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355.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七十三章:天坑
    这年头,背拂尘的不是凡人,道人背拂尘更是稀少到进大山才能看到。

    李破晓穿着乾坤道的道服,背了把桃木剑斩妖除魔。在县城现在名声大得很。

    这背拂尘的又是谁,我没听过,敢情李破晓这段时间到处蹦跶,就专门去找救兵了?

    毕竟上次把他揍了一顿,还让小侄子追得他满山乱跑,他痛定思痛把师叔呀、师父呀什么的叫来,也无可厚非,我以前给人欺负了,还找师兄搭手,人之常情。

    “两辆车子你们负责拦住,我这里也会派去厉鬼进行骚扰,背剑那个是李破晓,小义屯你们应该照过面了吧,你们打不过。放他进来,背拂尘那个远远盯着,对了,你们还是详细描述下他的情况吧。”廖氏兄弟穿着特制尸衣,一般人和鬼找不到他们,所以叫他们侦查效果拔群。

    我也想不出这背拂尘是谁,但知己知彼百无一害。

    “背拂尘那个?穿着黄色的大八卦道袍,戴了顶帽子,好像唱大夜的,哦,电视上那天师捉鬼里经常演的,叫什么来的……好像就这样子,这人和李破晓走得很近,还偶尔搭话,我想年纪吧。也差不多。”廖钊在竹林外伏着,离得远,虽然看不清楚人的面貌,但也不用担心声音给人听去。

    穿着道门戒衣,天师?

    我冥思苦想,和李破晓这二愣子搭对的人,能差到哪去,他娘的,这次有些出乎意料了,居然多了一个同等级的敌人,我苦思良策。

    “我弟已经带了几具怨尸去拦车了,我让他骚扰为主,打不过就只能跑了。”廖钊半响没见我吭声,就接着报告起来。

    “好,就引他们在一号竹林里兜转先吧,再来人你就引去二号。看到厉害的就直接开皮卡车逃,走的时候记得按三下喇叭,我也好明白你们脱离了。”我说道,这个地方是私人的竹林,几百亩都是张家买下来的,荒山野岭也没人进来,到了晚上还闹鬼,一里地外按下喇叭都能听到。

    我布阵位置和范围都有限,就分出了好几个重点的区域,廖钊已经得到授意,我也不担心会闯入我这个点。

    廖氏兄弟那还有好一段距离,李破晓和神秘道人没那么快进来,我拨通了李庆和的电话:“李破晓来了,你要不要来?不来以后都见不着他了。”

    “我都在路上了!刚才挂完电话。下面的人就给了我信息,我这都和张小飞进山了!”李庆和速度快得很,有张小飞带路,应该来得快。

    “我在外面布了阵,一会你们下车了就按着我点出的地方走,别走丢了,让张小飞听电话。”张小飞接了电话后,我把竹林的布控和他简单的说了下,李破晓带了个人来,我单枪匹马会很难办,只能找外援。

    “张栋梁,你蛊惑了玄门来找我麻烦,等着给他们收尸吧。”等人的时间。我还是决定要把张栋梁引蛇出洞,计划还是要照旧的。

    “呵呵,小伙子,投降吧,何必多做无谓挣扎?我虽然受限官方系统,不过也并非不敢用些什么极端的办法,你无非就是要引我过去,干些什么坏事吧?还是准备了什么让人意想不到的东西,请君入瓮啊?咳咳咳……劝你把心思放平,别再为恶作怪了。”张栋梁咳嗽着,周围声音很安静。

    我仔细听完他周围环境传来的声音,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难道我引不来他?算了,我眼前也有李破晓和一个天师要对付,他不来也是好事,先抓了李破晓再说。

    为了防止李破晓带了他师父来,实力跟张栋梁一样,一个照面能把我秒杀掉,我还是决定检查下逃跑的后路。

    可一想到这里鬼气逼人,不下于连城山打靶场那边,我摸着阴阳令好一会,还是决定再打了电话给张小飞一次:“小飞,这片竹林以前是干什么的?怎么阴森森的,鬼气很重呀,你们张家是不是干了什么坏事?比如跟王家养黑狗魂一样,养了些血尸、尸王什么的?”

    张小飞一听,差点没吐血三升:“您以为谁都跟王家那么无聊?我们张家就布阵厉害点,盗墓嘛也干了一点点,可这片林地确实是我们张家以前祖上花钱买下养竹子的,实际其他用途我也不知道,老祖宗也没说过,我想也没什么吧,阴气鬼气重,我觉得会不会是底下埋过一些尸体?要不就是冤死的鬼自己集聚多了的缘故吧,我说天哥,你不是最喜欢鬼呀妖呀什么的么,一养一大群,还在乎这个?”

    “谁知道你们张家这竹林底下埋了什么,反正这里我看着挺不简单,要不你跟你家老祖宗问问?回头告诉我一声。”我随口说着,就挂断了电话,想了想还是决定冒险下阴间那看看。

    我也有我的考虑,就算阴间底下有些什么,顶多也不过是大后期的鬼将,毕竟还是大龙县城隍的范围,周璇有义务消灭异己。

    这么一想我就放心了,不然跟四小仙道观那样,一下去就遇到一大群的鬼将,我就有得受了。

    带上了养鬼道面具,我进行了阴阳借道,嘭一声青烟冒起,我就来到了竹林底下的阴间。

    睁开眼,我心中巨震,阴风吹来,我差点没掉下眼前的庞大坑洞里!

    这坑看起来大得离谱,七八百米的宽广,形成了深不见底的地下世界,好比国内有名的乐业天坑那般大小。

    黑黝黝的坑口,阴风迎面吹来,吓得我脸都白了,用命牌招来了陈善芸,陈善芸也是呆呆的看了好一会:“主子,你怎么每次都能找到一些奇奇怪怪的地方?”

    “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底下通向哪儿?这是阴曹地府了,难道阴间底下还有个阴间不成?”我趴在地上,扶着一块有根的大石头,生怕这阴气往上吹完了,再吸一下,到时候就下去了。

    “我不知道呀,一直就没下过阴曹地府。”陈善芸也不知道这里是通向哪里,她一直就在阳间混迹。

    “先离着远远的绕一圈看看,踩踩点,一会我们也好定位后再下来,免得掉坑里了。”我想也问不出什么,就坐上了轿子。

    陈善芸就带着我绕了这天坑一圈,结果愣是没遇到什么奇怪的东西,我松了口气,看来只是个自然的景观。

    我怀着好奇观赏了起来,但看了下,我不知道脑子哪出了问题,拿了一把符纸,我念了阴阳借法的咒语后,就把蓝符丢进了坑洞里。

    明亮的符纸燃烧了起来,虽然在巨大的天坑面前就犹如一盏烛光,让我着实享受了一把。

    可还没等符纸亮到底部,就有什么东西被崩掉的声音传来。女鸟池才。

    媳妇姐姐猛地扯了我衣角一把,我愕然呆在了当场,结果一道黑光轰的冲了上去,我吓得差点没叫出声来,连滚带爬跑到一边。

    黑光看起来相当的恐怖,到了半空中,浓缩形成了个人形,阴惨惨的看着我,最后咧嘴一笑,往天空窜去!

    还在庆幸躲过了一劫,那黑色的魂体看来是离开了,可一眨眼后,那鬼又从空中俯冲了下来!

    我二话不说,一摸阴阳令就准备回了阳间!

    嗖!结果我感到脖子一阵的难受,发现自己给黑影掐住了脖子,阴阳令根本用不上来!

    我顿时有种魂飞魄散的感觉,喘气不上,脸色也跟着涨红起来,急忙手指连打,借阴阳法术翻盘。

    陈善芸和梅兰竹菊也开始放出了光箭,打向了黑影。

    黑影却厉害无比,一挥手就打散了光箭,我一看就知道绝对是大后期,无限接近鬼王的魂体!

    “是人?”黑影看我借法的指印就认了出来,自己疑问了声就飞出了十几步。

    “咳咳!是人!”我咳了两三下,赶紧的跑去捡起阴阳令。

    “嘿嘿,慢着!”黑色的鬼将虚空一抓,直接把阴阳令抓在了手里:“小子,你怎么下来的?这几个美人又怎么下来的?介不介意跟我说上一说?”

    “你那块是阴司的阴阳令,和城隍爷签契约后,就能借道阴阳,你拿了没用,几个小美人?哪几个?”我看这黑影色迷迷的看着陈善芸,心里就开始打着小九九。

    “还能有哪几个?别想着跟我口花花,你是不是懂得一些带鬼离开阴间的办法?我可是很想让你捎上我呀。”鬼将说完,把阴阳令丢在了一旁,又伸出手直接把陈善芸抓在了手里,脸庞贴着陈善芸很近,伸出了舌头要舔她的脸。

    陈善芸大怒,立即就要反抗,可在强大的力量下,她也不过是鹰爪下的雌兔罢了。

    “哼,贱婢,本王要临幸与你,胆敢反抗,真不想活了!”鬼将看陈善芸不乐意,脾气就炸了。

    这年头自称为王的,看来有点来历,看他这么急色,没准真是脱困不久,憋的。

    听声音魂体还有些散乱,还想着回阳间的事,我就忙说道:“大王,你现在魂体不稳,先别玩儿这色色的事情,让我把你兜入了木人,上了阳间再说如何?再拖一会功夫,恢复了原来的雄浑鬼气,我可藏不住你了。”

    “不行!”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