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348.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六章:通缉
    周璇把血云棺抛给了我,径自往外边走,我接过后,跟着她一路回到府邸。也就是刚才所来之处。

    “李破晓和道门世家的事情……我现在都无法立刻解决,我只能先自救,有了能力,再给你去做其他。”我看这趟已经没法子推脱了,周璇已经是鬼王,没那么好忽悠。

    “没有问题,我会给你创造机会,只要你答应下来就行了。”周璇也不急于一时。

    我感觉她应该和生前不一样了,变得沉稳和冷凝,有一种难以窥透的城府,这表妹有点意思。

    府邸里,小侄子在那到处乱转,贼头贼脑的偷偷看着我,我似乎对这小东西很有吸引力。

    这小家伙已经到了血尸大圆满的境地。一旦吃了周璇的尸体,或许就能进阶了。

    而周璇的那具无魂尸体,肯定还在城隍里,只是周璇不知道打着什么主意,并没有立即给小侄子吃掉,或许是对生前的缅怀,或许是别的什么?

    没有过多废话,周璇就开始口授招鬼术的详细口诀和法术,面对她时,我的感觉很微妙,既是我的表妹,又是兄弟的老婆,还是半个老师,关键是她修为还比我高。

    传授法术的时候,我总想要从她嘴里问出点什么来。但实际上除了道法,她在许多的事情上都不想和我讨论,让人对她有种难以接近的感觉。

    养鬼道和招鬼道不一样,养鬼道以魂瓮培养鬼物为主,鬼物情同手足,相互维护,甚至彼此不惜牺牲,一些辅助鬼物的法术,譬如血衣,也出自养鬼道。

    而招鬼道又不一样,讲究召唤鬼物,以道统精血,法器,法盐,符箓,祭品等一些带有力量的东西作为代价。沟通阴阳,召唤鬼物,其中还囊括了控制,接触,反控制等一系列复杂的杂学。

    像是命牌,小铜棺,来去自如,就是一些控制鬼物的道具,这些东西虽然出自不同的门派,不同的系统,不过却是和招鬼道有异曲同工之妙。

    只不过招鬼道是将这一系列的东西浓缩在了一起,让我眼界大开,往后拘鬼,招鬼。控鬼,无所不能。

    传授的时间非常漫长,我听得很认真,周璇一边的讲解,一边还用模拟施法来给我展示招鬼道的窍门。

    鬼道的来源除了道统借天地力量,还要以增强自身能力作为基础消耗。

    鬼气对于我们就是能量的来源。而以我现在灵魂的力量强度,大概是厉鬼期的鬼物,比阴魂强了不少,拘鬼,招鬼和控鬼的等级也不能超出这个范围。

    因此我也只有不断的强化自己的灵魂,才能获得更加强大的力量。

    当然,除了自身的修炼,道统也是必不可少的。道统是沟通天地力量的桥梁,桥梁越宽阔,借到的力量越多,所以祖师爷给拓宽道统的多寡,就代表借法力量的强弱。

    跟现实里的网络一样,一个四兆的带宽和一个百兆的带宽,下载速度那是完全不一样的。

    周璇的实力也有此可以想象出来,她死后直接就成了鬼将大后期的鬼物,灵魂强度让人惊愕。

    道统是外因,只靠道统借来的力量,虚有其表。

    自身修炼是内因,没有道统这外因存在,大道难行。

    所以只有两种互相配合,才能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可这种修行也是有瓶颈的,自己突破除非天才,还是很难的,所以要借助外力,养鬼和一些高级的法器就是这种外力,这就是外婆强大远超一般玄门修士的原因,也解释了为什么周善费尽心思想要夺取道统。

    周璇面无表情,传授起来也专挑精练的,但这一课也足足讲了一天一夜的时间,有了养鬼道的基础,所有符文都不过是需要点明一下而已,两个系统也相近,一点通万事通。

    很快就让我兜搭在了一起,她讲解起来也格外轻松,似乎也意外我的领悟能力。

    到她讲解到无话可说的时候,我已经饿得头昏眼花了,没带来干粮,这短时间光喝水了。

    中间我想让周旋试试能不能解开封印,周旋看了半天,只是摇头:“封印的原理,无一不是力量的压制,可这符咒很不简单,是极为神妙的封巩符,我身为鬼身,无能为力,只有两个方法,要么让本人解了,要么就是你自己慢慢化解,毕竟魂瓮看起来已经很脆弱了,如果不用水磨工夫,以力想迅速破开它,出现反效果,相信你也不想看到吧。”

    我心凉了半截,看来只能再想其他办法了。也许哑婆婆能行?不管怎样赶紧回去再说吧。

    “既然你肚子里已经没东西了,那我可走了,填饱我肚子去。”我事了拂衣去,因为是交易,也不需要和周璇多客气,至于去实践,那也等喂饱了肚子再说。

    周璇愣了下,回过头找来了黑白无常,把阴阳令和地图给了我一份,事前还拿了文书要给我画押,我看了文书,上面是‘便宜行事’四个大字,已经盖了大龙县城隍的打印,我只要画押签字就行。

    阴阳令是扭转阴阳的东西,得有城隍标志好的安全借道位置才好借道。要不然胡乱在阴间哪个地方使用,没准到阳间的时候正好是闹市大马路中间,车子疾驰过来,人可就报销了。

    我看着这阴阳地图,愣是没看明白,对阴间地界实在不了解呀。

    黑无常也有些解释不通,就说道:“夏一天,你阴间看不懂不要紧,阳间那地界看懂就好了,还有,万不得已时,在阳间千万别在阴气重的地方使用阴阳令,没准掉哪个老魔头的洞府里就好玩了,嘿嘿。”

    我一听,脸都绿了,这东西方便,但问题却很多:“好吧,就跟城隍,连接的是坟地一个说法对吧,往后我只要挑阳气重的地方穿越就好了。”

    “阳气重?阳气重就来不了了吧?没准出别的问题都有可能,光天化日的,你还能来?”黑无常一副疑惑的样子,毕竟他都是挑选阴气重的地方去的。

    阴气重的地方不能用,阳气强的也不行,限制颇多,不过算了,总比阴阳借道要方便多了,借道需布阵,还要担心上面的阵给人破坏了,到时候只有到了还阳道才能借到路。

    我想了会,看不出有什么问题就画押了,结果黑无常笑得渗人,我看着不对劲,但也没法子说什么,毕竟我真看不出这东西有什么说法。

    就他娘的‘便宜行事’四个大字,他还能诓我?

    我摇了摇令牌,黑无常眼都瞪大了:“喂!你怎么在这使用呀?”

    嗖一下,我浑身就冒出了一股青烟,天旋地转就到了山里面,一出来我就挂在了树梢上,吓得我赶紧摸了陈善芸的命牌。

    从树上掉下来,我到了轿子上,心有余悸,看来阴阳路不能乱用呀,没准掉悬崖边,风一吹就下去喝茶了。

    “回四小仙道观。”

    陈善芸的方向感很好,立刻就往北边行进,不出半个小时我就到了四小仙道观,可到了道观那,一辆四轮装甲车就停在了那里,我脸色发白,看来已经有人蹲守在这了?

    我皱了皱眉,大晚上的,你这官方管得挺宽,我家地方你都敢闯?都几点了,难道还想睡道观里么?

    四小仙道观本来阴气就重,仗着有令牌,我直接走进了道观里,可看到车里没人。

    “陈善芸,你把这车子电路板给弄坏了,反正是红线的都给弄断了。”我冷笑道,这装甲车其实就是加强版的装甲越野车模样,应该是新配备的最新款。

    不过就算它制作再精良,大灯什么的线路弄断了晚上也不好开吧?

    “谁!”陈善芸摆弄车子的时候,黑暗的道观里,两个人拿着军用电筒照向了我。

    我想也没想,立刻拿摸出了四小仙祖师爷的大旗,连打几个手诀:“昭昭冥冥,惟道魂降,符阵借法,大旗!”

    轰隆!

    火焰熊熊,大旗就跟着火了似的,我在这大阵里,道统力量全部转到了我身上,连蓝符、法盐都省了。

    两个官方系统的人赶紧的拿出蓝符和法盐,但我已经往前冲出几步,大旗横扫就把他们扫飞出去,撞到了墙上昏过去了。

    陈善芸也把装甲车摆弄好了,我又叫梅兰竹菊把这两个保安模样的人抬了,丢到了路边。

    回了厨房,我找了剩饭剩菜,直接就吃了起来,刚回头廖氏兄弟就张口结舌的站在门口。

    我一边吃饭,一边随口就跟说了打昏俩人的事,还问了两人海师兄和姚龙去哪了。女扑来技。

    “海哥回家了,姚哥好像说去了茶楼,这里就我们两个固守,夏一天啊,您现在给官方玄门那群家伙通缉了,我们兄弟俩怎么整?”廖氏兄弟很害怕,虽然他们没案底,但天天有官方的呆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呀?

    “没事,你们俩最近先消停一段时日,回头等我吩咐,没钱了我师兄会给你们的,对了,你们俩手机都新办的吧?拿来一台。”我伸出了手。

    接过了手机,我给祖师爷上了香,在神台上拿了几块供奉的饼干,招出了五鬼,准备逃离。

    结果外面警笛声都响了起来,看来我刚回到阳间,这群家伙就阴魂不散的追来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