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346.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四章:叛变
    我浑身一颤,本能的往后面跳开,摆开了架势,看向了小侄子。

    小侄子虎头虎脑的撅着屁股趴在对面墙角。脑袋钻到了坑里,把坑塞得瓷实,塞在那一时半会过不来。

    “小侄子,你不去杀你爹,躲这干什么?”我乐了,他不去扎李跑跑,真跑阴间城隍来了。

    “大伯,爹杀不了。”小侄子扭了扭脑袋,挣扎了好一会,咚一下就把脑袋拉了出来。

    我赶紧又退了两步。

    轰隆!女以台巴。

    一声巨响,小侄子直接撞穿了墙壁过来,黑漆漆的双眼盯着我,手里还拿着那把骨刺。不过他倒是干净了,穿着开裆裤,小**甩在外面。

    这小子分明就是小张一蛋,看得我眼珠子都瞪了出来。

    “你杀不了爹,难道来杀我?”

    “大伯,杀不了爹,只能杀你。”小侄子露出了尖牙。

    “好了伤疤忘了疼是吧?一会大伯就打你屁股!”我心中突突的跳起来,实际真要打起来,没有江寒我扛不住他,他是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的能手。

    我拿出了小铜棺,在手里捏了捏,阴阳眼里,鬼棺呈现了浓烈的黑气,这才多久。就已经充盈了。

    “小东西,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杀你爹去,放了你大伯好不好?”我肯定不想把事儿闹大,要不然在阴曹地府吃不了兜着走。

    “我不,我要杀大伯!”小侄子很执拗,拿了骨刺就朝我扎来。

    我看也只能速战速决了,这鬼娃撞毁了一堵墙,动静太大,他跑得比越野车还快,不缠住他跑不掉。

    “陈善芸,准备轿子,咱们继续逃了。”我对身边的五个鬼将说道。

    陈善芸伸手一招。轿子就出现在了我后面不远的地方。只要我坐上去就能逃出这府邸。

    “王胭出来!宰了这小东西!”我一抹棺材盖子,身边立即出现了四十九个小女鬼,王胭小脸白皙,一副好奇的模样看着周围。

    我才叫出王胭,小侄子的骨刺已经到了我面前。吓得我赶紧滚地上,王胭似乎也看到我陷入了危险,挥手就布好了阵,七鬼一组,挡在了小侄子的前面。

    小侄子愣了下,偏着头看着忽然出现的小女鬼。

    “哥哥,他好可爱呀!”王胭看小侄子耷拉脑袋看着自己,好想过去抱一抱。

    不过小侄子可不理她,嗖一下就到了王胭的面前,骨刺就扎了过来!

    王胭懂事开始就为了鬼棺而修炼,面对小侄子的反扑,从容的伸出那把戾气惊人的锥子。

    两相碰撞,哐一声的金铁交鸣,反把王胭弹飞了出去。

    看来单打独斗,王胭也不是小侄子对手,不过迅速无比的,小侄子身后也出现了十数个小女鬼,全部拿着锥子扎向了他。

    王胭性情比较被动,还有些不想让其他小女鬼受伤的想法,所以刚才那一击才硬接了下来,不过也给其他小女鬼创造了机会。

    十几把断魂锥四面八方都扎了过来,小侄子猛的一挥骨刺,前面嘭嘭的好几波小女鬼都给打没了,不过小侄子也给扎了好几下!

    小侄子给扎到的地方,血跟瀑布一样溅了出来,而鬼棺那边,消失的小女鬼却又恢复了过来,这鬼气不消失,四十九个女鬼全都不死不灭,厉害透了。

    我冷笑出声,虽说鬼棺和魂瓮不一样,需要充鬼气,但一出来,必然是随便秒杀血尸阶段小侄子的。

    可让我意外的是,小侄子痛慌了,眼泪都流了下来后,居然哭着又撞坏了一堵墙,冲出了府邸:“妈妈!妈妈!大伯欺负我!”

    “你妈还没给你吃掉呀!”我又气又笑,收起了王胭和小铜棺,跳上了五鬼搬山后,对陈善芸命令了起来:“任务完成了,我们离开城隍吧,阳间回不去,只能闯一闯阴间了。”

    这趟逃命身上没带什么,就一瓶随身的矿泉水,不过我现在要借还阳路也不难事,先出了这里再说。

    结果刚准备闯出府邸,天上地下就飞来了好一些鬼将,嘈嘈杂杂的。

    “哎哟,小公子好像给谁扎了,这下好玩了,玩刺的给人扎了,可咋办呀。”熟悉的声音嘀咕在府邸外面。

    “小声点!说什么呢,这不恢复了么。”另一个声音冰冷冷的呵斥道。

    “大伯!是大伯和姐姐们扎的!”刚跑出外面的小侄子声音也来了,看来撞开的墙就是通往他救兵的府邸的。

    嗖嗖!

    一个个鬼影就到了院子来,训练有素远超想象,也不愧是大龙县的城隍,当时我带的土匪部队完全不是对手。

    最先进来的鬼将是黑无常,我很快就把那熟悉声音和他联系了起来,而冷冰冰那个当然也是熟鬼,白无常。

    “哈哈!一见发财!一见发财!是夏一天!是夏一天呀!哎哟我的妈呀,怎么这都撞上了,比我们还阴魂不散呀!”黑无常顿时指着我跳起来。

    “哼!你又来干什么!引凤镇给我们带来这么大的麻烦!”白无常还是死了爹娘的模样,七窍生烟。

    “大伯,是大伯!”小侄子指着我,身上的伤口已经完好如初了。

    “是你们呀,嘿嘿,路过而已,这就走,不行么?”我阴沉一笑,摆摆手,陈善芸就朝城门口离开。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当我们城隍是客栈么?”

    结果黑白无常都拦在了我前面,后面还陆续飞来几十个鬼将,实力都相当的厉害,最少都得是鬼将等级的,阴兵来得反而不多,但城隍北部已响起了军号,大军集结了!

    “好大的场面,但这就想要拦我?给你们三秒钟死开,不闪的都扎死。”我皱起了眉,眼前确实黑压压的连路都没有了。

    黑无常听完,乐笑了:“好呀,你那些鬼将是厉害,不过面对我们一县城隍的兵力,还敢大言不惭?不是我说你,其实就你这小菜,还不够我们城隍塞牙缝的!”

    “不用和他废话,既然闯进来了,拘了魂再说,咱们也省得上去拿他,布阵!”白无常挥舞哭丧棒,周围的鬼将立即排兵布阵起来。

    “找死!让你们看看我新收的鬼将!”我摸了摸铜棺材,身边就站出了王胭,后面则全是小女鬼,密密麻麻,却各有不同。

    “哈哈,都是你送来给城隍爷交差的吧?”黑无常差点没笑出声,这是大盘菜呀,管饱的。

    “没练过就拿出来丢人现眼,如果是吞神鬼将和那只黑狗还好说,就几十个初级鬼将顶什么事?都拿下!城隍爷正缺看门的!”白无常也憋不住笑了。

    经过引凤镇一役,黑白无常已经晋级中级巅峰的鬼将,厉害不是一点半点。

    “扎死不用了,扎成重伤就行。”看他们轻敌,我笑起来。

    “是,哥哥。”王胭伸出了手,示意队伍散开,随后结阵,还是七人一队,迅速的扑向了黑白无常和诸多的鬼将。

    这次小侄子还不老实,又拿骨刺朝我扑来。

    最后毫无疑问的打起来了,有了厉害的断魂锥,初期的鬼将也很厉害,一群鬼将虽说修为大部分高过小女鬼,但集合起来的也不过十几个,根本挡不住源源不断出现的小女鬼!小女鬼论队形集结,七个一队,进退有据,配合得当,无论如何都不落单,打得对方一顿没脾气。

    很快就有鬼将以为自己皮糙肉厚,硬抵过去,结果挨扎后,跟气球放气了似的干扁了下来。

    好比黑无常冲在前面,结果不小心给王胭扎了一下,瞬间他跟漏气了一般,差点没魂飞魄散了,直接重伤了。

    王胭很听话,也不追击过去,看着他漏气,笑吟吟的。

    “怎样?还要打么?这次可不是重伤,直接扎死,哦,我差点忘了放出小黑狗和吞神鬼将。”我挥手让一群小女鬼都退后。

    “啊?别!我们不打了!”黑无常吓得差点傻了,上次黑毛犼把城隍府闹得鸡飞狗跳的。

    “乖乖的放我走不就好了,非要闹这么大阵仗……”这脸打得够爽快的,不过城隍已经是鬼王了,此地不可久留,还是逃命要紧。

    话还没说开,小侄子还要跑来扎我,我皱起了眉,想那廖氏兄弟的铃铛,要不摇摇试试,没准能把小侄子拐走?

    结果刚拿出铃铛,一阵的拨浪鼓在外边响了起来。

    我差点没吓得魂飞魄散,这城隍不是还在集结兵力么!这么快就来了?

    “谁在我家撒野?”

    一个女声传来,外面阴风大作,遮天蔽日一般!

    王胭表情惊慌,而其他的小女鬼魂体居然波动了起来,铜棺材的鬼气也有些不稳了,我命令布阵,结果王胭苦着脸看我,手渐渐提起了断魂锥,而其他小女贡接呆呆傻傻的表情,齐刷刷的看向了我,手里的锥子对着我,怕马上就要朝我扎过来!

    叛变!?

    我惊讶之下连退了好几步,完了,这下子死定了!

    城隍府门外,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飘了进来,手里摆弄着个拨浪鼓,小侄子跑了过去:“妈妈,妈妈。”

    女人搂着小侄子,细细的检查有没有受伤,最后转过了脸,杀气沸腾的瞪着我。

    “你……你……你是!”我愣住了,霎时间,心海如波涛翻起,久久不能平静!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