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362.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八十章:大赦
    知道他魂体只是大鬼将级别,我嘴里就开始念着招鬼术咒语,尝试要控制他的魂体,结果意外出现了。这赵昱居然受控了!

    我控制他站着不动,然而赵昱还是发狂似的想要破阵而出,但在我的强控下,居然真按住了他。

    难道是吃过了我的道统精血,提升了招鬼术的威力?

    “我既然册封了你,你也答应成为我的盟友,却怎么的想要杀我的两位朋友?”我有些不满的看着赵昱。

    赵昱惊呆了,他凭借着尸身的强大扭过头,看着我不可思议起来:“吾皇,赵昱可没有反叛,只是这两个小蟊贼敢用大阵困我,该死。”

    我当然不会相信赵昱的话,这家伙反复无常,不能控制他。没准哪天闹得自己都要够呛。

    廖氏兄弟很是忌惮,再次启动了大阵,加上我的控鬼术,倒是把赵昱死死的控制住了。

    “一天,我们好像快不成了。这尸王吃了你的精血,实力增强了不少,如果你不能控制,我们也不行了,还是算了,走吧。”廖钊有些吃力的说道。

    “先撑住一会,最好用咒符先封住他的行动,我有办法。”我皱了皱眉,来到了赵昱的后面,拿出了瑞士军刀,快速的把他的衣服拔了下来。

    廖氏兄弟知道我好像有办法,也按捺住了着急,廖宏拿了一沓的纸符跑过来,贴满了赵昱全身上下。

    我开始准备在赵昱的后背上刻起了养鬼道的符文。结果才划拉一下,瑞士军刀就弹了出来。他尸身僵硬,寻常刀剑没办法捅破他的皮肤。

    不过我反映也快,二话不说抄起了他丢在地上的古剑,古剑有赵昱的咒文,所以轻松划破了本体的皮肤,我一边的刻画,一边的撒上法盐激活咒文。

    尸王不是小侄子那活尸,没有血,恢复困难,赵昱受到符咒的限制平躺在地,好一会功夫,他后背就全写上了养鬼道专门用来收摄魂体的咒文。

    我拿出了块木头。结果想了想又收回了包里,这大鬼将级别的,用小木人太寒酸,根本不能收魂。

    看了一眼周边,只剩下赵昱刚才那枚印玺了,我用古剑在印玺上小心的琢刻起了咒文,花费了很大功夫,直到廖氏兄弟都撑不住的时候,才把印玺弄成了命牌。

    “御阴镇邪,收摄鬼魅,鬼道借法,控魂!”赵昱吃过我的鬼道精血,已经给‘污染’了,再受到我的咒符和命牌牵制,魂体直接收摄进了印玺!

    我长笑出声,手中拿着印玺松了口气。

    赵昱现在只有尸身在了,而魂体全部给收摄进了我的印玺里,廖钊拿着玉箫,还有些不明白闹的什么事:“一天,刚才你干了什么?它怎么就不动弹了?”

    “我已经收了他的魂,他现在只是一具尸王的躯壳而已,你们可以随意用玉箫去控制他。”我解释了起来。

    廖钊赶紧的吹了下笛子,这尸王果然就动弹了起来,不过失去了灵性,这走尸肯定没有之前那么厉害,顶多就是大后期血尸的实力。

    尸王之所以能成为尸王,因为有其独立的灵魂,还能够施展法术,灵智跟人同等不差。

    所以想要他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尸王,还得让他的魂体和尸体合在一起才行,不过我现在等级不够,把赵昱放出来可控制不了。

    “以后你俩就负责控制这具尸体吧,虽说只是大后期的血尸,但实力恢复后,肯定能打两具以上同等级血尸,毕竟这把古剑不是开玩笑的,一剑砍死一只都有可能,四小仙道观的安全靠你们了。”我把古剑往前面一丢。

    “这个当然,以后我们也算有能力守住四小仙道观了,我们家里都没什么亲人了,我和啊宏也想过,以后如果能在四小仙定居一辈子,其实也是不错的选择,道观又是县城的郊区,不认识的也不来这里,很安静。”廖钊赶紧的说道,吹箫命令血尸拿起了古剑。

    “你们怎么会在这收服赵昱的?张栋梁之前什么情况?世家都跑了?”我走向了已经坍塌的小平房,拿出手电筒往底下探去,除了一道光,黑乎乎的什么都没有。

    “之前不是按了三下喇叭通知你我们逃命了么?后来对方人太多,我们就遁入了竹林里,结果张栋梁和你撞上了,你逃了以后,张栋梁就遇到了赵昱这尸王,双方就大战起来,世家和张栋梁结成同盟一齐斗赵昱。我们两兄弟知道结果肯定是两败俱伤,就绸缪着去看看尸王从哪里出来的,毕竟尸王受伤,肯定去鬼气重的地方修养,或许还有其他不知道的门道来恢复,所以一路找到这里来,并进入了藏尸墓穴,在棺椁里找到了玉箫,可惜这墓给盗过了,又下过封印,只有棺椁未曾有人开封,要不然金银珠宝怕是数之不尽的,现在尸王跑出来后,棺椁里只有一把玉箫,估摸着尸王生前就喜欢玉箫和古剑,所以同入了棺椁。”廖钊跟在我后面解释。

    “对了,你们之前有没有看到那个黄衣服的道人?叫孙重阳的,我以为他死在了附近,可倒是没见他尸身。”孙重阳是继李破晓后的强敌,我还是挺关注他的,况且他因为我的指引,让赵昱爆了菊花,现在肯定恨死我了,要是活着,不跟我死磕就怪胎了,当然,也不能排除他给掰弯了。

    “那黄衣的道人?我见过,一路瘸着跑出了竹林,速度贼快了。”廖宏很纯洁,什么都不知道,就只能把看见的情况告诉我。

    我听完,立刻愁眉紧锁起来,看来孙重阳也有秘法,他之前脚程就快得离谱,都快赶上我的陈善芸了,用了什么秘法逃脱赵昱不成问题,现在就怕他来找我麻烦。所以我得赶紧补给下,不然斗不过这货,顺便抽时间制作下新的魂瓮,尝试下能不能破开张栋梁的封印后把惜君她们移动到新魂瓮里。

    “你们应该有方法恢复这尸体的伤势吧?”我看赵昱的尸身伤得不轻,怕以后影响发挥。

    “有,只要在阴地里埋上,做了法,加上我们独门的秘炼伤药就能恢复完好。”廖钊也不吝啬说出来,看来对我完全信任了,毕竟这个等级的血尸可都毫不犹豫就交给了他们,投桃报李也是应该的。

    “早上来临前离开这里,各自行动吧。”我说着就召唤出了五鬼,朝着竹林外赶路。

    一路风驰电掣,已经没有了人的竹林显得幽暗而恐怖,风猎猎作响,就跟有鬼跟在耳边低语,走了一会儿,我的电话响了起来。

    这大半夜的电话吓了我一跳。巨农纵才。

    “一天大兄弟,我和王元一自由了!你知道么,张栋梁给拉市里去了,怕要进重症监护,上头局势也在骤变,我们这边得到的命令是对你先持观望态度,上面情况暧昧不清呀,对了,你怎么做到的?手眼通天?”李庆和在电话那头跟我说道。

    我听完一怔,张栋梁给拉去市里治疗,这情有可原,尸王的厉害有目共睹,但上头要对我持观望态度我就闹不明白了,到底官方玄门想要干什么?

    “怎么?对你而言,这消息无疑是天下大赦呀!你好像还不高兴?”李庆和倒是蛮高兴的样子。

    “挺高兴。”我却知道大运气之下必有大劫难,哪还高兴得起来!

    看着竹林在夜风中哗哗作响,我心中揪了起来,孙重阳会在这里伏击我?抑或是别的妖魔鬼怪来袭什么的?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