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320.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八章:卑鄙
    魏子灵很是高兴,就赶紧准备派人去叫左臣前来议事,但同时去看吕葭的时候,他脸色也变了。

    这吕葭该不会真发现了什么?

    “夏一天。你果然古灵精怪,我还是不大放心你,觉得你还是变了鬼,比较好些,你觉得呢?”吕葭露出了阴森森的獠牙,提了盾牌和长枪就走了过来。

    娘的,这不男不女的死变态,脾气说变就变,没准是看到我和魏子灵密议,觉得是不是有什么变数,这是宁可杀错不放过呀!

    “魏哥,没法子了,打吧!和这死妖怪死磕了!”我立即召唤出了惜君和江寒。还拿出了蓝符和法盐。进行鬼道借法。

    “啊?没商量?”魏子灵还没反映过来,这什么和什么事呀,说打就打,还是和引凤镇第一的鬼将?他以为有些什么误会,马上苦着脸和吕葭说道:“吕帅。你这是怎么回事?我贤弟就算是人。那也是我们阵营的,你们宣王不也是人么?这有什么关系的?只要大家目的都是开血棺,那没矛盾可言呀?”

    “矛盾是没有,不过我不喜欢太聪明的人。我不知道刚才你们说什么了,但看你们的神色,嘿嘿,无论如何,我觉得他死了我才会高兴点。”吕葭冷笑起来,手里的银枪打转,亮出了个漂亮的枪花。

    吕葭生前没准是厉害的武将,这一手就能窥一豹见全身。

    “好!他娘的吕葭,你要动我贤弟,那可别怪我魏子灵弄你了,今天就跟你打一场!”魏子灵使的是帅剑,那把剑跟丧魂刀差不多,我瞅着就是低级货,肯定比不上吕葭那鬼头盾和枪。

    “鬼道借法!血衣!黛眉!你去把左帅请来!”我看情况不大妙,我们两个要对付这吕葭,没准真的会险象环生,这家伙装备精良。

    “哦!”黛眉恍然过来,赶紧的飞向了左臣的防区!

    血衣加身,惜君浑身赤红的出现在我的前方,一袭红衣,在寒风中猎猎作响。

    看到原本只是中级巅峰的惜君直接越级成了后期鬼将,吕葭明显的皱了下眉。

    江寒也跟木桩似的站在我面前,不过看到吕葭的那把银枪,他还是有些犯怵:“主公,那把银枪和银盾都是上品货色,我混迹鬼道这么多年还没曾得见,可小心点,给扎中不妙呀!”

    “嗯,不能力敌就只管带我跑就行。”我也不指望手无寸铁的江寒能拦住对方,现在只能是让他带我逃命而已。

    说完,江寒直接就把我扛到了肩膀上,我顿时无语了,只能对着魏子灵说道:“魏哥,这战斗的事我帮不上你了,只能操纵鬼将做袭扰,你要撑到左臣来就好!”

    “哦,哦!行,没问题!”魏子灵一听表情都变了,这吕葭是什么鬼将他最清楚,他肯定打不过了,敢上场全是因为刚才的一腔热血。

    “呵呵,魏子灵,再加上左臣,你们俩也打不过我,这样吧,我们身边的鬼将就站在一边观战,我一个打你们三个怎样?我要是赢了,也不杀你们俩,就给他刻下个印记为我所用就行,这样出了问题,嘿嘿……”吕葭半眯这眼珠子,一副吃定了我们的样子。

    “哼!想都别想,咱们打了才知道行不行!别牛皮吹破了!”魏子灵大怒,冷哼一声就拔出了黄灿灿的宝剑!

    他和吕葭都是近战的鬼将,招式和身体都是走刚猛对战的风格,这一瞬间俩鬼就打在了一起!

    我开了阴阳眼,魏子灵身上就跟着了火似的,每一剑都是刚劲有力,和吕葭的银枪碰撞在一起时,发出了哧哧的磨铁声!

    “惜君直接攻击!黑毛犼袭扰!婉仪支援!”听这吕葭要玩儿三英战吕布这招,我立即放心的从江寒的身上下来,心中狂喜起来,这吕葭肯定是发疯了,以为我实力就相当个阴魂吧。

    吕葭果然没立即来搭理我,仗着有银枪鬼盾,直接跟魏子灵火拼起来,哐当!哐当!

    魏子灵面对这几乎人一样高的盾牌,气得是娘都要骂出来了,盾牌不但高大,防御能力还很恐怖,每一剑扎在上面,都把他的宝剑给弹了回来。

    虽然吕葭因此行动能力变得很慢,但铁墙似的,真的是立于不败之地了!而且她那把银枪非常的厉害,我阴阳眼看去时,黑光都不断的冒着,鬼气汹涌,横扫之下,挡着睥睨,数次把魏子灵逼退!

    惜君手底下没武器,虽然在血衣的加持下,和魏子灵比也不差,但栖身时也不敢久留,只能打了就跑,结果愣是没给吕葭带来半点有效的伤害。

    我看到战局居然成了豆腐敲乌龟,脸都绿了,这吕葭还真成吕布了?也不知道周善哪请来的鬼物!没准就是以银枪鬼盾贿赂来的吧!

    不过在魏子灵和惜君猛攻下,还真给黑毛犼找到了吕葭一个空档,大爪子一扫,差点就拍到了吕葭的脸上!

    然而吕葭战斗经验丰富,根本也不在乎自己的形象,脑袋一缩,黑毛犼爪子就拍到了鬼头盾上,用力太大给直接弹飞了,滚在地上,腿都差点瘸了,半响才恢复过来。

    看来这鬼头盾牌还真有些古怪,还能反弹攻击,我家江寒急需呀!也让我顿生贪婪的心思。

    正打斗得激烈,外面战鼓齐鸣,战局进入了白热化,城隍正规军和引凤镇鬼军打起来了。

    不过吕葭事不关己似的,根本不看战局一眼,恍若这里的大战比那边更重要。

    我也不敢轻敌,完全没去看战局的变化了,因为眼前的魏子灵果然不是吕葭的对手。

    吕葭因为刚才黑毛犼差点拍中她的事,大怒起来,盾牌大力往地上一砸,轰一声就把鬼头盾竖立在原地,自己轻甲长枪,如同发狂的玩起了枪花,一**的枪花跟海浪一样冲击魏子灵和惜君,把两个鬼将打得节节败退,根本不能抵抗!

    这不但是实力,还有技巧在里面,哧哧两声,魏子灵就中了枪,身上冒着青烟,痛苦得揪着眉。

    惜君速度迅疾,嗖的飞离原地,吐出了一道红光!吕葭不敢硬接,急退躲回了鬼头盾那边!

    巨响下盾牌都抖了下,惜君的光簇威力还是蛮强的。

    进可攻,退可守,怪不得她敢以一敌三了。

    在魏子灵和惜君久攻不下的时候,左臣轻啸声从远处传来,黑色的鬼爪连打几下,数道黑色光箭从远处刺来!

    轰隆!

    一连串的爆炸声后,吕葭黑着脸拿着大盾从烟涡走出来,脸上从未有过的凝重。女圣吉才。

    一个大后期鬼将对付三个后期鬼将是平局之战,虽说她手底下还有银枪鬼盾,但刚才轻敌之心也没了,取而代之的是认真。

    我顿时脸色不好看起来,吕葭是纯粹的武者,似乎武将还只是她的兼职,要不然哪会这么能打。

    宋婉仪在我身后也开始放出了风刀和阴锥,可惜这吕葭只是当成瘙痒,皱皱眉就扛过去了,这让宋婉仪和我都一阵的无奈。

    可惜黑毛犼没有到达惜君那个程度,要不然直接就能双后期鬼将了,到时候要弄死这吕葭也不成问题。

    左臣加入后,战局起了微妙的变化,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魏子灵和惜君、左臣渐渐的完成了团队的磨合,打得有声有色,而黑毛犼虽然不如三个鬼将,但攻击力很不错,几次差点给它拍到,让吕葭表情变得很不好看。

    拿不下对方,对方也似乎也不能寸进,这可难倒了魏子灵。

    攻城很快就进入了白热化,我看着第一防线差不多溃败,脸上露出了冷笑,就拿出了法盐了蓝符,手不停的用女居士的手诀借法。

    一边还看向了周围越聚越多的自家鬼将,大声就说道:“黛眉,你还看着干什么?这年头还流行单挑的么?你家主帅都快没命了,咱们人多势众,还不命令大家一起上?反正都是群殴,多那几个鬼将,她吕帅也不会介意的!大家一起上也热闹点嘛!”

    “啊?”黛眉一愣,没反映过来。

    吕葭却没想到我不按牌理出牌,直接就叫来鬼将要群殴,吓得是脸色煞白:“夏一天!你好卑鄙!”

    “什么卑鄙不卑鄙!你我本来就不是一伙的,你是宣王一伙,突然还朝我发难,我扛住了,现在魏哥和左帅的兵力集结了,跟你发难,你扛不住么?哎呀,那可就对不起了!”我冷笑起来。

    “好个阳谋!我喜欢!”左臣嘿嘿一笑,觉得这甚合他意,马上也招招手,叫上了刚刚赶来的自己几个心腹大将。

    “吕葭,你也配说我贤弟卑鄙?刚才你怎么不觉得你卑鄙?都给我上!”魏子灵也没意见,给扎了两枪,很没面子,正火头上呢,现在形势一边倒,哪会放过这机会,反正也是要反的!

    我看一群鬼将都准备蜂拥而上,伸手就招来了准备许久的神压。

    眼前,五彩祥云聚集,忽然到来的重压把吕葭压得半跪在地!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