不同往昔。再有李庆和在后面借**,就不怕不能斩杀这鬼东西。

    “李大仙!再来一次道剑!有效!”我赶紧的让李庆和再招刚才那把光剑。

    “知……知道了!”李庆和汗流浃背,看来借法对他而言也不轻松,光是法诀就打得一套套的。

    小侄子已经不理会黑毛犼和惜君了,快速的朝着我冲来,我阴阳眼都开到了极限,但也只看到他身影急闪,快速的到了跟前!

    江寒大吼一声,浑身青光都裹住了我,双手伸出就要抓向小侄子,结果小侄子跳起来朝着他连扎两刀,砰砰的破甲声震撼心灵!

    媳妇姐姐猛的拉了我的衣角,我朝着旁边一滚,而惜君手里抓着能量光球,也冲上来救驾!

    小侄子根本不打算搭理惜君,不要命的扑过来。惜君的光球砸出,小侄子速度却快得离谱,躲过了剧烈的爆炸,一阵残影就跑到了我跟前,骨刺扎向了我!团央宏扛。

    宋婉仪和江寒再次挡在了我身前,而黑毛犼同样也出现在了小侄子身畔!

    哧哧!

    又是两刀,宋婉仪顿时奄奄一息,而江寒撞开了宋婉仪替着她挡下了接下来的攻击!

    铁板给戳破的声音传来,江寒也几乎就此魂飞魄散,我吓得是额上冒汗。这小侄子居然厉害到这个程度,几个鬼将挡都挡不住他!

    “大伯!你下去陪爸爸吧!”小侄子裂开嘴巴笑了起来,跟阵风一样到了我的跟前,黑毛犼扑了过来。却给他两刀扎在了脖子上!

    就是惜君,此时也要来不及了,我一阵的恶寒,这小侄子太逆天。以前和它对阵不是一合之敌,到了现在,要拦住他都觉得艰难无比!

    “……清微借法!道剑!”李庆和的借法终于来了,天空一把光灿灿的剑轰的一声砸到了我前面,小侄子瞬间被劈飞出去!

    小侄子浑身是血,艰难的在地上挣扎怕起来,漆黑的双目死死瞪着我,手里抓着那把骨刺。

    “小侄子,今天轮到你的末日了!”我狞笑起来,这是最后一次了吧,这一切的一切都要结束在这里,这小家伙我是永远不想把他留在这世间的。

    “惜君!炸了他!最好粉身碎骨!”脸色青红转变,我站起来一挥手。

    惜君再次凝聚起了光球,这一下是要把这血尸鬼娃炸成碎片了!

    咚咚!

    咚咚!

    一阵拨浪鼓的声音传来,我吓了一跳,城隍爷来了!

    我赶紧的叫了起来:“惜君!快!”

    惜君扬起脑袋,就把篮球大小的红色能量体喷向了鬼娃!

    可正当红色的球体要炸中鬼娃的时候,巨大的无形鬼手忽然从鬼娃身边出现,一把就捏住了红球,红球触及鬼手后立刻爆炸,把鬼手炸成了灰烬!

    “夏一天,别来无恙呀,才多少日子不见,你就厉害成这样了!你次次和我作对,设计让我损兵折将,鬼将之事,李破晓之事,也未曾见再提,派去的黑白无常,牛头大将,回来也只剩下两位,到了引凤镇,你也阴魂不散的出现在这里,派吞神鬼将吞我三百多阴兵鬼将,如今还要对我爱将张天思下毒手,啧啧……你手段之黑,连我都不觉佩服,可你也不怕有一天栽在我手里么?”城隍爷阴阳怪气,男女分不清的声音从林子中钻了出来。

    我脸色一变,拿出了蓝符和法盐,拼着气血亏空,又施展了一次血衣。

    四个鬼将再次从濒死中恢复了生气,但面对强敌,他们显然都带着警惕。

    “我道是谁,原来是城隍爷呀,你好好的在阴曹地府不待,跑这来天天找我麻烦,你想让我不跟你对着干,其实也很简单,大家各走各路就好,派一大堆鬼差鬼将来拿我下去,让这鬼娃天天跑来追杀我,这就是你的自处之道?”想起好几次给这城隍爷差点玩死,我可没什么好脸色面对他,之前让他开个阴阳路,转身就给他引到鬼娃跟前,让鬼娃无限期追杀我,随后又派鬼差鬼将来拘人,也太不地道了。

    李庆和张大了嘴巴,看我跟城隍爷争锋相对,手上的法剑都掉到了案台上。

    “呵呵,你出门不幸,遇到了这小娃娃,与我何干,他就算追得你上天入地又与我何干,你也不能用鸡毛当令箭,拘了他下来害我吧?我回头派鬼将去请你来解释,你不愿意来,可是你失约在先了,现在反倒赖上我,是不是觉得我们鬼都很好骗?”城隍爷拿着拨浪鼓,轻轻的摇了摇,并走到了鬼娃的跟前。

    鬼娃受伤挺重,给道剑连砍两下,一般的妖魔鬼怪都要分成四半,这家伙居然只是两道触目血痕,还能站了起来,可见身体硬度,不过要战斗,显然是不行了。

    “说我骗鬼?这诬赖得也太义正凛然了吧,得了,我也不想和你争论这些陈年旧事,不发生也发生了,我俩都吃过对方的亏,现在你既然来了,要救鬼娃,我倒也不拦你,现在你攻打引凤镇在即,也不想和我发生些不愉快的事情吧,帐算两清如何?”我摊摊手,观察城隍爷的表情变化,想要把她引入引凤镇的事情里。

    “好呀,两清也没什么,不过你这次肯定又有些什么鬼点子,说说看吧,给你一会儿的时间,我就在这听着。”城隍爷从我言辞中找到了我示弱的关键,爽快的答应了下来,况且他是阵前暂时离开,要打起来,确实不是现在该干的事情。

    “我的事,其实也是你联合新县和临县城隍图谋引凤镇的事,你应该也知道了,我和引凤镇的左臣,魏子灵私交甚笃,我们防线共两千的阴兵一起守护引凤镇,不过却因为宣王对血云棺的不明态度,而与宣王起了些芥蒂,我们想……”我直言不讳的说出了血云棺,毕竟城隍爷也是聪明人,要说他不是打引凤镇血云棺的主意,那就见鬼了。

    “你是要我和左臣这旧镇的镇长,后山的匪患魏子灵联合,一起图谋血棺?贪婪,想要火中取栗,你想也别想了,此事无需再谈!我就算强攻,也能打下引凤镇,何须与你们一些匪患合作。”城隍爷人皮面具的表情沉了下来,挥挥大袖摆,直接就转身要走。

    “大伯!”鬼娃恢复了点精神,还要找我麻烦,但给城隍爷摇了拨浪鼓制止了。

    “慢着,虽说我们要打血云棺的主意?我们要的不是血云棺,只是要一样东西,至于血引凤镇和血云棺,我绝不轻易染指。”我出声拦住了城隍爷,只要拿到了养棺的古籍,弄掉了宣王,对我就是一大好处,至于血云棺里的外婆,相信按照王越的话,现在的外婆可不好对付,城隍爷再厉害,难道还能打得过?

    “说说你想要什么东西?如果是血云棺,引凤镇以外的东西,那我倒可以考虑答应你。”城隍爷冷笑的问起来,兴趣让他再次回过头,不过我发现他看着我的眼神有些怪异。

    “宣王实力很强,以我和左臣、魏子灵都不是对手,而我们想要宣王身上的一件宝贝,所以就想要联合你,一起对付宣王,如果你答应,我们可以让出关键的防线,让你的阴兵鬼将长驱直入,你看如何。”虽说我不知道他想起什么,但还是硬着头皮说了出来。

    “我虽然不知道宣王厉害到什么程度,不过我却知道你们想要什么,呵呵,你是要宣王手里的古籍吧?”城隍爷像是看透我似的,直接道破了我的目的。

    “这么说,这件事你是不愿意了?”看他此时的表情,我知道事情谈崩了,这城隍爷胃口很大,而且不撞南墙不回头,就是单干的想法,什么好处都不拉下。

    不过话说回来,看来引凤镇的事情,他知道得很详细,没准在引凤镇他早就布好了眼线,所以一直秣兵历马,等待时机成熟,现在觉得时机成熟了,就联合了两个县城隍来了。

    “呵呵,你觉得我会愿意?这次攻打引凤镇在即,我就先放过你,你如果要打血云棺和古籍的主意,那也别怪我多你一个敌人了,夏一天。”城隍爷把我的名字咬得很重,虽然知道我老能恶心到他,但这次他似乎也不在乎了。

    “宁可单干强攻,也不愿给别人半点好处,好,既然事情谈崩无可挽回,那之后出点什么意外的事情,可别来求我。”看着这城隍爷潇洒的带着小侄子离去,我皱紧了眉心,绞尽脑汁开始想其他的办法。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