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347.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五章:解密
    随手控制我四十九个女鬼,能做出这等骇人惊悚的法术的除了外婆,就只有周善了。

    而眼前这个长得一般,但目光如电的女人。却让我记起了一个人,一个给炼制成了怨尸的人。

    周璇,张一蛋的老婆,鬼娃的母亲。

    在招鬼术的传承里,仅次于外婆的存在!顺手就控制了我四十九个低级鬼将,得有外婆一半的本事了!确实是厉害透了!

    “周璇!”我浑身冒着冷气,是敌是友,我看她的表情,好像对我很不高兴。

    “我以为是谁,原来是你,夏一天!”周璇抱着鬼娃,左右扫了一眼,周围的鬼将都露出了崇敬的目光。

    黑白无常还要说点什么。她却一摆手,众将都只能退下。

    鬼王,周璇的魂居然练到鬼王级别了,随着修为越高,兵解后,魂体就越强。

    而那具怨尸,无魂有魄的躯壳,一直让小侄子拖着到处乱跑。

    引凤镇里外婆问我周璇是不是来了,我居然还没听出来,到了至今才明白周璇在城隍府。

    后知后觉带来的就是如此的震撼人心。

    “张元义给李破晓借身,却看到封魂符里跑出了你,李破晓这人是二愣子,免不了就和你打了一场,结果你趁着他借身未稳。逃下了阴间,对吧。”我仿佛亲眼所见一样把事情描绘了出来,脸皮却已经在抽动。

    “你很聪明,不过却没猜对,李破晓是先和我打了一局,我离开后他才进行了夺舍。”周璇拿着拨浪鼓,逗弄小侄子,而身边的鬼气一松,就解除了对王胭她们的控制。

    不进魂瓮,就只能是一件宝贝,结果就是面对招鬼道的传人,根本无法控制自如,只有让她们进了魂瓮。才会一劳永逸。

    我赶紧摸了下棺材和命牌。把王胭和五鬼都收了起来,如今的状况没法子对抗周璇,还不如光棍白条来的轻松。

    “好吧,然后李破晓觉得自己肉身稳固了,准备也充分。就四处找你,最后找到我师兄借阴阳道,和你在城隍府打了一场,反而让我得以逃脱!”我把一切事情串联起来,就能明白当时李破晓来这里的原因了。

    这二愣子肯定对周璇这么厉害的鬼将出逃,耿耿于怀,恨不能杀之灭之,维护宇宙和平。

    “哼,有点意思,分析得对了一半。”周璇冷哼一声,对我的分析力也算是承认了。

    “你在城隍府招兵买马,假冒城隍,四处搜罗鬼将……嗯,招兵是为了救外婆吧?就是你什么时候知道外婆出事的?不过当时我集合了引凤镇的数千兵力,你要和我死磕,啧啧,其实那又何必呢,我也是要救外婆而来,大家这一场死磕,浪费了上千兵力不说,你不听我的劝阻,带着这么多阴兵去送死,尽管你有些什么秘法带着黑白无常他们逃出来了,那又怎样?损失之众,值得么?”我有些不解的问道。

    周璇难道不认识我?我和张一蛋的熟悉已经到了称兄道弟的程度,亲密无间,她的声音我也听过,婚礼时就曾经用电话互相祝福,也是我听到她声音后,觉得很熟悉的原因。

    可她好像不认识我,但至少知道我夏一天的名字吧!大龙县有几个夏一天?

    她倒好,经常派鬼差来拿我,这就解释不通了,我和外婆的关系,难道她还不知道?

    “何必猜来猜去?和我来吧。”周璇听我在那扯东扯西的也不耐烦了,就抱着小侄子朝着外面走去。

    我强压好奇,就跟着周璇离开了府邸,一路上,我冥思苦想,这周璇到底要带我去干什么,不会是要剥皮抽筋吧,好几次来我都有惜君和大狗狗等鬼将保驾护航,但现在魂瓮给那张栋梁封了呀。

    而且周璇都鬼王了,我想要逃根本不可能,那是随便一扫就能弄死好些鬼将大后期的存在。

    城隍屯兵之地已经偃旗息鼓,再次陷入宁静之中,我和周璇走向了街道的另一头。

    到了一个排队的阴魂很多的地方,她好像和守卫说了句什么,守卫就把一群阴魂都带往了另一个地方。

    我则跟着周璇进去,一面很大的镜子就摆在了客厅的中央。女以亩划。

    “孽镜台前无好人,何不自己去看看。”周璇站在了孽镜台前面,并放下了小侄子。

    小侄子好奇的看着我,很想跑来扎我几下,体验下扎死大伯的感觉。

    看来这已经成为了他的本能,我不敢摇铃,生怕周璇不悦。

    周璇也没有看小侄子扎我的打算,摇了摇拨浪鼓,就让小侄子出去玩了。

    她一道光打到了镜子里,很快,云雾般的镜子就照出了稍显朦胧的影像。

    眼前一幕幕,是从当年她出道后开始的,一路的惹事,一路的杀敌,又一路的奔逃。

    我触目心惊,我感觉这就是我自己一样。

    直到后来,她给世家抓住,历经百般折磨,刺激的神经,虐打**的事。

    然而,周璇却看得面无表情,仿佛眼前是一场别的女配角遭受虐待的电影一般。

    可到了世家的人捶打她肚中的孩子时,她眉心跟着扭曲了起来。

    她动容了。

    镜子中被折磨的周璇,意志也在这时崩溃了,那朦胧的黑影看到奏效,就不停的用一些诡异的道具去折腾她腹中还未成型的胎儿。

    这让她的面目也变得狰狞起来,呲牙咧嘴,状若疯狂。

    一直到了最后,她神智开始混乱了,不断的想要挣脱锁链去杀人。

    我开了阴阳眼,看到镜中的她魂体面目可怖,疯疯癫癫,已经失去了狼。

    而这时,朦胧的人影拿着把尖厉的尖刀走过来,割开了她的小嘴,把两腮割裂到了耳根,形成了我以前看到的,周璇怨尸的样子。

    最后,那人才用尖刀划破了她的喉咙,让她彻底成了尸体。

    我双目赤红,喘着粗气,这可怕的一幕让我胃中翻滚,两脚发软。

    世家!道门!

    我脸很冰冷,是给眼前那一幕吓到了,世家残酷,犹如猛扎我心灵的尖刀,难道我最后的结果,也和周璇一样?

    孽镜台的显示,在她死后就断片了,恢复了一层的迷雾。

    走尸匠到最后,面目也没显露出来,我看到的只能是朦朦胧胧一片,只能说那走尸匠很强,或许是超出了孽镜台可监视到的极限。

    “你之前的魂体已经陷入了魔障?已经彻底迷失了才对?但后来怎么恢复了过来?”我惊疑的问道,孽镜台看到的是恶事,好事却没有,因为好人根本也不用来这。

    “以前记不得你也算正常,直到我进阶了鬼王,重铸了魂魄,才逐渐的想起了以前的事情。”周璇淡淡的说道。

    周璇和我在照片看到的不一样,她现在的表情很生冷,或许经历了这么多事,改变了她的性格。

    “你让我看孽镜台,到底想要怎样?”我知道她带我来这,肯定有她的想法,而且一段时间来她没找我,这显然有一层考虑在里面。

    “我身为阴司的一员,借道阳间诸多阻隔,我想让你对上面的人一一报复,将他们的魂拘来给我,顺便在上面调查血云棺的事。”周璇面无表情的说道。

    “血云棺你不说我也会调查,不过,我现在的情况不知道你知道多少?官方玄门已经给我判了死刑,我上去就是死路一条,而且我的魂瓮也给封住了,凭借那四十九个能给你随便控制的鬼将就去杀道门世家的人?这太难为我了,你就算名义上是我表妹,也不能让我这大表哥随便送死吧?道门世家也不是大白菜,随便摆市场上卖的。”我看周璇也没把我当大表哥的态度,事情当然不能由着她的想法来。

    周璇太过神秘,让我生不出半点和以前的想象相契合的地方。

    而且就因为她是周璇,我就该对她掏心置腹?这岂不是太随便了?况且我打小就没见过她。

    我仍然有我的保留,至少在我发现所有真相之前。

    “你在上面闹成什么样,不关我的事,但做为回报,我可以传你周家口口相传,不传外姓的招鬼术,如何?相信你只有养鬼道,有道统,却无周家招鬼术的法门吧?”周璇和我谈条件也不少了,知道我这个人不见兔子不撒鹰。

    我皱起了眉,但心中狂喜,这法术都是后人研究传下来的,光有道统没有法术也不行,周家秘而不宣,也没有书籍给我去学,秘法这种东西,没人带很危险,弄不好还要走火入魔。

    就像外婆控制鬼王,周璇控制我的四十九个小女鬼,这法术的厉害可以想象。

    “成交,不过还得给我行个方便,你们阴司可以自由行走阴阳两界的东西给我一个。”我先答应下来,反正这事情始终也是我要去做的。

    “给你一块阴阳令。”周璇回答得很干脆。

    阴阳令是阴司在阳间的代理人都有的东西,并不算太稀罕,不过有这令牌,也要本地阴司城隍承认才行,不然没用。

    还没等我高兴,周璇也附加了条件:“你也要帮我把李破晓人魂都拘来。”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