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332.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章:解药
    我用别墅的钥匙开了车库的门,动静让苗小狸和女居士都出来了,看到我回来,苍白的脸上多了一抹的笑容。

    女居士情况还好。苗小狸眼眶都红着的,估计有些委屈我来得晚了,赵茜没看到人,怕真被虫子咬了,在里面休息。

    别墅并不是主要战场,世家的人也拉不下面子围攻这里,所以八个人都是县外势力,只有张玉忠是来看大阵的。

    二流货色解决起来很轻松,连血衣都没使用,就把这群半睡半醒的人弄丢了一半的魂,让黑毛犼驱赶下,这群疯子痴痴傻傻,疯了似的跑到了路上。没准上了街见人就会打。

    这些人也和死了差不多了,如果还在别墅区里转悠,到晚上,大不了就用五鬼搬山丢入深山老林里得了。

    动辄把人弄疯,女居士还是难过的摇了摇头,但我管不了这些。这群人上门本来就不怀好意,怪不得我下狠手,林飞瑜是对付尸体的高手。还这般惨死的,何况两个姑娘一个女居士?

    苗小狸看我杀得兴起,也吹起了口哨,转瞬间就召唤来蛊虫。朝着冥顽不灵者扑了过去,在鬼将的合力下,剩下的人轻松的给拘了魂。

    大清早的,连七点都没到,别墅区一个人都没有,静悄悄的,拘魂神不知鬼不觉。几个人全疯了。

    “解药,给就只下蛊虫,全身溃烂都是轻的,不给,就是那个下场!”我指了指被黑毛犼赶出别墅的几个疯子。

    这些人一辈子就疯疯癫癫了,顶多会在垃圾堆捡捡食物,到了晚上,坐在路边自言自语,或者凶残的,也不过大街上骂骂人,这样的疯子哪个城市没有一些?

    画虫门的两人脸都绿了,六人成了疯子,剩下他们俩了,哪还敢不给解药,立即拿出了一瓶黑色的粉末,我拿出了一些,让他们都吃下去。

    两人不敢违逆,都吃下了粉末,我看着没事就丢给了苗小狸,苗小狸嗅了好一会,点头才跑进了别墅里救赵茜。

    “你们还有多少兄弟姐妹?都在临县哪里?都有谁参与了这次围剿?说了只下咒,不下蛊,放你们一条生路。”我问了一句。

    “回答了,你就真不杀我们?”两个画虫门的喽啰吓得尿都洒了一地。

    “你看我像是说笑么?婉仪,给他们下咒。”我眉心拧了起来,示意宋婉仪下咒。

    宋婉仪伸出了手,朝他们身体里摸去,一会就把一个咒印印在了他们身体里。

    两人顿时放心下来,把手机上的通讯号码用短信发了过来,我看到连地址都带上,点头把他们两人放了。

    “你怎么把他们放了!”苗小狸跑出来,见我放人,气得脸都有些红了,她是给这两人打得都没脾气了。

    一群人围攻别墅,这两人是专门对付她的,她当然饶不了对方。

    女居士看着我,叹了口气。

    我没有回答苗小狸,朝着宋婉仪点了点头,宋婉仪手指一掐诀,那两人本来还跑在路上,忽然就左手左脚最后摔了一跤,站起后居然面面相觑的笑了起来。

    印记给宋婉仪弄碎,丢了魂,傻了。

    苗小狸怔怔看着那两个傻子,松了口气,看着我顺眼了很多。

    我说不弄疯他们,但没说不弄傻。

    “张玉忠,我和你们张家可没到你死我活的状况,本来也应该叫你叔辈的,可你上回却用黑狗魂来害我,现在还准备用大阵来迷我的鬼将吧?我们的私人恩怨,你觉得应该怎么解决好?”我面色灰暗的看着张玉忠,张家那阵法就算厉害,但想要迷住我的中级鬼将,显然不可能,况且还是四个,作用有限。

    “我哪敢用大阵呀,都是老太太才会用啊,我只是来看看情况,及时汇报呀,夏爷,你不是都知道了么,张家盗墓我都是望风的,哪敢搀和你们神仙打架哟,您大人大量,可千万别弄傻我呀,我不是光棍一条,我家里有妻子孩子要养活呀……”张玉忠吓坏了,看着这些人一个个跑出别墅不是疯了就是傻了,他真怕自己也这个模样,到时候靠老婆孩子当成废人一样养着。

    “我先给你下咒,你去哪弄都好,一百万,买你的小命。”我上下打量他,看他一身名牌,应该能拿出这点钱。

    宋婉仪伸出手,依葫芦画瓢的给他下了个咒印,一边下咒,这张玉忠一边的掉眼泪,哭成泪人儿。

    还好他是大叔,要是个小姑娘,没准我就放过他了。

    张玉忠跟张小飞关系好,自己凑五十万,跟张小飞借五十万应该能拿出钱来,也算是给他个教训了。

    “钱我可以拿出来,可千万别弄傻我!夏爷,我张玉忠给您跪下了!”张玉忠噗通的跪倒在地,猛地给我磕头。

    我赶紧闪过一边:“钱没到手,我也不会弄傻你,你要害怕,现在我大可以先弄傻了你。”

    “好,好,我这就去凑。”那张玉忠顿时千恩万谢,他想想也觉得是,一百万已经不少了,看我就一穷**丝,给三十万没准就笑成花了,自己送个一百万,肯定能换回小命来。

    苗小狸张大嘴巴,这才一会儿功夫我就弄到了一百万,这可比玩蛊虫轻松多了,可惜她自己是打不过八人合围的,况且那两个画虫门的真心厉害。

    可让苗小狸更震惊的是,张玉忠才跑出了别墅门口,就跟俩画虫门的傻子一样摔了一跤。

    女居士又是摇了摇头,这没准又傻了一个了。

    “你!怎么一百万都不要了!分我点嘛!”苗小狸气呼呼的看了我一眼。

    张玉忠更是吓傻了,怔了好久,才偷偷的左手左脚迈开了一步。

    后边发现自己居然没傻,顿时高兴坏了,回过头看了我一眼,笑得尴尬。

    “哼,别忘了,钱要带来。”我冷哼一声,转身进别墅看赵茜。

    “一定!一定!”张玉忠赶紧跑去开了自己的本田轿车,大脚给油,飞似的回去了。

    进了别墅,赵茜面色潮红的躺在了床上,身上红红的,穿了一件薄纱睡衣,浑身都是汗,我伸手去探了下她额头。

    赵茜发现有人摸她额头,幽幽醒来,发现是我后,紧紧抓着我的手:“你……回来……了。”

    “嗯,回来了,你吃药了好点没?我还要去趟四小仙道观,怕你们在这还有危险,想要带你在身边。”

    “好,我也去的。”赵茜挣扎起来,却扑向了我,她浑身汗津津的,而我则全身发冷,媳妇姐姐阴风都吹了起来。

    赵茜穿得少,娇躯焚火似的,我脸跟着烧了起来。

    “你想带我去哪……”赵茜在我身上笨拙的爬了上来。

    “去道观呀!”我吓了一跳,那汹涌的白色波涛差点没挤到我脸上了。

    我用力的把她往身上推坐起来,赵茜却低头看我,头发刮擦到我脸上,痒的我难受。

    我还是童男之身,这诱惑可受不了,赵茜坐在我身上,表情还有些迷离,身体扭得跟水蛇差不多,害得我本能反应都来了。

    苗小狸闯了进来,看到我俩抱在了一起,一跺脚就跑出了外头,我赶紧的挣脱了赵茜,跑出了外面,看苗小狸在门口那拍着胸脯,嘴里喃喃自语,我不禁轻咳一声:“去给你茜姐姐换身衣衫,我们马上赶去四小仙道观。”

    “哦!”苗小狸见我忽然出来,自己吓了一跳,本能小鸡啄米的点头,就进里面给赵茜换衣服。

    我下到车库拿车的时候,海师兄已经和女居士聊了起来,虽说女居士说不出话,但海师兄这自来熟却话头多,两人居然聊上了。女介记巴。

    我启动了车子,就到了门口等着。

    苗小狸扶着穿好衣服的赵茜出了别墅,中途还拿湿巾给她擦拭了脸庞,看赵茜的眼睛清醒了好些,我也放下心来,解药是真的。

    五个人上了车,我驱车快速赶往四小仙道观。

    这趟车开得很快,但大清早人不多,一路超速也不知道几次,不过县城测速点不多,早就给我摸熟了。

    “师兄,那些家伙好像说张老太他们都去了道观那边,应该差不多是这个时间。”

    海师兄皱起了眉,手指掐算了下,脸色为之一变:“不好,师弟,我们快走。”

    我吓了一跳,这么早?这群人疯了不成,难道是我回来的消息暴露了,他们想要先打断我的后援?

    到了道观门口,我脸色很不好看,这里跟废墟似的,门板都倒在了一旁。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