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328.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六章:封符
    “李破晓,别人养猫养狗你怎么不去抓,养几个鬼怎么了?防贼防身而已,这些人不跑来杀我。我没事找他们干什么。”

    我坐在轿子上,手指有节奏的敲击扶手,李破晓太疯狂,居然背后跟着这群吴家和王家的人到小义屯来了,他没看到我两个后期的鬼将?

    也不知道这次他带够法盐和蓝符了没。

    李破晓从暗影中现身,深蓝色的道袍,衣角一枚乾坤八卦,背后背着桃木长剑,这个打扮,大龙县这种偏南的地方,找不出其他人来。

    “养鬼本就害人害己,无论心境修行再坚固,也会反受其害。此后遗祸无穷,像是你外婆周瑛,便是如此,夏一天,我奉劝你一句,回头是岸。”李破晓一手背在后面。一手拿捏蓝符,嘴角念念有词。

    “李破晓,这次来了。就别想走了吧?我也奉劝你一句,老子也已经不是夏跑跑了!”我阴沉的笑起来。

    “那是,我家主人现在是夏小魔,你来了真别走了。”宋婉仪在旁边娇面如画。袖子掩嘴的笑起来。

    反正拘了他的魂,往思桥底一丢,到了引凤镇,没准血云大阵会把他消化干净,要么也会在时间流逝下成为白骨。

    这对张一蛋而言,或许也是最好的结局,没人再能拿他的身体做文章。

    我习惯性的皱了皱眉。蓝符法盐拿到了手上,画出了咒符,撒上了法盐。

    “英魂末路,横天戾血,鬼道借法,血衣。”我大手一挥,给所有鬼将再次上了一层血衣。

    惜君咯咯笑起来,享受着血衣的滋润,浑身的力量又恢复了巅峰的状态,鬼将后期的实力展露无遗,她笑,是因为当时给李破晓的借法砍了一剑,背后差点都透了,今天报仇的机会来了。

    宋婉仪漂浮在我身边,浑身有缎带一样的红光飘着,秀眉紧蹙,她给李破晓伤过,深知此人借来的法术的强大。

    黑毛犼围绕性质的走法走向了李破晓,它对于这个人类,还是给出了足够的警惕。

    “既然无话可说,那就斗法吧,帝御在身,神将在旁,乾坤借法,羽破!”李破晓一副对我无话可说的模样,两手结印,无比繁复的打了几个法印,长条蓝符很快给他画上了潦草的几笔,瞬间烧了起来。

    他身边出现了四个清晰的神将,这次的神将手持刀枪剑戟,俨然保护神似的,穿紫白金青铠甲,手中的器物也棱角分明,没有半点缩水。

    我难免有些震惊,之前只是刀剑二神,现在居然是刀枪剑戟,而且清晰了这么多,难道他和张一蛋的身体更融洽了?算算日子,也好长时间了,身体经过乾坤道道统的洗练,对法术更为精深,看来李破晓本身的实力远不是当时那病怏怏可比。

    或许还有些我不知道的秘术,能让李破晓的身体完成了进阶,难道一段日子不见他,他就是去干这事去了?怪不得了。

    可惜我现在气血仍旧恢复中途,不然蓝符法盐一堆,一边骚扰,一边以鬼将来战斗,这李破晓我还真没特别放在眼中。

    “惜君和黑毛犼近战攻击,宋婉仪打击李破晓身体,江寒守护我左右。”我命令起来,江寒是我的命牌,我这么吩咐后,他立刻放开了浑身绿色的气息,对周围进行了侦测,只要那群神将靠近我,他就能够破掉对方。

    想起外婆加持的血衣,要是现在给我加上一个,没准就能一招灭掉这李破晓,哪用得着这么费劲和他斗法。

    上次斗法的时候,受伤的李破晓一个人能打我们一群,无论借法的本身和威力,就超乎寻常。

    四个神将忽然的消失,忽然的出现在惜君和黑毛犼的左右,甚至我身后,宋婉仪的身边。

    惜君狞笑起来,双目赤红的闪现身影,反而更快的出现在了神将的背后,喷出了一簇光芒,焦灼过后,神将洞穿,那抹光束继续射向了李破晓,李破晓不慌不忙,一张符箓丢出,又借来了法:“鬼路人门,乾坤扭转,破!”

    光束宛如碎石打在了水中,发生了个波浪,就消失不见。

    黑毛犼这边是持剑的神将,刚到他后面,就给它发现,追着过去撕咬起来,只半个回合的时间,那神将就已经给撕成碎片。

    后期鬼将的实力表现可圈可点,宋婉仪那边突然出现的神将也没讨到好处,刚出来,就给出现在后面的黛眉逮住,一掌拍在肩膀上,红光在鬼将身体里乱窜,把对方轻松灭掉。

    至于出现在江寒那边的持戟鬼将,跟持矛的江寒对上时,直接给鬼头盾震退一旁,最后在宋婉仪的风刃连击下寂灭。

    阴阳眼里,这群神将不过是中级鬼将差不多,消灭起来很是轻松。

    转眼间的功夫后,惜君和黑毛犼也已经扑向了李破晓。

    “百神归命,万将随行,乾坤借法,急破!”李破晓似乎对此不慌不忙,也不知道他暗藏了什么绝活没出。

    轰隆!

    云团卷起,百神千将,黑压压从里面汹涌而出,挤满一堂,这可比那时候气势庞大多了,那时候师兄都要给这招打得重伤。

    李破晓的实力增长很快,也难怪他敢于深入小义屯,看到我三个后期鬼将在这坐镇也敢扬言灭杀我。

    千军万马冲散了惜君和黑毛犼,使得二将四处寻找李破晓,神将也朝着我冲来,江寒却无所畏惧,大喝一声,盾牌斜推,银枪搭在盾上,扎好马步后势如奔马的冲击向前!

    跟一往无前的火车头,凡是挡在江寒面前的神将全给斜推的盾牌撞飞出去,一条大道快速的出现在江寒的后面。

    李破晓皱起了眉头,他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个古怪的铁乌龟,居然能跟火车一样,不怕揍,还捅出一条线路来。

    我也很是惊喜,看来江寒进阶中级鬼将后,也有了新的绝活,以后要想打出退路,就能用这一招。

    “没别的招就算了,李破晓,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我冷笑起来,在三个后期鬼将,两个中级巅峰鬼将的围攻下,现在的李破晓也不会讨得什么便宜。

    他娘的李破晓,当时打得我抱头鼠窜,背地里没准早就有人把我称作夏跑跑了,今天老子不把这李破晓打成李跑跑就怪鸟了!

    “未必,九天太明,九幽太阴,乾坤借法,惊魂。”李破晓死而不僵似的又动用了他的借法,蓝符法盐还是老样子,不要钱。

    “这招没用。”面对李破晓的惊魂幻术,我拿出了个替山人。

    可没等我用上,宋婉仪就双手结印,一面光镜出现在我跟前,李破晓来不及收回,幻术刚到镜子这就反弹了出去,只见李破晓双目赤红,魂体不稳,险些没给自己的法术震飞魂魄!

    这就是宋婉仪继阴锥后的法术反弹幻术?我不明所以,不过李破晓的招数我还是记得一些,刚才那招是把别人的魂震出身体的,当时他想要学我拘了王诚的魂,用这招来拘我。

    现在好玩了,给宋婉仪的反法镜弹了回去,自己倒是神魂不稳起来。

    惜君和黑毛犼哪还不知道趁机攻击,烧灭了千军神将,从半空扑向了李破晓,而黛眉的数十道红箭也扎向了他!

    我狂笑起来,李破晓就要死了,我回头就买百万响的炮竹从屯口摆到广场那头点了,好好庆祝下!

    “自古邪不胜正,今日不将你诛杀,我枉为乾坤道传人。”李破晓咬着牙,从袖中快速拿出了两张玉符,速写,摔碎,紧接着退后两步,又从袖中拿出了个红木盒子,打开,一张红色的符纸出现在他手心里。

    原本惜君和黑毛犼就要抓到他,可给两张玉符召唤出的神将拦住了。

    李破晓趁机往手中的红符纸吹了口气,跟着桃木剑划破手指,鲜血从剑尖流了下来,滴到了红符上。

    那符纸跟着了火似的放着红光,我皱起了眉心,这张符跟之前女居士的符好像差不多,都是传至厉害高人的纸符,价格高昂自不用说,远看是红色,实际是因为红字写得密密麻麻所以产生的错觉而,不过威力可不会骗人。

    “退!”我没有半点迟疑,他连这种货色都拿出来了,那就是要拼得两败俱伤,我不能让自己鬼将受伤,我相信李破晓敢闯进这来,肯定不会是送死的。

    刚准备摸魂瓮把惜君等全召唤回来,李破晓就发动了咒符,瞬间把我身边的鬼将全给定住了!

    我心中震惊,阴阳眼看去,周边都是蓝光,这里鬼气全都消失不见了!

    惜君和黑毛犼身上全贴满了红色的咒文,正是这咒文限制了鬼将的行动,连我都想不到这世间居然还有此等珍宝,能够在一个范围内封住鬼的行动。

    媳妇姐姐拉了我的衣角,没有鬼将护着,我当然知道危险,二话不说,一口血就喷在了蓝符上,默念起解封的咒符:“天载其苍,**八荒,阴阳借法,天荡!”

    “凭借鬼的力量固然强大,但有的时候,鬼也不是万能的,你指挥若定,操控鬼将熟练无比,可惜,在我这张乾坤符面前,动不了的鬼将就没有任何的威胁,而自身实力不强,就成了你致命的弱点。”李破晓眼中血丝满布,拿着桃木剑快速朝着正在借法的我走来。

    我吓得脸色发白,这逆转也太快了吧!明明都要打死他了,还给一张红符封了所有的鬼将,有宝物和没宝物真的区别太大饿了。

    李破晓快速画完了他的乾坤符法,而这简单的一招不是借法的招数,怕就会让我直接丧命!就在我完成天荡的时候!

    难道我还是要让媳妇姐姐救一次?

    “爹!你怎么活过来了!”

    正当我招出天荡的时候,一个声音从我后面出现,我猛地回头,小侄子站在了我身后,拿着骨刺,这回却不是要杀我,而是死死的盯着李破晓。

    他偏着脑袋看着李破晓,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来。

    在小侄子后面,满头大汗的廖氏兄弟拿着铃铛,好像已经对小侄子完成了科学改造。

    小侄子摇头晃脑的跑到了惊愕的李破晓跟前:“爹,我再杀你一次好不好!”

    李破晓乾坤符法打向了我,结果小侄子立即就顶了上来,嘭的一声,骨刺轻易扎破了李破晓的符法。女住讨号。

    “快让小侄子追杀李破晓!”

    我高兴坏了,他娘的李破晓,以后真得叫你李跑跑了!今天开始,也要让你尝尝以前我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滋味!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