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331.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九章:画虫
    “没想到我活着回来了吧!”要不是张小飞之前帮我做了笔上千万的生意,我见面就下了杀手。

    “没有呀!我知道您肯定是一瞬间就回来了!天哥!我不是来害赵茜的,我是来帮忙的,这不趁着大清早。瞅着看有没有什么机会么……”张小飞眼珠子转着,正想着些什么主意似的。

    “帮忙的?哼,你帮忙,你家老祖宗却帮倒忙,你个张小飞,平时就一副大智若愚,现在诡计都玩到我身上来了?”我不怒反笑,叫出了惜君来。

    大白天里,惜君一身红色的长裙,头发扑在了脸上,翻着死鱼眼盯着张小飞,吓得张小飞趴在墙角那不敢动弹:“真的,真的是帮忙的!”

    说完。哆哆嗦嗦的拿出了条小棍子:“这竹子就是我家老祖宗控阵的东西,备用的,我都给偷出来了,正准备偷偷送进去给赵茜呢……”

    我一把就拿过了竹子,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交给了海师兄。海师兄不愧经验丰富,一眼就看出是真货:“这东西确实是张家有名的阵竹,是头一节。”

    “我可不知道你是要控阵还是要解阵。说不出个理由来,今天我就拘了你的魂。”我皱眉说道。

    “真是要救人呀,我上次不是跟你做了笔生意么?赚了好几十万,饮水思源。就想帮你点什么,指望你从小义屯那头出来,可以再合作不是……况且我和赵茜什么仇什么怨,以前那事也解决了,这趟我们整个张家也没做什么,一切都是老祖宗自己要做的,张家一个人都没敢下水呀!”张小飞慌慌张张解释道。女介台才。

    “什么意思?”

    “老祖宗也知道惹了你事情不好收拾。但她实在也不能违逆了世家的意愿,就在族会上说要一个人单干,只是联合了几个外头的人而已,我们张家的人可一个都没插手,这事好几个世家都知道了,天地可鉴呀!而且我那点实力,在你面前也不算什么,张家好几个叔辈的都没出手,我弄这事干什么,看看热闹还行。”张小飞举起三只手指发誓起来。

    “你最好没弄出什么事,要是让我发现,你家老祖宗后就是你了。”

    冤有头债有主,我要报仇也不可能人家一家男女老幼都灭门了,张家张老太想帮族里的人把事情撇干净,也在情喇中。

    “你家老祖宗下了什么阵?这个竹节有什么作用?”我问了起来。

    “也不是什么大阵,就是防鬼的,用来对付你,她能和赵茜来什么事,就想着你突然来了,能用大阵迷住你家那几个鬼,让他们暂时听不到,看不见而已。”张小飞有些心虚的说起来,抬头看我的脸色。

    “这大阵限制什么能力的鬼将不?还是说鬼王都能迷住?”我还是好奇的问了句,如果鬼王都能迷住,跟张小飞讨要一套来,没准能逮到一两只鬼王。

    张小飞不可思议的看着我:“天哥,你没开玩笑吧?这东西能迷住中期鬼将就差不多了!鬼王咱还是别想了吧,那不现实呀。”

    我有些失望,不过还是收了这东西,反正大阵已经布下来了,以后成了自己的也能加强别墅的防御力。

    “有时间就把大阵的详细布置位置、道具和咒语发我手机上,我现在也懒得去记,你也可以滚了,留在这碍眼。”我摆摆手,就跟师兄离开。

    “好好,那天哥,海老叔,我可走了。”张小飞如蒙大赦,赶紧的一路逃了。

    海师兄点点头,也没打算和后辈说话,况且他现在这状态,挺丢人的,算是带自家师弟回来找场子报仇来了。

    曾几何时,他海老叔混成这样过,在县城里除了李家的李瑞中,他怕过谁?可就是逃跑著称的自己却栽在了逃跑上,给一群刑子抓到打了一顿,憋屈呀,这仇必须要报,师弟听自己的,他来报也跟自己报没区别。

    一路赶到了别墅,旁边还是和平时一样,基本只有房子,熟人一般是看不到的。

    不过现在八号别墅宽敞的院子里,石凳子上却坐了六个人,剩下两个站在那,一个摆弄些瓶瓶罐罐,放出一些什么东西来,一个拿着工兵铲在四处挖掘什么。

    坐在石凳上那几个人打着哈欠,有两个闭目养神,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样,看得我是又气又笑,这车轮战玩得太好了点吧?

    “师兄,你就别进去了,你现在受伤,我来就行了。”

    “嗯,也好,之前一战打得我蓝符都没了,法盐也消耗差不多了,本来还有点存货在家里,但之前回去了一趟,发现好像给那些刑子扒窃走了,还专挑了贵的,现在也只能指望你了。”海师兄一副眼睁睁观战,帮不上忙的表情。

    我一听,尴尬得很,这扒手就是你师弟我呀,当时拿了东西转悠回去的时候忘了说,到了早上师兄也走得快,完了还托刘方远送了一大包。

    也都怪自己顺手牵羊,害师兄补给不足,给胖揍一顿。

    不过这事不能说,说了会挨师兄揍,我就点点头,一副同情:“师兄,这些不值几个钱,我现在手头有不少钱,回头给你买。”

    “这个……倒不用,师兄还有点钱。”师兄赶紧摆摆手,客气的说道。

    我脸上一红,交代几句就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别墅。

    别墅里,几个人看到我进来,睡觉的继续睡觉,拿工兵铲的继续在那挖地鼠似的掏蛊虫罐子。

    有一个倒是蛮客气,招招手就让我过来。

    我脸上露出冷笑。

    “我说你贼笑什么?怎么现在才过来?我们都熬到后半夜了!蛊虫都基本排光了,到今天早餐应该差不多可以抄家了。”那人一脸的责怪。

    看来联军人不少,这家伙以为我也是来参加围剿的:“里面的老太婆和俩小女孩咋样了?”

    “你王家新请来的吧?那老太婆还挺厉害,昨晚酣战了两次,都是我们这方厉害点,两个小女娃马上撑不住了,不过苗蛊倒是挺厉害的,也不知道她们埋了多少,每次要进去都有一群虫子在那碍事,不过听小何说快排光了。”

    “怎么没看到吴老爷子和张老太啊?李家来人了没?铁血门的那位呢?”我看了眼周围,那人给我递了根烟,我俩就在墙角那抽起来。

    我不会抽烟,不过也点着了,含一口就吐了出来,没吸进去。

    “那几位面子大,熬夜的事还不是我们几个排头兵来?不过听说他们早早就赶去道观了,准备大开杀戒呢。李家就别说了,就几个帮腔的逼崽子,还挺怕死,接了个电话,跑得影子都没了。”那人猛吸着烟。

    李家都是下围的来凑热闹,看来电话是李庆和那头的,李庆和知道我狠,说的应该是我的事,不然李家跑得没那么快。

    “兄弟,您和那边几位是哪家的?”

    “我苏军,铁血门的,吶,看到手臂上纹身没?那边的是我兄弟林科,那边闭目眼神的是吴家的吴连铁,吴连语,连字辈的,还有画虫门的小何,小喻,王家那两位就别说了,打酱油的。”苏军撸起了膀子,一枚铁掌印纹身就那,看着挺牛气,怪不得他们铁血门脑子都有点毛病。

    “嗯,很不错的纹身。”我阴沉的笑起来,情报是出来了,这里的都是二流货色,去打道观的那些厉害。

    苏军看我识趣,笑着又说道:“我跟你说件搞笑的事,蛊虫不是差不多排光了么,那大屁股的小妞昨晚就不小心,给小何的虫子咬伤了,小何放下话要睡一次才给解,啧啧,那小子色迷迷的,不过虫子倒挺厉害,小妞现在浑身没准痒的很呢,小何说要是事成,准备也让我掺一脚,哈哈,老子真想把他弄我们铁血门来了。”

    我一听,气得心中火都冒了出来,准备叫出惜君她们,但这时外面来了个中年人:“大家吃早餐了,真是,太早了,买个早餐都跑这么远,你们干得怎样了?还没弄好么。”

    “夏……夏一天!”中年人两手提着的早餐盒直接就掉地上了,豆浆洒了一地。

    “嘿嘿,这不是张玉忠么?都来齐了?那都死吧。”我一看是张玉忠,就知道他是来看顾张家大阵,顺便监视我有没有回来。

    我摸了下魂瓮,惜君和宋婉仪、江寒、黑毛犼全都出来了,铁血门的苏军怔了下,刚想要借法,结果给惜君往脑袋上一抓,直接把魂给抽了出来。

    “那边的几位,除了那两个活捉,其他都杀了。”我指了下画虫门的两个青年,脸色沉了下来,这两人居然敢下**,画虫门太过恶劣。

    “夏一天!不能杀我呀!我什么都没干!就是来看管大阵传递消息的!”张玉忠吓得软在墙边,他哪不知道我厉害,可张家法器也昂贵,这趟来只打算打酱油,可谁曾想买个早餐都能碰上我。

    “行,先留你小命,剩下的就不留了。”我想了想,觉得张家情况有点不清不楚,杀了张玉忠得不偿失。

    我声音落下,场面就乱成了一团,那些还睡觉的,直接给黑毛犼拍飞撞到了墙上,闭目养神的刚准备借法,就给宋婉仪风刃结果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