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349.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七章:云门
    “夏一天,你快逃吧,我已经听刚才两个玄门警察说了,你现在是逃犯。给抓住就是注射死刑,要安乐死的。”廖宏说道。

    “到时候记得把我赶回小义屯。”我看了廖宏一眼,这小子真是想到什么说什么。

    “哦,知道了,身体要完整不?还是……”

    “啊宏!你说啥呢!”廖钊差点没踹他一脚。

    “昭昭冥冥,惟道魂降,符阵借法,大旗!”插上了天师旗,我念动咒语,无限借法再次降临我身上。

    玄门警察也不配枪,刚才那两位就没有,全是使用符法的玄门修士,官方玄门是表率,玄门的规矩一点都不马虎。

    “是不是没证据也能判死刑?这些人杀了我师兄不见你们找他。反倒来抓我,针对性太强了吧?铁血门这群杂碎在临县横行无忌,怎么不见你们去管管?”我走了几步,大旗一扫,红色的火苗就朝着远方烧了起来。

    两个警察最先下车,拿着蓝符和法盐就跑过来,直接给我扫飞了出去。

    “拒捕!围上去!”

    两辆装甲车下来几个玄警,全围了上来,我根本没打算和他们多说,大旗连扫,把他们全扫了出去。

    这些玄警都是青年人,手段并不算太强,我在四小仙道观,符阵借法根本不需要能量,只管横扫就是。

    除非他们不进大阵。不然就要面临我源源不断的攻击。

    “天河水开,一泻汪洋,符阵借法,洪流!”两个玄警靠得我很近,我手掐法诀,大旗一甩,火苗变成了天蓝色,往前一挥,就有汪洋一样的蓝雾扑向他们,两人的借法刚出来,立即就给湮灭了过去。

    “咳咳咳……”

    一阵的咳嗽声从最后那辆越野车里传出来,我脸色有些发白,张栋梁那老头一直在车里观察我。

    “小伙子,你跑不了了,凭借四小仙大阵,就以为我拿你没办法么?”张栋梁从车里走下来。看着是个古稀老头子,可每一步走向我,我都觉得高大无比,这可是宗师级别的人物。

    而跟着他从驾驶位上走下来的人,吓了我一跳,这中年人我认识,是黎云山,之前在扛龙村和小义屯都见过一面,云门的。

    “夏一天,投降吧,我师父是市里有名望的玄家高人,你不是对手,打一场,结果也是一样的。”黎云山是来劝降的。样子倒是表现真诚。

    “投降?让你们扎一针么?你师父张栋梁是厉害,但我也未必就怕了,把招亮出来,能拿下我就跟你走,拿不下,呵呵,不好意思,拒捕。”我脸色不好看,怎么到处都是熟人,怪不得王元一之前就说帮我兜下这件事,这才回过头就打电话让我逃命。

    原来是黎云山这刑子上报了官方玄门,这张栋梁当然是要来拿我了。

    张栋梁咳了两声,幽幽的说了一句:“你并非光棍一人。”

    我脸上瞬间沉了下来:“你什么意思?”

    “小义屯的事。临县世家那些事,黑道寻仇,世家寻仇,小伙子,你以为是开玩笑么?你还有个母亲在临县吧?我们这些玄门警察,有时候也管不了玄门世家那么多。”张栋梁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张栋梁,这为老不尊的东西!”我气得火冒三丈,母亲是我最后的底线,如果玄门敢动她,无论是谁,我都要把他弄死。

    “我为老不尊?哈哈哈!你说我为老不尊!”张栋梁气急反笑,老脸一下就气紫了,马上要找我算账。

    “以老欺小,算什么本事?我妈都比你小,你这本事,也就是威胁下我这小的而已!要不是我师父死得早,你敢这么欺负我?”我皱了皱眉,退了两步,这老东西封符用的厉害,硬拼我就完了。

    “好呀,你小子嘴也挺能的,云山,你去拿下他。”张栋梁看了黎云山一眼,示意他上去和我单挑。

    黎云山吓得脸都变色了,冷汗嗖嗖的掉:“师父,这哪能?他是魔头,杀人不眨眼呀,弟子那点本事,对付得了?”

    “放心,他厉害的就那几个鬼将,其他不足为虑,以道法相抗衡,必可赢他。”张栋梁笑道。

    “好吧,我会会他。”黎云山打开了自己的腰带上的挎包,拿出了一张四方蓝符,一把笔刀,划破了中指,快速的在蓝符上写下了咒文:“暗云殷殷,诸雷临门,云门借法,暗雷!”

    咒文念罢,他身体边缘就有一道道的雷光,似乎围绕着他一样。

    这是增持自己符法威力的周围,我也不能站着不动,挥舞阵旗,借来了四小仙的道统之力:“戴天履地,戴方履圆,符阵借法,天圆!”

    我浑身也是黄光盈盈,像是包围网,他借攻击我借防御,先试试他云门的法术再说。女丽吗号。

    “天雷无妄,地雷无形,云门借法,明雷!”借了暗雷,黎云山立刻就借了明雷,雷电迅速在他身边扩张,他手指一掐,雷电跳到了他手上。

    见他在我身前点了几下,符纸就引燃了,好几道的雷电就从他手指那轰向我。

    我大吃一惊,这云门法术够厉害的,竟然用两次借法就能让人发出雷电来,我二话不说也念起了符咒:“红日乍现,煌道大光,符阵借法,天火!”

    轰隆!

    两种法术借来对撼,周围气压阴沉沉的,就跟雷火相撞似的,气浪扑面,我退了好几步。

    黎云山大喜,看来真和自己师父说的一样,我就是鬼将厉害,其他都是一塌糊涂。

    “御雷奔腾,地火勾动,云门借法,灼雷!”黎云山大踏步的冲向我,一张符纸就砸了过来,而身后的雷光涌动,居然让他浑身跟浇灌了雷浆似的,阴阳眼中,蓝澄澄的,威力恐怖无比!

    我抱头鼠窜,这招给打中,估计是得报销的。

    “嘎嘎!养鬼倒是厉害,道法符法一塌糊涂,空有大阵,你就以为无限借法能对付得了我们云门的雷法了?”看我狼狈得差点没摔死,张栋梁咧嘴笑起来,脸上得意无比。

    “着!”黎云山大吼一声,威风得跟天神下凡一般,他五指成爪,要用雷手来拿我!

    我看着距离张栋梁也够远了,摸了摸小铜棺,叫出了王胭和四十八小女鬼:“扎成重伤好了,要不好治那种。”

    一大群的小女鬼跟漫天的红云似的飞了起来,组队扑向了黎云山!

    黎云山刚才还兴奋得要死,马上就要拿下我了,可结果我不知道咋的,摸出了一大堆的女鬼来!

    哧哧!

    一群女鬼在黎云山惯性的扑向我时,断魂锥猛的扎到了他身上,几下闷响,黎云山身上全是漏口,鲜血喷得撒花似的。

    张栋梁大吃一惊,双目瞪得跟金鱼一样冲了过来:“你敢杀我弟子!北山移谷,东海扬尘,云门借法,泼天!”

    也亏他一把年纪了,跑得也不快,这一边跑一边的借法,速度更是慢了好些。

    我阴险的在他面前带上了养鬼道的面具,收回了王胭,然后拿出了阴阳令:“张栋梁,我玩不死你这老东西,便宜行事,借道阴司。”

    嘭一声,一阵青烟涌了起来,我就下了阴间。

    我其实也很好奇在四小仙道观使用阴阳令,到底能通往哪里,毕竟阴气也挺重的。

    青烟过去后,眼前的一切吓了我一跳!

    一大群的男女鬼都在扭过头看我,似乎很不理解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心下拔凉。

    “你是何人?怎敢闯入我洞府宴会!坏我美食!”一个青面獠牙的鬼将嗖一下站了起来,身材比我高大了很多!

    我看向了我自己脚底,原来我一只脚踩在了这鬼将的肉汤里,一只脚站在了地上。

    “哎呀,不好意思,我借道没借对地方!您继续吃吧。”我环视了下,周围有十几个鬼将,大都是初级的,刚才吼我的是个中级的鬼将。

    我撒丫子就跑了起来,在阴间,能不闹事就不闹事吧。

    这一群鬼将晃过神,发疯的追了上来,我摸了五鬼的命牌,跳上了轿子。

    “别追了,你们追不上我!”我看这群鬼占据了四小仙道观底下的阴间,就知道这里鬼气充盈了。

    可逃跑的路上,我忽然想起了招鬼术的控鬼来,赶紧让衬陈善芸回头。

    “都别动!你们要不做我手下大将好了,以后在这里乖乖呆着,关键时刻帮我做事怎样?”

    看我止住,这些鬼将都没停下来,扑向来就要杀我。

    鬼棺气息还很旺盛,刚才扎伤黎云山根本没花费多少鬼气,这才进来一会又满了,我叫出了全部的小女鬼,气势上立马比对方强了不少。

    “现在能住手了吧?”我冷笑,这阵仗,就是人间的玄门修士看到,都要慌神。

    “杀!杀呀!”那青面獠牙的大将却拿着丧魂刀就扑了过来。

    我怔了下,王胭二话不说带着断魂锥就飞过去了,一群的小女鬼也跟在后面,场面很是恢宏。

    “给我留几个!”我刚说完,大战就偃旗息鼓了,一群的鬼将,只剩下六个低级的。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