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336.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四章:轮战
    砰!砰!

    何铁手的手下们朝我这方向开了枪,不过因为找不到我正确的位置,打到了旁边的树林里。

    但也让我愣了下,看来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让这些人肆无忌惮起来。

    何铁手死了十来个手下,在外面看到我躲在树林里没动静,就拨通了手上的电话,似乎在寻找其他支持者。

    吴家,画虫门,这些都是县外的实力,有这群人在,大龙县一刻都不会安宁,而且世家里还有王家,张老太这胳膊肘往外拐的,他们都有可能来帮忙。

    没听到我惨叫,十几个拿枪的手下就跑进了林子里,这林子就一小片。这些人一围上来就能找到我,旁边还有甘蔗地,我就指挥五鬼冲去了那,一群人看到白影冲入甘蔗地,就往甘蔗地扫射起来。

    听说王家附近有个狗场,垄断了县里的狗肉生意,王家天天把黑狗砸死了取血就做菜,死的黑狗多,怨死众,本来阳气中都跑山上去了。现在宋婉仪吹了下口哨,山丘上的一大群鬼兽都跑了下来,虽然厉鬼都称不上,但数量以几十来算的时候,就足够让人觉得可怕了。

    很快一群鬼兽就朝着枪手扑了过去。这群人连鬼都没见过,也没阴阳眼,只觉得阴风吹来就惨嚎起来,不少给鬼兽入体,丢了生魂,看起来就跟吓傻了一样,拿着冲锋枪的那位还胡乱扫射起来,结果打死了两三个自己人。

    砰砰砰!

    “啊呀!”

    让我意外的是,何铁手裤裆都给打没了!

    何铁手痛嚎一声。就捂着下身跪倒在地。

    看来何铁手练了铁血手,却没练成铁蛋功。

    几个干部反映过来,一巴掌就拍死了拿冲锋枪的,然后马上进行了借法,兽魂都飘忽不定,连老鼠和野猫都有,也比较难对付,当时在赵家后山,我们给宋婉仪招来的一群鬼兽围攻,滋味同样不好受。

    鬼兽很快就解决了一群的枪手,何铁手的几个心腹吓坏了。还没看到对方出手,自己就只剩下几个人了。

    “快进甘蔗地杀死他们!把我的神将符都用上!有钱也要有命花!别落单!这人单打独斗你们干不过他!”何铁手的心腹大声的呵斥,丢出了两张玉符给其中两人。

    吩咐完后,何铁手自己则冷汗淋漓,痛得说不出话来了。

    这何铁手攻防本事不弱,可惜算命本事不行,没算出他今天有血光之灾。

    斗法就是这样,有时候连敌人的面都看不见就死了,不明不白,就跟我以前一个样。

    我拿出了刘师兄的阵旗,在甘蔗地里一边摆阵,一边的往里面深入,很快我就跑了十来亩的甘蔗地,这些铁血门的人冲进了地里,立刻转悠悠起来,跟鬼打墙了一样,周边还有源源不断来的兽魂骚扰着他们。

    时间来的比较紧,刘师兄的阵旗也不完备,我就学了个**阵,这个阵很好摆,圈定范围,阵旗相连就能起作用,是最低端的阵法,在树林里才能起到效果。

    何铁手第一心腹倒也很听何铁手的话,招出了神将,可这人却很快和同伴失散,落单,空有神将也不过是厉害一些,以现在惜君和黑毛犼的实力,对付神将是绰绰有余。

    等大阵布完,这些人已经走不出来了,我看情况差不多,蓝符借法借来了血衣,就命了惜君和黑毛犼入阵,逐个把他们击杀掉。

    几分钟过去后,惜君第一个跑回来了,扑向了我怀里:“哥哥,都吃光了,有一个味道不大好,太老了。”

    我额上多了几条黑线,惜君都把他们魂给吃了,还吃出味道来了。

    黑毛犼慢了点,不过也尾随而至,汪了两声,宋婉仪也报告了战果,我就沿途收起了阵旗,来到了庄园前。

    何铁手痛得差点昏过去,他气坏了,想要等一群心腹进去宰了我,结果这些人全部落单给阴死了。

    看着我来,何铁手挣扎着爬了起来,地上全是血,惨不忍睹。

    我坐在五鬼搬山的椅子上,手指有节奏的敲着扶手:“何铁手,我说过,我师兄是今天死的,你今晚也会死,所以我会把你的魂拘了,带到我师兄灵堂前送葬,尸体我会让五鬼搬山搬到十万大山里,神不知鬼不觉。”

    “好……算你狠!我草你祖宗!”何铁手冷汗淋漓,吓得不轻,知道必死,就破口大骂起来。

    我觉得,他这样自称一代宗师的,其实也就那样,临死前也不过蹦跶两下。

    “呵呵,我父亲我都不知道是谁,祖宗更无从说起。”我冷笑一声,下了轿子,一脚就踹向他裤裆,他嚎得跟杀猪一样,眼珠子都翻白了,我又狠命的踢了好几脚,直接把他踢昏了过去。

    我搜索了下他的口袋,拿出了钱包来,看了他的身份证,原来这家伙不叫何铁手,叫何铁守,我拿出了纸人,抄下了名字和生辰日期。

    惜君把他的魂扯了出来,顺口就想吃掉,给我拦住了,念了几句咒语,就把何铁守拘入了纸人中,丢入魂盒,贴了符纸。

    何铁手死得也够倒霉的,连借法的机会都没,就给自己人打成残废了,男人重要部位都打没了,动弹不得也实属正常。

    铁血门算是灭门了,就算还有几个坛主香主什么的,也翻不起大浪,现在怕就怕愣头青没事带枪来暗杀我。

    我顺手摘下了何铁手的公文包,打开,里面上百张的蓝符和半斤的法盐,我毫不客气的收入了单肩包,里边还有几万块现金,还有个古铜印章,我不知道有什么用,不过阴阳眼看上去,黄橙橙的好看,就顺手丢进了袋子里,觉得是和上次画虫门的门主手中的宝石戒指差不多,有特殊的作用。

    我让宋婉仪带着黑毛犼把尸体都搬了出来,准备让五鬼先抬进山里,回头让廖氏兄弟这对赶尸匠都赶走。

    汪汪!

    当我躲在黑暗的树林里看黑毛犼处理尸体的时候,一大群的狗叫声就从公路那边响起,我皱起了眉,这凌晨都快到了,怎么听起来好多狗的样子?

    看向公路那头,一大群发亮的眼睛朝着我这跑来,我定神一看,居然都是黑狗,数量至少得三四十只!

    王家居然驱狗从自家狗场来了。

    我吓了一跳,叫来五鬼就爬到了轿子上。女休刚技。

    “咬他!”一个青年带着一个中年人从电摩托上下来。

    那中年人星目重眉,手上的鞭子一甩,啪的一声,一群黑狗就扑向了我,不可谓不威风。

    不过和宋婉仪这山鬼比就差距大了,宋婉仪也吹了口哨,剩下的兽魂还有三四十,听了指令也扑向了黑狗。

    一群的黑狗虽说能辟邪,但对付不了快成厉鬼的兽魂,直接给入了身,转身就朝着那青年和中年人咬去,一阵的撕咬,直接把两人咬死了。

    兽魂从狗身上跑出来后,这些黑狗没了主心骨,全部夹着尾巴四散逃离。

    看来何铁手的那个电话厉害,直接能沟通全部的网络,现在没准这里就要成车轮战场。

    何铁手手段不错,可惜,自己给手下爆蛋了,没撑下来,否则拦住我一时半会,然后聚集了所有人一拥而上,各种各样的方法齐出,总有一种对我有效。

    觉得这里不能久留,我坐上了五鬼搬山离开,可我才起轿子,一辆越野车已经从山道那边疾驰而来,拦住了要进入山道的我。

    这条山道两边都是果林,已经离远了公路,我从这条路走,也是为了避免撞上何铁手叫来的援军。

    结果对方似乎早知道我会走这条路。

    “杀了我们王家这么多人,想走有那么容易?”

    车上下来四个人,都是四五十岁左右,阴阳眼看去,浑身都有红色的气浪飘着,看来是王家的老一辈的了,王家亲戚多,分布各地,现在王家出大事快灭门了,就把走出去的玄门中人都招了来。

    “一个不留,都杀了吧!”我和惜君、宋婉仪说道。

    对付这些玄门的人我没那么多顾虑,惜君和宋婉仪的血衣还加持在身,当时惜君都能秒杀王诚,何况几个王家旁支,展开了连番的猛烈攻击,这四位老头也是苦苦支撑而已。

    受了些抵抗后,给惜君和黑毛犼彻底打得魂飞魄散。

    四个老头的抵抗让我犹疑了下,顺手一看时间,已经超过十二点。

    正常的时间段里,我心脏却没来由的突突跳了起来,而媳妇姐姐也轻扯了我衣角预警,让我的心脏一瞬间揪紧了。

    我苦思漏了什么,回过头,一群身穿红衣的大婶和大娘,身上都绑着根红绳,拖着一口红蒙蒙的棺材,由着一个老太婆牵着小女孩的手带领下,快步跑来了。

    棺材拖在坑洼的山道上,不断跳起,吓得我说不出话来。

    这群女眷哭哭啼啼,脸上愁容满布,领头的老太婆却面目狰狞,而小女孩怯怯懦懦,要不是老太婆拉着,她也不知道会摔几跤。

    黑夜里,一群女人此起彼伏的哭声确实恐怖,但更让我心里产生阴影的是,我带着面具的那边眼睛能看到棺材,不带面具那一边看不见。

    人拖棺,是副鬼棺。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