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369.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八十七章:挨揍
    孙重阳这家伙是从道观的田里跑出来的,看来早就埋伏好的!就等着我来了,加上李庆和一锅端了!

    媳妇姐姐似乎发现了能量聚集,拉了下我的衣角。我二话不说就滚到了一旁!

    李庆和跟我逃命的次数不少,知道我驴打滚意味着什么,反正我所在就是安全,他就连考虑都不考虑立马扑在了我身上!

    “翻江倒海,游身连环,太极借法,水龙!”

    轰隆!

    巨大的蓝色光影出现在孙重阳的拂尘上,甩开后就是漫天的蓝色能量,直接把张小飞和王元一俩胖子轰飞了!

    张小飞滚了几圈,撞到了祖师爷那间道观的楼梯上昏了过去,王元一就惨了点,整个人飞了起来,撞碎了茶几。

    “快起来!别压着我!”我一脚踹开李庆和,连滚带爬的跑向了越野车!

    李庆和吓得脸色发青。孙重阳多厉害他哪会不知道,这家伙就是来杀自己的!

    “我的妈呀!兄弟!你等等我呀!”李庆和给我踢开后,也没头苍蝇似的跑向我。

    我是要去拿四小仙大旗的,这小子没我扛不住。

    惜君还在魂瓮里,王胭现在的鬼气不够,木头人里的鬼将只有两个完好,三个都残了,还想着怎么恢复呢。

    现在只能依靠大阵来无限借法了,我车子钥匙远程遥控开了尾箱。就等我跑过去拿旗子了。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有些事情知道得太多了终归不好。”孙重阳一边缓步走过来,一边的用蓝符和拂尘借法。

    “分开走!跑掉一个也好!”我很想开车逃命,但等我开车的功夫,没准就让孙重阳打飞了。

    李庆和一想也是,就跑向了另一头。也不停的开始借法。

    孙重阳冷笑,他是名门大派的嫡传弟子,远不是我们这些三流玄门修士可比,无论借法的速度和手段都远超我们。

    迅速的结印,快如疾风的步法,拂尘一甩,蓝符法盐在空中炸开,很快又给他借来了法术:“周天拭定,黄龙盖顶,太极借法,黄龙!”

    黄色的丝绸甩出,成了一头成人大小的能量朝我卷来,我蓝符一丢。手掌一推就借来了五仙!

    轰隆!

    两种法术撞击下,我的五仙直接给吃个干净,那黄龙朝我飞来!

    “太上云星,令箭无停。清微借法!云箭!”李庆和剑指加着蓝符,一道光就出现在了手中,射向了孙重阳。

    李破晓那事已经是死结了,我和他可谓是生死相托的关系,他不会看着我给孙重阳弄死。

    穿云箭射向了孙重阳,孙重阳拂尘一甩,黄龙卷向了云箭,双方化成了灰烬。

    有法器,有法术,修为也比现在的李破晓高,这孙重阳相当的难对付,怪不得敢冲出来一挑四。

    我把天师旗插到裤腰上,拿过后车厢的大旗,招来了符阵借法。

    在四小仙的阵里,这把大旗就是取胜的关键。

    孙重阳拂尘架在袖上,左手三指平伸,指尖朝上,准备再次借法。

    我手上有了法器,加上大阵的加持,源源不断的金色能量汇聚在我身上,大阵又给我启动了。

    师兄在这里能打十个,我就打这孙重阳一人,也不算什么难事:“戴天履地,戴方履圆,符阵借法!天圆!”巨刚他号。

    天圆是防御咒文,施展后浑身就跟生了乌龟壳似的,我其实也怕给孙重阳的拂尘打中。

    孙重阳也快速的借来了法术,五道光从拂尘扫来,在地面瞬间就炸出了五条路,沿着我冲过来!

    他要想速战速决,就得先拿我开刀。

    “天河水开,一泻汪洋,符阵借法!洪流!”我借法不需要蓝符和法盐,速度也快了很多,在五道光冲向我的时候,我的大旗也挥舞了出去。

    天河之水滚滚的撞向了光芒,可两种法术撞击后,力量强大的一方明显优势更大,我瞬间就给震飞了出去,一口血就喷出,大旗也给甩到了一边。

    本来我还以为有天师旗能在这留下孙重阳,没想到连腰间的天师旗都给震断了!

    法术护身还给这孙重阳打飞,可见对方的灵魂强度远比我要强,如果换算成鬼的等级,至少也是大后期巅峰鬼将了,而只要灵魂强度突破鬼将,孙重阳就能和张栋梁同等级别,哪会不厉害?

    李庆和看大势已去,早就跑远了。

    力量悬殊,我根本不是对手,看来没有外力相借,单挑是赢不了对方的,毕竟这家伙很可能修炼了十几年,我才修炼多久,能和他对抗?

    抹掉嘴角的血迹,我摸出了阴阳令准备逃命,正在这时候,皮卡车的声音从外面传来,车子的灯光照向了这里,似乎司机看到了孙重阳,一阵玉箫声就从车里传来了。

    我露出了残忍的笑容,玉箫的声音形成了规律,廖钊在这段时间里应该是吹习惯了。

    皮卡车停下,孙重阳还要借法,却看到我笑得如此猥琐,他脸皮颤了一下,退了一步。

    这小子好像伤没好完全的样子,我明显见他脚瘸了下。

    “今年的菊花开得不够灿烂吧!”我恶狠狠的看着孙重阳,对着下乘的廖钊说道:“再给这小子开一次荤。”

    就算我不说,廖钊也知道四小仙道观来敌人了,赶紧的叫起了赵昱的尸身。

    赵昱从皮卡长拿着长剑跳下来,冲向了孙重阳。

    孙重阳脸色惨白,看都不看就借法神行,扭过身一瘸一瘸的跑了起来。

    “嘿嘿,下次再来四小仙道观,老子让尸王爆你菊花!”虽然看他样子狼狈,但我心中也有些不平衡,单打独斗是搞不赢对方的,现在提升自身实力还是很必要的。

    孙重阳跑得远了,我拦住了廖氏兄弟:“别追了,那小子很厉害,能从尸王手中逃出,想必是有杀手锏的,别忘了现在的尸王还不是尸王,只是一具厉害点的血尸,要是孙重阳发起狠死磕,未必能打得赢。”

    “也对,这家伙很厉害,几乎是张栋梁之下第一人了,尸王没有魂,恢复比较慢,这次也才恢复了七八成左右。”廖钊也不得不承认。

    “没法子,不想招惹也招惹来了,以后小心点好了。”我说着,就去看张小飞和王元一的伤势。

    李庆和刚才逃了,看到我们吓退了孙重阳,自己又跑了回来,帮着我检查两人伤势。

    打不过逃命很正常,我自己都这样,何况是李庆和,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嘛,互相有了默契,都不敢笑话对方了。

    李庆和掐了下王元一的人中,醒了,张小飞没昏过去,但也够他受的,起身的时候还摇摇晃晃的。

    “妈的,我内伤了,一会去中医院检查下,哎哟。”张小飞咬着牙,应该是痛得够呛。

    “伤个屁!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刚才装死呀!”李庆和笑道,推了张小飞一把,张小飞尴尬笑起来。

    “夏一天!你他娘的还算个人么?老子跟你在一起,时间只要稍长一点,有哪次不挨揍的?你自己说!”王元一练过一些防身术,中了一招只是昏过去,醒来查看了下,伤势也不重,但他憋屈呀,哪次跟我在一起几乎都丧命了。

    第一次是见小侄子,第二次给黑道差点打残了,这次还给莫名其妙轰得昏死过去,倒霉透了。

    “你以为我想么!”我吐了口嘴里的残血,妈的,老子天天挨人追杀,啥时候给我追杀别人一次!

    “行了行了,不挨揍也挨了,现在一起挨过揍,一会再一起喝过酒,也算是兄弟了,何必纠结被人打几次呢?”李庆和赶紧的做和事佬。

    “你!老子受伤了!去医院!这局你们自己收拾!”可这话越听越不顺当,气得王元一指着李庆和就要发飙,最后甩手就走,算是撂担子不干了。

    “喂,王元一,你现在去哪呀,还吃不吃饭吭一声!”李庆和忙去拉住他。

    结果外面一辆面包车来了,写着龙城酒店的,停车后送餐的几个服务员扛了俩箱的啤酒和好几个餐盒下了车,正开着车门的王元一见到,想了半会,又转回来了。

    “咋了?不是去医院么?”李庆和我、张小飞坐在餐桌旁,都笑起来。

    “妈的,我付过钱的好不好!不能便宜了你们!吃完了就散档,以后咱们老死别往来了!”王元一气呼呼的说道。

    最后吃吃喝喝好几小时,王元一立马和我们称兄道弟起来,连廖氏兄弟都喝了好几瓶啤酒,跟我勾肩搭背。

    两箱啤酒对六个人来说也不算什么,就是厕所上得不少,喝到后面,几个人不能酒驾,都睡在了四小仙道观。

    十一点的时候,我接到了农国强的电话,问我怎么还没来。

    我喝多了才想起约定,就召唤出陈善芸朝大龙县赶去。

    到了大龙县,我打了辆三轮车赶到了黑巷子口,看着黑漆漆没有几盏路灯的街道,酒也醒了大半。

    别说,到了晚上,这里还是很阴凉的,三轮车司机把我送到了路口,说什么都不进去了,还管我要了十块钱,连零钱都没找,就踩油门跑了。

    我沿着大道往之前那家鬼店走去,很快就到了店铺外不远,可我发现自己忽然就有些走不动了。

    一阵白影从我身后飘过,我浑身都清凉了起来。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