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333.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一章:伤逝
    四小仙道观一个人都没有,跟之前的人说的不一样。

    四周全是打斗的痕迹,祖师爷的房子门都给砸烂了,我停了车跑过去。姚龙那胖大身躯趴在地上,生死不知。

    而刘方远抱着红色的大旗,眼睛一只眯着,一只没有半点精神,出气的多,进气的少,脸色更白的吓人,已经没有了人气。

    我冲了过去,刘方远缓缓的转过头,哈着一口气想要说点什么,最后却笑了笑,摇摇头示意他看到我来了,而自己却不行了。说不出话。

    刘方远看到我来,身体骨也松了下来,大旗哗的倒向了一边。

    我眼泪都流了下来,跑过去接住了大旗,把它坚挺的矗立在风中。

    “来了……都来了……”刘方远看着我松了口气,看向了车子。整个人却怔住了。

    女居士章紫伊下了车,看到这个景象,身子晃了下。看着周围熟悉的景象,她老泪纵横而下。

    太熟悉了,她有病,也是严重的路痴。记不住自己到过的任何地方,但这里却是她谨记的为数不多的地方。

    看着老熟人刘方远,她嘴里呀呀的不知说点什么,魂不守舍的走过来。

    “章紫伊……见面了……我们又老了,我……刘方远今天要走了……还以为这辈子都见不着您了……”刘方远脑袋耷拉着,半只眼睛怕还能认出人来。

    老头给人打惨了,不知道这次下手的是谁。脊梁骨的那一下是致命伤。

    “刘老!你撑住,我们这就带你去医院!”想要把这瘦老头抱起来,可却被师兄拉住,扯到了一边。

    刘方远背靠着主屋的墙,眼圈的颜色灰败,跟熊猫一样。

    章紫伊眼里满是血丝,倒也很衬这老头。

    老头当年年轻的时候,想来是挺帅的,连靠着墙的姿势都如英雄陌路。章紫伊当年也是个妙人,只是如今人老衰败罢了,加上不知哪里受的苦,牙齿崩了,舌头给人绞断了,人相配,命运也差不多悲凉。

    我坐在一旁呜呜的哭起来,要是来早点就好了,刘老可能也不会死。

    苗小狸已经把姚龙弄醒了,苗寨子也有愈伤的手段,弄醒他并不难,姚龙爬起来,看了刘方远和章紫伊一眼,已经明白了事情的由来,双手合十,冒着血沫的嘴角说了句什么。

    我听不懂,但我知道肯定是一切皆有缘法之类的佛家典故。

    “师弟,昨晚的事,我们赶不来的,不关你的事,世家和散修,本来就形同陌路,一旦动手,不死不休。”海师兄拍拍我的肩膀,眼圈红红的,激动下也咳了几声。

    我泪眼朦胧,却知道血肯定会从他指缝里漏出来。

    没敢去看,我看向了刘方远,看这老头最后一面。女介史血。

    章紫伊双手把老头的脑袋往上抬了抬,靠在了她怀里,咿咿呀呀的叫来了我。

    我赶紧的走了过去,到了刘老身边。

    “小子,答应老头一件事……我死了,四小仙的道统就没了……我认识的人不多,来去就那几个老头子……好容易见了你……想学你师兄代师收徒,替他收个争气的弟子……行不行?吱个声,我师父是刘兴维。”刘方远手颤巍巍的抬起来,指向了身后的祖师爷。

    我赶紧的点头,跪在了地上,给四小仙的祖师爷磕了几个响头:“师父刘兴维在上,四小仙祖师爷在上,我愿意成为师父的弟子,继承四小仙的道统。”

    刘方远这一刻傻傻的笑了,拿了薄薄的一本车子,一张符纸,一盒火柴:“水,杯子……香。”

    我在案台上拿了杯子,香。

    刘方远想自己点了符纸,眼看不可能,我接过了他的火柴代劳了他,点燃了符纸。

    他自己念了些收徒的咒语,掷入杯中,让我喝下。

    我喝下符水,点燃了香火,又是对祖师爷拜了三拜,阴阳眼中,一阵炫光就照了下来,也不知道是阳光反射的错觉,还是真的神光附体了。

    “师兄!”我扭过头,刘方远眼神却已经涣散,死在了章紫伊的怀里,嘴角带着笑容,完成了他临终的遗愿。

    他一生未娶,死在了女人的怀里,一世飘泊,死在了自己的道观,一生清凉,死前有了我这个师弟送终。

    阴司上来要了魂。

    我眼泪巴拉也没去阻拦,就算阻拦,刘师兄身体寿元已去,何必阻碍他六道轮回?只是可惜他没能听到我叫他的那声师兄。

    希望他的魂能听见吧。

    我坐在四小仙祖师爷的面前很久,看着,想着,脸上布满了阴霾,我要杀他世家底朝天!

    “张老太破了阵,王家和铁血门的门主进来亲自要了刘师兄的命,吴家吴正气也起了关键的作用,你师兄持大旗在这里英雄无敌,无限借法以一己之力打得他们十几人步步后退,也重伤数个,李家和孔家都吓逃了。可惜双拳也难敌四手,他还是死在了铁血门门主何铁手的手上,报仇,怕是难了,对方人多,势众,你现在的实力远不能和他们相提并论,还是等你海师兄和我养好伤再说吧。”姚龙拍拍我的肩膀,认为我要面对这几个世家和门派的高手,恐怕一去无回,就一阵的劝慰。

    刘师兄抱着大旗死得,死得壮烈无比,至于无敌与否我不知道,但他没杀死的,我会替他杀了,没打死的,我也会帮他打死了。

    我把之前的山寨手机拿了出来,把电话卡插了上去,拨通了张小飞的电话:“张小飞,我死了师兄,让王家送口上好棺材来,要是不送,今晚我自己去取,另外多打几副,给他们自己准备,我送刘方远刘师兄上路后,我会把他们都装进去,至于几副你来说,围攻四小仙道观的人的资料,你发到我手机上,不懂就问你家老祖宗!”

    赵茜清醒了过来,看到刘方远去世,也哭出声来,哭了好一会,就去拿扫把扫起了地,她和刘方远也熟悉,老头不但是赵家的客卿,她还住过这里。

    苗小狸似乎也知道这老头儿对我的重要,收起了脾气,忙前忙后的收拾道观散乱的破烂。

    姚龙是高僧,力气也大,他是给打昏过去的,醒来后大碍没有,开始帮刘方远换上早就不知准备多久的干净寿服。

    刘方远知道自己离死不远,早已准备妥当,他也知道自己就算平平安安,也至多活不过三年,所以死的时候嘴角含笑,没有遗憾。

    我和海师兄,章紫伊女居士默默的收拾干净刘方远以前住的屋子。

    过了不到一个小时,一辆小卡车停在了门口,几个工人七手八脚的把一口上漆的上好棺材抬了下来。

    放在了刘方远住的屋子里,姚龙把刘方远入殓,钉上了棺材钉子,由海师兄写了对联和奠字。

    “要钱么?多少钱!”我对领头一个青年问道。

    “不……不要钱,王家已经给过了!哪能再收钱呢……”青年脸上大变,白的跟女人上粉似的。

    我看这青年一看就像是王家的,还想要发难,结果山寨手机响了,一条短信发了过来,正想打开,张小飞的电话就来了,我皱眉接了。

    “天哥,我问过一些昨晚参与围剿的人了,资料打给你了,我家就老祖宗去了,其他一个没去,真的没我们张家什么事!”

    我挂掉了电话,打开了短信,密密麻麻一串的名单,大部分人的名字我都不认识,不过何铁手,吴正气,张玉芳赫然在列。

    收起了手机,我点燃了香烛,给刘师兄拜了几下,就去了四小仙祖师爷那,上了香烛,把大旗归位。

    拿出了刘师兄的小册子,我研究起了四小仙道统里的借法和布阵,这小小的本子密密麻麻,看得我头昏眼花。

    硬着头皮看下去后,时间也过得飞快,朝霞漫天,红得跟血一样,夜色来临后,也不知道是不是一个血夜。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