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367.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八十五章:密约
    “买蓝符黑香去那俩家,那边那家是卖法盐的,法器在那边,还有各种阵旗。秘籍去那边,这段时间段,估计也没什么好东西了,真想淘到好东西,怕也不可能,得等。”王元一看我半天没说话,自己先憋不住了,带我瞎逛起来。

    别看这些店铺十个手指能数过来,但道具也算蛮齐全的,我实力一般般,跟王元一伯仲之间而已,他需要的我都能用上,引荐我买东西没什么问题,当然。我会阴阳借法,符阵借法,鬼道借法,招式多了不少,所需要的量也比较大。

    选择的是刷卡的方式购买,黄符现在使用的频率已经不高了,我没有选购。只是蓝符买了上百张,法盐一斤,黑香和防尸粉材料也买了不少。巨协引弟。

    法器店逛了一圈,东西也贵得离谱,王元一那种神将玉符这里也有,摆了好几张,王元一大力推荐我去买,但我自己能制作鬼将木人,也不需要这种东西,太过浪费,如果不是鬼将要招鬼术控制,我自己还想开店呢,王元一对此很失望。看来还死记得之前给我诳了神将的事。

    四小仙道统里需要的阵旗在玄门市场的最后,我挑选了**阵和聚阴阵的大型阵旗和小型的旗子,装了满满的塑料袋。

    至于高级的,特别的阵法旗子要定制,我给老板分别说了需要的样式和材料,就留下了电话。

    老板六十多岁,和海师兄差不多一个年纪,有点矮胖,看我好说话,人很大方,居然一下买了这么多的阵旗,他就高兴的和我攀谈起来:“我姓农。名强国,叫我农叔好了,我看你用的阵旗,应该是刘方远的弟子吧?刘方远的事我知道了,但我们只是生意上的关系。就没去给他上香,唉,还以为他仙去后,四小仙的道统就没了,心中正惋惜无比,没想到他还有个弟子在,呵呵,也算是缘分,这次你要的东西都都给你打上八折吧?”

    “真的?农叔居然还认识我师兄?”我高兴坏了,之前几家店铺大都摆着拒不谈价的牌子,我以为这家也是呢。

    实际上这些消耗品大家熟门熟路,玄门中人也有好些贫困户,经常砍价就是一整天,烦了大家也就不谈价了。

    “师兄?哎呀,失误,你是他师弟?怪不得我看你的眼界跟你师兄不差多少,还定制了我这么多阵旗,这样吧,你们大龙县离着这里远,我也有个师弟最近想在大龙县开家店铺,回头你也不用上来了,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找他,东西我也会快递到他那里的,蓝符法盐都好,或者其他道具我们师兄弟也能给你弄到,耗费点时间而已,他叫农国富,人称鬼见愁,他那个人你得小心了,对不熟悉的就喜欢宰客敲竹杠,不过他进货渠道丰富,你有什么需要尽管可找他。”农国强说着,笑着摇摇头,似乎对自己师弟的名号有点不好意思,随后把一张他的名片拿出来,还写了他师弟鬼见愁的电话。

    “呵呵,那到时候回了大龙县,我就打他电话。”我很高兴,结识了农氏师兄弟,我的后勤补给就不成问题了,毕竟光是靠赵家的填补,也不大可能。

    “嗯,好,我一定先叮嘱他好好招待你。”

    “对了,农叔,我电话里该怎么称呼您师弟好些?还是要叫他鬼见愁?”我问道。

    “哈哈,什么鬼见愁,他现在都成见鬼愁了,我这段时间没下去,他好像招了什么厉害的女鬼,给缠住了,好几天了愣是没什么办法,那女鬼厉害得很,他虽然有点小本事,也拿女鬼没办法,仅能自保而已,我虽然想去帮他,但还是觉得给他点教训才好,让他以后老实点,最多大龙县的生意萧条点算了。”农国强跟我说道。

    “原来如此。”我也不好说什么,人给鬼缠住的事情多了去了,不过鬼见愁都能给弄成这德行,倒是出乎意料。

    告别了农叔,我就和韩珊珊、王元一回大龙县。

    一路上倒是没再遇到什么事情,就是韩珊珊的电话响个不停,韩珊珊没理会,最后干脆把电话关了。

    血云棺的资料是拿到手了,可是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我觉得这血云棺可能牵扯到的事情很不寻常,得暗中调查才行,而且信不过的人太多了,放出了消息,官方就会找上门,我又得跟以前一样逃了。

    所以暂时只能在自己人里暗中调查,韩珊珊应该看过照片了,并且在网上备份了起来,我不知道安不安全,但韩珊珊这技术控都没说话,我操心也没什么用。

    我一边开车,一边拿出了之前韩珊珊给我的大屏幕三星手机,打开了照片选项,果然看到里面有几张我照过的相片。

    “喂,你在高速路上开车,别玩命好吧?”王元一吓了一跳,但我把手机丢给他的时候,他直接吓傻了。

    好半响没扭过头,鬼王抬棺,鬼将送丧,这恐怖的画面冲击他的神经。

    “这什么东西?不会是网上下载的灵异照片吧?”王元一吓了一跳,出于警察的直觉开始寻找修改的痕迹,可好半天没找到特别的地方。

    “这就是血云棺,你……。”

    咚,王元一把手机直接吓掉地上去了,眼珠子都瞪圆了:“你这段时间暗害我,也不致命,我就不说了,可这血云棺是什么!你这是要我死还是怎么的?”

    “怎么了?瞎叫什么呢?官方知道多少?”我皱起了眉,看来王元一还是懂一点这事的,除了调查小义屯,难道他还有秘密任务?我很好奇。

    “官方一直想要调查这东西呀!我说夏老大,你太鲁莽了吧!这能招来杀僧祸的!”王元一惊恐的捡起了手机,又好奇的看了起来。

    “嘿嘿,我外婆关在里面,你说我能不鲁莽么?杀僧祸还少了?你现在看了这东西,也和我绑在一起了吧,况且你不好像蛮好奇的么。”我看王元一死死的盯着图片,露出狡猾的笑容。

    王元一这人对寻宝很有一套,也对宝物天生有所执着。

    “我是好奇了,既然不看都看了,这个我发我手机一份行么?我给你去调查好了。”王元一眼睛贼亮,好像发现了我没发现的东西。

    “你发现了什么?”我皱了皱眉,每一样信息对我都很重要,何况是王元一表情的变化,我早就从后视镜里捕捉在到了。

    “什么发现什么?就一口棺材,一堆送丧的鬼而已,能发现什么?”王元一直接就否认了,这小子贼精得很。

    我也不逼问他,反正最后肯定绕不过我这关,且看这家伙想要干什么再说。

    “不过我说夏一天,你这东西可不能再露了,咱们几个小命就在这上面了,我有本事给你弄到信息,但你也得给我收嘴,至于拿到信息后做到什么程度,也只能看你造化了,毕竟官方有了这个,很快就会展开下一步的举动,你和他们的接触免不了,韩珊珊不是玄门中人,这次出来已经很不容易了,要不然韩家也不会对她禁足,你要是不想韩珊珊死,就当什么都不知道,而且你自己死,总比姗姗死要强吧?”王元一似乎已经预示我的死亡似的。

    “你尽管给我调查,东西是我拍下的,官方找我是必经之路,我已经有这个觉悟了,你和韩珊珊我肯定不会漏出去的,如果你们有危险,我也会第一时间感到。”我信誓旦旦,看了韩珊珊一眼,对她很愧疚。

    韩珊珊睁着大眼睛,一脸的天真:“夏一天,姐知道你是养鬼的,要是姐死了,你把姐做成你的家鬼好不好?”

    我车子差点没拐下路边:“说什么呢?活着不挺好么!”

    “哈哈,你好可爱,我怎么会舍得死呢。”韩珊珊笑了起来,一副捉弄到我的样子。

    我对她无语了,但也蛮感动的,她说这话,是把命交给我了么?我怎么报答?唉,感情这种事,实在是微妙而难以解释。

    车子开回了王元一住的小区,道别后,我开车把韩珊珊送去龙渊小区别墅。

    路上接到赵茜的电话,说她已经带着我母亲她们回家了,我很高兴。

    和韩珊珊一起进入了八号别墅,母亲已经站在门口迎接我了,目光慈祥靠在了门墙边,很像当年外婆在小义屯门口等我的样子。

    她年纪大了就和外婆越来越像,我莫名心酸,但连感慨半分的余地都没有,因为会勾起我对外婆的无限思念。

    郁小雪、母亲已经和韩珊珊混熟了,上次韩珊珊还专门开车把现金和手机送到她们手上,聊得晚了,还死乞白赖在我的小床上住了一晚上才回来,母亲都告诉我了。

    她觉得我能找到那么多女朋友是福气,只是告诉我要对媳妇姐姐好点,要纳哪个做妾,必须要先和媳妇说,毕竟年纪也二十几了,不好拖着。

    我尴尬得无以自容,只能随口应付过去,其实我心系媳妇姐姐母亲自然也知道,但要抱个胖娃娃,也是她的心愿不是,老人家,年纪大了想的事情很全面。

    找了郁小雪和赵茜,我把车上的阴土拿了出来,准备让两人再次携手给我制作鬼王级别的魂瓮!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