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368.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八十六章:相聚
    惜君再次进阶后,魂瓮不堪重负,现在几乎是用蓝符在维持着封印,鬼王级别的魂瓮制作复杂。也不知道赵茜能否胜任刻符的工作。

    如果她都不行,只能让女居士来了。

    凭借关系网,我们从医院带了几袋人血来,混杂在了阴土里,进行均匀的搅拌,再由郁小雪制成之前一样的魂瓮形状。

    在郁小雪制壶的时间差里,我秘传赵茜养鬼道的符箓画法,并画出了咒符,赵茜练习了好几次,就找来了一些不用的石膏罐进行实验。

    赵茜对制符的悟性非常高,继承了老居士那一脉的道统,现在成为亲传弟子了,女居士也毫不吝啬的一对一传授秘术。

    我羡慕得无以复加,我给老居士指导了一晚。其他都是用手机自学的,符法比一般玄门修士强,但对她们俩师徒来说就稀松平常了。

    女居士能以黄符代替蓝符施法,这厉害的手段,很快就会出现在赵茜手上,至于现在这样的纸符,肯定不成问题。

    “我差点忘了,我找到了一件不错的法器,记得你是使用剑类的吧。我去拿给你。”我看赵茜在刻符,就想起了从李破晓那缴获的千年桃木剑。

    “好,谢谢天哥。”赵茜很兴奋,她本来是擅长风水的定位,用定星罗盘,现在女居士那得到了真传。符法抓鬼也算有点本事了,正缺一把好的桃木剑呢。

    我去车上拿了桃木剑给赵茜,赵茜放下手中的事物,接过后就细细端详。

    好一会,赵茜才不舍的放下了桃木剑:“这把剑用了几百年的上等桃木,又经过十数道工艺才制成,确实是上好的宝物,而且看它的成色,历代持剑者应该都是很厉害的人物,上面沥满了许多高阶道人的纯阳精血,厉鬼见了都要退避三分,天哥哪里买来的?”

    民间有经泡、蒸、煮、捂、晾、干燥等处理十几道工艺,处理后的桃木剑经久耐用。色如紫铜,但这些都只是普通工艺,真正厉害的桃木剑,除了必要的工艺。还得一代代道人不断传承使用,沥过无数精血之后才能养成,传说有些桃木剑还因此有了灵性存在,成了精,当然,我是没见过的。

    “呵呵,李破晓呀,这家伙不知道哪里偷来了这东西,别看是桃木剑,其实锋利无比,居然能直接划破人的皮肤。”好几次斗法下来,李破晓的招数我都一一看过了,这把剑对他术法加持作用很大。

    “哦,怪不得了,李破晓用的肯定是好东西了,就不知道如此珍贵的东西,怎么会到了你手里?”赵茜知道我和李破晓是死敌,剑到了我手上,李破晓很可能已经死了。

    “他已经给我弄没了,阴司那边要拿他,我顺手帮了下忙,这东西你放心用,跟你的定星罗盘是一个等级的宝物。”我也不隐瞒,又跟她嘱咐了下,让她用布包好,关键时候再使用。

    赵茜历经这么多事,也知晓玄门之事难说对错,弱肉强食,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送了桃木剑,郁小雪也把新魂瓮做好了,机器烘干后就给赵茜雕琢咒文。

    这次的魂瓮做了六个出来,更加的精美和复杂,也不知道经过烘烤还能剩下几个。

    设定的烘烤时间是十二个小时后,我就准备先打电话给鬼见愁。

    “您好,是农国富,农叔么?”我拨通电话后就礼貌的说道。

    “你小子找茬么?小学生怎么的?听着年纪也该和我差不多了吧?你说说我哪里老了?”对面的农国富很不高兴,反应有点大。

    我暗叫糟糕,之前居然没问农国强他师弟的年龄,还以为也是五六十多岁的小老头呢。

    “农哥?我姓夏,之前农叔应该和你说过我的事了吧?”我赶紧的解释了下。

    “哎呀!小夏呀!我说是谁吶,哈哈,我师兄说过你了。”那边的态度顿时来了个七百八十度的大变。

    我一听,怎么感觉我像是块肥肉,自己贴人家砧板上了?

    “对,就是我,你的店铺开在哪?我想过去看看。”先看看对方的店铺,以后混熟了也方便走动,采购点东西。

    “我的店铺?在黑巷子口啊,你要过来?”那边的农国富犹豫了下。

    “我这边事刚忙完,正有时间过去趟。”我奇怪了,这人好像还不喜欢我去他那店铺似的。

    “你晚上过来吧,哈哈,我现在这里客人蛮多的,我都快忙不过来了,晚上我这消停点了再说,最好十点以后,我师兄没跟你说么?”农国富解释了下。巨刚有血。

    是说过,说你鬼见愁变成了见鬼愁了,不过你这家伙是开鬼店还是开什么店,要晚上才过去?

    “晚上去?我听农叔说你店里最近闹鬼呀。”我笑道,那边根本没客人说话的声音。

    农国富顿时一阵的沉默,好半响才说道:“什么鬼?哪有的事,你今晚来再说了。”

    交谈了好一会,我想想,声音很熟悉,这不是卖我破苹果手机的家伙么?对方接触客人多可能忘记我了,但我怎么可能忘记他!

    回头得给这家伙点苦头才行。

    离着这鬼店开门还有段时间,我就趁着这个机会和母亲看了会电视,苗小狸在一旁偶尔瞄过来,我觉得好久没跟她说话了,最近让她提心吊胆,也该慰问几句才是。

    “小狸,最近辛苦你了,谢谢你一直以来都保护别墅安全。”我靠近了她说道。

    结果这小妞直接挪了下屁股,跑母亲那边去了,母亲看我第一次不招人待见,就哧哧笑起来。

    “忙你的去吧,小狸矜持,怕生。”母亲笑着说道。

    我差点没笑出声,这小姑娘会怕生?她狡猾着呢,肯定是给母亲下了**汤了,居然这么擅长掩饰。

    “好吧,我忙去。”我对这苗小狸也无语了,看她现在清纯无敌的模样,一时半会也不能跟母亲说真相,一会还给误会我容不得人。

    我起身打算去看看女居士,顺便和她说说话,问问一些咒符上的疑难,但电话就响起了了,是李庆和的。

    “一天大兄弟,省城回来啦?咱们聚一聚啊?喝酒?”李庆和在电话那头蛮高兴的。

    “去哪喝?”我现在正事缠身,哪有时间陪他们几个公子哥玩儿。

    “就四小仙道观呀!我今天找了工程队来看场地了,赵熙也来看过风水了,就等你来拍板,你来不来?张小飞也在我这里,是了,叫上王元一么?”李庆和提议道。

    我觉得这也是正事,也得看看四小仙道观的布局,免得给他乱盖,弄乱了大阵。

    “去吧,叫上王元一,那小子欠我一顿好的,你电话到龙城酒店送菜到四小仙道观,净往贵的点,回头让他结账。”这次安全从省城回来,王元一必须得履行承诺,虽然他是给打一顿,但总算小命也是我救的吧。

    “这没问题,我现在就先点菜,王元一一会准来。”李庆和说道,旁边还有张小飞在那补充说话。

    我和母亲她们说了这事情后,就驱车前往四小仙道观。

    廖氏兄弟还在竹林里给赵昱的尸身恢复,一时半会回不了四小仙道观,到了那边的时候,只有李庆和和张小飞在那边聊天喝茶。

    看我到了,李庆和和张小飞就迎了过来。

    聊着之前在竹林大战的事情,又说起了四小仙道观的整改方案,喝了一壶茶左右,王元一才开他的宝马i8姗姗来迟。

    王元一和李庆和一个系统里的,司职不同,但因为早早接触过,聊得挺来,张小飞是我们之间最小的,但好说话,也混在了一起。

    我和王元一的问题就多了,他是警察我是匪,又把我当成情敌,互相就不对付了,虽说有那么点牵强联系,但肯定不能算是兄弟,顶多是熟人而已。

    “四小仙道观的左右都是荒山野岭,地是你师兄的,赵熙托关系给你去办手续了,等有时间签个字过户就行,那边和这里都重新修缮下,再起六间大点的瓦房,至于装修成怎样,你可就自己看着办了。”

    李庆和跟我报道,他建起房子不装修花不了多少钱,装修其实才是大头,他当然撇干净再说。况且四个人在这里,我怎么都不能太过分吧?

    “行吧,装修的事我来吧。”我没什么意见,但手底下也没什么钱了,这趟去玄门市场,买的东西多,花得只剩下四百来万了,好点的装修要百来万是跑不掉的,加上祖师爷的大房子也要重建,还得在旁边起一间给太一大神的金身居住,算下来花费就更多了。

    加上一会去鬼见愁的店,还不知道要花多少。

    “天哥,装修这么多房子,要花上很大一笔钱吧?”看我犹豫,张小飞很及时的问我。

    “你有赚钱的路子?”我见他眼神躲闪,就知道他早准备好了事儿跟我谈。

    可张小飞还没来得及说,趁着夜色,黑色的影子从道观外跟飞似的窜进来!我说在大阵里还能有鬼进来?

    这一看,脸都白了,那不是孙重阳是谁?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