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335.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三章:黑道
    人群让出了条路,姚龙额头的青筋都爆了出来,要说佛都有火,他就是了。

    昨晚来杀人。今晚来看热闹,敢干这种事的人,没几个,他何铁手现在算一个。

    何铁手的师承从建国前就有来历,本来就是混江湖的,他创立铁血门后,不但广收弟子,还打造出了铁血门来,做事风格狠辣,兄弟义气,有仇当然必报。

    普通弟子混黑道,成临县一大黑恶势力毒瘤,民愤极大。而他亲传的弟子则接玄门的各种单子,追杀一些玄门中人,臭名昭彰。

    海师兄也从灵堂走出,脸上铁青,何铁手是专杀玄门中人著称,有玄杀的恶名。

    我杀他们俩香主加弟子十几人。他何铁手来找我,无非是为了他的那群兄弟,可杀刘师兄泄愤。我却也有要找他的理由。

    “来砸场子还是怎样?”姚龙站在了我面前。

    “砸场子?砸场子我也不会带这么少的人,我听说我要找的人回来了,所以找他来了。”何铁手看向我,脸上皮笑肉不笑。一副等我等的你好苦的模样。

    何铁手两鬓有点白,穿着黑色的中山装,顶多五十多岁左右,这年头还玩儿精武英雄怎的?

    女居士也站在了我面前,似乎察觉何铁手有些不一样或者怎的,她是有些想保护我这晚辈。

    “年轻,啧啧。虽说王家说起过你,不过真年轻,你这样的孩子,英年早逝可不好吧……”何铁手对我上下打量,最后摇摇头。

    我冷笑起来:“带了这么多具尸体来,棺材好像没带吧?王家有给你准备一副了没?如果没有,劝你赶紧的订,很快你就要睡在里面了。”

    “呵呵,你这孩子呀,有点意思。”何铁手逐个看向旁边的人,似乎要记下来似的。

    “不用强记了,浪费时间,我刘师兄今天死,今晚也是你的死期。”我阴冷的看着何铁手。女引向亡。

    何铁手几个门下暴跳如雷,结果他一伸手,这些人都安静了下来。

    三言两语就说到了生死,何铁手来看热闹,没想到带回去一身的火气,自己怕也没想到我会这么横。

    外边的人离着远,听到我声音的只有身边的人,而前台都是赵家的人,所以我说话并没有留情。

    “很好,有点胆色,敢出来过两招么?”何铁手一甩袖子,转身就走。

    “你以为江湖卖艺?我刘师兄尸骨未寒,我还得守灵,你和你的弟子要唱大戏?行,那边的空地随便你跳,一晚上行情价可以给你一千,你干就去,不干我也不请。”我嘴角带笑的讽刺。

    这话周围的人都听到了,笑得下巴差点没掉下来,一旁的赵茜和苗小狸也笑了,但觉得丧事的场面不适合,又强憋了回去。

    何铁手刚才还认为我受激会出去和他单挑,自己就转身起脚,以为我会跟去。

    我不乐意和他单挑,现在他是不想走,可也不好意思留,脸色涨红:“你行,我也懒得和你斗嘴皮,我还会来,等着。”

    何铁手招手让门人跟上,那群门徒都有气没地方撒,看到挡在前面的凳子椅子,就踢飞一边,大摇大摆的朝着道观外走去。

    众人群情激奋,不过也不敢拿这群黑社会怎样,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开。

    何铁手开了奔驰车来的,剩下几位小弟是商务车,铁血门挺有钱。

    海师兄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这何铁手很厉害,要单打独斗,怕李瑞中都要让他三分,他们专门追杀玄门中人,是实打实的厉害,今天他有备而来,要不是你机警,如果受了激将法和他斗法,没准就着了他的道。”

    “海哥,也不尽然,我能和他打平手,剩下的不还有你和女居士么,小苗的蛊虫也挺厉害的,还有你师弟在,争端起来咱们不输他,关键是一天能憋得住气不和他单挑。”姚龙火气也有些爆了,感到很憋屈。

    “师兄,没事,当一群疯狗好了。”我表面这么说,却有些不以为然,这群杂碎开了车来,当场弄疯了会给警察落口实,车子也不好处理。

    “唉,再看看吧,现在这情况,四处都是敌人……”海师兄叹了口气。

    奔丧的人和刘方远的关系都不算太熟络,冲着海师兄,赵熙来的而已,不过来了也是给面子,也不能不接待。

    可因为是郊区,十一点左右就走得差不多了,雷青和几个小兄弟留下来守夜,赵茜和苗小狸还有女居士这几天都困顿不堪,去客房休息了。

    我看时间差不多,就整备好了牛皮单肩包,把能带的都带上,顺便给四小仙祖师爷上了柱香,请了前面的盒子。

    背上了盒子,我朝越野车走去。

    师兄知道我要干什么,赶紧拦住了我:“师弟,你这是干什么?”

    “师兄,我要杀上门去,不是说匹夫一怒,拔剑就杀么。”我冷静的开了车门,启动了车子。

    “师弟!别冲动,这事咱们好好绸缪。”海师兄担心得很。

    “临县那伙人想的或许和师兄一样,所以现在就是报仇的时机,血债血偿,不然这事没完没了。”

    关上了车门,师兄看拦不住我,只能无奈的怔在当场,我开车出了道观,不出一会儿功夫就来到了县城。

    到了苹果的专卖店,我刷了卡买了台苹果手机,当场就换上了,山寨手机信号好,还是双卡双待的,连小卡都支持,不过可惜运行速度太慢,分辨率连我银行卡到账信息的小数点都显示得不清楚。

    办完了手机,我把车停到了郊外王家不远的林子里,横背着盒子和单肩包,独行到了王家的小庄园。

    四台商务车和两辆奔驰车都停在了王栋的院子外,这王栋混黑道,开赌场,也玩走私,挣下的家业比他哥王恒还大,他虽然死了,儿子和老婆还在,并接管了生意。

    何铁手从临县请来,也就给招待这里了,王家的人都住在了别处,这是张小飞给我的信息。

    既然里面全是黑社会,那我也不需要客气了,不过看这么多商务车,好像得二三十个人,这让我的心悬了起来。

    我带上了鬼面,浑身的鬼气阴寒如昔,摸了下魂瓮,叫出四个鬼将,打算带着他们直接绕过围墙从外面进去。

    “主人,你该不会想要直接闯进去吧?不如让我们先来吧,后面那个大的再由你打发。”宋婉仪建议道,就飘上了王家外围的那棵树。

    不愧是黑道,戒备相当的森严。

    “主公,外面十二个人都藏着火铳,都没有修为,只有里面在喝酒议事的有修为在身。”江寒也迅速到了树上,因为是鬼将,说话窸窸窣窣,跟阴风吹过一样。

    明朝枪械普遍,江寒是将领,枪械是挺熟悉的。

    鬼消失在黑暗里很容易,无影无踪,人也难以看到。

    还好有鬼将在,看出这些铁血门的弟子身上都有武器,要不然我傻乎乎进去,一梭子弹过来,我就交代了,这些不是纯粹的玄门中人,一半黑社会成分,有关系的话在边境小城,从越南走私点枪支弹药很容易。

    “他娘的,翻风了,明天要下雨了么?”墙壁里面,铁血门的弟子说道。

    “不知道,这风……哎,你咋了?”另一个回答完,突然也没了声音。

    我眼里,宋婉仪已经发了两记阴锥,直接打中了守在门口的人。

    江寒没进去,守在我身边,惜君和黑毛犼从墙壁跳了进去,直接拘了对方的魂。

    我听到里面一阵的吵杂声后,就没了动静,结果我以为可以进去了,忽然一阵枪声就从里面传来。

    看来哪个家伙给吓坏了,乱开了枪。

    “主人,没杀光,漏了两个最靠近里面的。”宋婉仪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可以了,我们先离开这,一会再来。”我说着,就带着鬼将进了树林,放他们杀人倒是可以,但里面还有何铁手,我不放心。

    而我一个**凡胎的人,在枪口下自认挨不了一下。

    进了黑漆漆的树林,十几个铁血门的人果然拿了枪冲出来了,有的是自制的,有的是淘汰下来军用的,连冲锋枪都有,我冷汗冒了出来。

    法力再高,也怕菜刀,何况这是枪!

    何铁手也出来了,威风凛凛的站在队伍的中央,似乎认为我没手枪,他觉得没必要躲躲闪闪。

    “宋婉仪,你绕道旁边去放阴锥,惜君你速度快,从后面进入这栋房子,黑毛犼去吸引敌人注意,江寒,你站在我对面。”我指挥起来,对付这一群悍匪,我心里还真有些发毛,不放心之下,又招出了五鬼,坐在了上面,把江寒也喊了上来。

    “主人,这附近有好多兽魂,要不我都招来好不好?”宋婉仪看了眼树林里说道。

    “你能招来?”我有些好奇,宋婉仪平时都不见动静,每每倒是能给我惊喜。

    “对付厉鬼肯定没办法,但对付普通人,这些兽魂足够胜任。”宋婉仪说完,就吹了个口哨。

    也在这个时候,何铁手指向了我这个位置,他也不是吃干饭的,知道怎么分辨鬼气。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