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361.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七十九章:定盟
    我的蓝符法盐经过一段时间的消耗,已经捉襟见肋,还有阵旗等物,都不足以支持大战。我看过四小仙道观的大阵,如果想要布下更好的大阵,就需要更好的阵旗,这些都是要钱去买的。

    刘师兄和海师兄都是散修贫困户,身家连百万都不到,就算有更高级的阴阳道法和四小仙阵法,也因为缺乏法具不能用上,所以我继承他们的东西很有限,都是不怎么花钱就能到手的,如今都用完了。

    看廖钊差点就给砍死,难免让我无比着急,拿起了小印章,想都不想就念了驱动咒语要丢过去,结果小印章丢过去后。这赵昱居然伸手抓了住,随后表情怔怔的看了好一会!巨农贞划。

    这枚小印玺是何铁手手提箱里的搜刮来的,之前我一直不知道什么用,上面的文字也是十足的深奥,我曾经在网上查过。这是汉代时候的文字,几乎能用七扭八歪形容,看赵昱的表情,难道是有什么特别的用途?他认识这东西?

    “授印!真的是南越王的授印!哈哈哈!我赵昱造反了一辈子,没想到临了现在,居然得偿所愿!快快告诉我,你到底何人派来册封本王的?”赵昱兴奋之下,已经忘了自己身受重伤了,双手托着手印,眼睛绿幽幽的。

    我一听,这小印玺居然是南越王的印玺?这赵昱还是个造反王?

    开了阴阳眼,那印玺黄橙橙的,看起来相当吸引人,我不知道这什么气息。但赵昱似乎很兴奋,黑色的气息在黄色的气息引导下。也涨了好些。

    “你真是南越王?”打量那赵昱,三十四五左右,正当壮年,之前他一会用‘我’来自称,一会又用‘本王’称呼,看来是介于王和民之间,这就让我大有文章可做了。

    “这如何能假?本王祖上就曾是南越王!我身为南越王的子嗣,当然该继承大统!”赵昱双目凶光兴盛,对我的疑问十分的不满。

    “太巧了!我以前也是皇族的子嗣,可惜历经朝代更替,王朝湮灭,最终沦落了民间。不过祖上曾经就把授印传承了下来,说好的千金不卖,为的就是要给当年给灭了国的南越国平反昭雪呀!唉,遥想当年,高祖刘氏斩白蛇起义,时至今日,已两千多年有余,传到我这一代,若非易名改姓,恐怕也撑不到现在呀。”我胡说起来,表情看起来相当的严肃,反正四小仙的祖师爷就是姓刘,我入了四小仙道统,随口瞎掰也不算是胡扯。

    “啊?你是皇族传人?这……”赵昱惊得目瞪口呆,看着授印又不像是假的,心中疑惑重重。

    “是否真的不好说呀,但我又不要你真为我做些什么,既然授印该是你的,我便按照祖先的遗命给你册封如何?好歹我也是皇族后裔,册封你为王,好处极多,也并无不妥吧!”我一本正经的说道,这赵昱是个权势迷,脑袋也只有男人女人以及权利战争,典型的自我主义。

    赵昱一听,觉得确实是这个理,就说道:“也对,如果你能册封我为南越王,那势必证明你便是皇族无虞。”

    “皇族、王族,对如今这年代来说,尽皆梦幻泡影,我根本不在乎这称呼,如果是兵荒马乱之年,我倒是可以和你一起把江山打回来,但现在是和平年代,揭竿而起,那是百死无生!我一落魄皇族,只能了却了祖宗遗命罢了。”我摆摆手,一副相当无奈的样子。

    赵昱看我说头头是道,心中顿生敬佩,我越是不在意,他越是信了,就说道:“我将士尽皆枉死,手下兵马全无,南越王是我的夙愿,今天虽只有你我一皇一王,他日却未必如此!”

    “对呀,远大理想要看机缘如何,眼下还是完成祖宗遗命,册封你为南越王,你我君臣先相认了吧!”我大刺刺的说道,就大胆的朝他走去,如果他忽然的发难,媳妇姐姐也会拉我衣角,这廖氏兄弟也会控制住他。

    廖氏看我一顿忽悠,表情都很怵然,但也没愣着,各就各位后,已经摆布好了大阵。

    “去剑,王印给我。”我严厉的瞪了他一眼,让他交出了印玺。

    这赵昱没给册封过,哪懂什么仪式,想想觉得首先跪下是必须的吧,就把双手捧着的王印交给了我,自己半跪在我跟前。

    我接过了授印,其实我也心里打突,都走到这一步了,我该怎么册封?难道随便说他是南越王这就结束?

    这忽悠也得有个忽悠的资本吧?别忽悠不成反给打死了,这家伙是反王,虽说不算特别聪明,但天生警觉性很高。

    我脑筋急转起来,想了好半会,都没想到怎么办,那赵昱以为是必经的路子,也不打搅我,乖乖的跪在那。

    廖氏兄弟当然知道我是在忽悠,但他们也没办法,只能愣愣的看我咋整。

    “良臣赵昱,德才兼备,宣德明恩,守节至孝,可安社稷,可治国邦,朕甚嘉之,封南越王,永镇南疆。”我一边的说着,一边伸手触摸他的肩膀,用养鬼术感受他的灵魂,结果让我惊喜的是,他并没有制止我去搜索,看来是信我了大半。

    这家伙从天坑里跑出来的时候是一具魂体,压根就保留以前的智商,现在魂体和肉身并未完全融洽,接触对我并不难,况且他魂体是大后期鬼将,尸身却是尸王级别的,属性十分的特殊,看来他魂体在阴间给封印着,并没有增加任何实力,倒是尸身居然成了尸王。

    我开始用养鬼道来沟通他的魂体,并且尝试用招鬼术在他的魂体里留下烙印什么的,结果他魂体的强大远超我的意料,居然让我无法去进行控制。

    廖氏兄弟的封印已经失败了,顶多能吹吹玉箫让他狂躁和不安,那牛毛针是控制尸身用的,但刚才都没多大用,或者对尸王收效甚微,因此我只能从灵魂控制着手,然而眼前这情况,我的招鬼术触及了他的魂体,但实力相差太大,他也不受控呀。

    时机稍纵即逝,我等不了了,再下去这家伙肯定起疑心,只能再次返回了养鬼道一途,觉得至少要给他点好处才行,不然他肯定不相信我的册封吧?

    “你我是不是臣子关系倒没什么,但却有人尸之别,我和你以东海之水歃血为盟,没准就能把我毒死了,所以咱们就效仿结盟,我用手指精血涂你口唇,歃血定盟怎样?”我说道,也不理会他愿不愿意,用刀子划开了中指。

    “吾皇,那肯定没问题。”赵昱看着我手指的血,舔了舔嘴唇,我吓了一跳,有些不敢去触及他的嘴,真怕他忽然暴起咬掉我的手指,到时候就成九指神丐了。

    现在收服不了他,但能跟他结盟也算挺好了,想到这,我也顾不得什么,伸出手指快速的抹过他的嘴唇。

    赵昱没有我想的那样暴起咬我,而是舔了舔嘴,随后直接吞了进去,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我差点吓尿了,不过还是隐忍自己的恐惧看着他。

    道统精血起了作用,赵昱似乎也感觉自己的魂体茁壮起来,我阴阳眼扫去,他黑色的气焰很是凶悍,道统精血对他而言作用相当巨大。

    “吾皇不愧是真正的龙种龙脉,精血如此纯粹……”赵昱贪婪的看了我一眼,似乎考虑要吃了我似的。

    廖氏兄弟早就做好了困住他的准备,赵昱也发现自己还受制两位走尸匠,立即大吼一声,大阵噼噼啪啪的乱响,已经封不住他,给他弄得摇摇欲坠起来。

    媳妇姐姐快速的拉了我的衣角,我立即往后跑了起来。

    “拿下着反贼!”反王终究是反王,就算忽悠住他,他一样会反!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