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372.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九十章:逃杀
    “哪来的妖魔鬼怪!”我轻喝了一声,手里捏着蓝符,因为相信四小仙的祖师爷,我就没招出陈善芸给我守夜。哪知道还能来鬼怪了。

    “嘿嘿,一见发财,一见发财!小别几日,别来无恙呀,夏一天!”大殿门口,忽然的伸出了个带着黑高帽的黑无常脑袋来,吓得我脸都差点绿了。

    门口那个白影则是白无常的,拿着哭丧棒晃悠悠的,让人怎么都不待见。

    “他娘的,你们两个有事没事?没事赶紧给我滚,我快给你们吓尿了知不知道!”我呵斥起来。

    “哟,我们来找你,当然是有事了,这不。城隍大人派我们来问你,你驱了个空的来去自如给她,是个什么意思?连棺材盖都不见了,该不会是……对了,你躺着那块就很像嘛……”黑无常站在门口,也不敢进大殿来,指着我身后的门板。

    “白痴,我再妖异,能睡棺材板?”我听完,脸色也阴沉了下来。李破晓是给我亲手拘下去的,怎么可能是个空棺?难道周璇又要玩儿什么把戏来诓我?

    看这两位好像没这么卑鄙吧?

    “不错,你行径乖张多怪,连我们城隍大人都敢忽悠,看你是在阳间活得太安逸了,想下去当差了吧?别以为和城隍大人有约定就能乱来!”白无常脸都暗了下来。

    “李破晓已经给我用来去自如拘下了阴间,难道还能有假不成!”我站起了身,心情剧烈的翻滚。

    居然又给李破晓给躲过了一劫?这对我来说是极坏的消息,以后我估计睡觉都要不安稳了。

    “你真拘了李破晓?还给他逃了?”黑无常惊愕起来,李破晓名头在城隍那也如雷灌耳,我居然曾经把他拘进去了。

    “哼。这事骗不了谁,和我抓住李破晓的人就在这,我找他问问。”我也不管这两个家伙拦在门口,直接就穿了过去,来到了李庆和睡觉的地方,把浑浑噩噩的他拍了起来。

    把事情照单全说给他听了一遍,这小子本来还有点责怪的意思,可看到黑白无常,也傻眼了,认真听完李破晓逃脱的事情,更是跳了起来,大声咒骂李破晓太能折腾。

    黑白无常有阴司册封,也算小小神了,说话凡人是能听到的。李庆和听见也属寻常,当年在中医院我遇黑白无常时,也是这般。

    “完了。一天大兄弟,咱们完了,那小子真没死的话可咋整呀,我们肯定会没命的,我们联手都赢不了他,还有个孙重阳,能秒杀咱们呢!”李庆和嘟嘟囔囔的说个不停,脸色灰得跟灶台里刚跑出来似的。

    “打电话去跟你家里确认下,现在他伤势应该还没恢复过来,回来的话,这次我们就……”我用手在脖子上横了一刀,意思是再把他弄没一次。

    “好好好,唉,我刚才是吓坏了,还是兄弟你机警,这家伙能逃出红棺材,肯定是伤上加伤,撞我们这,肯定让他死无葬僧地。”李庆和摸出了电话,立刻给家里的兄弟打电话,问私生子李破晓有没有回家。

    结果也是意料之中,李破晓根本没回来过,也不知道逃去了哪里。

    “怎么办?这小子太精明了,知道家里有我,所以不敢回去了?”李庆和深思起来。

    其实我也想到了,李破晓怎么可能给李家的人打了还回李家,就算回去,也只能单独密会李家家主李瑞中而已。

    “孙重阳没准就在我们道观附近的山上等着我们落单,李破晓这二愣子能去哪?要不就是你爹把他藏起来了,嘿嘿。”我冷笑的看着李庆和。

    这话气得李庆和是浑身发抖:“他娘的,别说还不是一个妈生的,他又是借尸还魂的怪物,老子弄不死他!”

    黑白无常在旁边听得真切,也信了我和李庆和真的拘了李破晓,就摇头晃脑的商量起后续来。

    “既然不关你的事,那就是我们误会你了,李破晓逃哪了,我们也不知道具体,这家伙有自己独特的匿迹法门,夏一天,我们只能分头去找吧,你们负责在阳间搜寻,我们就去阴间好了。”黑无常说道。

    “也好,那就这样办。”趁着李破晓伤势没复原,我得继续追杀下去,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黑白无常只能返回阴间报告周璇,而我就和李庆和原地商量起来。

    “先去我家探探情况?”最后李庆和提议道。

    “也只能这样了,顺便调查下孙重阳的来历,没准我们还得去孙重阳住的地方查探下。”我说道,实际对太极门的存在还是很有兴趣的。

    李破晓的事闹得睡意全无,开出了我的越野车,立刻前往李家的庄子。

    雨夜里,李庆和在车里连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是调查孙重阳这个人的,还有李破晓的事情。

    结果还真给李庆和找到了太极门的蛛丝马迹,听说是在十万大山那边有个地方,崇尚道家文化,在里面结了草庐,门口山石上就镶着大阴阳八卦的图形,他朋友去山上旅游的时候就曾经见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太极门。

    离着这里还蛮远,有百几十公里,山路陡峭,只能骑行自行车进山。

    我和李庆和一商量,就觉得这肯定是孙重阳的住地了,可百几十公里这么远,李破晓半死不活的能爬上山么?

    这么一来,我们决定先去李瑞中的庄子。

    “老头子临老了不厚道,家主之位要是不传给我,我只能逼宫了。”李庆和发狠了。

    他年纪比我大好些,三十好几了,也没什么正业,正等着继承自己老爹的家业,然后再出师,毕竟有李瑞中在,大事都轮不上他,平时尽是一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

    “稍安勿躁,先去看看你爸,咱们好好问问。”

    这也怪不得李庆和生气了,无论是谁,在一个窝里给一个私自跑来的人比下去,都会自尊心受挫,况且还是自己的爹亲自说出来。

    车子开出了门口,我把车停了下来,吹了个口哨,拿着雨伞下车等待黛眉。

    李庆和没敢呆在车里,万一孙重阳从雨中走出来,随便一个太极借法就得打飞他。

    在雨里四处的观望好一会,李庆和才松了口气。

    一会儿时间,黛眉就飞来了。

    这次并没有遇到孙重阳,看来他应该是转移重心了,毕竟有赵昱这具尸王在,他还是不敢乱来的。

    直到李家庄子,我们都没遇到什么事。

    庄子很大,占地也宽广,四处建筑虽不说古朴,但看得出是下了风水本钱的,大半夜的,远远我们就看到李瑞中的议事书房开着灯。

    “我家老头子还没睡?难道和李破晓在密议?”李庆和慌了,我拍拍他的肩膀,宽慰了几句,又示意有个大鬼将后期的女鬼在我身边,他才稳定了下来。

    平日里李庆和就给他爸的凶威压着,这次拉了虎皮当大旗,就发了狠,咬咬牙就去敲门了。

    咚咚咚。

    “爸!我知道你在里面,我有事找你商量。”李庆和敲着书房的门。

    咚咚咚。

    “爸!别躲了,有些事你就算不说,我也会查清楚。”李庆和皱起了眉,有些不满起来。

    我看情况好像不对,退开了两步,看向了黛眉。

    黛眉指了指落地窗,窗外就是鱼塘和花园,这个庄子设计得相当的豪华。

    “没生人气息,倒是有一股死气。”我转达了黛眉的话。

    李庆和脸色一变,立即走到了落地窗那边,还想拿一块石头砸开玻璃,给我制止住了,窗没锁,我打开后和李庆和直接走了进去。

    进去一瞬,我们都惊呆了。巨匠私弟。

    李瑞中坐在椅子上,跟睡着了似的,实则应该没气了,苍白满是皱纹的面容,两眼已经翻白,嘴微微的开着,露出舌头来。

    “爸!”李庆和跑过去,惊得脸色惨白。

    我站在外面,一览整个书房环境,两张椅子的一张坐着没了魂的李瑞中,茶水还是温的。

    另一张椅子旁也有一杯茶,同样是温的,李瑞中死之前,正和某个人在谈事情,而且看喝茶的速度和茶杯细致的摆放位置,谈话内容似乎并不激烈,什么事让安静的两人起了争端?最后演变成杀人?

    “一定是李破晓!一定是李破晓杀了我爸!这是我爸和他经常密议的地方!我杀了他,一定杀了他!”李庆和咬牙切齿。

    虽说他不满自己爹对李破晓好过头,但也不至于不知感恩,没有李破晓的时候,他爸对他还是很好的,这次他爸的死,他觉得和李破晓有很大的关联,毕竟能在这里和他爸这样聊天的,好像没几个人,他自己都没享受过这等待遇。

    “魂没了,死也就是十几分钟前的事。”我开了阴阳眼,李瑞中死得彻底,给轻松的拘了魂。

    李瑞中是谁?整个大龙县号称第一的强者,连海师兄全盛之时都比不上,能让李瑞中坐在椅子上给拘魂,至少我还没见过这么厉害的手段。

    我拨通了王元一的电话,打了好几次,王元一才醒来接电话,还有些不耐烦起来:“夏一天,你又怎么了?还让不让睡觉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