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325.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三章:故事
    我二话不说,撒丫子就跑了起来,回头看向了血云棺,剧烈的震动中。抬棺材的十几个鬼王受到了影响,魂体居然动荡了,棺材也不稳的样子。

    经过了好几秒的抖动,才平复了下来,而血云棺一稳固,立即向前一步。

    这看似一步,却到了我身后几米的位置。

    我心脏打着突突,这是瞬移么!怎么跟火箭似的。

    十几个鬼从后边送丧的队伍里分出来,快速的抓向了我,媳妇姐姐一拉我衣角,我想也不想就滚到了一边,血云棺活了,应该不会再吞没鬼将。我想着也只有江寒能硬抗了,就顺手一摸魂瓮,把江寒从里面放出来。

    只听到叮叮咚咚的炸响,回过头江寒已经退了好几步,不过他此时仿若天神。浑身爆放红光,甚至达到了鬼王的级别!

    我一看就知道是外婆的血衣给江寒加持上了。江寒怒吼一声,盾牌往地上一砸,踏步持枪横扫,轰隆的就把前面一群送丧鬼烧灭一半!

    那可都是大后期鬼将呀!一个血衣都能让他强力了?我差点没冲过去抱外婆大腿了,这也太厉害了点吧!

    江寒退后,大盾斜撞到地上,长矛抵在盾旁,有节奏的喘着气,我在他身后顿时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安全感,不过后面也差点吓得我心脏跳出来,因为江寒的魂瓮啪嗒一下。似乎就裂了道缝,看来光是加持硬上鬼王,也是有危险的。

    血云棺再次停下,恐怖声音跟着响了起来:“再有一回,我便强行熔了你。”

    “一天是我外孙。你再敢造次,我就让你悔不当初!”外婆低沉的声音从棺椁里传出来,气息却有些絮乱了。

    我知道外婆给关在血云棺里,光这两次施法就超出负荷了,再来一次,血云棺怕真的能熔炼了外婆。

    “外婆!你别施法了,这鬼东西我以后一定会想办法破了,你能自保先自保!”我扒在江寒后面,冒出脑袋说道。

    我还是蛮害怕这血云棺的,要不是外婆在,估计小命真的不保了。

    “答应我两个条件,我会配合你。”外婆在棺椁里说了这么一句。

    我听到条件,就知道这血云棺也没把握熔炼了外婆,外婆还在拼命抵抗着,因此我想都没想就说道:“外婆!什么条件都别答应他,再撑一段时日,我灭了这鬼棺!”

    血云棺当我跳梁小丑,外婆也径自说起来:“第一,我要你放了我的外孙,第二,我要再跟我外孙讲个故事,小时候他常缠着我说,以后怕是没机会了,现在我再跟他讲一段吧。”

    “何等幼稚。”恐怖的声音响起,也就沉默了下来。

    “我……呜呜……”我想起了小时候外婆讲故事的样子,在她怀里撒娇,我心中悲苦,痛哭失声。

    “主公!拼着一死,属下帮你撬开此物若何!”江寒怒不可遏,这血云棺也太过残酷。

    我按住了江寒,外婆要说故事,必然有她的考虑,我拿出了iphone6,开了录音功能。

    “看什么看?没见过录音的么?害怕就别吭声,老子录下外婆的故事,晚上睡觉听。”我嘟嘟囔囔的说着,也不管一群鬼朝我不善的看过来。

    周边立刻安静得什么声音都没有了,血云棺也没有了动静,他或许不知道我这烧饼一样的小玩意是什么,但也保持了足够的警惕。

    “一天呀,外婆跟你讲个故事,很久很久以前,有个人去买珠宝,在珠宝店里看上了一个很漂亮的珠子,就准备买下,讨价还价一番,老板很高兴卖给了他,老板拿出来一个漂亮的盒子,是长条形的,很漂亮,上面画满了漂亮的花纹,如果你见到了,也一定会想多看它几眼……”

    我一听,这都什么和什么呀?长条的盒子,还漂亮的花纹,有花纹的长条盒子?我消除了阴阳眼,看到了棺椁上,长条的盒子,云一样花纹,外婆说的是这个?

    棺椁抖了一下,似乎也觉得这外婆是在暗示什么,却最终没有发飙。

    外婆有些不悦,但还是继续延续她的故事:“这样漂亮的盒子啊,买主也是第一次见,他爱不释手把玩,结果却不小心碰掉了块漆,他非常心疼,结果老板说,这东西很快就会自己长好了,他虽然一个角的花纹缺了,但因为是活的,都会恢复全部的花纹,结果那人听了很高兴,买走了盒子,却没买珠子。”

    楚人有卖其珠于郑者,为木兰之柜,薰以桂椒,缀以珠玉,饰以玫瑰,辑以羽翠。郑人买其椟而还其珠。此可谓善卖椟矣,未可谓善鬻珠也。

    这不是买椟还珠的故事么?

    “外婆,那盒子在哪有卖?或者可有制作方法?外孙我可穷怕了。”我赶紧的问起来,我知道外婆想要以此来遮掩住血云棺,暴露出它的事情。

    “呵呵,这东西呀,只有制作的办法,以你的聪明才智,一定能够找到,好了,外婆的故事说完了,你也可以走了。”外婆的声音也消失了。

    看来外婆不敢暴露更多的事情,生怕这血云棺会找我麻烦,血云棺的秘密,还是得自己去找出来。

    我想了想,手机趁机点开了照相功能,暗自拍了几下棺椁,结果天色太暗,手机自动开了补光灯。

    血云棺立马不干了,震了一下,苹果手机啪的就散了开来。

    “喂!你干什么呢!这东西很精贵呢!”我气不打一处来,血云棺太狡猾了点!

    不过他聪明,我也不笨,赶紧捡了手中的零碎,放入了口袋中,准备回头让韩珊珊来个数据复原就行。

    “一天,快走。”外婆忽然又跟我说道。

    媳妇姐姐刚扯了我衣角,血云棺就震动了起来,所有的鬼都朝我看过来,这鬼东西好像对我发难了。

    “妈的!说话不算数怎么的?”我皱眉骂道,血云棺根本理由都不说,一团团的血云从棺椁四周冒出来,随后无数的鬼将朝我扑来。

    看来他似乎想通了什么事情!

    后面的队伍里传来了悲凉的歌声,一声声催人断肠,一声声震人心弦,我听得寒毛竖起,憋了好久的尿意差点崩了。

    “哼,以为我耗尽实力就想对付我外孙,做梦去吧!”外婆轻喝一声,整个棺椁都抖了起来,扑到我面前的鬼将一**的消失,场面恐怖,从所未见。

    趁着外婆以最后的力量助我逃命,我收回了江寒,招出了五鬼搬山,跳了上去,刹那就刮起了一阵台风,跑起来无影无踪。

    五鬼经过了升级,现在速度早就不同寻常,我才回过头,就看到棺材成了个红色的小点。

    估摸着要追上我都不容易了,但我仍然很害怕,看着黑夜里那一团红云,浑身颤栗,外婆或许将要给那血云棺熔炼成棺椁的一部分,下一次我看到她的时候会是怎么样子……

    给血云棺缉拿了就意味着必死,可我仍然希望实力强大的外婆能够逃过这一劫,至少在我找到应对的办法前。

    不知道逃了多久,我从血云大阵的生门冲了出去,看着死镇,百感交集,但现在不是我感慨的时候,我开始往小义屯逃亡。

    经过这一次血祭,一路上阴魂厉鬼连影子都看不到了,引凤镇真成了死镇,几个县的城隍没准都成了血云棺的食物了。

    之前我就觉得,周善不可能会如此好心,还自带了贡品让大家一起升级,果然是请君入瓮,一群鬼将都是在给自己搭坟呢。

    不过外婆的故事说的好,我只要按照这花纹来找,终究会找到些蛛丝马迹,没准问问王元一,这家伙是官方系统的,可能知道点什么,或者去周家找周善,顺藤摸瓜后,下次肯定能救出外婆来,就算外婆已经死去,也要让她好好安息。

    要不然给十几个鬼王没事抬着在引凤镇瞎转悠算什么?而且做出血云棺的人不单单是为了有趣吧?而且,引凤镇已经成了死镇,幕后的黑手想把棺椁抬去哪里?女肝池号。

    阴谋如重重迷雾,我就像被蒙住了眼睛似的,我希望外婆能够给我指引出一条的道路来。

    “主子,我们这趟是要去哪呢?”

    正当我想着事情的时候,一个声音吓了我一跳,抬眼看去,原来是五鬼搬山的领队在问我。

    这段时间的事情就跟绷紧的神经,一点都没放松过,我才想起了要看这五个鬼的命牌。

    上面写着五个名字,领头的叫陈善芸,后面四个名字就顺了,估计是家生丫头,出生的时候就让主子起好名字了,都姓陈,名叫梅兰竹菊。

    “去小义屯吧。”我回答陈善芸,她年纪不大,不知道怎么死的,除非自己说,我也不好问,忌讳。

    “是,主子。”陈善芸听完,指向了小义屯的方向,梅兰竹菊也跟着飞奔起来。

    不愧是跑腿的,只是一会儿功夫,就到了小义屯外外婆之前矗立的那块结界碑。陈善芸认路也准,又沿着界碑那条小路就飞奔向了小义村。

    “夏一天!”

    一会功夫后,我却听到了熟人的叫唤,可谁敢这么叫我夏老魔?年纪不大,也没点礼貌!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