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319.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七章:反制
    “喂!一天兄弟!你先别走呀!你还没和我说起那李破晓那些破事呢!”远远的,李庆和却在城隍那叫住了我。

    他现在脸色灰败,看着城隍爷那口鬼抬棺,觉得自己要躺进去才能回家。无论如何都开心不起来。

    刚才时间太急,就想把他一丢就跑路,倒是忘了这一遭。

    “你回到大龙县去四小仙道观问我师兄!李破晓的事情我全跟他说了,他现在知道的比我还多,顺便让他安心我的近况!”我觉得时间有些紧,喊了一声,就让五鬼加快速度离开。

    李庆和心急,还要再说点什么,结果鬼抬棺的盖子嘭的一声打开,一群厉鬼抬了他就往里面丢,还迅速盖起了盖子,起了棺就走,效率那是相当的快。

    一路上。两个城隍的大军都给冲得乱成一团。败兵盈野,而大龙县城隍阵营依旧稳固,且战且退,损失兵力有限。

    两种不同的结局,加深了谢无双选择跟我合作的意图。

    大龙县的兵力受损越小。就证明他们越有问题。借着阵前大战的时候做文章,消弱己方势力,釜底抽薪,实称得上是毒计。

    关键是大龙县还打退了掩杀过来的引凤镇阴兵。这更让谢无双和卫哲脸色不好看,已经开始对大龙县城隍生出了疑心。

    从外围进入引凤镇的时候,三家城隍还合作得好好的,各自攻打周围的村屯,扫荡地方上的力量,防止阵前时后方敌军反扑,大家都是消耗了不少的力量了。

    可到了引凤镇那头,大龙县城隍的兵力却强壮了两倍有余,他们两个城隍反而没捞到多少好处,还各自折了一些兵力,这趟又出了阵前逃将,士气跌落了谷底,粗算下,他谢无双和卫哲这趟又死了三五百阴兵,亏到姥姥家去了。

    而我的一番对大家都无害的说辞,在这个时候就关键无比了,谢无双哪还不乐意,成可收拢降军,不成了,那照死了打下去就行,空手套白狼谁会不干?

    我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谢无双和卫哲重新凝聚兵力,和城隍爷攻下第一道防线时,与他们汇合就行。

    同时,我也能从中看到他们三个城隍微妙局势转变,如果再起大战时,大龙县城隍军主打,而另两位城隍只是打酱油,那就证明谢无双已经不甘心让大龙县的那位驱策了。

    虽说我不知道城隍的体系,不过一强俩弱,不想给强的那方吞掉,那只能合众连横,把几个小的势力拧成一股。

    天下之士合纵相聚于赵而欲攻秦,这是古代有名的典故,当然,大龙县城隍还没当时秦国这么厉害。

    引凤镇是固守一方,对战局突然生出转变,其实也很不放心,追了里许地后就鸣金收兵,再次打开了防守的阵形,生怕刚才阵前逃将不过是引他们进入布袋阵,围而杀之。

    这么一来就让谢无双和卫哲有了喘息之机,不断的鸣鼓收拢各自的逃兵,再次集结了兵力。

    我远远看到,也对这两位的反应很满意,其实之前并不是他们无能,而是大龙县那位心机太深沉,指挥起来鬼将如臂,阴兵如指。

    谢无双和卫哲的部队回合后,两个城隍爷开起了碰头会,具体内容不言而喻,我没时间细看,因为大龙县那头的几千雄壮正规军,已再次朝着第一防线推进。

    距离开棺的时间不足以让他们过多的商量,擂鼓声震得四野都要晃动了似的,杀声连片,趁着两军还未交锋,我指挥五鬼朝着血云大阵跑去,出示了我的身份,轻松的进入了第二防区。

    第二防区的鬼气更加的浓烈,空气中散发着一股子腥气,五鬼在这里表情如沐春风似的,看来这大阵确实有让鬼提升实力的作用。

    不过鬼气太重会不会有点什么来头?周善也是厉害,居然能引用这等大阵,那养棺的古籍可不简单,大龙县城隍也势在必得呀。

    我进入第二防区后,大战已经一触即发,城隍爷秣兵历马,而谢无双和卫哲作为大龙县城隍的左右翼,也集结在了外面,只等一声令下就开始攻城。

    迎面来接引我的是左边防区的黛眉。

    黛眉知道我是人后,心态发生了一些的变化,表情有那么点不自然,不过这实属平常,这些鬼将大部分都是冤死,或是给人害死,或者死得如何的凄惨,对人本身就生出了警惕之心,所以有时候人比鬼还可怕。

    “军师大人,魏帅已经在帅阵等你了。”黛眉干巴巴的说道。

    我有些无奈,这五鬼搬山还是她亲自送的,现在关系闹成这样也不应该:“行吧,我们一起过去?”

    “嗯,好。”黛眉防务虽然紧要,不过也在等我的消息,以及对战局的重新布置规划。

    “黛眉,人也有好人,鬼也有好鬼,既然我来到了魏哥的阵营,就是魏哥手底下的一员。”我看了她一眼,觉得还是有必要说一说,免得到时候起些不好的事端。

    “军师大人,您说什么呢?”黛眉一副不解的样子,但神色也松了下来。

    我也不多解释,和她一起绕过了防御大阵,就到了魏子灵的防区。女圣上扛。

    到了防区,我却皱起了眉,鬼将多了许多,阴兵也多出了几百,这让我心中警惕起来。

    魏子灵有些不高兴的走过来,对我使了使眼色,示意我看向防区另一边:“她是吕葭。”

    我一看,居然是周善手底下的大后期鬼将吕葭,此鬼已经无限接近鬼王,只要她在,第一防线就不可能受制他人,是周善放心让他固守第一防区的原因。

    她来这里干什么?我忽然就想起了周善这老狐狸来,看来他也怕第二方向因为我的出现而变得不稳定,现在就派了吕葭来接管防御来了。

    怪不得周善走得轻轻松松,也不怕我们反骨,原来顺手已经叫了吕葭来了。

    吕葭也看到了我和黛眉,径自带了几个鬼将飞了过来,上下打量我:“此鬼是?”

    “吕帅,这位是我的贤弟。”魏子灵介绍起来。

    “哦?你就是魏帅的军师夏一天呀,宣王刚才已经派传令兵跟我说起了,听说你有急智,能对付城隍联军呀,不知道是真是假?”吕葭是个四十多岁模样的女鬼,身穿的是战铠,手里一面鬼头盾,背后一把银光枪,这装备闪得我眼睛差点瞎了。

    阴阳眼看去,她鬼气冲天的,一看就不好对付,怪不得说有此将,第一防线无忧,可现在却拿来防守我们叛变了,周善这老狐狸,手底下都是武装到牙齿的超级鬼将!

    “是我,吕大帅,急智没有,就是给魏哥跑跑腿。”我脑子狂转起来,这吕葭在这里,那左臣去哪了?该不会被调转镇守第一防线去了吧,这么一来,事情可就不好办了。

    “伏兵的事情办得怎样了?没有什么意外吧?关键时刻能用得上么?”吕葭傲慢的问我,估计她眼里,我就跟兔子似的一捏就死。

    “能用的,外边一千的伏兵已然埋伏好,只要一声令下,便可前后夹击,把城隍联军打得措手不及!”我捏着拳头,一副热血沸腾的模样,心中却暗想伏兵是有,可惜是两个城隍爷,是要来打你主子宣王的。

    看着她手上的鬼头盾和银光枪,我生出了贪婪之心。

    周善厉害,不知道去哪招来这几件鬼将使用的宝贝,之前的鬼将手底就有面好的盾牌,可惜给魏子灵他们大力破坏了,要不然我都想夺来给江寒使用。

    现在这吕葭却有银光枪和鬼头盾,活脱脱就是周善手底下的女吕布,我家的江寒还真的就缺这两件宝贝呀!可打她的主意是不是太敢想了?

    “很好,既然如此,第一防线可更是无虞了,大战一起,你就可招来伏兵吧。”吕葭笑起来,很是高兴的看着我,觉得我似乎也没周善说的那样狡诈多端。

    随后她转过身,继续到高处观看战局,我却皱起了眉心。

    看到我一脸的凝重,魏子灵很快就默然起来,他觉得肯定是外面的事情也失败了,所以我心情低落。

    “魏哥,左帅呢?是不是去了第一防区?”我不禁问起来,左臣是否在,就真的很关键了。

    “左臣还在那边的防区,并未去第一防线呀,这家伙虽然给宣王当差,可出了名的经常不听指挥,让他去当炮灰,怎么可能?吕葭曾经让他去第一防区,这家伙愣是愤袖就走,厉害得很。”魏子灵苦笑的指了指原来左臣的那个防区。

    我一听这话,顿时松了口气。

    我俩走到了一边,魏子灵拍拍我的肩膀,一副再接再厉的样子:“贤弟,事情如何了?那几个城隍不好商量吧?我们是匪,他们是官,唉,这情形就算没说通也是属正常,不要灰心,等左臣来了咱们再想想其他办法。”

    “魏哥,说哪话呢,事情有些变化,不过也算是成了一半了,等左帅来了再和他说说吧,能不能把左帅请来?”

    我看到吕葭突然看向我们这一边,心里打着突,这家伙不会是看出什么了吧?

    还没等我相同其中的关窍,吕葭脸色就渐渐阴暗了下来。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