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351.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九章:崩盘
    刚才四小仙道观,把张栋梁的手下全打昏了,连他徒弟黎云山都给扎成了重伤,看来一时半会这小老头不能开车来找我。

    我看这么老半天周围也没动静。就进了赵茜的别墅。

    客厅还开着灯,我用钥匙打开门,赵茜和女居士正在客厅里研究些什么东西,台上厚厚的一沓纸,看来赵茜为了学习法术,还是蛮拼的。

    苗小狸正看着电视,似乎知道我要来的样子,看了我一眼就不理我了,我知道小姑娘蛊虫厉害,没进门就知道我来了。

    “天哥!”赵茜叫了一声就快步走了过来,看到门外没人跟来,她心下一松,哭了起来。

    “哭什么,我这不是没给抓住么?”我安慰了句。向女居士和苗小狸打了声招呼。

    女居士对我挺和蔼,笑了笑就招手让我过来,过去后,女居士摸摸我的头,随后也没说什么。

    我挺感动,现在这个时候,无声的鼓励比一切都来得重要。

    “赵合现在情况怎样了?”我问赵茜。

    “哥哥已经醒来了,不过身体还很虚弱,我们准备让他在医院里先疗养,到时候再接回家。”赵茜感激的抹着眼泪。

    “嗯,那就好,我看看你们就走,现在你们安然无恙,我很高兴。”我点点头,拿了两套换洗的衣服就准备出门。女余东亡。

    “天哥。那辆汽车是我的名下,韩珊珊帮我取了回来,已经让奥迪专卖店维修了。”赵茜拉着我的手,不想我离开。

    “我知道了,不过我要走了,这趟去临县,我怕母亲和郁小雪有危险。”我叹了口气,我太累了,也想过过平凡人的生活,但现在官方通缉,我躲无可躲,更别提什么生活了。

    赵茜没办法,女居士也没办法帮我,也只能眼睁睁看着我。

    “夏一天,让我助你一臂之力么?反正……反正我也是给人追杀习惯了。”苗小狸终于还是开口了,小姑娘涨红了脸。

    我看着这脸红扑扑的苗家妹子。不禁有些感动:“不用了,这次非比寻常,你一小姑娘撑不住,看好家就行。”

    门外,警笛声再次的想起来,这次来得这么慢,看来不是张栋梁的嫡系手下,而是借调了民间警察部队吧。

    果然,霍大东脸色不大好看的到了门口,动作还有拖延的迹象,一直摆手让警察门摆阵形,却没有叫进去拿人。

    “夏一天!我们要带你回去协助调查,我们知道你就在里面,不要让我们为难。你已经被包围了!”霍大东好一会才拿了扬声器叫了起来。

    “哼,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苗小狸气呼呼的说道,就摇了摇手上带着的铃铛,转瞬间,外面就嗡嗡的传来蛊虫独特的振翅声。

    “算了,让他们进来吧,抓不住我。”霍大东人不错,我也不能连累他。

    “哦……真抓不住你?”苗小狸有些好奇。

    “抓不住,对了,茜,你现在开车去趟临县,帮我把我妈和郁小雪接过来住一段时间好么?我怕因为我的事情,让她们有些什么麻烦和危险。”我有些无奈。这次把她们接过来,我出门在外可以不用那么担心了。

    “啊!我都忘记伯母那边了!我……我……天哥你不会怪我吧!”赵茜吓了一跳,有些慌张起来。

    “没事,我刚打电话问过了,她和郁小雪都平安,只是我的一层担心而已。”我解释起来。

    “那我们现在连夜就过去吧。”赵茜也很着急,女居士也点头答应,苗小狸是小保镖,也没意见。

    “那我也走了,我们在那边见吧。”拿出了阴阳令,我念动咒文,嘭一声,青烟窜起,我又遁入了阴间。

    这次掉入的地方是块平原,周围什么东西都没有,终于有一次没问题了,三次有两次,运气还挺好。

    我叫出了陈善芸,把阴阳令的地图交给了她:“找下临县城隍的位置,带我去那附近,我要去临县,你们能能带我去那么?”

    陈善芸蹙着眉看了好一会地图,点了点头:“主子,没有问题,但临县那边的标记点可没有,到时候我们还得谨慎行事。”

    “能到临县地界就好,其他到那里再说,遇到敌人绕过,不要惹麻烦。”我嘱咐了几句,就躺在轿子上睡起来,严重的睡眠不足导致了我如今颓然的心境,现在的我很想静一静,我也有点想媳妇姐姐了,那挥挥手可平任何事的气度,让我怀念。

    五躬道我的情况不大乐观,跑路的时候都尽量往平路走,不过因此路途也加长了许多,等停了轿子的时候,看手机的时间,已经是好几个小时后了。

    深更半夜四点钟,这时间就算是大马路上也看不到人才对,我借道回了阳间,一路上到我指挥起来,临县的路我挺熟悉,不出几会功夫,就转入了母亲居住的街道。

    我怕母亲见鬼,就下了轿子,改步行前往,可还没走到家门口,一群的壮汉就围在了家门口。

    好几个人在那窸窸窣窣的商量什么。

    我脸色阴沉,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你们在我家门口干什么?”我阴沉如水的说道。

    “你家?这里?呵呵,大半夜的,喝多了也别来这找死吧,滚,也不看看我们是谁。”其中的壮汉靠在树下,表情有些不悦。

    “都是铁血门的吧?要绑架夏一天他妈是吧?”我直截了当的问道。

    壮汉们神情凝滞,我立即就知道猜对了,摸了小铜棺,把王胭全叫了出来。

    “都杀了,一个不留!”对世家还能考虑,对黑道出身的铁血门,根本不需要容情。

    一群女鬼阴惨惨的出现,吓坏了所有铁血门的弟子,胜负也根本没有悬念可言,七个人全部无声无息给扎死了,并没有惊动任何邻居。

    “善芸,把这些尸体都搬到山里吧,不用太远,郊外山路就行,我在这等你们。”我说完,先收起了王胭,然后拿出了山寨手机,找了个陌生的电话回拨了过去。

    “夏一天?”张栋梁有些困惑,我居然敢回拨他当时在树林里给我拨打的电话。

    “张栋梁,你真要逼死我是吧?昨晚没扎死你徒弟黎云山,就是给你个警告,结果你却让铁血门的人来绑架我母亲是吧?去郊外观音山给他们铁血门收尸吧,全让我杀了!你记住,别逼急了我,逼急了我真不顾一切死磕了!”我咬咬牙,张栋梁勾结玄门黑道,居然想要对我母亲不利。

    “咳咳咳……夏一天,有时候我也不得不佩服你的胆量呀,杀了五十多人,现在又杀了这么多,啧啧,你真以为每次都能跑下阴间!我们每次都拿你没办法么!你罪恶滔天,多行不义必自毙!”张栋梁有些气急败坏了,杀了这么多人后,还敢继续行凶,挑战官方玄门的权威,这简直就是和官方玄门宣战了。

    “你动我母亲,我不信你没有儿子或者孙子,就算没有,弟子总该有吧?有本事你就来试试,我母亲少一根寒毛,你们死光都不够陪葬的!”我撂下了狠话,直接就挂了电话。

    这一次,张栋梁估计要抓狂了,不过现在已经死磕了,我也不打算躲躲藏藏,真惹火了我,一天杀一个,只要给我时间,谁过来惹我,我全杀光了。

    打完了电话,又等了好几分钟,五鬼才回到眼前,收起了陈善芸,我用钥匙开了门。

    卷帘门声音很重,我开门的时候,应该惊醒了母亲。

    楼上的灯打开了,母亲从楼上看了下来,我表情淡然,笑了笑。

    “天哥!”郁小雪和母亲睡一起了,看我半夜回来,高兴得跟孩子似的,穿着拖鞋踢踢踏踏的就跑了下来。

    “雪,一段时间不见,你又漂亮了。”我好久没看到郁小雪,她出落更加动人。

    “说什么呀!”郁小雪惊觉自己穿着睡衣,有些不好意思。

    “妈,出事了,我给通缉了,舅公周善失踪了,玄门世家也蠢蠢欲动,你们这段时间都有危险,就先别开店了,收拾下行礼,和我一个朋友回龙县。”我转过头和母亲简单的说了下。

    “这一天还是来了……”母亲叹了口气,似乎早有预见似的,随后拉着郁小雪,转身上楼收拾行李。

    我表情复杂,自己做出的事情,结果让所有人来承担,内心的挣扎,让我心情几近崩盘。

    咚咚咚!

    咚咚咚!

    正当我揪紧心思的时候,有人敲门了,我心脏突突的跳起来,而母亲则跑过去开了门,发现是个漂亮的小姑娘,她松了口气。

    “茜?”我沿着母亲让开的身影看过去,是着急的赵茜。

    “天哥!师父让你快借道阴阳,不然来不及了!”赵茜着急的跟我说道。

    我皱了皱眉,看向了大路外面,警车已经追着赵茜她们来了,是合围。

    “全抓起来,有几个抓几个,一个都别放过了!”外面的扩生气叫嚣起来,似乎忘记了这里是黑夜似的。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