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356.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七十四章:太极
    “小渣滓,有点意思,你是想趁着我刚脱困,魂体不稳。学那些杂碎用东西把我封起来对吧?你赶紧的想,我先和这贱婢先玩玩,等我回来你还没想好,那我不介意和你也玩玩,到时候咱们可以边玩边想。”那大后期鬼将贱兮兮的笑起来,上下的还不忘打量我。

    我脸上一阵恶寒,看来这什么王的是双性恋,男女通吃呀。

    说着,鬼将招手就把阴阳令给抓到了手里,押着陈善芸,命令梅兰竹菊等到旁边要玩儿一龙多凤。

    “慢着,大王,我有办法,就是不知你为何要去阳间?阳间烈日朝阳的。上去有伤鬼体,住在阴间却能够为所欲为,那我们还上去干什么?不如我们这就去城隍那里掠个三千美妃,过花花世界如何?”我就着他的性情说道。

    “哼,本王已经憋不住了,日夜在底下受那折磨,好容易脱了困,岂能等一时半刻!”鬼将立即把陈善芸压在了地上。

    我心下大急,就说道:“行吧,那我就做法带你上去,不过你可先答应我,先别动我家的小老婆,我这人可不嗜好**这口。”

    这里阴气相当重,我可以用阴阳借法摆阵借道,况且现在李破晓也差不多到了。届时我的阵给这二愣子破了后悔都来不及,况且王胭的小铜棺还在小屋子里做阵眼,李破晓拿到,就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好,只要你不是想用那什么木头人来诳我,我就等你一小会,不过我也可以明白告诉你,要不是你刚才救我魂体出来,我早就把你也按在地上好好玩弄一番了,那贱婢模样太过一般,我比较喜欢你这样子的白狐儿脸公子。”那鬼将浑身抖得厉害,死死盯着我,眼露贪婪之色。

    我小心脏有点接受不了,这货口味太重了,现在先答应他,回头上去了就招来王胭先灭了他再说。

    把借道阴阳路的道具全部摆在了地上。那鬼将看到我有点本事,也就耐心的等着,不过老是盯着我不放,似乎欣赏一件艺术品似的。

    陈善芸又惊又怕,但看到我为了她菊花差点不保,又觉得很好笑,对上有龙阳之好的鬼大王,我也是心中郁闷。

    “行了,我们这就借道回去,你拿着我的纸人。”我把借道阴阳的咒符给了鬼将,然后自己手里掐了一个,借道回去了。

    阴阳路一开,烟云滚滚,那鬼将哈哈大笑。我赶紧一摸命牌就把陈善芸收了起来,松了口气的同时,护住浑身各处关隘,生怕给那鬼将用强,到时候我可就纯洁不在了。

    “王胭出来护法!”

    刚出了阴间,阴阳令就叮当一声掉在了地上,而那鬼将不见踪影了,我急忙扭头去找那鬼将,结果连影子都没有,这家伙速度实在太快了。

    不过这家伙到底想要干什么?突然就消失在了竹林里。

    借道阴阳路的法具也差不多用光了,经过接二连三的斗法,很多的道具都要补充,今晚战后。我就得问海师兄去哪买这些东西。

    叮铃铃,叮铃铃。

    魂铃总能让人提着一口气,我对走尸匠的阴影也不言而喻,不过这铃声应该是廖氏兄弟在竹林里开战的声音。

    我也能感觉到竹林里的鬼气少了很多,破阵的人很有手段。

    是李破晓?还是那个背拂尘的天师?

    我再次用招鬼术召唤剩下的厉鬼,这一次,却只来了七八个,看来其他的都给打散了。

    周围云气汇聚,感觉有人要借雷,这趟我算是陷入了围攻里了,不过现在要走为时尚早,离开了小屋,因为这里有**阵和聚阴阵阵眼,容易被阵法高手定位。

    我往前疾走,来到了大阵外围,拿出了替山人,分发给了八个厉鬼,命令他们往外面逃窜,尽量往有竹林的地方逃命。

    这才指派出去,轰隆一声巨响,雷霆从天空打落下来,一个手中拿着纸人的厉鬼给轰得神形俱灭。

    另外七个厉鬼还拿着一鬼一扎的纸人乱窜,一路飞,一路丢纸人。

    我脸色的有些凝重,厉鬼能够引吴正气把雷轰击在它们身上,当然,要是给轰死光了,也就到我了。

    下一步就是抓李破晓了,我摸入了竹林中,在动静最大那片伏了下来,摘下了面具,含着铜钱,手里拿出了蓝符和法盐。

    这里的厉鬼给杀了最多,一般的玄门修士对厉鬼没办法,都是驱逐为主,但李破晓不一样,这家伙擅长召唤神将,杀厉鬼跟切菜似的,这就是我之前派出厉鬼的原因,能以损耗厉鬼多寡,间接检测他的位置。

    “重阳兄,此子在这部下这么多**阵,一面又想引我们进去,一面却又用阵挡我们,拖延时间,看来是有什么目的?”李破晓的声音从树林里传来。

    我立刻按压法印和手诀,快速的借着神压。

    “李兄,你数次给他逃了,可想而知他的善谋多智难缠至极,这人定然也抱着要消耗你我实力的心思,再行逐一击毙,呵呵,孙某也不枉来此一趟,此人倒是个和你我二人相当的强敌,可惜,他堕入魔道,我等正道之人,和他形同陌路了,要不然还能面对面喝茶谈道,共同研究如何得道登仙。”叫重阳的天师捏着没多少的胡须,手挽着拂尘,仙风道骨。

    他也是二十几岁,但看起来沉稳之极,和李破晓较之也不逞多让。

    “重阳兄豁达,我李破晓自愧不如。”李破晓的声音传出来后,冒出了脑袋。

    我想都不想,神压立即就要朝着的前面的孙重阳砸去,但刚出手,旁边一个人影闪了出来,喊了一声,吓得我准头都没了,轰隆一声,砸到了李破晓脚跟前!

    “一天大兄弟?你咋在这呀!我按照你说的路线,找你老半天了!”李庆和高兴的跑过来。

    我差点没一脚踹飞这家伙!

    李破晓给偷袭惊了一下,慌着回了头,孙重阳也是震撼无比,差点就着了我的伏击:“藏形术!?”

    “哼,夏一天,你作恶多端,今日终于肯就范了,这次我就让你在此陨落吧!”李破晓双手交叉,连打数个剑指,右手往后面剑鞘底端一拍,桃木剑就出鞘了。女帅休才。

    轰隆!

    一阵的雷霆又轰了下来,好几道怕是把另一个厉鬼弄没了,余下的时间不多了。

    这次我算是服了李庆和,关键时刻把我的计划破坏了。

    “李庆和,去小屋那边找个地方拜坛!请**!快点!”我推了李庆和一下,李庆和反应了过来,赶紧的跑去准备。

    “既然对方也有人要参与进来,那摆法案掠阵这种小事就暂时由我来吧,你数次与我说,和他宿命未了,此番就是让他陨落之时。”孙重阳仰头叹了口气,摇头晃脑的,挺有古韵。

    如果是女人,我觉得应该会比较喜欢长他那样的,有古风,长得帅。

    “多谢重阳兄成全,刚才去拜坛之人是我好友之子,千万要留他性命。”李破晓看着逃了的李庆和,眉心微皱,他可没想到李瑞中的长子会站在我这边和他对立。

    “李跑跑,你装什么逼,快到我碗里来!”我双手一合,蓝符法盐再次拿出来,快速的用手势来借法,施展了五仙。

    “百神归命,万将随行,乾坤借法,急破!”李破晓刚才拔剑就借好了法术,长剑一指,千军万马从他身畔冲来。

    我那五仙就显得弱势了很多,毕竟我没有他那把千年桃木剑,还有灵魂也远不如他强大。

    所以我根本没犹豫,连滚带爬的就逃向了小平房!

    千军万马冲我而来,但我借法的一刻就开始转身逃跑,李破晓法术到我面前的时候已经弱势了,但我仍然给撞飞了出去,慌忙下我丢出了小木人,一个鬼将站在了我后面挡住了持续不断的攻击。

    而我也差点狗吃屎一样狼狈的趴在地上,我现在终于知道江寒对我的重要性了。

    在我起身的时候,孙重阳的借法也来了,见他一甩衣摆,往前踏了一步,盘膝坐定后,拂尘一甩,一张蓝符就飞了出来,在空中他连指两下,道:“行步撩衣,坐望昆仑,太极借法,打神!”

    我一听打神,吓得连法都不借了。

    好在李庆和也不是菜鸟,布好法案,就招来了借法:“南斗六星,北斗七星,清微借法!将星!”

    数十道光瞬间从小平房后面飞出来,跟烟花似的,而对面的神打只有一道光,但这光黑白滚动,扭成一团,把将星轰得粉碎,还冲向了李庆和,我有些担心,立刻丢出了个小木人,往那黑白光掷去!

    巨震之后,那鬼将从地上坠落下来,气息奄奄,孙重阳的太极借法果然厉害得很,和李破晓有的一拼。

    李破晓追我追得很急,给我引到了小平房的**阵和聚阴阵那里,孙重阳却仍然盘膝坐在地上,我没理会他,有李庆和牵制他就行。

    “王胭!出来!把李破晓弄残!”我召唤出了王胭。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