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353.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七十一章:人质
    “不用理会我们,你有办法就逃。”母亲很干脆的就拦在了我跟前。

    “天哥,你走吧,不用担心我们。我们都是女流之辈,他不敢难为我们。”赵茜也开口劝我离开。

    我摸着口袋里的阴阳令,表情阴晴不定,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张栋梁各种手段齐出,连人质这招都用上了。

    “随口说一说,你就给我带来了这么多人,这些人都很重要吧?你都可以狠下心不管么?我和一般的警察可不一样,抓回去审讯,可不需要顾虑什么证据不证据。”张栋梁阴恻恻的笑起来,饶有兴致的看我下一步的举动。

    “他们加上你一共十五个,我承认,你张栋梁我打不过,但其他十四个死了。你没意见吧?”我咬咬牙,摸了摸小铜棺,鱼死网破也没办法了。

    “殃及池鱼也不要紧?”张栋梁苍老的鱼尾纹叠在了一起,眼眯成一条缝,可见是动了真怒。

    “天哥!你能逃就逃吧,我们不怕的,他们是警察,就算再怎样也不会杀了我们。”郁小雪拉着我的袖子,小手都在抖,害怕极了,她脸色白得跟玉块,随时都要昏过去似的。

    “还愣着干什么?我听说了,给抓住是死路一条的,背负起的责任,就要不顾一切的去完成!如果这老东西敢动我们。你回头就给我们报仇!你要是也死了,谁给我们平冤昭雪?”母亲拽了我一把。

    我从小就对母亲的决心佩服得五体投地,要是没有她锲而不舍的心,可能我就死在算计我的人手上了,我出生就给人算计,仇人都没找出来,外婆救了我,却还在血云棺里,这么多的谜题要我去解开,我确实不能在这里死去。

    可我在世间最亲的外婆给血云棺熔了,现在只剩下母亲了,还有几个有情有义的小姑娘宁死不屈,我又怎能忍心离开?

    “夏一天!有本事你就救我,救不了,就记得替我苗小狸报仇!”别看苗小狸表情柔弱,为人却强势。趁着旁边的玄警不注意,说完,她张嘴就咬了对方手臂一口。

    结果那玄警吃痛,伸出手刀就打到了她的后项上,把她打昏了过去。女鸟叨才。

    我气疯了,摸了小铜棺立即就要出手,可女居士却按住了我的手,对我摇摇头,咿咿呀呀的说了几句,也在恳求我离开。

    这次玄警颠覆了我的世界观,我不知道张栋梁今天发了什么疯,难道昨晚那个电话刺激到他了还是怎么的?

    如此作为,难道他不怕上头的反扑么?

    看着苗小狸倒下,看着母亲和赵茜等人即将也给抓走。我算是对张栋梁恨透了,见我不走,母亲对我的眼神越来越严厉,我心中苦楚,摸了下阴阳令,就遁入了阴间。

    眼前茫茫一片,四周都是阴森森的荒原,我没有叫出五鬼,而是如同行尸走肉一样盘桓在四周。

    游过来荡过去,我越想心中越是沮丧。

    “带我回洞府。”我感觉承受不住这股压抑,叫出了陈善芸回了四小仙道观正下方,阴间的鬼将洞府。

    在空无一鬼的洞府里,我拿出了蓝符。画上了通神符的咒语,一口精血喷在了上面。

    “守好洞府,我需要休息一会。”我吩咐陈善芸护法,自己把通神符贴在了胸前,在石床上陷入了梦境。

    我着急的拨开滚滚的血雾,我这次真的撑不住了,很想见见她,我要倾诉,实在受不了这种愤懑情绪了,不然我真的会忍不住上人间大杀四方,成为真正的魔头。

    “媳妇姐姐!媳妇姐!”我盲目的喊着她,一直绕了两圈,才在一处血云中找到她的身影。

    “你就这点出息么?”

    轰!

    一阵的血浪就朝我涌过来,在我伸出了手要去拉她的袖子时,她先把我浇成了落汤鸡。

    浑身是血的我怔怔的看着她,只感到一阵的憋屈,在上面受了苦,下来还要受她奚落。

    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看着自己一身雷光乌云衣,心情坏到了极点,我想把这威风的衣服脱掉,我觉得它根本不适合我。

    “你脱吧,脱了我也好离开你了,不过以前说的那些保护我,说好的变强,成为什么样的人的话,全给我先收回去,还有,你要是敢哭,以后那副信誓旦旦的表情,也别出现在脸上了!”媳妇姐姐一甩大袖,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刚才我确实差点就忍不住掉泪了,这次真给欺负狠了,我想以牙还牙,但我杀他几十个玄警,又能怎样,一辈子都躲在阴间么?那张栋梁不按牌理出牌,卑鄙得很,老狐狸都算是尊称他了,该叫他老货。

    “行吧,我也就是想看看你,看完我就走,上去我就杀他个痛快,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这样总该不怯懦了吧!就算死了也痛快!”我气得不轻,媳妇太狠了,这都不让我诉苦下。

    “好笑,就你这样,还神挡杀神?”媳妇姐姐还是背对着我,觉得我的话很好笑似的。

    “你也别笑我,我今天是没豁出去,要不是顾虑大家,顾虑到自己死了,你也要消失,我用得着表现得这么没用么?”我碎碎念道。

    “呵呵,好呀,夏一天,这么说还是我的缘故了,从小你不都是这样么,怕死鬼。”媳妇姐姐甜甜的笑了起来,最后转过身,展现出动人的容姿。

    “我怕死?我怕死还不是因为怕你死么!”我坐在地上,看她倾城容貌,差点忘了接下去说什么,这傲娇娘……刚才要诉苦就泼我冷水,现在我说是保护她和大家,她就说我怕死鬼。

    “平时聪明得一塌糊涂,给人追了两天,就又笨了起来了。”媳妇姐姐走向前,轻轻弯下腰,伸出了白玉一样的手,替我抹掉脸上的血水。

    温暖的触觉让我浑身颤颤巍巍起来,这就是她的体温。我没差点掉下泪来,谁说她不温柔,只是未到温柔时。

    她朝我泼血水,是在让我冷静。

    “谁没有弱点,好比你的弱点是我,我的弱点就是你,宇宙里,没有完美无缺的事物,如果这道坎都不能走过去,凭什么说把我从魂瓮里放出去?鬼道道统给你了,招鬼术也学到手了,周瑛那小丫头这个年纪的时候不也跟你一样么,四处逃,四处的躲,好几次撞入九死一生之境,甚至嚷嚷着要请我出来,我看她可怜,忍不住也要出去帮她了,可结果呢,她还不是自己解决了?她是老了,连你也开始觉得她需要你去帮忙,可到了后面,她给人关入了血云棺,又求你什么了么?求你走而已,好呀,如果想要我安慰你,这有何难?”媳妇姐姐说着,跪坐在了地上,朝我伸出了手,想把我搂入了怀中:“来,乖宝宝,不要哭,姐姐痛惜你。”

    我一把挣扎开她的怀抱,脸色由不得涨红起来,外婆笔记里,当年带着媳妇姐姐,四处冒险,同样经历无数危险,可仍然撑过来了,我就几次给人追得亡命天涯,就跑来这诉苦,实在是丢人丢到家了。

    “怀抱你还是自己留着吧,我也不要你来抱我,有一天我会自己抱回去。”我咬咬牙,虽然很想尝试下媳妇姐姐的怀抱滋味,但却受不了以这种方式来实现。

    媳妇姐姐站了起来,如一尊普世的观世音菩萨,渐渐恢复了平时。

    “那我走了。”想着事情不能什么都靠媳妇姐姐,我就从梦境里脱出。

    醒来,我开始把所有的线整理了下,最后用阴阳令借道回了阳间。

    四小仙道观里,我出现在了广场位置,我朝着祖师爷的房子走去,路上看看时间,已经一天过去了,我赶紧拨通了李庆和的电话,结果这货好久才接了我电话。

    “一天大兄弟,你不能没事就打我电话吧,你的事儿这么危险,别带上我啊,我真不能陪你玩。”李庆和慌慌张张的压低声音,似乎是在安全隐患很高的地方。

    我想他应该是在特别部门里,就问道:“我就问几句话,张栋梁在哪呢?我母亲还安全么?赵茜和韩珊珊,还有几个给抓去的人安不安全?”

    对面想了想,就说道:“都困在别墅里了,二十四小时监控,你别回去了,韩珊珊放走了,不过是停职查看状态,王元一也出来了,将功补过,干老本行,张栋梁在别墅那边等你呀,这一天抓不到你,他脾气爆着呢,我估计你再躲个两三天,逼急了他真敢干出点什么来,我现在很担心呀,去请示他几次,结果给他骂了一顿,现在我都害怕他因此嫁祸我们李家了。”

    听到张栋梁还在别墅,我不禁冷笑,又问了起来:“嗯,李庆和,你还算有点义气,以后也算是我朋友中的一个了。”

    “说的跟以前不是一样,我跟你打过血尸,过命的交情,上次你真误会我了,我那时真没钱,我家那败家娘们趁我不在出轨了,养了小白脸,败了我存款。”李庆和解释道。

    “好吧,那我误会你了,对了,李破晓现在还在你家那头?最近没看到他冒泡呀?”我他怕没完没了说他的破事,赶紧把话引向了正轨。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