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358.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七十六章:雏菊
    啪!啪!

    地面龟裂了起来,从我脚底位置开始,一道裂缝忽然就以阵眼为中间,啪嚓一声裂到了外面!

    裂开的位置。地面掀了开来,有许多的木条支撑和木板也跟着出现在了我眼前。

    我一想就明白了,张家祖上买下了竹林,在这鬼气最重的地方建了小平房,没准是为了掩饰盗墓的,或许因为遮掩太隐秘,连张小飞都不知道吧?

    底下难道藏了了不得的东西,给一道雷劈出来了?

    媳妇姐姐猛地再次拉了我的衣角,我顾不得什么地震避难指南里的教条,只想着怎么跑出外面才好。

    李庆和还在发呆,而孙重阳似乎也察觉到了事情出了变化,危险临近了!

    地面裂开的缝隙越来越大,很快,轰的巨震。小屋直接就消失不见了!

    刚才我布阵的房子呢?

    我回头一看,房子已经被十多米的巨坑取代,下面是黑沉沉的一个洞口,就跟网上报道的。城市里忽然出现了天坑一样。

    “哈哈哈!哈哈哈!本王重见天日了!本王出来了!”

    一阵大笑声从黑洞中传出来,我一听声音,这不是在阴间里带上来那个好色的大王么?

    我不敢再多想,这鬼东西厉害着呢,现在王胭鬼气就剩那么一丝了,斗下去就是死,我捡起了路边刚才李破晓丢的千年桃木剑,又回收了几个气息奄奄的小木人鬼将,发了疯似的逃了起来。

    咚!

    有什么东西踏上了地面的声音,我扭过头,嘴张大得差点没脱臼,他哪还是鬼将。已经是一具彻彻底底的尸类了!

    这尸体较胖,穿着一身黑色的王族古装,手中拿着一把红黑色剑把的长剑,脸色惨惨的,两眼冒着幽幽青光,我也是第一次看到这种走尸,难道是……

    一个我都感到颤栗的答案呼之欲出,加上媳妇姐姐都拉衣角了,这应该就是尸王无疑!

    尸王看到我,就跟看到老鼠的猫,马上就飞奔过来抓我!

    我浑身发毛,看来刚才的鬼将消失,是下了小屋的地底,找自己的尸身融合去了。然后裂地跑出了坟墓!

    “莫要再逃了!今夜本王就临幸了你,必定让你**无比,难忘今生!”尸王义正言辞狂啸起来,仿佛是天经地义似的,也不看这里这么多人,叫那么大声,害得我脸都替他红了。

    “快走!还愣这干鸟呀!”我推了还在震惊中的李庆和,自己没命的逃了起来,跑了两步想起了陈善芸,赶紧的叫了出来,坐上轿子,回头把李庆和给兜上了。

    李庆和早就吓得屁滚尿流了,见我回头还来救他,感激得眼泪都出来了。

    这肥胖的尸王看我没给他吸引住,脚底一踏。嗖一声就窜出了丈许,速度快得我阴阳眼都抓不住他身影。

    孙重阳脸色铁青,怔怔的看着一具尸王从出现,到追逐我,自己都忘了借法了。

    “阴阳借法!神压!”转过身,一个神压就往追着我的尸王压去!

    那尸王给法术击中,瞬间就止住了脚步,但很快就长剑一扫,脱出了控制!

    我看那把青铜长剑很是老旧,怎么都得是汉代的款式,而且做工和绘画的精美程度,绝对是大王级别的,我眼睛就绿了,这得值不少钱吧?

    看看李破晓那把千年桃木剑就弱爆了。

    李破晓的桃木剑也不知道哪里整来的,应该也是件罕有的宝物了,我不会用剑,回头可以给赵茜武装上,一把千年桃木剑,一件定星罗盘,赵茜也该强力了。

    李庆和关键时刻帮了我一把,我也不好丢下他,现在不是用阴阳令的时候。

    但这尸王似乎太喜欢我了,想起,我菊花都是一紧,给抓到的下场如何,不用脑都能想到。

    对方还是走尸,持久力怕谁都受不了的。

    “快借法呀!愣着等死呢!给尸王抓到就是爆菊到死呀!”我朝旁边的李庆和提醒了句。女丸冬圾。

    李庆和心惊,本能看了一眼,忽然想到了什么,就赶紧说道:“一天大兄弟,我看尸王都追着你,似乎我俩里你最帅,怎么都轮不上我呀,要不我就不逃了吧?你把我放这好了!”

    李庆和自认不是帅哥,当然不怕给尸王菊爆,心里没准就想了,你夏一天长得狐媚,你带着老子,那是殃及池鱼呀!况且经过多次的出生入死,九死一生,哥早就想通了,每次跟你一起,绝对是要倒血霉的,到时候你给尸王菊爆死了,那尸王没了选择,那还不找上我?

    “你他娘的,大难临头各自飞是不?”我气坏了,我辛辛苦苦跑回去救他,他回头居然跟我这说法,太伤我感情了,我差点没一脚把他从轿子上踹下去。

    但一回味这话,我就看到落在后面的孙重阳,瞬间就悟了,妈了巴子,这小子帅疯了都,尸王是不是太先入为主了?

    “大王!您倒是看看眼前的孙重阳呀!他都帅疯了,你愣是追着我干什么!你眼睛盯哪去了!”我指了指跑在我们后面的孙重阳,脸上露出了激动的神色。

    孙重阳听罢,差点一脚没踏稳摔地上,他也知道自己脸长得好,所以给我这一招驱虎吞狼之计吓得脸色发绿,回头看那尸王,那尸王果然也因为我的指引看了过去。

    这一刻,就跟千年等一回似的,喜得尸王嘴角都哆嗦了。

    “小兔儿别逃,本王来了!哈哈哈!本王乃南越王赵昱,定然亏待不了你!”尸王再踏两步,已经到了孙重阳的身边。

    “太极借法!神行!”孙重阳赶紧借了准备多时的神行,跑得跟飞似的。

    但尸王不是血尸,跑得可不慢,也不在乎孙重阳的那点借法,一伸手就把他逮住了。

    鬼魂状态的时候他就擅长抓人,连我都没逃过,现在和尸身融合成了尸王,他逮人就更厉害了,一拿就把孙重阳小鸡一样抓住了,一巴掌甩过去,孙重阳就给巴掌抽得浑浑噩噩起来,似乎就要晕过去了。

    随后我在后面看到尸王骤停了脚步,把孙重阳的道袍摆子掀了起来,按在了地上。

    我不敢久留看这场爆菊大战,直接跑进了有**阵的竹林里,很快,孙重阳的一阵惨叫就传了过来,我吓得菊花一紧,李庆和更是张口结舌,好半响都没回过气来。

    唉,李破晓给扎半死,丢入了阴间,孙重阳却是给菊爆了,不知道他还能不能活,两人在某种意义上说,也算是难兄难弟了。

    和李庆和逃了好一会,李庆和让我拐入一个拐角,就看到张小飞在颗大榕树底下躲着。

    “你们终于来了!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又是打雷,又是哀号的,吓惨了。”我把张小飞扯上了轿子,朝大路狂奔。

    “先别说了,离开要紧,李破晓玩完了,哈哈!”李庆和兴奋之极,到现在都没压抑住心态。

    梅兰竹菊只是初级鬼将,实力还没到能飞的程度,但奔走在山路上已经相当的平稳了,比越野车要快些。

    嘀嘀嘀!

    正在夺路逃亡的时候,外面有车子的喇叭响了起来,不多不少的三下,廖氏兄弟扛不住先走了?

    看来世家来的人不少,情况对我们很不利,我们从竹林里穿过大路,想看到廖氏兄弟是不是真走了。

    可很快,我就见皮卡车停在那里,可廖氏兄弟却不见踪影。

    两兄弟是躲起来了?但躲之前按了三声喇叭,这又是什么意思?

    “咳咳咳……”

    正在我苦思的时候,一阵的咳嗽声从黑暗的竹林中传出,旁边原本黑暗的地方,八道汽车的大灯光线,朝我们照了过来。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