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318.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六章:招安
    “喂,一天大兄弟,什么引凤镇血云棺,什么古籍呀?跟李破晓有没有关系啊?如果有关系。你可得解释下才行呀!”李庆和一头雾水的问我,他对李破晓的事情耿耿于怀,这趟来好几次都快死了,如果不能带回去点有用消息,那不白来了、

    “收拾东西,跟我走,边走边说。”远处战局风云变化,城隍大军散兵游勇漫山遍野乱跑,大部分都是临县和新县的部队。

    大龙县城隍爷的部队却集结在引凤镇后面几里的地方,阵容坚定,决心之大难以想象。

    “回大龙县?”李庆和以为我事情没弄好,准备离开,高兴得差点没跳起来。

    “回个屁。去找其他城隍爷,我就不信游说不了了!”我直接打破了他的幻想,大龙县的城隍野心太大,其他城隍呢?

    “什么!你!你……大哥,不作死不会死呀!你悠着点吧,去找别的城隍,怕就回不来了!”李庆和吓得是面无人色,拔腿就跑,连案台都不收拾了。

    我使了个眼色,直接就让黑毛犼把他衔了起来,李庆和在黑毛犼嘴里挣扎,黑毛犼烦了甩了几下脑袋,他才乖乖不敢动弹。

    我叫出了五鬼搬山,坐了上去,指挥前往阴兵鬼将跑得最杂乱的地方,没用多久功夫。就看到八鬼扛着的大轿,上面撑着巨大的万民伞了。

    旌旗上写着的是临县的,我一看这城隍苍蝇似的乱窜,就知道他比那大龙县城隍差远了。

    指挥五鬼过去的时候,那临县的城隍远远也发现了我,在轿子上着急的跟身边的大将说了几句话。

    黑白无常和金枷银锁大将立刻应声朝我这迎来!

    “哪来的游魂厉鬼!冲撞了我们的城隍爷大驾!也不怕勾了鬼魂,押下我临县阴司么!”黑无常正气凛然,哭丧棒指着我怒道。

    “我是引凤镇的内应!带着几位家将前来洽谈合作的!”我顺手指了下惜君和宋婉仪,以及江寒。

    “合作?”黑白无常面面相觑,回头就去报临县的城隍。

    这临县城隍爷看到我身边居然带了几个厉害的家将。倒抽了一口冷气,不过他兵士雄壮,只是乱了阵脚而已,远远就说道:“既然是内应。有何说道的?”

    “自然有利害说道,还烦请城隍爷先屏蔽左右。”

    临县城隍爷想了下,觉得我虽然带了几个家将,但自己说是内应还敢闯进。怕真有什么事情,就挥挥手退了身边围着的将领,并把轿子降落到了地面:“那你过来,记得,只可带一位家将。”

    我就带了惜君过去,相信他也不能拿我怎样。

    “说罢,我就是临县的城隍谢无双,你是何人,既是内应,又有何阴谋阳谋?”

    临县城隍谢无双是个五六十岁的小老头,脸色白苍苍的,须发斑白,看起来有些和蔼,不过我从他眼中发现了一丝的狡黠在里面。团央边亡。

    “我是引凤镇左臣和魏子灵两位鬼将的军师,此番特来跟您商量下引凤镇血云棺的事情,不知道城隍爷对引凤镇和血云棺知道多少?”我试探性的问了句。

    谢无双眉毛一挑,看了我好半响,觉得这年轻人怎么没说事情关键,反而问起自己知道多少,该不会是来探口风的吧?

    “这么说罢,孩子,上头其实说了,你们这镇子多年来因为荒废,凡人根本不敢靠近,鬼物逃往最多,本来也不足为虑,可也不能不管,加上前端时间你们镇子不是闹了些事情嘛,出了个血云棺,还招来匪患厉鬼,趁机占领了引凤镇,你们的血云棺嘛,那是邪恶之物,为了防止出事,我们几个城隍就接到了上头的命令,前去剿灭你们这些匪患,剿灭那自称宣王的大逆不道之徒,封存血云棺。”谢无双一副劝导的模样,真以为我是傻子。

    “就这样?您确定不知道这血云棺开棺后,能让鬼将阴兵在大阵里凭空升一级的事?那可是您从鬼将飙升鬼王的大好事呀!”我有些不满这老头想要忽悠我。

    “这……这个我倒是听大龙县那位说过,哼,升不升级无所谓,如今引凤镇鬼气重重,我等为阳间的凡人着想,也为了阴间的安宁,当然责无旁贷,你要是就这点废话,莫要怪我送客了,说是内应,净跟老夫废话。”谢无双这老头给我说破事,就有些不高兴起来。

    “别呀,既然是里面的内应,我当然有事要商量了,其实这升级之事倒是真的,不过有一件事情恐怕您老不知道吧,那比如开棺之后,里面有些什么好处……”我暗含隐喻的说道。

    谢无双一听我说了一半不说,眼都亮了起来:“哼,能有什么好处,我可听说了,里面就一具厉害老太婆的尸体啊,你莫想着忽悠老夫,老夫是你能忽悠得了的?”

    “城隍爷呀,你老就是该被大龙县那位忽悠,你也不看看你多少兵力,大龙县那位多少兵力,这开棺就能立即升级,你听谁说的?况且你们打下了引凤镇,这引凤镇该谁去镇守?还不是兵力多的大龙县城隍?你不觉得他能在这个时候拿出这么多兵力,其实早就有心要长期霸占引凤镇的血云棺主意么?况且没宣王那本古籍,你们还想要得到血云棺的好处?”我连续给谢无双抛出了无数的谜团。

    “这……”谢无双一时也想不通其中的联系,皱着眉不说话。

    “宣王和大龙县那位可都是拿大好处,想要单独图谋引凤镇的血云棺,咱们这些不过是炮灰,等到部队打没了,打光了,这两位就高兴了,你也不看看,他大龙县派出去的排头大将为何突然临阵逃跑,害得你们现在兵力大减,没准就是设计好的,我那的宣王也差不多这情况,要不魏子灵和左臣两位大将能派我来当内应?联合您和新县的城隍?”我知道谢无双已经陷入了沉思,就立即把他们引向了我的方向。

    “说,继续说,别给我找到推敲不通的。”谢无双一边听,一边的让我继续说下去。

    “其实吧,魏子灵和左臣那两位大将也不想怎样,也不是要你们阵前倒戈怎么的,只是想让你们在进入第二道防线的时候,大家一起合作,打倒了宣王就成,其他的事情,咱们可以再商量,至于那大龙县的城隍,咱们到时候拧成一团的势力,他想要长期霸占血云棺好处,也不好不分咱们吧?”我对他们俩抛出了橄榄枝。

    “这是个好办法,你是说,在攻打宣王的时候,你们就把兵力让开,让我们拿下宣王,而你的上位魏子灵和左臣接着联合我们两个城隍,拧成一股势力,对抗大龙县那位?”谢无双两眼都发亮了,到时候打赢了宣王,我们却加入了他谢无双和新县的城隍,这样一来,四家的实力联合,难道还比不上大龙县一家独大?

    到时候大龙县那位想要独霸血云棺,或者其他什么好处,也不能不分出来吧?

    “那是呀,城隍爷分析到位,咱们就应该这样才好,我们那有近两千的兵力,加上您和新县的城隍爷,兵力之强,妥妥的能压制大龙县那位吧,要是有些什么好处,咱们也能对付着来,不会亏了,我们这是变相接受您和新县城隍招安呀。”我赶紧的应和起来,这谢无双倒算是听明白了。

    谢无双这一想,这生意做得,够划算的,相当于凭空得了两千多兵力呀。

    “这个好,招安,那新县的城隍知不知道此事?”谢无双眼里闪着光芒,这可是天大的好处,事情照做,却多了两千兵力,立马和大龙县的平起平坐了。

    “我正想着要前去游说呢。”我一副老实的样子看着谢无双,一副十分期待的样子。

    谢无双看到我这门路全无的样子,立即鼻孔都朝天起来,这新县的城隍可是自己的后辈兼把兄弟,自己答应了,他肯定也会答应的,毕竟是招降兵,谁不愿意收拢?他大龙县都在引凤镇收了近千,自己一下收两千怎么了?

    “不用去了,此事我替新县的卫哲答应下来了,他是我后辈,必然听我的,不过我先和你说明,引凤镇我们照样攻,你们投靠就来,不投靠,那可对不住了。”谢无双咧嘴,一副智计在握的样子。

    “这个当然!届时我们肯定让开防区。”我拍着胸脯保证,随后又跟他细细谈了些攻城时候接应的细节。

    顺道还把李庆和放在了他那里,打算让他们派人送回扛龙村那边,这谢无双看到我这么相信他,连兄弟都给他帮忙送,顿时信了我大半。

    其实我口口声声叫着李庆和兄弟,实际和李家的关系却如绷紧的弓弦,随时是要打架的情况,要送他李庆和回去,那也是因为两百万的现大洋,这顺水推舟的事,来多少都不够的。

    说客的事办完,我也赶紧驱策了五鬼搬山,逃回引凤镇。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