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340.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八章:夜战
    大雨倾盆,雷亟打在地上,我耳朵嗡嗡的响,浑身都酥麻了。

    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媳妇姐姐又扯了我的衣角,我这次本能的朝旁边栽倒,宋婉仪最靠近我,把我一扯就扯上了五鬼搬山。

    一瞬间雷亟又打了下来,轰的一声巨响,宋婉仪给炸飞了出去,招雷的速度实在太快,我没反映过来。

    “都回来!”我不知道宋婉仪怎样,摸了下魂瓮就把他们全收了回来,王胭和四十八个女鬼也回到了铜棺材里。

    我半跪遮挡雨水,拿出了一扎的纸人,迅速的丢到了路边。

    雷电继续的轰击,刚丢下来的纸人就给打成了粉碎。

    一张纸人正好丢到了王家女人的尸体上。闪雷瞬间把尸体打得焦黑,我脸色铁青,想起了吴家来。

    吴家用雷很老道,闹得也最凶,李家的招雷术我不知道如何,毕竟和李破晓那事,李家好像兴致缺缺,不至于这么卖力丢蓝符法盐。女扔鸟弟。

    我逃得很快,那边招雷的也难以定位到我,打了几次没打着,也不敢乱放雷了,钱不是那么好挣的。

    但我只要一停下丢纸人来。雷又会冲我招呼,这定位的方法我一时半会还真拿它没法子。

    “返回去。”我指挥起了五鬼,进入山道,无遮无掩,正是他们发挥实力的地方,这附近只有王家庄园有避雷针,有那玩意在,雷劈不到我。

    我纸人丢个不停,雷亟也打得不那么多了,偶尔也就一道打下来,怕他们也觉得要考虑换个定位的方法。

    拿下了面具。我立即丢了铜钱进嘴里,用了阴阳法里的藏形术。

    结果雷电还是往我这边招呼起来,看来这吴家又改了定位的方式。

    不过陈善芸跑得也飞快,雷电也要准备时间,雷光好几次就在旁边闪起,吓得我够呛。

    凌晨两点,雨夜的县郊十分的安静,一个人都没有,地上的尸体仍在泥泞里趴着一动不动。

    陈善芸指路进了庄子。

    王家的庄子挺大,占地也广,四周是围墙,本来给了铁血门,现在铁血门尸体还在外面。里面一个人都没有,静悄悄的只有雨声。

    里面是好几间有落地窗的房子,都开着灯和窗,我闯了进去,放出了惜君等鬼将:“没受伤的去警戒,找找看有没有其他人,受伤的来吸血食。”

    宋婉仪出现时,已经蜷缩在地上了,痛苦得表情扭曲,我赶紧伸出了手指,拿出一根针扎破中指,放到了她嘴里。

    吸过了精血,宋婉仪魂体才渐渐清晰起来,她这次是救了我一命,要不是把我扯开,这次就完了。

    我带上了鬼面具。脸色凝重的看着宋婉仪,我想着怎么给她加强点防御,好比江寒都有了武器和防具,她却没有,以前赵茜那种魂铃倒不错,可惜只有肉身才能使用。

    要是可以制作出鬼用的武器防具倒是不错,王家应该有这类的典籍。

    “主人……嗯……”

    正在我想着事情的时候,宋婉仪还贪婪的含着我的手指,我赶紧抽开,这丫头是要趁机占便宜。

    “山鬼,你真小孩子!”惜君不明就里,以为宋婉仪要装小婴孩。

    江寒知道宋婉仪在干什么,脸色尴尬的转过一边。

    黑毛犼直接就过来舔我,爪子搭在我脑袋上。

    “好了点没?大家去警戒下吧。”我说完,四个鬼将都四散开来。

    我所处的房间到处都是烟味,呛得难受,桌子上摆着许多的枪支丹药,还有一些白色的粉末,何铁手看来真是典型的黑社会。

    我拿出了铜棺材,想要放出王胭来:“王胭,出来。”

    结果很遗憾,棺材居然没动静,我怔了下,媳妇姐姐不会是骗我吧,开了阴阳眼,鬼棺已经一点鬼气都不剩了,我表情凝固,这东西难道要吸道统精血?

    我趁着伤口还没愈合,挤出了一些来,抹到了小铜棺上,结果血液是进去了,但鬼气却没增加多少,仍然淡淡的一层。

    “孩子们,都出来。”我又对棺材说了一声。

    很快,一群红色的小女鬼都出现在了我身边,这恐怖氛围,让我有点不自在。

    不过王胭这次没出来,阴阳眼里,鬼棺的鬼气迅速的流失着。

    不是养鬼道道统里的东西,果然不能和惜君、宋婉仪那样随叫随出,而且看她们吸收能量的方式,我觉得如果没有收服这群小女鬼,她们平时应该会去阴气重的地方吸收鬼气,等到能量充盈再来追杀我。

    所以现在到了我手中,反而有些难为我了,我鬼道的实力顶多就厉鬼这个等级,一滴精血根本撑不住多久,刚才媳妇姐姐在的时候,只是她们能量还充盈的时候。

    鬼气消失,这群小女鬼也恍惚不见了,我看了看手机,差不多一分钟的时间。

    我叹了口气,收起了小铜棺。

    仗着蓝符法盐多,吴家是到处借雷来劈我,定位方法是什么?

    我不禁苦思起来。

    之前带面具挨劈,白日匿迹也挨劈,丢纸人,纸人也挨劈,逆天了这吴家,不过当时白日匿迹的时候他们没劈中我这位置,看来那时是改用陈善芸定位的,几种定位方法,要几个人才能办到。

    那我要是用藏形术,把鬼将都收起来呢?会怎样?

    四个鬼将也在这时候回来,庄子里已经没有活人了。

    想着,我摘下了面具,嘴里含了铜钱,念了咒,开了符箓就跑了出去,在空旷的地方站了一会,雷居然没劈下来。

    媳妇姐姐也没提醒我的意思。我心里一喜,看来这吴家定位的方法已经给我破了。

    回到房间,我看向桌子,上面有把56式冲锋枪,由前苏联ak47改制的,应该是自卫反击战那会流失越南的东西。

    还有些子弹和弹夹,我好奇心起,往弹夹里填入子弹,装好,拉开保险上膛,趁着雷鸣声,我往外面开了两枪,后坐力震得手都有点麻。

    威力还不错,我冷笑一声,拿了两弹夹放口袋。

    “婉仪,你能不能召唤下鬼兽,让他们搜索下这吴家的人到底在哪借法的。”我和宋婉仪说道。

    “主人,这当然没问题。”宋婉仪立即有节奏的吹了几次口哨,怕是吩咐鬼兽去侦查活人了。

    大概十几分钟的功夫,两三只鬼兽从外边跑了进来,朝着一座山丘努了努嘴报告宋婉仪。

    我大致就明白了在哪,也不用宋婉仪解释,就把他们全放入了魂瓮,随后摘下面具,扛了冲锋枪上了山。

    一路上,吴家的人没能定位到我,雷电也就没敢招来,想要轰王家庄子,有避雷针他们也没法子,况且雨夜,要找到我的身影也不容易。

    夜里走山路,荆棘遍布,我朝山上爬上去实在危险重重,不过他们不下来我也不能干等着,咬咬牙就上去了。

    结果半路上,声音就传来了。

    “姓夏的小子狡猾极了,躲在王家庄子里不出来了。”这是个中年的声音。

    “哼,这次下去,只能是亲自出手了,凭借我们俩个人同时借法,应该能够挡住他一时半刻,不过二哥,你可一定要记住朝他丢符,好让大哥招雷轰死他,不然这次我们就成炮灰了。”另一个中年回答道。

    我打开了枪的保险,立刻朝着两个声音开了枪!

    砰砰砰!砰砰砰!

    一梭子弹全部都朝着声音那边招呼,对面瞬间也传来惨叫的声音!紧接着没了动静。

    我换了弹夹后,远远跑开,等了一会,兀然轰隆一声,雷电就劈了下来。

    看来这上面应该是老大了,也够狠的,听到枪声响,或察觉自己两个兄弟位置变动,他就马上施法炸了下来,要是我跑过去检查两人的生死,没准死的就是我了。

    没敢去看两人有没有被打死,我快速的上了山。

    树林里,一个黑影迅速的朝着山下跑去,我想也没想,躲在黑暗里就开了枪,我枪法不准,扳机一直扣着,一梭子弹打完才停下。

    黑影惨叫一声,滚下了山去,至于挨了几枪,我也不知道,或许一枪都没挨到也有可能。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他们招雷,我开枪,大家都作弊,斗得是机智而已。

    虽说玄门的事玄门办法才是正道,可临县那些家伙非要对我动枪,吴家和铁玄门、画虫门有纠结不清的关系,不管如何,他们先坏了规矩,我也顾不上遵守法则了。

    我爬上了山顶,都快成了泥人,望着空旷的山丘顶上给弃掉的雨棚,我就知道吴家三个施法的已经给我在山下干掉了。

    往回来的地方下山,我来到了刚才开枪的位置,就看到两个不知道死于冲锋枪还是给雷打死的中年。

    俩位身上中了枪,弹眼分布不均,黑夜里反正我也看不清楚,大部分也都打到了天上去了。

    我召出了五鬼搬山,朝着山下的位置离开,一路上摇摇晃晃,快到了山下的时候,警笛声就响了起来,好几辆的警车堵在了上山的路上,下面王家的庄子也有两三辆,围满了警察,还传来了警犬的叫声。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