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371.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八十九章:黑货
    海师兄几十年的白日匿迹不是说笑的,就算不用咒符都能保持匿迹状态,我就不行了,念了咒不含铜钱。给人看起来气息只是相当弱。

    这也是农国富抱有疑问的原因,可我偏偏能让大后期鬼将都忌惮。

    “您姓夏……不知道和县里闹得沸沸扬扬的夏一天是什么关系?”农国富在这里开店,地头蛇还是要了解的,玄门中人都有自己的消息渠道,现在县里传得最凶的也没几个了。

    “夏一天?我就是。”我淡淡的说着,实际心里那个爽呀,夏老魔是没当成,但小魔的凶名肯定有了吧?

    “你就是夏一天?杀了临县三百个玄门修士那个!?”农国富瞪大牛眼,我怀疑他之前还把我当成牛头怪物什么了,现在站在他面前的可是个青年人而已。

    农国富说完,我差点没把手中镯子丢地上,人言可畏呀,越传越凶残,怎么都三百了?

    “杀了多少我不知道。我是来买东西的,买完就走了。”我挑了挑,只找了个手镯,手镯上都是一些古怪的符文,和王胭那个锥子篆刻的有点像。

    “这个是鬼用的东西,一般人带回去就不找见了,不过您这样的高手肯定没这顾虑。”农国富谄笑的解释。

    “这应该是阴间才有卖的东西吧?知道什么作用么?”我没研究过鬼的法器,但这个很明显就是。

    我上次下阴曹地府,就见过许多开店的,但当时急着去取阴土。就没瞎逛,而且像是大龙县的城隍府应该还是有不少珍宝出售的,只要冥币充足。

    “能不知道么?这东西厉害着呢,能够强化施法,增强鬼将的整体实力,当年有人转手给我,我一直当成稀世珍宝养在这盒子里了,其实也不是很贵,一百万而已。”农国富看我表情报价。

    “一百万?看我就喜欢这东西你就敢把价钱弄上天了?你还是留着自己用,阵旗到货了再联系我吧,当然。你能活过三更天的话。”我嗤笑一声,放下了手镯。

    农国富脸都白了,忙拿起镯子:“夏爷,市价就一百万呀!但这个是我送的!不要钱!算是您第一次来的见面礼。”

    我这才不慌不忙转过身,又摸起了这翠绿的雕字古镯,觉得宋婉仪应该会很喜欢吧。

    收入了衣兜,我脸色缓了一些:“还有什么好东西,都拿出来吧,我今天喝得有点多,要赶回去睡觉。”巨引厅划。

    农国富这人察言观色的本事还是有的,看我要走,立即把压箱底的基本古籍拿了出来。

    我一本本翻阅,发现大部分好像都是些看不懂的东西,也不知道这农国富从哪儿淘来的别家道统书籍。

    这些书籍没道统不好使。借不来法术,看了几本就不打算看了,农国富沉思了一会。就从后面拿出了压轴的古籍。

    我接过来,看到里面书写凌乱,多数是一些咒印相关的东西,但我看着却挺熟悉。

    正想着哪里见过,农国富眼睛里已经冒着贪婪的神光了:“嘿嘿,不愧是高人,这是云门的符法,给人偷来卖这的。”

    我心脏突突跳了起来,这都行?张栋梁是云门的,近身雷符非常的厉害,可怎么这种书籍都能找来?

    “云门的符法书你都能找到,不会是骗我的吧?”我皱起了眉。

    “骗谁都不能骗您吧!昨天我才收到的,对方身份我当然不能说出来,不过千真万确是古本,虽说没有道统,借法不可能,但至少一些简单的法术肯定难不倒您吧?”农国富表情很严肃的说道。

    “开个价吧。”云门的法术厉害我是亲身体验过,连封符禁法都是一流了,不然怎么可能封住我的魂瓮,不过有了这东西,知己知彼,我也能研究怎么破除除了惜君外的其他魂瓮了。

    云门古籍是这两天才出现在这里的,当时听说张栋梁是昏过去给抬出来的,难道那个时候张栋梁东西遗失后,给谁捡到卖到这来了?

    很有可能,这农国富跟他师兄不一样,黑店,给一些小蟊贼销赃就情有可原了。

    “两百万……”

    嘭!

    砰砰砰!

    农国富刚说完,旁边的茶杯,易碎品全裂开了,连玻璃柜子都滋滋乱响,没准再一会功夫,就轮到人了。

    他之前和黛眉打过一架,结果给一招就撂倒了,要不是一副有持无恐的说认识女鬼故人,早就死了。

    不过农国富居然不知道女鬼找的就是我,我倒是佩服起黛眉找人的方法来。

    “您要不要?要就赶紧刷卡吧……这个不能讲价的。”农国富苦着脸,好像这茶杯碗柜什么碎了都不是他家里的东西似的。

    生意做到这种地步,连我都佩服了,一个字,黑。

    “东西我就不要了,看你这马上出事了,一会你要是活着我再来吧,没准这些东西都不要钱了呢?”我阴沉沉的说道。

    “啊?别呀,夏爷,要不您帮帮我吧,驱走这女鬼!我店里这些东西,其实五百万都凑得起来,我死了,东西全您的也不值当呀,可我有渠道呀!只要您想要的东西,我都能给你找来,这样吧……市价什么的我不要!以后您在我这定什么东西,我都只赚您一分利!一分利行么?”农国富以为这单生意做了,自己店铺又能活络开了,哪想到今天女鬼不知道吃了什么药,发起疯来了。

    “现在才知道这女鬼有杀你之心,是不是迟了点?刚才我路过的时候,连黑香她都不卖面子,应该是忍无可忍了。”我捏了捏眉心,犹豫了起来。

    “是是是,是我的错,我不该骗那女鬼,可我也没办法是吧,我开这店,骗人骗鬼,一直无关痛痒的小骗过来……谁知道女鬼会现在找人不成要命了呀,夏爷快帮帮忙,要不这秘籍,这镯子都送您了,算是酬劳好了……”这两样东西本来就不怎么值钱,只是来历比较特别,所以送给我,他自己损失不大。

    我觉得也差不多了,不能什么事都吃得死死的,闹下去嗜钱如命的鬼见愁,真有可能见鬼去了。

    拿了玉镯和古籍,按照和黛眉商量好的故事流程,她又闹了起来,结果我摆了符阵借法的阵旗,又用了阴阳道统里的封魂术,又用繁复的招鬼术,中途黛眉各种挣扎,好几次还掀翻了农国富的桌椅台凳。

    直到农国富以为我也镇不住的时候,才把黛眉收入了小木人里,看得他是一阵阵的惊悚。

    农国富看我汗流浃背,心里也是慎得慌,忙又挑了几本对他来说不痛不痒的道法书籍塞我手里,还连连的感谢。

    只要去了女鬼,以后他的生意还会好起来,钱当然是照赚不误的。

    我志得意满,就走出了路口,把黛眉从小木人里抖出来,其实要是黛眉不愿意,我也无法把她收入木人命牌。

    “幸好之前你没说我名字,不然这家伙是真认识我夏一天。”我苦笑起来。

    “军师大人,您在引凤镇都能混得风生水起,我哪会不知道你在大龙县也大名鼎鼎,只是之前你在小义屯不是和姓黎的说了么?如果敢暴露你在这里的所作所为,就杀了他!哈哈,所以我就没把你名字说出来,怕给你招来不必要的麻烦,而且……其实我也挺无聊,找到了你后,我也不知道能干什么,所以想着先在这落脚,这附近有条小巷子鬼气很重,也适合我修炼,我由原来的着急变得淡然了些,如果你到时候能来,也算我们的缘分,真的要久了遇不到你,那再努力去找。”黛眉笑着说道。

    “嗯,是很有缘分。”她倒是很看得开,或许也是和宋婉仪她们不一样的地方,农国富也因为她的猫玩老鼠,苟且偷生了。

    木头人收了起来,黛眉却没再进去,我召唤了陈善芸,回四小仙道观去了,毕竟魂瓮得第二天才烧成。

    四小仙道观里,廖氏兄弟,张小飞、李庆和、王元一都打了地铺,分别睡在以前刘师兄的房间,以及对面的客房里,我看地方都占满了,就去了祖师爷那,我是祖师爷座下弟子,睡大殿不算什么。

    只是大殿的门我没敢关,以前来的时候,它就没见关过,上次门板还给人震塌了,如今让我给搬来当成了床板。

    黛眉不是游魂野鬼,有自己的行动模式,去了对面鬼气重的山上修炼去了,四小仙道观里都是男人,她不喜欢。

    给祖师爷上了香,我独自找来了被子和毯子,打地铺就准备睡过去,最好能一觉睡到天亮。

    可心里想着睡,酒醒了一半再睡就难了,最后我垫高了枕头,手靠着脑袋看着空荡荡的门口,心中着实发慌。

    外边风吹得厉害,好像又起风了,南方多树,雨水也多,过了十二点,又开始下起了蒙蒙的雨。

    树叶哗啦啦的在外面吹来吹去,呜呜的风声十分的吓人:唉,这见鬼的天呀。

    大殿是有点漏雨的,新雨滴答到平时接水的木桶里,溅到身上,让我浑身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

    就在这时,一阵白色的影子,从外面晃晃荡荡来了,吓得我嗖的直起身子来,什么鬼东西?四小仙道观都能闯进来。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