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337.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五章:理智
    我现在看到棺材都害怕,这人拖棺还真没见过,我脸色发白,一群的女眷。这是在干什么?

    “王家命法,传家不传外姓,传女不传女婿,传男不传媳妇,传小不传大,王家男人死得硬气,死得其所,王家的女人也不是孬种!你杀我王家的顶梁柱,杀我王家儿子辈、孙子辈,今日我王莲就带王家的女人追你千里!纵死不休!”王家老太婆手里拿了把木质把柄,很长的尖锥子指着我,狰狞的脸上一块老鼠斑格外的渗人。

    这老太婆年纪上来了,气势却不弱任何壮年分毫。拿捏着小女孩的手很紧,肉都掐了出来。

    其他拉棺的王家女人一边的号哭,一边恨恨的瞪着我,红着的眼睛里却煞气腾腾,择人而噬,她们手上都有尖锥子,锥子的把柄上画有咒文,我看不清楚,不过和王老太那把红色的比,就差了点戾气。

    要追我千里,纵死不休。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我浑身一颤,王家的女眷太过霸气,比男人还狠。

    我现在是看到大红棺材就浑身打哆嗦,王家女人拖棺而来,也太拼了点,不过媳妇姐姐警告过我,这鬼东西很厉害!

    红衣的小女孩七八岁。怯生生的,穿着一身的红妆,嘴唇也给涂成了红色,眼袋下也染了血,脸上的妆容跟上了双飞粉似的,白。

    这大晚上的,一群女人把个小女孩画成鬼,她们想要干什么?

    “王家的女人们!布大命阵,杀了这歹毒魔头!”王莲一跺脚,再次指着我。和泼妇没什么两样了。

    一群王家女人,算算十四个,或腰有脸盆粗,或头大如斗,或壮如牛犊,都大叫着那尖锥子来扎我。

    想起小侄子的骨刺,怕都没有眼前一群红衣女人来的恐怖,我赶紧的命令起五鬼来:“善芸,我们走吧,别理她们这帮婆娘了。”

    陈善芸招招手,立即就想离开这里。

    可这群老女人和一般的女人不同。够狠,一边骂一边的跑过来,几十根红绳就拉在她们身上,互相穿插,形成了蛛网似的,红色材质绝非什么绳子,应该是命绳一类的东西,阴阳眼看到,肉眼却看不见,很是诡异。

    王莲有点实力,把手往棺材盖子上一放,红色的锥子就一刹那扎到了自己的手心里!

    她愣是皱眉没吱声的拔出锥子,血液喷得棺材上都是,那红色的命绳都粗了很多,这些老女人速度也快了很多。

    而几根红绳瞬间缠上了梅兰竹菊的身上,居然扯住了我的五鬼搬山!

    “陈善芸,快回来!”我吓了一跳,怕坏了陈善芸她们的魂,赶紧摸了命牌,直接收了起来。

    陈善芸她们还没进我养鬼道的魂瓮,出点小问题不好恢复。

    但我现在成光杆司令了,只能召唤出了其他的鬼将。

    让我震惊的是,四个鬼将出来,也给缠上了命绳!这命绳居然无处不在!

    “哥哥,这东西好像面条喔,可能很好吃哟。”惜君说完,就深吸一口气,直接源源不断吸入了口中。

    不过很快她打了个哈欠后,红色的眼珠子顿时喷起了火来,头发都炸了:“哥哥,我一定要杀了她们!”

    “主人,这女人要杀。”宋婉仪漂浮在空中,已经念起了阴锥的术法。

    “主公,下令吧。”江寒盾牌前倾,银枪搭在了盾牌上,准备好了冲锋。

    黑毛犼偏头看了眼王莲,鼻梁上的皮缓缓的皱了起来,接着狂吼起来,震得周围阴风大作。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能把一群鬼激怒成这样,不像是一般的事情。

    十四个红衣女人怨气冲天,一边掉着泪花,一边拿锥子跑来扎鬼,隐隐还有阵形在里面。

    惜君一簇光束就喷向了棺材,结果王莲双手一合,一道蓝符就打了出去,立即消弭了这阴气,接着三四个女人就站到了前面,拦住了棺材。

    宋婉仪放出阴锥,噌一下就打穿了对方的身体,血液如注的溅出来,但那女人恍如未闻,也不见有事,咬牙又扑了过来。

    我看那群黑社会好像都死得蛮快,这些女人难道有了红线,就不平常了?

    黑毛犼怒意滔天,扑腾过去,一巴掌就拍飞了一个,可那拍飞的女人又如同僵尸一样站了起来,居然没掉魂!女冬他弟。

    而且脸上怨气更是凝结不散,又拿了锥子扎来!

    黑毛犼再接再厉,对付人都是一巴掌一个,它没这么多花花肠子,不胜其烦的又接连打飞了好几个。

    不过四爪难敌十四个人的大阵合围,不小心它就给扎了一下,瞬间,伤口位置鬼气就倾泻了出来,这黑毛犼跟气球给放了气一样小了一圈!

    那群女人身上的绳子也挺诡异,每次刮到鬼将,都黏住一道,才一会儿功夫,他们动作跟着慢了下来。

    黑毛犼吓得嗷嗷乱叫,我知道这群女人不平常,已经疯魔了,连惜君和黑毛犼都给缠得烦了,不断的挣脱起来。

    我就赶紧拿出蓝符法盐念咒,给鬼将全加持上血衣。

    这一下,黑毛犼又精神抖擞起来,大吼一声,一巴掌就拍断了红绳,实力也抬了一阶。

    惜君也张开了嘴巴,一颗篮球大的红色光球吐了出来,给她拿在手上,三个女人才跑向我,就给她拿着光球一扫,轰隆的巨响,直接拦腰炸飞,三个女人半拉身体还在抖动,肠子都跑了出来,还挣扎爬向我,我浑身颤了下,看着漫天血雨,但也很快在压抑下强制平静了下来。

    “都解决掉吧。”我嘀咕一声,觉得战斗应该到此结束了,再厉害,这老太婆也就这样了吧?

    王莲看到拿我没办法,满是横纹的额头都皱成了麻花。

    但下一幕,老太婆的做的事情,让我毕生难忘。

    “胭儿,你是姑婆一手带大的,你爷爷魂丢了,是这人亲自动手的,王你爸爸王恒,你叔叔王栋,也都死了,他们的死都和眼前那人有关,往家亲戚全给他杀了,要灭门了……你看看,你二姑姑,四姑,都成了那个样子,你记住他了,他叫夏一天,你死了变成怨鬼,也一定要记住他。”王莲抓着孩子的手,把她抱坐到了棺材上。

    “呜呜……姑婆……胭儿能不能不死……胭儿不想死……”小女孩抽泣着,摇了摇头。

    “你只要用锥子扎自己心口一下就好,你阴历阴时阴刻生,四阴之体,加上是女子,五阴齐全,你一冤死,里面四十八具和你一样的冤魂就都全了,七七四十九具,何等凄厉,你也会以五阴汇聚,自小修炼而成为凌驾她们所有鬼混的主魂,成为我王家女属命法历代以来最强的棺。”王莲的表情丧心病狂,却偏偏言辞平淡无比。

    “姑婆……胭儿……呜呜。”小女孩看向了我,眼泪花花的,这是求助还是恨?

    我浑身颤栗了,王莲还是人么?四十八具女孩儿冤死这具鬼棺,这最后一具居然是王胭!

    王恒有个女儿,这事我知道,可我没想到这王莲作为他亲姑姑,居然如此歹毒!

    “快住手!!惜君!黑毛犼!快救人!”我眼都红了,这王莲简直是魔鬼!比王诚都要变态!她已经不是人了,绝对是魔鬼!

    王越退出王家,必然因为有王莲这畜生在!

    我手势连打,立即要阴阳借法,如果让这无辜女孩儿死在这里,我怕很久都不会安心。

    惜君也发起了狂,黑毛犼连咬带拍,宋婉仪蹙眉连放风刃阴锥攻击死死挡在王莲身前的三个人肉盾牌!

    而江寒看向我,我点点头,他立即发出类似战吼的鼓气声,盾牌斜插,长矛横捺,冲锋向了王莲!

    “姑婆,胭儿不想死,我不要这个……”王胭推开王莲塞向她的锥子,哭成了泪人,她年纪小,不明白什么世家仇恨,也没看到我杀死任何一个人,现在让她自杀在棺椁里,她说什么都不愿意。

    “快!快救她!快救她!”我双目欲裂,几乎是咆哮起来。

    惜君也急了,宋婉仪也毫不吝惜法力的使用阴锥,江寒也冲到了人墙的前面!黑毛犼高高的跃起,王家的女人也疯狂的抵抗着……

    咚。

    闷响。

    再看向小女孩王胭时,她已经给王莲用锥子钉在了棺材板上。

    死前她小嘴张开,呀呀的要说点什么,求饶点什么。

    锥子穿过她幼小的心脏和身躯,血液流得棺材上都是,她死了。

    我噗通跪倒在地,紧紧的抓着自己的心脏,大口的喘着气,两眼剧痛,同样是长辈,同样的五阴汇聚,命运如此不同。

    外婆救了我,成就了我的现在和未来。

    王胭的姑婆杀了她,断送了她的青春,爱恨,情仇,和一辈子。

    王胭融入了棺材里,消失不见,随后红色的棺椁剧烈的抖了起来,王莲仰天大笑,跟个疯子一样。

    媳妇姐姐猛地拉了我的衣角两下。

    “我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我的愤怒达到了临界,几乎失去狼的咆哮起来。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