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366.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八十四章:庶子
    鬼气宣泄而出,魂瓮就像是懂得呼吸一样在我衣兜里震动起来,鬼气一波又一波,就像是波浪一样。

    “哥哥。我饿了!”小姑娘的声音从里到内的震动了我的鼓膜,我眼泪差点没掉下来,居然是惜君!

    给围攻的时候,惜君的出现无疑是雪中送炭,对敌人来说,也是噩梦的开始。

    “哥哥,我饿了!”

    韩珊珊在我停下后,也感觉到了情况的变化,我拿出一张蓝符,朱砂笔,快速的画上了定魂符,拿出了魂瓮,将其原来的黄符拿了下来,换上了现在的蓝符。包扎好,咬开了中指,写了封魂的最后一笔,再次封住了惜君。巨协何扛。

    滋滋……魂瓮沿着开口一直的裂开到了底部,有几块似乎快要散落下来,仅凭借着封符勉强维持。

    做完一切才松了口气,惜君又变强了。居然以大后期鬼将的等级,吃掉了原来张栋梁的封印,想要冲出魂瓮。

    而我因为这段时间频繁的游走阴阳,不停的施展借法,无论身上鬼气和灵魂强度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开始能够听出了魂瓮里惜君的呼喊。

    看着鬼气能沸腾到这个程度,周围的玄门保镖神色各异,更多的是观望,刚才里面喷薄而出的气息太过可怕,还好我选择了封印,要是放出来,必然就是一场劫难!

    “连姓夏的都敢拦?”我抬起了双眼,把魂瓮收回了口袋。吓得几个玄门高手都退了两步。

    韩彬彬赶紧的跑来打圆场:“夏公子,稍安勿躁,我妹妹这次又调皮了,不过你们这次是要去……”

    “去哪还需要报告你么?”韩珊珊气呼呼的驳斥道,就拉着我跑了出去。

    我悬着的心落地,韩珊珊看我现在没有硬拼,也知道我是式微了,要换了平时,我口气会更嚣张,动辄就放出鬼将玩威胁了。

    出了门口,韩珊珊指着前面一辆保时捷卡宴越野车,让我去开车。

    王元一看我这趟居然把世家都唬住了。同样是脸色大好,轻哼一声:“姓王的都敢拦?也不怕给抓局里去!”

    众人都投来鄙夷的目光,几个人差点就动手了,他王家是玄警世家,但在省城世家里。还不算排得上号,真打起来,也是各凭各本事。

    韩彬彬苦笑一声,摆摆手让众人都退开,而王元一趁机灰溜溜的逃了。

    远处,上了车的我看到二楼的落地窗里,一位中年人笔直的俯视着我们,虽然看不清是喜是怒,但也能猜出是韩父来了,这位没准是给惜君的鬼气给震出来的。

    “快走,别……别理了!”韩珊珊这趟是有点害怕了,看来自己的父亲还是很让她忌惮的。

    车子启动,王元一咚一声趴在了车窗那,敲了敲窗口:“你们打算去哪啊!”

    “去玄门市场!快带路吧!”我想了想后说道,反正韩珊珊也没提议去哪,韩家和世家因为我随口说自己姓夏,还没来得及定制好计划。

    游江飞正和几个厉害的世家子弟解释什么的样子,看来真有个世家姓夏,所以他忌惮了。

    姓夏,到底意味着什么?

    我很好奇,难道是我的本家?我则是某个名门夏家抛弃的庶子?

    可我出生就招人算计,生在了坟地里,爹都不见踪影,只有母亲呵护备至,哪来的什么名门一说?就算庶子,也该有点人权吧?

    想不出就不去想,这是我的信条,踩了一脚油门就安然的开出了韩家。

    王元一的车子也开了出来,率先出了大门,我们尾随他往市里开去。

    一路上王元一估计是想不通还是怎么的,在车子很多的地方也猛踩油门,发泄自己的不满,想想也是,这种情况王元一不生气就怪了,跟我来的时候是想要抱得美人归,结果最后韩珊珊选择了我。

    之前有共同的敌人还能协作,现在敌人没了,窝里斗就难免了。

    在城市的街道上,我还是挺小心翼翼的,所以好几次差点跟丢了王元一,这更让王元一气得够呛,最后只能在路边停了下来。

    “夏一天!你这么做不地道吧?说好公平竞争,你开外挂怎么的?韩珊珊坐我的车,你自己开车跟着我!”王元一有些顾不得脸皮了,为了韩珊珊,他从大龙县跑过来,结果成了带路的小喽啰,他接受不了。

    “行,韩珊珊坐你的车子好了,多大的事,闹腾这干什么。”我耸耸肩,表示无所谓,其实他的跑车更舒适一点,安全性应该也更好。

    “啊?真成?”王元一彻底愣住了,我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让他很迷茫,他以为我至少会挣扎会的。

    “怎么不成?不过韩珊珊能愿意坐你的车么?要不我去开你的车吧?不过撞坏了我不管?”其实我之前看王元一这宝马i8开得爽,每次一个加速都能甩开我们,也有想试试了的心思。

    王元一顿时高兴坏了,屁颠屁颠的要跟我交换钥匙,我当然二话不说换了他那个液晶显示的拉风钥匙。

    韩珊珊看我拿她换车子,气坏了:“夏一天!你敢用姐来换车子!”

    “姗姗,你反正经常就跟王元一出任务,就当这次也是任务好了,这里的街道已经有点荒僻了,肯定离着玄门市场不远了,忍一段路,我忽悠他来一次也不容易,就让他得瑟一下,刚才没看到都跟我发飙了么?”我宽慰了韩珊珊几句。

    韩珊珊想想也是,这趟王元一带我进门,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反正一起出警也好几次了,顺风车坐了不少,长路漫漫,倒也不急于一时。

    其实我对韩珊珊没动感情,顶多算是比较喜欢的女性朋友而已,更像是好朋友的关系,没必要争执这小问题。

    上了宝马i8,启动了车子,坐在驾驶位的感觉和副驾驶完全不同,毕竟好车操作体验就在那摆着。

    王元一也喜滋滋的开起了韩珊珊的保时捷卡宴,追上我的车准备带头,结果意外发生,几辆越野车嗖嗖的后面赶了上来,直接就把卡宴车拦住了!

    “就是他抢了少爷的对象!拉出来打!”

    “妈了个鸟的,少爷喜欢个人容易么!往死里打!就是开车那个!”

    那些人把车子卡在了王元一前后,王元一根本倒不了车,而且这群看起来跟黑社会分子似的人都带了铁棍,快速的敲烂了卡宴的主驾驶位,要把王元一拖出来揍一顿。

    副驾驶位倒是没理会,看来对付已经交代过了。

    轰!

    王元一不知道是不是借法了,那些人刚开他的车门,就给轰了出去。

    可对方人多,四五辆车子又陆续过来了,这借法还是要时间准备的,王元一因此就挨了棍子,还给一个壮汉拖着头发揍起来。

    我从发现意外到借法,到下了车跑过去,也花了一些时间,这转眼的时间,王元一就不知道挨了几下,不过施展了神压后,瞬间就把那群人压得趴下。

    十来个黑道分子看着我居然这么厉害,都有些忌惮起来。

    “滚,不然就死。”我大刺刺的说道,并且步步朝着这群黑道逼近,手里还拿着第二张蓝符,准备借五仙。

    黑道也不乏有眼界的,看到我不退反进,知道事出反差必有妖,而且人也打得差不多了,气也出了,他们也不敢真的弄死王元一,就招呼一声就要跑。

    王元一趴在地上,这停顿的时间也给他借到法了:“地狱门破,凌空道开,天元借法,道破!”

    轰的一声,好几个人靠得近,给一阵螺旋光直接炸飞了,趴在地上动弹不了。

    王元一站起来,抓起了其中一个,一脚就撂倒了,发疯的踹了起来:“狗日的,警察都敢打!看你们是不想呆在南市了吧!打了我还想要跑?”

    刚才事出突然,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的黑道,他王元一也借法不了,这下翻身了当然一顿狠揍。

    剩下几个见势不妙,都跑了起来,王元一一身肥肉追不了,只能挑着地上的报复。

    打累了他才拿出了绑带,把地上的人大拇指都捆了起来。

    利索的拿出了电话往警察局打。

    换车都能换出事故了,我是无话可说了,该那王元一的果然是逃不掉的。

    王元一再也不跟我说话了,绷着脸皮上了自己车子的后面位置。

    “你负责开车吧,我已经打电话给保时捷的专卖店了,还有警察也快来了,会跟我们交接的。”韩珊珊想笑笑不出,这事儿也真不能怪我,那王元一自己来找打的,又不是我逼着他换车不是?

    沉默了好几分钟,就有两辆警用面包车来了,把那些黑道分子压上了车,交接了完成后,我也不敢多说话了,开着宝马车就往王元一之前定位的地图开去,实际也就剩下半公里的路。

    玄门市场表面就是个二手市场,按照地图的来,还真不知道这里就是目的地。

    王元一黑着脸带着我兜了好一会,才兜转进了一家破门面里。

    开门进去,又是一条黑漆漆的道路,走了十几米,陆续开了零散的开了好几家店铺,店铺无一不是开着黄灯,阴森森的,倒也适合玄门店铺的气氛。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