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345.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三章:科技
    给我的车子卡住,几个穿得和老头差不多的保安服青年人跑下了装甲车,朝我追来。

    我没命的跑起来,看到路边有个女人停车。对方刚打开车门,我立即拿出了瑞士军刀,迅速的抢过了对方的钥匙。

    “滚!”我唬了女人一下,她吓得退了两步,我插上钥匙,打着了车子!

    咚咚咚!

    几个追来的青年冲了上来,用硬物砸碎了玻璃,扯住了我的衣领,我猛的踩了下油门窜了出去。

    对方没抓好我的衣领,一瞬间的冲击就让他放了手,红色本田凯美瑞就飞串了出去。

    一路我朝着郊外逃起来,到了半路,没看到有装甲车追来。我立即把车子停在了路边,跑到了百货商店,这地方视野开阔,出口好几个,超市也在楼上。

    我含了铜钱,念了藏形术,一路念咒扔了好多的替山人,然后跟着人群上了楼,从密封的窗口那边往外面看去。

    可不一会,三辆装甲车都停到了路口那,下来的人开始堵住了超市的几个出口。

    看来张栋梁能追踪我的替山人,甚至是我。

    又看了两眼,张栋梁已经来了。并且朝着我这个方向指了下,我吓得脸色发青,他似乎有准确定位我的办法!女来欢圾。

    难道是魂瓮上给下了几道符?

    也不对呀,刚才他还跑到黑巷子口找我了!

    但现在我也白日匿迹了,他还能找到我?

    哎,抓到就是枪毙了,我考虑不了这么多了。不能不逃!

    这里是二楼,我跑向了没什么人的位置,看有辆车正在卸货,我拿起了超市的一把锤子,抡了一下就砸烂了玻璃,咬咬牙,直接从二楼的窗台上跳了下去!

    咚,卸货的车子上。是一些冰箱之类的大件,响声惊动了不少的人,连旁边守门的青年都惊动了。

    我吓得够呛,现在也没有什么能紧急使用的东西,没有鬼将,我就没防御力,只能一路的奔逃,结果又绕到了凯美瑞那。

    紧急的发动了车子,再次逃了起来。

    纸人不行了。连白日匿迹也不行,我开车驶向了三叉公路,那边是县郊,也是坟地,有不少的树林,只要躲入了树林,摆上大阵困住他们,我就能逃离这里。

    车子飞驰而过,进入了公路里,半道上我下了车,看没人,我召唤出了陈善芸,坐上了五鬼轿子逃入了树林里。

    一时半会这应该安全了吧?

    不过我还是在方圆几亩地的地方摆上了**阵,带上了鬼面具,然后拿出了魂瓮来细细查看。

    山里边,现在也渐渐入夜了。

    正在我查看魂瓮的封符怎么解的时候,一阵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我吓得跳了起来,陌生号码!

    我接了过来:“谁?!”

    “我是张栋梁,怎么,你逃到三叉公路的坟山树林里了?真以为你能逃得了?自首吧,这次不会审你多久,是注射死刑,不会痛苦。”

    “张栋梁!你用高科技定位!”我差点没晕过去,想了大半天,原来是这样。

    我手机开着机,要再定位不到,这玄门的警察也就不用干了。

    注射死刑,这老家伙可真敢说,能不能抓到我还是两码事,我关了手机,拔出了电池和电话卡,然后上了五鬼搬山,朝着另一个方向逃去,专挑阴气重的地方。

    天已经彻底的黑了下来,周围的阴气越来越重,这时来个厉鬼什么的,一点也不奇怪。

    到了当初遇到小侄子的地方,我走入了坟堆里,拿出了单肩包里的道具,摆上纸符和法器,开始念起了咒语来。

    很快,我能看到山路那边几辆车开来,看来不光是靠高科技,就算是用其他方法,老头都能追踪到我。

    这趟官方也是够了,派了这么多能人抓我回去,我法术要完成了,立即收起了陈善芸。

    “借道阴路!”在车子刚停下的一阵,我咬开了舌尖,一口血喷在了大蓝符上,法盐丢了上去,解了阴阳路下阴间!

    一团青烟冒了上来,下车的张栋梁跺了跺脚,有些懊悔的样子。

    这群官方的老家伙人多势众,我知道不是对手,我的白日匿迹是半吊子,鬼面具只有半块,要是能跟周善那块一样,可以随意变更气息,就没这么惨了,我可以在一个位置变成阴魂,跑另一个位置变成鬼将,忽悠都能忽悠死张栋梁。

    所以我只能找这个地方潜入阴间。

    当然,在阴间虽然鬼怪多,但我也暂时躲过了张栋梁这丧门星。

    咚!

    我掉到了阴间,瞬间却溺水了,我本能的站了起来,一阵阴风吹过,冷得刺骨。

    看来我的借法还不太熟练,掉到了河水里,我打了个喷嚏,赶紧带上了鬼面。

    周围,半个鬼影都没有,我想着终于算是安全了,可刚想走上岸,什么东西扯住了我的脚!

    我额上冷汗都冒了出来,疯了似的拖着那东西上岸!

    那东西力量很大,但还不足以拉我下水,我召唤了陈善芸帮忙,合力之下终于把那鬼东西拖了上来。

    一看吓了一跳,是个厉鬼!那鬼东西满脸都湿漉漉的,眼窝深陷进去,冒着黑色的光,相当恐怖。

    陈善芸咯咯笑了起来,放出了一道绿光就打散了这厉鬼的魂。

    我松了口气,陈善芸还是有点本事的,现在也是我手上的最后底牌了,我没有了魂瓮,根本没法子叫出惜君他们。

    不过想起了陈善芸的命牌,我又想起了王胭的铜棺材。

    从背包里拿出来一看,阴阳眼里,黑色的鬼气正迅速的恢复着,在阴间,王胭吸收鬼气很快,她将是我在阴间最大的仰仗了。

    我上了轿子,吩咐陈善芸往阴气最重的地方跑,既然来了这里,有鬼面具,顺道找阴土就成了此行的目的之一。

    但我眼瞅着陈善芸的方向好像不大对,她居然是跑向了城隍那边,吓得我脸都绿了,这城隍现在是鬼王了,上回我还纠结了几千土匪和他打架呢,这一去,不得给他下菜了么?

    “陈善芸,你确定里面阴气最重?”我有些疑惑的问道。

    “当然,城隍选址建造时,都是选当地阴气最重的地方。”陈善芸解释起来。

    “行了,到这里停,收起轿子,梅兰竹菊,你们装成我们的随从,陈善芸,你牵头带我们进去,我们就以兄妹相称,中途要是没骗过,只能贿赂了。”我拿出了一把海师兄特制的冥纸,这是走阴间专用的。

    我当场就烧了起来,纸质烧没了,变成了一张张的金叶子,我交给了陈善芸,陈善芸收了起来。

    别看这是冥纸就以为便宜了,黑市里也得好几千一张,师兄因为能借道阴阳,平时收集了些,为了方便城隍里贿赂阴司的鬼官。

    我知道小侄子很可能在城隍府邸,不过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先混进去,反正我有王胭,这小子我可一点都不怕他,只要能躲过城隍爷就成。

    因为是肉身的缘故,陈善芸和我走了很长时间才到了城门,这次不是什么金枷银锁大将守门,陈善芸塞了张金叶子就贿赂了守门的,轻松的放了我们进去。

    里面阴魂,阴兵鬼将都不少,形成了特殊的一个城市,我和陈善芸两眼一蒙,反正是不认识路,就四处的乱逛,很快就找到了间鬼茶楼,这里面都是一些鬼将在喝茶的样子。

    我们五个鬼找了个地方坐下,陈善芸点了好些鬼吃的东西和茶水,自己吃了起来,我什么都没动,四周围警惕着,发现也没引起周遭的注意,小侄子好像也没来找我,难道是出了远门?

    我放下了心。

    “那边的阴气最重。”陈善芸吃了好些糕点,指了指那边一座府邸。

    我看时候不早,就点头让陈善芸结了账,带着她去了那。

    在墙角的位置,我让陈善芸把我丢进了府邸里,然后她自己也溜了进去,城隍这地方的治安还是相当不错的,毕竟惩罚也重,住的多数是鬼将,大家都认识,不好偷东西,也就没人设防了。

    里面假山泉水,漂亮得一塌糊涂,我和陈善芸都惊呆了,看来这地方肯定是很厉害的鬼将居住的地方,难道是黑白无常家?

    很有可能。

    不过我不能久待,立刻到了陈善芸指点的墙角,拿出了瑞士军刀挖掘了起来,因为着急,好多阴土看都没看就丢了进去。

    很快,墙角就给我挖开了个洞。

    “够了,差不多了!我们走吧。”我看挖的差不多了就站了起来。

    可正准备起来,一个脑袋从墙的另一边钻了出来:“大伯,你怎么挖我家墙角呀!”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